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亮故意杀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21-05-10 09:27:28| 专长:刑事案件辩护| 来源:王宇川律师

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晋01刑初6号
公诉机关太原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石亮,男,1990年6月20日出生于山西省太原市,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无业,住太原市。2017年7月21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太原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吉夏臣、王宇川,山西弘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以并检刑一刑诉(2018)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石亮犯故意杀人罪一案,于2018年1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霍晨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石亮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了诉讼。审理期间,被告人石亮的家属与被害人齐某1的近亲属就民事赔偿自行达成调解协议,取得谅解,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本院裁定准许其撤回起诉。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7月21日零时许,在本市万柏林区北寒村北寒东街47号4户院内,被告人石亮因感情问题杀害齐某1。经鉴定,齐某1系颈前部受扼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同日,石亮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
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为证明其指控,当庭出示宣读了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意见、书证、物证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太原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石亮故意杀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石亮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石亮案发后主动投案,当庭如实供述,且其家属对被害人近亲属进行了赔偿并取得谅解,请求人民法院对其从轻、减轻判处。
经审理查明,2017年7月21日零时许,被害人齐某1来到被告人石亮家中(本市万柏林区北寒村北寒东街47号4户院内),双方因感情问题产生争执,石亮为摆脱齐某1的纠缠,使用废弃的电线勒住齐某1的颈部,并以此威胁齐某1离开,齐某1不肯,石亮松手后进入屋内。约凌晨三时许,石亮见齐某1仍在院内不肯离去,遂用手用力掐住齐某1的颈部,致其死亡。经鉴定,齐某1系颈前部受扼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同日,石亮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一、证人证言:
1、齐某2(被害人齐某1哥哥)的证言证实:2017年7月20日齐某1一晚上没回家,一家人都在找,直到第二天一早准备报警时得知我妹妹在石亮家被他弄死了。我曾于2016年7月得知我妹妹与石亮有感情纠葛,我们都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所以我家人当时极力劝阻。2017年大年初三我妹妹打电话说她在石亮家,他扬言要把我们全家都杀光。
2、齐保安(被害人齐某1父亲)证言证实:女儿齐某1与石亮曾有过感情纠葛,我们也因为他有家室而不同意他们来往。2017年大年初三我姑娘去了石亮家,我们去把她领回家。自从发现齐某1和石亮的关系后,我姑娘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回家,但2017年7月20日下午六、七点的时侯怎么都联系不上。
3、白淑花(如家酒店前台)证人证言:2017年7月20日18时39分许,入住如家酒店下元商贸城店521房间的入住客人登记的名字是石亮,所开房间为标准双床房,是钟点房。
4、路万连(被告人石亮的母亲)证言证实:2017年7月,案发当天凌晨2点半,听见我儿子石亮问他爸要手机打120急救电话,石亮说齐某1来我家,他俩因为感情的事发生争吵,他从地上捡起一个绳子,把齐某1弄死了。不知道是谁报了警,后来石亮就去投案了。
我家房子是坐北朝南,一排两间房,西面那间分为一个客厅,两个卧室,一个厨房,我儿子石亮在西南角的这个卧室住着,我在客厅正北的卧室住着,西北角的那个家是一个厨房,我丈夫石润海就在客厅住着。院子里有两个大门,两个大门都向北开,东面的大门平时锁着,西面没有大门,我家房了西侧有一堵墙,将我家的院子分为东西两个院子,这堵墙有一个小门连贯东西两个院子。齐某1就死大院子的东南角。
5、石润海(被告人石亮父亲)证言证实:2017年7月21日凌晨两三点,我正在家中客厅睡觉,我儿子进来把我叫醒,说他杀人了,他用我手机打了120,急救人员救治了齐某1后说齐某1已经死亡,120就让我报警,后来我就用我手机报警了。
我儿子叫醒我后,我在院子里远远的看了一下,就看见一个穿裙子的人倒在地上,应该是个女人,至于是躺着还是趴着,我不清楚,120急救人员来了之后我才看到那名女子是趴在地上的。
6、路福连(被告人石亮的二姨)证言证实:2017年7月下旬的一天,凌晨两三点,我妹妹路万连、妹夫石润海、外甥石亮、我儿子李华就敲我的房门,我起来开门后我妹妹路万连就跟我说石亮跟姓齐的女子出了大事了,不知道是谁把我哥哥路虎明、嫂子冀凤琴叫到我家,后来来我家的还有石四小、陈福喜。我当时想见也不是好事,心慌、腿软,脑子一片空白,他们说了些啥我也不清楚,当天6点半下班回来看见石亮家院子好多警察才知道石亮把齐某1杀了。
7、路虎明(被告人石亮的舅舅)证言证实:2017年的一天大概凌晨两三点,我在家里睡觉,我的外甥李华跑到我家说我妹妹路万连找我有事,我就跟我老婆冀凤琴穿上衣服一起去了我妹妹路万连家,去了之后我妹妹说石亮把南寒村的一个女子杀了,当时我、我老婆冀凤琴、我妹妹路万连、我妹夫石润海、我外甥石亮都在路万连家中,我们主张投案,但什么也不懂,就叫来陈福喜,后来我们都去了我妹妹路福连家中,又叫了村治保会主任石四小,问该怎么投案。后来不知道谁就跟着石亮一起去派出所了。
8、冀凤清(被告人石亮的舅妈)证言证实:2017年7月21日凌晨两点,我在家里睡觉,我外甥李华跑来说妹妹路万连找我有事,我和我老公一起先去妹妹路万连家,后一起去妹妹路福连家,在路上等了陈福喜,到了妹妹路福连家里又叫了石四小,当时在路福连家里的有我、陈福喜、路虎明、石四小、李华、路福连、路万连、石润海、石亮,后来陈福喜和石四小就跟石亮一起去了派出所了。
当时叫来陈福喜跟他说我外甥石亮把南寒村的一名女子杀死了,该怎么去派出所投案,当时陈福喜说去派出所投案得经过我们村的治保主任石四小,所以就让李华去叫石四小了,在我们说的这个过程中,120的急救人员就来了,后来陈福喜和石四小就带着石亮一起去了派出所。
9、李华(被告人石亮的表弟)证言证实:2017年7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过后,我在家睡觉,我三姨和三姨夫也就是石亮的父母来我家,让我去叫一下我舅舅、舅妈,我叫了之后就回家又睡了。过了一会石亮打电话要见见我妈,他们来我家的人有石亮石亮父母、我舅舅舅妈、陈福喜,他们去我妈那个屋,我妈听说出了事,被吓坏了,之后我出院子抽了几根烟后,石亮的母亲让我去找石四小,找来石四小,过了一会儿石四小好像就送石亮去派出所投案去了,直到后来警察叫我去当见证人,我才知道石亮杀人了。
10、陈福喜(被告人石亮的姨夫)证言证实:2017年7月份的一天,石亮母亲的亲哥哥路虎明给我打电话,让我到路万连家去一下,我到了石亮家门口的路边路虎明就把我叫到了石亮的二姨家里,进去后石亮石亮父母、石亮二姨、石亮二姨家儿子李华,石亮父母的哥嫂当时都在,石亮说南寒村的一个女子晚上十一二点来他家逼他离婚,在他家院子里,那女孩用绳子还是鞭子甩了他一下,然后他抓住绳子后绕了那女孩一下,把对方摔出去,完了他就回家睡觉去了,过了一个多小时,他觉得不对劲,出来后发现那个女孩就没有呼吸了。我说赶紧投案吧,让他们把北寒村治保主任石有柱(石四小)叫过来,后来我、石四小、石亮三个人一起就去了建矿派出所。
11、石有柱(被告人石亮的四爷爷)证言证实:2017年7月份的一天,凌晨两点多,石亮二姨家的儿子(李华)敲我家的大门,我开了门后,他说石亮出事情了,让我去一趟他家,去了之后,石亮石亮父母、石亮二姨、石亮二姨儿子、陈福喜都在场,陈福喜告诉我说石亮把一个女孩弄死了,我说赶紧投案自首吧,去投案的路上,石亮说对方女孩说要杀死他老婆孩子,然后嫁给他,石亮说她还拿的鞭子打了他,然后石亮就用鞭子缠在对方脖子上,悠了一下,对方就摔倒在地。
12、刘剑薇(急救人员)证言证实:2017年7月21日凌晨3时26分,接到120的派诊电话,我们急救人员3时27分出诊的,到急救现场后,院子里趴着一名女子,当时脸朝下,我们立即对那名女子进行了生命迹象的检查,该女子已经无呼吸心跳,瞳孔放大,初步判定为该女子已死亡,后来我们告诉接我们的那名男子赶紧报警,我们害怕破坏现场,所以没有翻动过尸体,等警察来之后,我们办理了交接手续后就撤离了现场。
13、田琪(被害人齐某1的表哥)证言证实:2017年7月份的一天听说我表妹齐某1被杀了,就在案发前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舅舅也就是齐某1的父亲给我打电话说我表妹齐某1找不见了,让我去找找,我知道齐某1和石亮找对象,所以我弟齐森就给石亮打了一个电话,在11点左右还把他叫到西客站美特好超市门口,详细问他,他说没见过,还说如果见了齐某1就给我们打电话。后来我们跟石亮分开各自去寻找齐某1,但石亮具体找没找我就不清楚了。后来大概当晚12时左右,我们还没有找到齐某1,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就听说齐某1被杀了。
二、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提取笔录及照片: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证实,现场地点位于太原市万柏林区北寒东街47号4户院,院内东南角。
并附有现场勘验制图2张,照片12张。
三、鉴定意见:
1、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万)公(司)鉴(尸)字(2017)第008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
根据尸体检验,死者窒息征象明显,表现为颜面部青紫肿胀,双眼球睑结膜大量出血点,双手十指指甲青紫,双肺肺膜下及心脏表面大量出血点,喉室粘膜出血点、肝脾淤血,心脏内血液呈暗红色流动性;结合颈前正中皮肤青紫,解剖发现颈部皮下及肌肉出血,左侧甲状软骨上角骨折等征象,分析认为死者系颈部受扼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死者项某虽有条索状索沟,且向颈前左右两侧延伸,但在颈前部未形成闭合的环状索沟,留有一空白区,此种损伤无法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死者左某顶部有两处头皮血肿,但颅骨未见骨折,颅内未见出血,据此认为头部损伤轻微,不足以致人死亡。
鉴定意见:齐某1系颈前部受扼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并)公(司)鉴(尸)字(2017)第0029号鉴定书证实:
检材和样本:齐某1尸体一具。
鉴定要求:对齐某1死亡原因重新鉴定。
根据尸体检验所见:1、齐某1颜面部青紫,双眼球睑结膜、前胸部皮肤、会厌部、双肺表面及心脏表面大量出血点,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征象,且窒息过程较长;2?齐某1口鼻腔内可见泥土,项某两侧多处片状皮下出血,颈前部皮下及深浅肌层出血,甲状腺出血,甲状软骨左上角骨折及内侧壁出血,符合扼压颈项某的形态学改变;3、齐某1左肩部、双侧前臂及膝部见多处皮下出血,分析以上损伤为抵抗伤;右侧肋骨近肋软骨处可见筋膜下出血,分析为钝性外力所致;4、齐某1颈项某半环形条索状发红区,切开见皮下出血,相应部位深浅肌层未见出血。分析致伤物为绳索类物体,且损伤较轻。
鉴定意见:齐某1系被他人扼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3、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并)公(司)鉴(法物)字(2017)0417号鉴定书证实:
(1)送检齐某1尸血1份,剪取少许标记为1号检材;
(2)送检齐保安血卡1份,剪取少许标记为2号检材;
(3)送检张巧珍血卡1份,剪取少许标记为3号检材;
(4)送检石亮血卡1份,剪取少许标记为4号检材;
(5)送检石亮指甲缝擦拭棉物1份,剪取少许标记为5号检材;
(6)送检废弃电源线1根,棉签分别擦拭电源线两端和中部,剪取少许标记为6-1号和6-2号;
(7)送检齐某1阴道擦拭物1份,剪取少许标记为7号检材。
鉴定要求:亲缘认定,同一认定。
鉴定意见:(1)齐保安和张巧珍是齐某1的生物学父母亲的相对机会为99.99%;(2)送检标记为5号检材,其STR分型与石亮的STR相同,似然比率为2.6x102o;(3)送检标记为6-1、6-2号检材,均获得混合型STR分型,不排除来源于石亮和死者齐某1;(4)送检标记为7号检材未检出人精斑,未获得STR分型。
四、书证
1、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受案登记表,证实2017年7月21日6时许被告人石亮投案自首。
2、派出所出具的报警记录,证实2017年7月21日3点41分石润海报警称:北寒转盘下坡50米左拐的石润海家,晚上11点左右,家中儿子与一名女子打架,现发现女子已在院内死亡,120已到现场。
3、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刑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刑侦大队技术中队民警勘查现场时,为及时固定命案证据,保证诉讼的顺利进行,技术中队民警在被告人石亮不在场的情况下将缠绕在死者齐某1颈部的黑色电源线予以提取。
4、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刑侦大队所出具指认现场说明,证实案发地点。
5、如家酒点太原和平南路下元商贸城店入住登记单,证实石亮于2017年7月20日18时33分到店开了4小时钟点房。
6、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出具视频资料制作说明,证实2017年7月20日18时33分石亮在如家酒点开房,并与齐某1一同进入房间,直到20时09分石亮与齐某1一同离开酒店。
7、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刑侦大队直属三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石亮主动投案,但其所供述的齐某1致死原因与该局两次对死者齐某1的尸检结果不相符,不能如实供述,建议不予认定自首情节。
8、太原市急救中心120总调出具证明证实,2017年7月21日3时24分接警出诊,患者原处死亡。
9、太原市第一看守所健康检查笔录证实,被告人石亮收押时后背有一纹身,右腿、左上臂有烟疤,左手腕、右大腿均有刀疤,无新鲜伤。
10、被害人齐某1的户籍信息证实其基本身份情况。
11、被告人石亮的的户籍信息,证实其无违法犯罪记录。
五、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石亮的供述证实:2015年6月我已经结婚。2016年6月,齐某1在我开的台球厅里打工,之后我们就联系到一起发生了性行为。2017年7月20日18时许,我和齐某1去小井峪如家酒店开房,因为谈让我离婚的事,聊的不好就打起来了,齐某1身上多处淤青就是当时打的,在房间里呆了两个小时,后来就一起走了。从2016年7月到2017年7月20日中间我和齐某1一直保持性关系,因为我和齐某1有感情上的问题,她经常常到我家找我,多次扬言要弄死我家人。
2017年7月21日凌晨0时30分左右,齐某1来我家,院门没锁,她敲我卧室窗户,我出来到了院里。齐某1要求我那会立马去我丈母娘家和我老婆谈离婚的事,她说要是不离婚,就让我杀了我老婆和孩子,我就一直哄她和她说好话,齐某1就是不同意,就要今天让我去丈母娘家,她说我不去她就去。后来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一根绳子,她拿的那个细绳子抽我,抽了我前胸两下,她抽第三下时我就用右手抓住这根绳子,当时她抽我的时候我们是面对面,我抓住绳子后,就顺势从左往右将绳子缠到了齐某1的脖子上,我就到了她背后,绳子的另一头是齐某1抓的,我跟她说,还打不打了,齐某1转过来面对我还骂我,然后踢了我两脚,我就顺势用左手把她拿的绳子那头也夺过来,然后我就两只手拽住绳子的两头,两手用劲从我身体右侧将齐某1悠出去,悠出去的同时,我的双手就松开绳子了,齐某1一下子脸朝下摔在地上,我就和她说从哪来滚回哪去,然后我就回家看电视了。
我当时挺生气,把她悠倒在地上后也没有管她,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就感觉齐某1好像没有离开,就出了院子里看看她,当时我在院子里看见她的时候齐某1是院子里一动不动,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的名字,她当时没有反应,我又将她上半身侧翻过来,摸了她的鼻子,感觉她没有了呼息,我就赶紧跑回家拿我爸的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
打急救电话的时侯声音很大,把我父母都吵醒了,我父母问我咋了,我说出事了,我把南寒村的齐某1勒死了,我母亲就跟我说"你自首吧",接着她就给陈二小(陈福喜)打电话,让他带我去派出所,后来陈福喜带我去派出所的时侯我去过我二姨家,因为要投案了,我就去告别一下。
被告人石亮当庭供述称,案发当晚,齐某1来到其家中,双方因感情纠纷发生争执,其便用一条类似电线的绳索勒住齐某1的脖子,并威胁让她离开,但齐某1纠缠不肯离开,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见齐某1还在院内,其走到屋外,双手用力掐住齐某1的脖子,至其死亡。自投案以后一直没有承认是用手掐死的齐某1,是因为其并不是故意要杀死齐某1,害怕法院认为是其故意杀害被害人的。
再查明,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石亮亲属自行与被害人近亲属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取得谅解,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
本院认为,被告人石亮与被害人齐某1因感情问题发生争执,采取扼颈的暴力方式,致被害人死亡,主观具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
被告人石亮犯罪后果严重,但鉴于该案系感情问题引发,且案发后石亮主动投案,庭审如实供述,认罪态度较好,案发后其家属积极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近亲属谅解,本院将根据上述事实和情节,酌情对其从轻判处,辩护人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根据被告人石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石亮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1日起至2031年7月20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赵 鹏
审判员 李翠萍
审判员 张永明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任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