张某甲、彭某某寻衅滋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1-16 18:32:23|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王顺利律师

张某甲、彭某某寻衅滋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冀0503刑初87号

公诉机关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甲,女,1974年9月16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大学文化,案发前系春天快捷酒店执行董事,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6月7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月22日被取保候审。同年8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月31日被逮捕。2017年6月2日被取保候审。同年7月1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邢台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顺利、郝辉辉,河北鑫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彭某某,男,1974年9月13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高中文化,无业,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6月28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沙河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清海,河北领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乙,男,1986年12月28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小学文化,案发前系葛泉煤矿动力科工人,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7月25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邢台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曹亮,河北领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甲,男,1988年8月15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中专文化,案发前系邢东煤矿通风区工人,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12月8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陈某乙,男,1986年1月1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中专文化,案发前系冀中能源葛泉煤矿动力队工人,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7月31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8月15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齐某某,男,1981年11月6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中专文化,案发前系冀中能源葛泉煤矿动力队工人,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7年1月10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施某某,男,1984年1月22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技校文化,案发前系永宁金隅水泥厂工人,现住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6月7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2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张某丙,男,1975年6月5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大专文化,案发前系冀中能源邢矿集团山西金谷工作处办公室主任,现住邢台市桥西区。2016年8月18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禹永红,河北领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以邢西检公诉刑诉[2017]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甲、彭某某、张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张某丙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4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常振合出庭支持公诉,被害人顾某1的诉讼代理人李某4、被告人及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7月13日,被告人张某甲在与顾某1协议离婚后,双方就有关春天快捷酒店财产纠纷各自起诉至法院。2016年6月1日被告人张某甲收到法院的判决书,判决顾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邢台市春天快捷酒店有限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及账册。2016年6月5日晚,被告人张某甲召集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陈某乙、齐某某、张某丙等人到其父家中商量次日到春天快捷酒店找顾某1索要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的事情,张某甲还准备了两根棒球棒和两个头套,并对参加人员进行了明确的分工,确定了集合地点和时间。被告人张某丙于当晚到春天快捷酒店观察顾某1的行踪,并召集他人过来帮忙。2016年6月6日4时许,在被告人张某甲的带领下,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陈某乙、施某某、张某丙、齐某某、陈某甲等人进入春天快捷酒店,张某丙安排郝某某、张某1(以上两人另案处理)到中华大街派出所大门处观察派出所处警情况。被告人彭某某剪掉春天快捷酒店一楼的监控摄像头,张某2、张某4、田某1、陈某等人(以上人员均另案处理)在酒店一楼控制吧台服务员不让其报警,张某甲还拔掉了吧台电话线。然后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陈某乙、齐某某、陈某甲、施某某和张某甲到酒店五楼找到顾某1休息的503房间,由彭某某踹开房门,顾某1被戴上头套,彭某某用塑料胶带、张某乙用手机充电线在陈某乙、齐某某、陈某甲的帮助下将顾某1全身捆绑,彭某某又让齐某某给梁某戴头套未果,就持一根棒球棒把梁某带入对面房间,将棒球棒交给施某某让其看管梁某。之后张某甲、彭某某、陈某乙在503房间和顾某1的办公室505房间及顾某1的汽车上翻找公章等未果,接着彭某某、陈某乙、齐某某又进入503房间,张某乙还用东北口音,陈某甲用四川口音让顾某1交出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彭某某带头殴打顾某1,张某乙持擀面杖、陈某甲持棒球棒也对顾某1进行了殴打,逼迫顾某1交出了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之后顾某1和梁某被赶出酒店,酒店录像室的主机和硬盘又被张某丙带走,后交给彭某某。经鉴定,顾某1的舟骨骨折系轻伤二级,体表软组织损伤系轻微伤。被告人张某甲、施某某于2016年6月6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彭某某于同月29日被抓获;被告人张某乙于同年7月25日被抓获;被告陈某甲于同年12月7日、被告人张某丙于同年8月18日、被告人齐某某于2017年1月10日分别向公安机关投案。公诉机关针对指控提供如下证据:被告人供述与辩解、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书证等。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甲、彭某某、张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张某丙肆意殴打、骚扰他人,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某甲辩称,法院判决后,顾某1加快变卖酒店,为了阻止交易、保全酒店,其才让彭某某、张某乙他们和其一起到酒店索要公章,如果顾某1能顺利给,其就让他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酒店;如果顾某1不给,就让这几个小伙子吓唬吓唬他,可以打几拳,踢几脚,不要打伤,就把他赶出去。顾某1不是酒店股东对酒店没有任何权利,他应该离开酒店,其认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对指控事实有如下异议:1、因酒店前台的服务员要跟顾某1联系,是其个人阻止她,而不是其他人控制的她。2、对顾某1的轻伤二级鉴定有质疑。3、其不是被抓获的,当日在顾某1离开酒店后,其就电话向110报警,讲明其在索要公章过程中与人发生纠纷有肢体冲突,让警方派人处理。此后其一直没有离开酒店,警察到场后,其就配合警察办案。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张某甲的主观目的在于要回公章,接管酒店,并非寻衅滋事;本案发生于深夜且在张某甲控股的酒店之内,并非公共场所,未造成社会公共秩序混乱的严重后果,社会危害性较小。本案系因婚姻家庭、财产分割矛盾激化引发,事出在因,并非无事生非,无故滋事,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2、轻伤鉴定意见存在重大疑点,右足舟骨骨折的损伤后果不能认定与本案具有直接因果关系。重新鉴定工作的无法进行系因顾某1不配合造成,应由顾某1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被告人彭某某辩称,其没有捆绑、殴打顾某1。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顾某1与张某甲已协议离婚,顾某1已无酒店的股份,股东会也免去他总经理的职务,但仍占有酒店印章、证件,彭某某是为朋友帮忙索要公司印章证照,并非为了去寻求刺激或无事生非;采取不当行为是因顾某1故意欺瞒公章下落,受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案发地点是张某甲控股的酒店内部,彭某某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彭某某出于义气为朋友帮忙,事情起因并非本人引起,所起作用及危害性相对较小,系从犯。

被告人张某乙辩称,张某甲召集去家里商量索要公章的事,她让大家看过判决,并说已咨询过律师是合法的。让其过去帮忙,目的就是要公章,如果给就拿;如果不给,可以吓唬吓唬。其认为本案属于家庭矛盾引起的,不是没事找事的寻衅滋事。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张某乙没有寻衅滋事的动机或主观目的,本案虽有殴打、恐吓等行为,但案件是因张某甲与顾某1之间的婚恋、债务等纠纷引发的,本案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张某乙无前科,能如实供述,当庭认罪。

被告人陈某甲辩称,其进去时,顾某1的头被罩住了,身体被胶带绑了,其拿棒球棒打了顾某1两下,打的是小腿和脚踝。

被告人陈某乙辩称,当时开会时就说索要公章。

被告人齐某某辩称,是张某乙让其去的,进入503房间控制住顾某1时,房间的灯是灭的,所以其看不清是谁控制的顾某1。其没有一直待在503房间,还去别的屋子找公章了。5日开会时其去了,但因是别人的家务事,所以其去了以后就接电话了,不清楚具体怎么分得工。当天使用的工具有黑布套、棒球棒、擀面杖。

被告人施某某辩称,其上楼的时候,并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被告人张某丙辩称,其没有进酒店殴打顾某1,也没有联系和骚扰过他,开车跟着他,是想和他沟通沟通,后来又考虑不合适。5日晚上其去的晚了,其到的时候会议就基本上结束了,没有给其安排具体事项。张某甲强调如果对方找人打架,就赶紧报警。其让郝某2、张某1去派出所是担心事情不可控,怕有意外发生,如有意外能及时报警。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张某丙主观上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其叫来的人也没有随意殴打他人,张某丙没有进入酒店,没有实施相关行为,其参与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不应当承担寻衅滋事罪共犯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某甲与顾某1协议离婚后,双方关于离婚财产分割存在纠葛并提起与邢台市春天快捷酒店(以下简称春天酒店)相关民事诉讼,2016年6月1日被告人张某甲收到民事判决书,判决顾某1将春天酒店的公章、营业执照等返还张某甲。在判决尚未生效的情况下,张某甲准备自行向顾某1索要春天酒店的公章和法人手章。2016年6月5日下午,被告人张某甲召集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陈某乙、齐某某、张某丙等人到其父张某7家中,商量次日到春天酒店找顾某1索要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的事情,张某甲确定了具体的时间和集合地点,对参加人员进行了明确的分工,还准备了棒球棒和头套。当日下午被告人张某丙在春天酒店外观察顾某1的行踪并尾随,分别与李某2、张某1、李某3、赵某2打电话相约吃晚饭,在吃饭过程中要求四人次日到春天酒店帮忙。2016年6月6日4时许,在被告人张某甲的带领下,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等人进入春天酒店,张某丙安排郝某某、张某1(以上两人另案处理)到中华大街派出所大门处观察民警处警情况。进入酒店后,被告人彭某某剪掉酒店一楼大厅的监控摄像头,张某2、张某4、田某1、陈某等人(以上人员均另案处理)在酒店一楼大厅控制吧台服务员不让其报警和随意走动,张某甲还拔掉了吧台电话线。然后被告人彭某某、张某甲、张某乙、陈某乙、齐某某、陈某甲、施某某到酒店五楼,由彭某某踹开503房间的房门,顾某1和梁某正在该房间内休息,在被告人陈某乙、齐某某、陈某甲的帮助下,被告人张某乙给顾某1戴上头套,彭某某用塑料胶带将顾某1全身捆绑,张某乙用手机充电线捆绑住顾某1的双手。被告人彭某某手持棒球棒把梁某带到对面房间,将棒球棒交给施某某并让施某某看管梁某。之后被告人张某甲、彭某某、陈某乙在503房间、505房间及顾某1的汽车上翻找公章等未果。被告人彭某某、陈某乙、齐某某又回到503房间,张某乙用东北口音,陈某甲用四川口音让顾某1交出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彭某某带头殴打顾某1,张某乙持擀面杖、陈某甲持棒球棒也对顾某1进行了殴打,逼迫顾某1交出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顾某1告知公章在酒店会计处,张某甲、彭某某找到会计黄某,黄某将酒店公章及法人手章交给张某甲,张某甲告知齐某某放人,齐某某、陈某乙剪开顾某1身上的胶带,为顾某1穿上衣服和鞋子,张某乙、齐某某、陈某乙将顾某1推出酒店大门。齐某某告知施某某放人,梁某走出酒店。当日5时18分,顾某1在矿北生活区电话报警。经鉴定,顾某1的舟骨骨折系轻伤二级,体表软组织损伤系轻微伤。

另查明,被告人张某甲案发后至民警出警到春天酒店一直未离开该酒店。被告人陈某甲、张某丙、齐某某、陈某乙于案发后分别向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报警案件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的报警、受理及决定立案情况。

2、破案经过,证实案件的侦破情况。

3、提取证明,证实案发当日5时30分许,公安民警从春天快捷酒店503室提取用于捆绑被害人顾某1的塑料绳等情况。

4、辨认笔录,证实李某1对张某甲、田某1等的辨认情况;孙某对张某甲、张某2、张某4的辩认情况;张某甲对彭某某的辨认情况。赵某2对张某丙的辨认情况;顾某1对张某乙的辨认情况;李某2对彭某某的辨认情况;梁某对陈某乙、张某乙、彭某某的辨认情况;陈某乙对张某甲、陈某甲、齐某某、张某丙、彭某某的辨认情况。张某乙对顾某1提供的2016年4月19日视频资料的辨认情况。

5、法医损伤检验鉴定书,鉴定意见:受检人顾某1的舟骨骨折系轻伤二级,体表软组织损伤系轻微伤。

6、销货票、销售凭证,证实梁某的三星手机及钻石项链的购买情况。

7、搜查笔录,证实对被告人彭某某卧室进行搜查的情况。

8、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照片,证实从被告人彭某某卧室进行搜查后所扣押的拉杆箱、工具袋、账本等物品情况及拉杆箱照片。

9、报警案件登记表,证实2016年4月6日顾某1与张某甲等人在邢台市房产局发生打架的报案情况。

10、公安侦查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公安机关关于顾某1与张某甲等人在邢台市房产局发生打架一事处理情况的说明;关于顾某1与张某甲在公安侦查阶段对顾某1伤情重新鉴定一事的情况说明。对案发当日公安机关接警后的具体出警情况的说明及顾某1、梁某所称遗留现场的物品情况的说明。

11、(2016)冀05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书、(2016)冀0503民初1044号民事判决书,证实与春天快捷酒店相关的民事诉讼情况。

12、证人赵某1证言,其系邢台房产管理局保安,2016年4月6日下午三点多钟,其正在大厅值班,有一女的和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子先是在大厅里言语争执,争执着出了大厅门,该男子趁那女子不注意,从女子包内把一个房产证抢了出来,然后当场就撕掉了,这时从旁边出来一个身高一米七的男子对高个男子拳打脚踢,并从高个男子手中夺过被撕掉的房产证,两男子扭打在一起。两人从门口打到大厅里,高个男子拿起桌子上的铁皮保温杯朝低个男子头部打了两下,低个男子头上流血了,那女子抓了高个男子的脸和脖子。

13、证人黄某证言,当天5时左右,其在春天快捷酒店一楼宿舍休息时被敲门声惊醒,打开门看到两女三男,其中一女子自称姓张是顾总的前妻,她说以后酒店是她的了,今天是来拿公章的。其告诉她要拿公章必须经顾总同意,她将其拉到大厅,用吧台的电话联系顾总,其听到电话里有人说快接话,顾总接话让其把公章放到前台。于是其从财务室保险柜里拿出公章和法人刘某1的手章都给了姓张的女子。八点左右其在前台上班,看到顾总从楼上下来,他胳膊上和耳朵后面有伤,走路一拐一拐的。

14、证人李某1证言,其是春天酒店客房服务员当日凌晨3点多钟,其正在值班室值班,张某甲敲开门把其叫到了一楼大厅。有个老头让其坐在大厅沙发上别动,还有四五个男子在大厅里进进出出的,进酒店的这些人中其就认识张某甲和她弟弟夫妇两人,她弟媳妇田某1在大厅吧台里站着,孙某站在她旁边,有吧台服务员要去厕所,但田某1和另一男子不让去,在此期间其看到张某甲楼上楼下的走,后来张某甲从109房间把酒店会计带了出来,让会计在吧台打电话,打完电话张某甲和会计去了财务室,他们从财务室出来后,张某甲在大厅说各就各位没有事了,其就回值班室。当天其没看见有人在大厅打架,没看见大厅里的人手中拿东西。其没有看见顾某1。

15、证人孙某证言,当天凌晨4时左右其正在春天快捷酒店一层吧台上班,张某甲带着十几个人从门外进来,进来后一个女的就把其控制住了,不让其离开吧台,其他人有的拔电话线,有的剪监控线,还把摄像头卸下来了,然后张某甲带着人上楼了,当时大厅只剩下其和控制其的人。过了一会儿,张某甲和一男子还有客房服务员下来了,让服务员坐在沙发上不让动,之后张某甲又带人上楼了,又下来问其109房间里住着谁?其说是会计,她让其制109房卡,其没有制卡。她带人去了109房间,把会计带到吧台,会计打顾某1房间的电话,之后张某甲和会计他们就走了。后来其看见顾某1倒背着胳膊被张某甲带的人抓着出了酒店大门。

16、证人刘某1证言,其是春天快捷酒店的股东,该酒店的其他股东分别是张某甲、何某、曲某、顾某1,在顾某1和张某甲离婚后,顾某1的股份全部转给了张某甲,顾就没有酒店的股份了。他们离婚后,顾某1组织过一次关于房租借款60万元的股东会,当时参加会议的有顾某1、曲某和其。张某甲也给其打电话说要开股东会,但其没有参加。2015年10月份时,张某甲还通知召集过一次会议,其没有参加,会后张某甲到其家中,让其签署会议决定,决定内容是不让其当法人了,由张某甲的父亲张某7当法人,其他会议内容其记不清楚了,上面有张某甲和何某的签字。当时张某甲说不签字酒店就干不成了,其就签字了。张某甲和顾某1闹矛盾后,酒店很乱效益也不好,在2016年2月分红后,就没有再分红了。

17、证人齐某证言,其妻子何某是春天酒店的股东,其他股东有张某甲、刘某1、顾某1。张某甲与顾某1离婚后,顾的股份全部转给了张某甲,顾就没有酒店股份了。在他们离婚后,2015年9月份其妻子参加过一次酒店股东会,是张某甲召集的,开会时刘某1没参加,会后张某甲和何某到刘某1家去找过她,最后会议决议上有张某甲、刘某1、何某的签字。张某甲与顾某1闹矛盾,酒店挺乱,股东们也没有再及时交房租,后来房东矿务局就开始着手接收酒店。

18、证人曲某证言,其是春天快捷酒店的股东,其在2015年9月15日参加过一次法人刘某1召集的股东会,参加的人员有顾某1、刘某1和其,何某和张某甲没有参加,顾某1说提前通知他们了。会议决定在张某甲与顾某1离婚财产分割官司没有最后判决前,维持酒店现有的经营状态:由顾某1继续担任酒店总经理,负责酒店实际管理。张某甲没有通知其开过股东会议。张某甲与顾某1离婚后顾某1所持酒店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张某甲了。从2016年2月开始就没再交房租,同年6月房东接管酒店至今。

19、证人李某2证言,2016年6月5日下午张某丙电话约其吃晚饭,当晚在马四铜锅饭店其和张某丙、李某3、赵某2、张某1一起吃饭,期间张某丙让看了手机里的法院判决照片,并说官司赢了,准备把酒店要回来,让次日清早4点半到矿务局医院门口集合,去把酒店要回来。次日5时10分左右,其到了酒店对面,当时张某丙站在那儿往酒店方向看,其就站到了张某丙西侧益民商店门口。过了一会儿,其看见顾某1从酒店跑出来,穿过马路进了矿北生活区。之后其看到警车停在酒店门前,其就到了酒店门前,看见赵某2、李某3等四五个人在门前站着,民警在问情况。其和张某丙、张某甲就跟着其他民警上楼到了酒店五楼,顾某1在五楼的房间里。顾某1对民警说有人踹开门进去,蒙着他的头打他。张某甲在那里和顾某1吵,民警了解情况后拍照就下来了,其也跟着下来了。

20、证人李某3证言,6月5日下午张某丙电话约其吃饭,当晚其和张某1、李某2、张某丙一起吃晚饭,张某丙说明天帮忙到春天快捷酒店把他姐的前夫姓顾的弄出来,不要叫他进去闹事,等警察来了就没事了。不用你们上去也不用动手,就是捧个人场。次日四点钟时其开车接了张某1,然后直接到了矿务局医院东侧路南。其到了酒店后,看见张某甲在吧台处和服务员要房卡,张某4在大厅吧台附近站着,一个戴眼镜的胖男子站在附近,其准备往外走时看到了赵某2,二人一起到了门外。当有个老太太想进酒店时,那戴眼镜的胖男子说别让她进来,她是闹事的,其和赵某2及胖男子等人站在门口不让老太太进门,老太太就走了。过了十几分钟,老太太又来了,张某甲出来了,那胖男子到了门外边,这时警察就到了,同时从非机动车道过来一男子说被打了。

21、证人赵某2证言,6月5日下午张某丙打电话,他说让其明天去春天快捷酒店帮忙,在警察来之前不让他姐的前夫那边的人进酒店,挡着点。因为之前就知道他姐与前夫因酒店的事有纠纷,其就答应去帮忙。当天4点半左右其从金宫花园步行出来,看到李某3在酒店一层大厅门口站着,其进去后看到吧台里边站了两个女的,其中一个是服务员,张某4在吧台边上站着,一个戴眼镜的老头在大厅来回走,还有一个大高个儿男子站在大厅。后来张某甲从楼上下来了,她和戴眼镜老头说话。其在大厅站了一会儿,就跟李某3出了酒店。后来其和张某4、李某3、戴眼镜老头在酒店门口挡着不让老太太进去。其在酒店里没有看到有人拿东西。

22、证人张某1证言,那天是同事张某丙打电话相约吃饭,当晚吃饭的有张某丙、赵某2、李某3、李某2和其共五人,张某丙说他姐姐的酒店要回来了,法院已经判决了,只是对方还不给公章,去帮忙要公章。次日早上4时许,其到了春天快捷酒店,在矿务局医院大门东侧见到张某丙、郝某1,张某丙让其和郝某1到中华大街派出所门口看着派出所民警出警,如果民警出警就赶紧给他打电话。其和郝某1把车停在派出所大门对面的路边,大约一小时后派出所有民警出警了,郝某1给张某丙打电话说派出所的车往东走了。二人随即回到酒店门口,看到民警把酒店门口的人带走了。

23、证人郝某1证言,其和张某丙、张某1、赵某2、李某3以前是同事,现在李某3在其经营的门市打工。6月5日晚李某3说明天要到春天酒店给张某丙帮忙,得晚点来上班,其问他几时去?他说次日4时。其于次日4时也去了酒店并在矿务局医院外东侧便道上找到张某丙,当时已经聚了七八个人,有张某丙的姐姐(当时她怀里抱着东西,好像是什么棒子)、赵某2、李某3、张某1,其他人其都不认识,后来又来了七八个男子,最后张某甲带着他们往春天酒店方向走了。张某丙不让其跟过去,他让其开车到中华大街派出所门口看是否有民警出警,其开车带着张某1到了中华大街派出所门口外南侧,一个多小时后,其看见一辆警车出警,于是打电话告知了张某丙。几分钟后,其和张某1又开车回到了酒店,看到那辆警车停在酒店外。警车离开后,其给张某丙打电话后,就和张某1进了酒店大厅,张某丙说赵某2和李某3被警察带走了。

24、证人张某2证言,6月5日张某甲打电话让其和张某4到酒店盯顾某1,在酒店附近见到了张某丙,三人后来开车尾随顾某1到了桥东,张某4下车盯着,其和张某丙去了张某7家,见到张某7、张某甲、田某1、小彭、小明以及他的两个朋友、陈某,之后张某3、张某4也来了。张某甲说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了,酒店归她了,现在要把酒店要回来,把顾某1撵出去。张某甲又安排分工,让小明及他的两朋友跟着张某甲上楼,小彭负责监控问题,其和张某4夫妇及陈某在酒店一楼大厅,让张某3叫两个朋友在酒店一楼楼道负责盯着不让别人进去。张某甲专门说不让张某丙和张某3进酒店,还让张某丙叫两个人也在酒店外,还安排陈某的人到三层楼口。最后张某甲说次日4点半到酒店对面集合,张某7对大家说一定要稳住不能动手。次日4时,其和张某3、武某、老虎到集合地点,见到张某甲、小彭、张某丙、小明及他的两个朋友、张某4夫妇,最后到的是陈某和两个小伙子,然后就都往酒店走。其和张某4夫妇在大厅,后来张某甲和一个女的从楼上下来,那女的在吧台打了个电话,她们就到电梯口的一个房间,那女的说把公章给张某甲。后来是两个小伙子抓着顾某1的胳膊,把他推出了酒店,几分钟后,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的也走出了酒店,张某甲说她是顾某1的什么人。很快张某7到了酒店,顾某1的母亲也到酒店,其和张某3及他的朋友拦着不让她进酒店,然后民警就到了酒店。

25、证人张某3证言,6月5日下午,其接到父亲张某2的电话让其到张某7家开会,其在那里见到了张某甲、张某7、张某2、彭某某、张某4的妻子、张某丙、陈某、小明以及他的两个朋友,当时他们正在说次日去春天酒店的事,张某甲说判决书已经下来了,酒店是她的,顾某1赖着不走,明天先找顾某1要章,如果要不到章就把他撵出去。在会议上主要是张某甲安排分工:安排彭某某和小明的两个朋友到五楼找顾某1要公章,并把他撵出来。安排张某丙叫人,撵走顾某1后到酒店大厅坐着;安排张某4的妻子到酒店叫什么人到大厅;安排其叫两个人在酒店的楼道观察情况。张某7安排其父亲稳住大厅的人员,别出现过激行为。彭某某主动说处理酒店的五楼监控。其就分别给武某和施某某打电话让他们帮忙去充个人场。次日其在集合地点见到了张某甲、彭某某、张某2、张某4夫妻、张某丙、陈某、小明及他的两个朋友。在集合地点时其让武某、施某某站楼道里盯着点是否有对方的人。张某甲带头沿新八一路向东走,其则直接走向其汽车,没有进酒店。其坐在车里先是看到骑摩托来的那两个小伙子从酒店出来向路南走了,然后就看到顾某1走路不利索的离开酒店向路南走了。当日其第一次走到酒店门口是到酒店门口拦顾某1的妈。因当天其没有进酒店,所以不了解酒店内发生的情况,后来在派出所听说顾某1被打了。

26、证人武某证言,2016年6月4日18时,张某3打电话说法院判决下来了,让周一帮着要公章去,并说让其把门,还说施某某也去。当日早晨3时40分,张某3打来电话让其自己开车过去。其将汽车停在矿务局医院门口西侧,其看到一群人在医院门口东侧站着,树下有一个格子布面的拉杆箱,其和张某3、施某某站在他们4米远处。之后又有两个年轻人骑一摩托车过来了,然后就朝春天快捷酒店走。张某3的父亲、叔叔、婶婶,还有一个瘦瘦的约50岁的男子在酒店一楼大厅,一个服务员站在吧台,另一个坐在沙发上。后来坐沙发上的服务员要上厕所,但张某3的婶婶不让去,服务员要回去睡觉,张某3的父亲也不让去。站吧台的服务员说了两三次要去厕所,张某3的婶婶他们都不让去。这时张某3的姑姑从楼上下来,她问服务员钥匙和章,服务员说不知道。他姑姑就又上楼,之后她和一个男子下楼从吧台拿走了拉杆箱,之后把箱子放到了大厅西侧电梯南侧的屋里。张某3的父亲打电话叫来两个男子,其在门口抽烟时看见骑摩托车的那两个人出来走了,其因肚子疼就去医院里上厕所。其从厕所出来后,就和张某3坐在他的汽车里聊天。过了一会儿,张某3从汽车后视镜里看到他的前姑夫,其看到他的前姑夫向酒店对面东侧走,走路有点儿一瘸一拐。后来又看到施某某出来了,还有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子也出来往马路方向走。其和张某3、施某某都坐在车里以后,其问施某某上面干什么了?施某某说有一群人在屋里打架,他被人叫到别的房间和那个女子呆在一起。其和张某3、施某某到了酒店门口,其看到张某3的父亲和叔叔,还有最后进大厅的那两个男人共四个人在门口拦着一个老太太,不让她进酒店。后来警察就到了,就都被带到派出所了。

27、证人张某4证言,6月5日下午,其堂姐张某甲打电话让其去其伯父张某7家商量事。其和妻子就去了,在家里见到了彭某某、张某2、张某7,彭某某让其和张某2去春天酒店看看顾某1是否在酒店。其和张某2开车到了酒店对面,张某2看到张某丙的汽车也在,其和张某2就坐到张某丙车里,张某丙说刚才看到顾某1往工程处去了。约三十分钟后,顾某1从工程处出来进了酒店。随后张某丙开车走了,张某2电话叫来了张某3,三人轮流吃饭,在车里盯着顾某1,后来张某丙又回来了。后来顾某1出来了,张某丙开车拉着其和张某2从酒店门口尾随顾某1到桥东区中北西侧时没跟上,其乘出租车又回到酒店继续盯着,约22时顾某1开车带着一个女子回来了。其把情况电话告诉了张某甲。次日早晨4时许其夫妇和张某甲、彭某某一起到了春天酒店对面,其见到了张某丙、张某2、张某3、张某1,还有几个其不认识的人,之后有三人骑摩托车来了,张某甲说走吧,就都跟着往酒店走,其提着拉杆箱。到了酒店大厅,张某甲让其夫妇及张某2控制服务员,不让服务员打电话。彭某某剪完监控之后,就和张某甲上楼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其看见顾某1从电梯里出来了,张某乙和一男子在后面用手扭着顾的胳膊,走到酒店大门口他俩把顾某1推出了酒店。和顾某1晚上一起来的那个女子也出来了,之后顾某1的母亲到了酒店门口,其和张某3把她拦住不让进酒店,过了一会儿公安民警就到了。

28、证人田某1证言,6月5日下午其和张某4到了张某7家,当时张某7、张某2、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乙、彭某某等人都在。张某甲安排第二天到酒店的分工,她让其和张某4、张某2在酒店前台看着服务员,不让服务员打电话。让彭某某、张某乙及他的两个朋友等人与张某甲一起上五楼,撵走顾某1,要酒店的公章和法人手章。还安排彭某某拆掉酒店一楼的录像头,再把五楼的监控录像硬盘换掉。张某甲安排张某丙不用上楼。张某甲还在家做了两个布袋。次日4时多,其和张某4、张某甲、彭某某到酒店南侧集合,最后到的是一辆摩托车。后来张某甲带头往酒店走。进了酒店后,张某甲让其和张某4去前台,张某甲让其与服务员沟通,不让她打电话,不让离开吧台。张某甲告诉服务员法院判决了,酒店是她的,现在由她管理,服务员拿起电话要给顾总打电话,张某甲拔掉了电话线,之后服务员要去厕所,其和张某2都说等一会儿。之后张某甲到109房间找到会计,会计在吧台打了个电话,张某甲和她就走了。又过了一段时间顾某1从电梯口出来,陪他一起下来的还有张某乙和一个小伙子,他们抓着顾某1不让他抬头,最后把顾某1推出了酒店。有个长发女子也出了酒店,张某甲说她是顾某1的情人。

29、证人陈某证言,6月5日17时,张某甲给其打电话说酒店归属的判决下来了,让其的两个儿子第二天早晨4点左右到春天快捷酒店给她帮个忙。其随后就去了张某甲父亲家,当时有七八个人正在说话,其待了十几分钟就回家了。其回家没有及时通知其儿子,6日早上3点多其给儿子陈某甲打电话让他给张某7帮个忙,陈某甲骑摩托车来接其,途中摩托车坏了,之后一个小伙子骑摩托车带着陈某甲又回来接其,三人骑摩托车往春天快捷酒店走。在路上其对陈某甲说就是帮个忙,不要太靠前。其进到酒店时,看见一楼大厅的一个录像头被拆下垂着,陈某甲和他朋友上楼了,但他们手里没拿东西。其坐在大厅沙发上,田某1及其他人都与服务员有交谈。时间不长,亮亮和他的朋友从里面出来往酒店外走了,之后有两个人扭着一个胖男子,把他推出了酒店,很快又有一个穿白裙子的长发女子走出了酒店。又过了一会儿,其又见到张某甲走出酒店,于是其就到育才路吃早饭了,等其再回到酒店时听说警察到酒店来带走了人。

30、证人刘某2证言,6月6日凌晨3时许其正在八一路一网吧上网,其朋友“大教练”过来说他的车没有油了,让其把他送到矿务局医院。于是其就骑摩托车把“大教练”和他爸爸送到春天快捷酒店对面,当时那里有好多人,这群人往酒店方向走,其和“大教练”就跟着走。进了酒店后,其和“大教练”由步行梯走到二楼拐角时,从楼上下来一个40多岁的女子,她让其站在这看着人,然后她就下楼了。约十几分钟后,“大教练”从楼上下来,两人在这里抽了一支烟,然后他就又上楼了,几分钟后他又下来了并给他爸爸打电话说上班时间到了。挂了电话后其二人就骑摩托车走了。当时在春天快捷酒店对面站着的那些人里有两个女,那个年岁较大的就是在酒店楼梯让其看人的那个女的;往酒店走时其好像见到一个人拉着一个拉杆箱。其没有见到楼上发生什么事,但其听到有男子质问和吵的声音,还有人被打的声音。其当时只知道“大教练”是在达活泉公园教轮滑的,不知他具体叫什么,可能是他在外面见到了其的摩托车,才进来找其的。

31、被害人顾某1陈述,当日凌晨4点多,其与女友梁某正在春天快捷酒店503房间睡觉,几个男子破门而入把其摁在床上,他们制服其之后用胶带把其全身绑住,用布质的黑头套把其的脑袋罩住,还用胶带绑住脖子,其那时一直处于半窒息状态,然后他们就用橡胶棒殴打其的右脚面、左肋骨、屁股、后背、左小腿。当时还有两个人控制着其,一个用脚踩着其的腿并不时用橡胶棒捅其一下,另一个用手摁着其肩膀,其当时听到有翻动的声音,他们还小声嘀咕翻到什么东西。后来他们用橡胶棒继续打其的肋骨、腿、脚,让其说出酒店公章在什么地方。其说公章在财务保存,但他们继续殴打,直至酒店前台会计黄某打来电话,其告诉她把酒店公章放到前台,有人去拿。过了一会儿,其听到他们相互联系时说快好了。然后他们再次威胁其说这次就放过其,再不老实就活埋了其。接着他们骂骂咧咧的给其拍裸照,其听到用手机拍照的声音并感觉到手机闪光灯闪烁,最后他们把胶带全剪开,他们两个人架着其,一个人摁着头套坐电梯到一层,一出电梯他们就摘掉头套,按着其的头,把其推出酒店。其步行回到其母亲家就报警了,其在酒店对面的矿北生活区门口等警察,警察来到后其跟警察到其房间清点财物,发现其放在梁某手包内的6000元现金不见了,梁某的若干零钱也没有了,梁某的一部三星S6+手机没有了,其的一部苹果6PLUS手机和放在桌子上的小米手机也不见了,梁某的带钻石吊坠的项链也没有了,另外其开的吉恒商贸公司的汽车钥匙也没有了。当时房间拉着窗帘,黑着灯,其又被戴上头套,所以其没有看清闯入者的面目,当时感觉应该是四五个人。他们压着其的头时,其的头正好被压在他们的橡胶棒上。从其被捆绑殴打过程中,要酒店公章,其就开始怀疑这事与其前妻张某甲有关。2015年7月13日其与张某甲协议离婚,同年9月14日其向法院起诉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案件诉讼期间张某甲一直在变卖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2016年4月6日下午其得知她卖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购买的位于时代广场的房产,于是其赶到房管局门口予以阻止,先与张某甲、彭某某发生争吵,之后其把张某甲挎包里的房产证夺了过来,然后与张某甲、彭某某殴打,彭某某用电棒打其头顶部受伤流血,其用保安的保温杯打了彭某某头部,两人都受伤流血了,由群众报警后,经达活泉派出所调解以双方互不进行赔偿了结。同年4月19日上午,桥西区法院对其起诉的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案第二次开庭审理,其在法院南侧停车场被四个不相识的人殴打,虽然当时张某甲和彭某某都没在场,但其感觉是张某甲或彭某某指使那四个人打的其。在2016年2月2日中午,有十七八个人到春天快捷酒店,他们的手法与6月6日5时的事情极为相似,有人上楼找其,有人在一楼大厅准备接收酒店,只是当时其正好不在酒店,是服务员给其打电话后其才知道的,后来其看了相关录像,当日没有殴打行为和物品损失。晚上其与这些人见面后得知是张某甲将酒店卖给他们了,已经向张某甲交了定金。2月17日18时30分许,张某甲伙同彭某某带着两个人通过快捷酒店东侧消防通道爬墙进入酒店五楼,他们先盗窃了录像硬盘,然后暴力破坏酒店505房门,盗窃了其在桥西法院起诉重新分割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的证据原件和两万元财物,致使其起诉的重新分割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案不能继续进行了,此案已由桥西公安刑警四中队受理。现在春天快捷酒店实际控股股东是刘某1、曲某、何某、张某甲和其。离婚协议上其同意把工商注册的25%股份给了她,也办了工商变更,但没有说其实际控股的20.26%怎么办,两人约定的还是实际控股共同经营酒店。2015年9月15日酒店法人刘某1组织召开了一次股东会,实际参加的只有刘某1、曲某和其,会议决定在其与张某甲重新分割共同财产案诉讼期间,酒店维持原来的现状,继续由其担任酒店经理,负责全部工作。张某甲、何某没有参加会议。2015年9月11日的股东会议决议是张某甲捏造的。6月9日其在505室外面的沙发底下找到了其的那部苹果6PLUS手机和那部小米手机。

32、被害人梁某陈述,当天4时许,其和男友顾某1在春天快捷酒店503房间睡觉时,有五个男子破门而入,他们手里都拿着棍子,其注意到是棒球棍和铁棍子,一个拿铁棍子的男子指着其,将其逼到房间西南角处,就要给其戴头套,其挣脱开了并穿上一条白裙子,他让楼道里一个男子将其控制到503对面的一个屋里,楼道男子用棒球棒指着其,他说别说话也别动,然后他就一直看着其。当时顾某1被其他四个男子控制在床上,并戴上黑色头套,其看到有人手里拿着黄色宽胶带,后来其就被带到对面屋里去了。其见到张某甲进了503和505房间,听到有人问顾某1东西在什么地方,并听到打人的声音,还听到有一男子用东北口音说让顾某1老实点,不然就打他,顾某1说公章在会计那里。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他们把其带到一楼电梯处就让其走了。其出去时到503房间去拿其的东西,这时503里就没人了,同时其咖色手提包不见了,包内有大约6900元现金,其的大众汽车钥匙和顾某1的尼桑汽车钥匙、身份证、银行卡,另外桌子上一条项链、手表、一部三星S6+粉色手机、一部金色苹果6P手机也不见了。其在一楼大厅见到了张某甲,有人问张某甲其是谁?张某甲说是顾某1的情人。

33、被告人张某甲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春天快捷酒店原来的股东是刘某1、何某、其和顾某1、曲某,2015年7月13日其与顾某1在桥西民政局协议离婚了,在离婚协议上顾某1同意把他的全部股份给了其,用于偿还共同的债务,也办理了相应的工商变更。但此后顾某1强行霸占着酒店。2015年9月11日酒店股东召开了股东会,会议决定免去顾某1内聘酒店总经理的职务,让他离开酒店,当时参加股东会的有刘某1和何某两位股东,他们都签字同意了。2016年4月6日其与彭某某到市房管局办理房产手续时,顾某1赶来阻止并撕掉了其的那个房本,彭某某帮助其离开房管局时被顾某1殴打了,顾某1也受伤了,后经派出所调解双方互不赔偿互不追究。之后其与顾某1的离婚前财产纠纷由桥西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后小明和他的朋友打了顾某1,只是想警告他让他老实点儿,别再找麻烦了。6月1日其从法院领取判决书,又听矿务局工程处的人的说要收回酒店,自己做酒店。其心里很着急,其认为顾某1肯定会加快行动,在判决生效前完成。6月5日其给张某2、张某4、张某乙(即小明)打电话,并让张某2通知张某3让他叫几个人,还让张某4带着他妻子田某1过来,彭某某是见面说的,让他们给其帮忙。当天晚饭前后,张某2、张某4夫妇、彭某某、张某3、张某乙及他的朋友都到了其父亲家。张某4到了后,其就让他到酒店看看顾某1是否回酒店。其告诉他们收到法院判决书,并让他们看了判决书。其提出次日要到酒店找顾某1要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把酒店接过来。其让张某2和田某1在一楼大厅,让田某1在前台陪着服务员;让小明及他的两个朋友、彭某某与其一起到五楼找顾某1,还让彭某某带工具拆掉大厅一个录像头;其让张某3带几个人在酒店门口看着,防止顾某1找人砸酒店,并说如果顾某1叫来了人就报警;其还让其父亲七点钟到酒店上班。其当时说如果顾某1给酒店的公章和法人手章,就让他把酒店内自己的东西搬走;如果他不给公章手章,开始是想把他扭送到公安局报案,后来考虑到公安机关不管家务事和纠纷,就决定就把他架出去。其让彭某某拆掉酒店大厅的录像头,是因为那个录像头与顾某1的手机连接着,能直接听到或看到大厅的情况,其担心在找到顾某1之前,他就先发现了。其没有让张某3及他的朋友上楼,只是让他们在酒店门口看着顾某1。后来其在家做了两个袋子,准备第二天装财务会计凭证。6日4点钟,其和彭某某到了约定地点,其见到张某4夫妇、小明、张某2和张某3,旁边还有几个其不认识的人。最后到的是一辆摩托车,其感觉人员差不多了,就指着酒店方向说酒店五楼最东侧是办公室,西边挨着的就是顾某1睡觉的房间。其在集合地点没有看见张某丙和陈某,当时其抱着用衣服包裹着的两根棒球棒,其还带了一个拉杆箱,里面有其做的两个布袋,田某1背着一个书包,里面装着有关酒店所有权的一些材料。进入酒店后,其先将衣服包放在沙发上,然后让彭某某将大厅东南角的录像头拆掉。其对前台服务员说顾某1不是酒店股东,已免除他总经理职务,其今天要收回酒店。服务员要给顾某1打电话,其拔掉电话线并对服务员说了酒店股东情况。其一共上楼四次:第一次上楼发现自己没带房卡,就到一楼让服务员为其制卡,但她不听,其就自己制卡。第二次上楼上到四层半的位置,看到一个二十多岁较瘦的男子站在那里,其还没走到五楼就听人说公章在财务,其又下楼到吧台找财务钥匙,其用钥匙开门时钥匙断在锁芯内。第三次上楼是因为见到酒店黄会计,她说要给顾某1打电话,当她在吧台打电话时,其就上到酒店五楼看见另一小伙子在顾某1睡觉的房间西侧墙边站着,其告诉他让顾某1接电话,说完就又坐电梯下楼了,当时黄会计要开屋门,她发现有钥匙断在里面,是彭某某用剪刀拔出里面的钥匙,其和黄会计进屋后,黄会计把公章和法人手章给了其。其和黄会计到财务室对面的房间,其让她看了文件并说了以前的事,此时有人推门说其父亲来了,其在大厅见到父亲,还没说几句话,有人喊顾某1的妈来了,其说不让她进来,赶紧报警。其在一楼办公室与父亲继续说话,而后就听说警察来了,其就出了房间。第四次上楼是与派出所民警及顾某1一起到酒店五楼,顾某1进了他睡觉的房间,看了房间内的情况后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手包说包内的东西都没有了。其拿到公章和手章时,彭某某就在财务室门口,其拿出章让他看了一眼,彭某某问怎么办?其说让顾某1走。

34、被告人彭某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6月3日张某甲打电话说法院判决了,她担心顾某1给她增加什么债务,准备去向他要公章。6月5日打电话让其次日凌晨4点接她,并带上起子和剪刀。次日在矿务局医院东侧便道上,其见到十几个人,张某甲说了酒店五楼顾某1的情况,然后就带头往春天快捷酒店走。当时她怀里抱着衣服,还有一个拉杆箱。进入酒店后张某甲把怀里抱着的衣服放在沙发上,又与服务员说了句话,然后指着一个录像头,安排其把它剪下来。张某甲与张某4妻子在吧台与服务员说话,其就上了五楼,听到顾某1的声音,其就下楼,其见到张某甲和一女的在开一楼电梯口南侧房间的门,但没打开,其过去一看发现有半截钥匙断在锁芯内,其用剪刀取出了那钥匙,张某甲她们进房间,张某甲说把公章给了。其当天没有参与殴打顾某1,也没有看见他。公安人员从其家中搜查并扣押的物品均与案件无关。2016年4月的一天下午,其陪张某甲到房管局,在大厅遇到顾某1,顾某1抢并撕坏了张某甲包内的一个房本,他们还打了起来。其在拉架的过程中与顾某1打了起来,他用水杯把其的头打破流血了,最后缝了四针。

35、被告人张某乙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大霞是其三爷爷张某7的女儿,大霞和张某7让其来市里为大霞离婚的事帮过两次忙。第一次是2016年4月中旬,其姑姑大霞打来电话让其来保护她及吓唬一下顾某1。于是其和朋友陈某乙、齐某某、王宁波四人到了桥西法院门口。11时左右,顾某1走出法院,其四人尾随至停车场附近时,四人一起上去打他几拳踹了几脚,并说以后老实点,说完离开了。第二次是6月5日下午,大霞及张某7分别给其打电话让其来市里。其在张某7家见到张某2、张某3、大霞、彭某某、张某7、张某丙、张某4,大霞给大家看了法院的判决书,而后进行分工让大家去要回春天快捷酒店及公章。具体分工是让其带着朋友齐某某、陈某乙和彭某某上楼控制顾某1,要回公章后就完事。让彭某某、张某2、张某3、张某4夫妇控制酒店的大厅及吧台。让张某丙负责大门口及外围。彭某某负责进入大厅后剪掉监控录像。约定次日4时到矿务局医院门口集合。当晚其和齐某某、陈某乙住在时代广场张某7家,其把下午的分工给他们两个说了一下,主要是上五楼把顾某1控制住要公章并把他赶出酒店。次日在约定地点集合后,就跟着大霞进了春天快捷酒店,到大厅时其才看到大霞拿衣服抱着东西,她放到沙发上。其从里面拿出一根擀面杖,陈某乙拿了一根棒球棒就往楼上走,陈某甲拿着一根棒球棒跟上来了,彭某某让其他人控制大厅的人员。其和陈某乙、齐某某、大霞、彭某某、陈亮上到五楼,彭某某把五楼东边的一个房门踹开,用手里的小手电筒照着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其看到顾某1和一女子躺在床上,彭某某给其一个头套,陈某乙、齐某某、陈某甲控制住顾某1,其把头套套在顾的头上,让他斜躺在床上。有人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手机充电线,其和齐某某把顾某1的手从后面捆住。彭某某把那个女拉到另一房间。其当时模仿东北话问顾某1公章在哪里?顾说在一楼的一个房间,于是大霞下去找公章,不一会儿大霞在楼梯处说公章没找到,其用脚踹了顾的屁股两脚。齐某某和陈某乙上来按住顾某1,陈某甲在顾的腿上打了两下,同时拿棒球棒打了顾某1腿上两棒。其没注意谁还动手打顾了。顾被打后说公章在财务室,这时房间电话响了,是一个女的找顾,其把电话放在顾的耳朵边,顾说把公章给他们。大霞就去财务室找公章,之后有人说公章找到了。于是其就给顾穿上裤子和鞋,在走出电梯时给他摘了头套,按着他的头不让他抬头,把他推出酒店大门口。和顾某1在一起的那个女的在顾某1被赶出酒店后也离开了酒店。张某甲、彭某某、陈某乙、齐某某、陈某甲和其进入了顾某1的那个房间,整个过程中其就没注意房间桌子上有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谁从那个房间拿走什么东西。其和陈某乙一起离开的酒店。

36、被告人陈某甲在公安机关的供述,6日凌晨其父打电话说让其到春天快捷酒店,给张某7帮个忙。其骑摩托车接了父亲往酒店去,走到新八一路东头时,摩托没油了,其推着摩托走到淡水网吧时,看到门口停着朋友的摩托车,其在网吧找到他,让他送其到矿务局医院,于是其和父亲坐着他的摩托车到了矿务局医院附近。当时医院外的便道上有十几个人,其和朋友跟着他们往酒店方向走。酒店一楼大厅的一个录像头被拆下垂着,有人说服务员老实点儿不要报警,其跟着他们上了电梯。到了五楼之后,有人踹开一个房间的门冲了进去,其进去的时候房间开着灯,床上的男子全身被胶带捆绑着,头上戴着黑头套,有两三个人按着那男子,其中一个人叫张某乙;对面房间有两男一女。张某甲走过房间问公章在哪里,于是就问被绑男子公章在哪里?其也问了。那男子不说,张某乙用棒球棒打了他的屁股和腿两下,其和张某乙都变了口音问公章,男子说在会计那里,张某甲和一男子在房间翻找,一男子把棒球棒给了其也帮着找公章,其拿棒球棒打了两下被绑男子的腿。其听到旁边房间内砸门和翻找东西的声音,其才发现张某甲没在这个房间,其走出房间在步行梯处找到其朋友,然后两人到一楼大厅,其对坐在沙发上的父亲说该去上班了,其与朋友二人骑摩托车离开酒店。其没注意那房间桌子上有什么东西。其不清楚张某丙是否在一楼大厅,但他一定没有上楼。

37、被告人陈某乙在公安机关的供述,那天下午张某乙给其打电话,要去帮个忙。随后他开车带着齐某某来接其,三人开车到了市里张某7家,当时张某甲、张某7、彭某某他们正在说法院判决的事,还看了那份判决书。晚饭后,张某3父子、张某乙在山西工作的叔叔以及南和的一个亲戚也来了。张某甲进行了分工:目的是要公章,让张某乙、齐某某、其以及另两人,还有张某甲、彭某某上楼把顾某1控制后,找到公章为目的,公章可能在顾某1的汽车上或办公室。让另一个女的控制吧台服务员,不让服务员打电话、不让报警。让彭某某把一楼监控处理掉,把五楼监控硬盘拔掉。安排张某乙在山西工作的叔叔、张某3及他的两个朋友在酒店外围。后来张某甲担心酒店大厅还有其他人,就让几个人在大厅控制局面。张某甲把房间的结构情况给说了说,她还做了两个黑色头套。次日如约到达集合地点,张某甲怀里抱着布包裹的东西,进入酒店后才知道里面是两个棒球棒和擀面杖,彭某某背了一个斜挎包,最后到的是骑一辆摩托车的三个人。张某甲带头往酒店走,其进入酒店后看见彭某某剪一个录像头,张某甲在与服务员说话,然后张某甲、彭某某带头,其与张某乙、齐某某和一个挺黑挺瘦的男子相跟着上了五楼。彭某某踹开房门并带头冲进了屋,彭某某先用被子或枕头捂住顾某1的脸,接着又给顾戴头套,其他三四个人上床按着顾某1,这时看见有个女的抱胸站在床下,顾某1喊并挣扎到床尾,其在床头按着他的大腿,彭某某对那个女的说别喊,跟她没关系。彭某某要给女子戴头套,但没戴上,最后彭某某把女子拉出房间交给了别人,那女子穿着白裙子。彭某某回来时,屋里的灯已经被打开了,彭手里拿着宽胶带并用这个胶带捆绑顾某1,先捆绑顾的小腿,这时顾的双臂一直乱动,齐某某从桌上取了一根充电线交给了张某乙,张某乙用这充电线把顾的双手捆住,彭继续用胶带捆绑顾的上半身。在屋里灯刚亮时,其就看见张某甲开始上床找东西,最后顾被捆住,张某甲与彭某某到东侧的房间,很快张某甲和彭某某又进入这房间继续找东西,没找到两人就出去了,最后彭示意其到顾某1办公室再找找,其在办公室找到一个蓝色证件本和一个黄色笔记本,最后其在酒店外的一汽车上找到张某甲和彭某某,他们正在汽车后座翻找东西,其把这证件本和笔记本交给了张某甲,然后其和张某甲、彭某某又到了五楼顾的房间,彭踹了顾的屁股或腿上一脚,旁边又黑又瘦的男子用南方口音问顾某1公章在哪儿?顾说给会计打电话,张某乙用擀面杖打了顾的屁股或腰一下,张某甲在房间继续找,顾说会计在一楼,张某甲又下了楼,之后其和齐某某到一楼看见彭某某在开电梯口南侧的房间,张某甲带了一个女子过来,最后那女子打开保险柜,拿出两个章交给了张某甲。这时张某乙的大爷说拿到章了,把人扔出去。其与齐某某到了五楼,其用剪刀剪开顾某1的胶带和充电线,其和齐某某给顾某1穿上裤子和鞋子,最后张某乙、其、齐某某拉着顾坐电梯到了一楼,出了电梯后张某乙把头套取了下来,顾被推搡出了酒店。其和张某乙又到五楼,其对那个女子说走吧,看管她的男子先从步行梯下楼了,那女子要到原来那个房间拿东西,张某乙不同意,那女子从步行梯下楼了。其和齐某某坐张某乙的汽车离开酒店。当时张某乙拿着一个擀面杖,挺黑挺瘦男子拿着一棒球棒,看着那女子的男子也拿着一个棒球棒,彭某某、张某乙和又黑又瘦男子都打顾某1了。其看见那房间桌子上有一块手表和一个挺细的项链,其为顾某1剪身上的胶带和充电线时,还看见桌子上有那个表和项链。2016年4月某日,张某甲的父亲让张某乙和齐某某、其到酒店对服务员说了些话,大致内容就是让服务员转告顾某1老实点儿,说完就走了。大约半个月后,张某乙对其和齐某某说张某甲和顾某1离婚有经济案件要开庭,张某乙的大爷说吓唬顾,在冶金俱乐部东侧停车场,张某乙打了顾一拳,踹了两脚,并警告他老实点儿。

38、被告人齐某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张某乙开车带着其和陈某乙到张某7家,见到张某7等六人正在说春天快捷酒店的法院判决,其三人也看了判决书,说酒店判给他们了,次日早晨到酒店找那个不还酒店的男子,准备将他扭送派出所。晚饭后又来了几个人,其认为这是他们的家里事,其就坐在另一房间了,最后张某乙的姑姑让其和陈某乙跟着张某乙。次日到了约定地点,张某乙姑姑怀里抱着布包裹着东西,到酒店后才知道里面是两个棒球棒和擀面杖。进入酒店后姓彭的拽了大厅东南角的录像头,有个女的让吧台服务员不要喊不要动。姓彭的男子带头、张某乙以及他姑姑、陈某乙、其,还有另两男子相跟着上了五楼,到了四楼半时,姓彭的让一小伙子站在那里阻止别人上楼,并给了他一棒球棒。姓彭的踹开五楼的一房间门,进屋后他用手电照着床上的一男一女,并让他们别动,张某乙和陈某乙给床上的男子戴上黑头套,姓彭的将那穿白裙子的女子带到对面房间。当其从厕所出来时,床上的男子已经被姓彭的他们用胶带捆住了身体,有人喊了一句要桌子上的数据线,其把数据线给了张某乙,张某乙用数据线捆了男子的双手。张某乙用东北口音问男子公章在哪里?男子说在隔壁。陈某乙、张某乙的姑姑及姓彭男子去了隔壁房间,后来其也去了,但四人都没找到,又回到那个房间,姓彭的告诉张某乙没有找到,张某乙就用擀面杖打那男子的屁股,另一小伙子拿棒球棒也打男子身上一下,同时这小伙子还用外地话问被绑男子,姓彭的向被捆男子的屁股或腰部踹了一两脚,这时这男子说公章在二楼,张某乙的姑姑、姓彭的、陈某乙和其到二楼一个房间也没找到公章,回到房间后,张某乙手拿擀面杖接触着男子大腿处,但没有再打他,男子说公章在黄会计那里,并通了电话。陈某乙和其又到了一楼,张某乙的姑姑和一女子去了一楼西侧的一个房间,张某乙的姑姑走出来说给了,让放走被绑男子。其与陈某乙到五楼时,那房间只有张某乙和那男子,其用剪刀剪断男子身上的胶带,又和陈某乙给他穿上裤子,张某乙、陈某乙与那戴头套的男子下楼了。对面房间拿棒球棒的男子让其问问是否能让那女子走了,其到一楼时发现被绑男子已经离开酒店,其问张某乙的姑姑是否也让那女子走,她说让她走吧。张某乙和陈某乙又上楼,一会儿他俩带着那女子到了一楼,那女子走出了酒店。其和陈某乙、张某乙开车去吃早饭,之后张某乙又接了一个电话,汽车停在酒店对面,看见警察进了酒店。之前有一次张某7让张某乙、陈某乙和其三人到酒店吓唬吓唬他们,但那天只有服务员在。还有一次张某乙说他姑姑开庭,在那个男子走出法庭到停车场时,张某乙打了那男子一拳,陈某乙推了他一把,张某乙对他说老实点,然后三人就走了。

39、被告人施某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张某3打电话让其6日4点帮个忙。当天不到4点钟张某3就开车来接其,张某3的父亲也在车上,张某3说是他姑姑和前姑夫因酒店的事有纠纷,到时其和武某只管跟着张某3,在五层守着不用动手。到春天快捷酒店对面时,张某3的姑姑等五六个人已经到了,之后又陆续来了几个人。其跟着四个男子到了五楼,有两人手里有橡胶棒子,其听到踹门的声音,其赶到门口时,里面一个男子把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子推出来,那男子踹开对面的房门,他对其说看好她,别让她出声音别动,男子将手中的棒球棒交给其。其和那女子进了屋,其让那女子坐在凳子上。其透过房间的门缝见到张某3的姑姑在楼道徘徊,听到对面屋里传出打人的声音和问“章在哪儿?”的声音。大约四十分钟后,房门被一胖男子推开,男子说走吧。其和女子就出来了,女子想去对面屋子拿包和手机,但胖男子不让她去,其和女子出了酒店,那女子往对面走了。其见到武某和张某3,这时张某3的父亲打电话让拦住一个老太太,三人又回到酒店门口,看到有四个人堵着门不让老太太进去,之后老太太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民警就到了,张某3的前姑夫也过来了,他说被打了。

40、被告人张某丙在公安机关的供述,6月3日张某甲电话告诉其法院判决下来了,让顾某1返还酒店公章和营业执照,让其回来帮忙。6月5日上午其与张某甲见面,她说明天早点找顾某1要酒店的公章等手续,还叫其找几个人。其说自己找去的人都是有工作的,不能参与打架只能劝架或报警,其又主动提出去看看顾某1是否在酒店,她让其晚上再到家里去。下午其分别给李某2、赵某2、李某3、张某1打电话,相约在马四铜锅饭店吃饭。接着其开车到了酒店,将汽车停在矿务局医院东侧时遇到张某4。其赶到马四铜锅饭店与李某2四人一起吃饭,其让他们帮个忙,并说不让他们进酒店,更不能参与打架冲突,最多是劝架或报警,告诉他们4点左右在酒店附近见面。其去开车时见到了张某2,时间不长就看到顾某1开车离开酒店向桥东走,其开车带着张某4尾随顾某1,到了新世纪广场时找不到顾某1了,其让张某4下车找顾某1,但没找到。其开车去了张某甲家,看到张某7、张某甲、张某4夫妇、张某2、彭某某、张某8及他的两个朋友,后来张某3和陈某也来了。张某甲开始分工:她安排彭某某拆掉酒店录像头,安排小明及他的两个朋友上楼找顾某1要公章,再将顾扭送到派出所;安排其及其叫去的四个人不进入酒店,在酒店外围观察情况,撵走顾某1后如果他叫人到酒店,则负责拦阻或报警;安排张某2、张某4夫妇、陈某在酒店一楼大厅控制服务员;4点钟在矿务局医院东边集合。张某甲在分工时说如果顾某1不给公章就吓唬吓唬他,拳打脚踢几下,不要把他打出伤。6日4点其到达约定地点,见到张某甲、彭某某、张某4夫妇、张某8及他的两个朋友,后来张某2、张某3、李某2、赵某2、李某3、张某1、郝某1也到了,最后陈某和他儿子是骑摩托车去的。最后张某甲带着人往酒店方向走了,其让郝某1、张某1到中华大街派出所外观察,观察顾某1被扭送派出所或民警出警情况。后来其在酒店外看到顾某1走出酒店,其就走进酒店,张某甲、彭某某等人在一楼大厅,张某甲让其拿走一个小包和两个头套。这时郝某1说警察开车出来了,但其未将该情况告诉张某甲。后来民警到了酒店,很快顾某1又回到酒店,其跟着民警、顾某1、张某甲上了五楼,顾某1说有人踹他门还打了他。7日下午,其把张某甲让其拿走的小包和头套都给了彭某某,彭打开那个包说了一句硬盘还在。2016年4月张某甲与顾某1财产分割案在法院开庭时,其去了但因为顾某1要求其回避,其就走了,其不知道后来顾某1被打的事。其也不知道张某甲、彭某某、顾某1在房管局打架的事。

41、公安侦查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抓获证明,证实陈某乙于2016年8月4日到办案单位投案。张某丙于2016年8月18日到办案单位投案。陈某甲于2016年12月7日到办案单位投案。2017年1月10日齐某某到办案单位投案。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施某某被抓获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甲与被害人顾某1因离婚财产存在民事纠纷,纠集被告人彭某某、张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张某丙等找被害人索要春天快捷酒店公章和法人手章,踹开房门殴打被害人,逼迫被害人交出公章和法人手章,致被害人轻伤,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身体健康权,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案系因婚姻财产纠纷,实施的捆绑、殴打等行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款之规定,对该行为不认定为寻衅滋事。对辩护人关于被告人不构成指控罪名的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张某甲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配合公安传唤,供认犯罪事实,属自首,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乙、陈某甲、齐某某、张某丙在犯罪事实虽被发觉,但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予以从轻处罚。对公诉人、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的意见予以采纳。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于庭审后提交被害人顾某1签名的谅解书一份,被害人顾某1对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表示谅解,故对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彭某某提出的其未殴打被害人的供述及辩解意见,与本案证据不符,故对其该方面供述及辩解意见不予认定及采纳。鉴于被告人施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乙、齐某某、施某某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对较轻,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丙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彭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6月28日起至2017年7月27日止。)

二、被告人张某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7月25日起至2017年7月24日止。)

三、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10日起至2017年7月28日止。)

四、被告人陈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陈某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被告人齐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被告人施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管制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二日。)

八、被告人张某丙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十份。

审 判 长  巩子兵

审 判 员  邓延敏

人民陪审员  李 磊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日

书 记 员  王灿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