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甲、杨某等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21-05-10 09:37:22| 专长:刑事案件辩护| 来源:王宇川律师

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并刑初字第25号
公诉机关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杰,男,1983年6月22日出生于山西省清徐县,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业。2013年5月15日。因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2日,以贩卖毒品罪经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太原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张刚、李云艳,山西元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有为,男,1982年3月26日出生于山西省繁峙县,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业。2013年5月15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经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太原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蓉、王亮文,山西宾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高喜平,男,曾用名:高云凌,1980年10月5日出生于山西省繁峙县,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无业。2012年10月7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3年4月26日刑满释放。2013年11月16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4日经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太原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武淑平、王宇川,山西弘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1月26日、4月17日分别以并检公一刑诉(2014)8号、并检公一刑诉(2014)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杰、杨有为犯贩卖、运输毒品罪、高喜平犯贩卖毒品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认为应当依法并案审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被告人李杰、杨有为、高喜平及辩护人张刚、李云艳、李蓉、王亮文、武淑平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一、2013年4月中旬,被告人李杰在太原市长治路天天渔港酒店620房间内,以每克260元的价格购买张红田200克冰毒,以每粒40元的价格购买25粒麻古。同日被告人李杰以相同价格贩卖给王伟伟(另案处理)200克冰毒、20粒麻古。
二、2013年4月下旬,被告人李杰在山西省阳泉市张红田处以每克260元的价格购买了约40克冰毒后,在太原市清徐县紫林路新紫金大酒店停车场,以每克285元的价格贩卖给吸毒人员高某丙35克冰毒。高某丙于4月24日将毒资10000元汇至被告人李杰的工商银行卡内。剩余毒品个人吸食。
三、2013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被告人杨有为在太原市迎泽区双塔村双塔寺南巷其租住处帮助贩毒人员高喜平以每克270元的价格分三次贩卖给被告人李杰30克冰毒。被告人杨有为从中获利700元,赃款已挥霍。
四、2013年5月12日,被告人李杰驾驶骐达牌轿车在山西省繁峙县以每克270元的价格向高喜平购买约50克冰毒,以每粒50元的价格购买100粒麻古带至太原市。被告人李杰因毒品质量问题要求换货,同年5月13日,高喜平将与被告人李杰调换的50克冰毒送到被告人杨有为租住处。5月14日被告人李杰被抓获后,协助公安人员在本市迎泽区双塔村双塔寺门口将准备与其调货的被告人杨有为抓获,当场收缴被告人杨有为随身携带的疑似冰毒一袋(净重45.41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从被告人李杰处收缴疑似冰毒物一袋(净重46.04克,未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氯胺酮及海洛因成分)、疑似麻古67粒(重6.5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
为证实第一起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告人李杰的供述,同案人员王伟伟的证言,证人齐某的证言,辨认笔录、照片及书证等。为证实第二起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提供了被告人李杰的供述、吸毒人员高某丙的证言及被告人李杰的银行帐户明细。为证实第三四起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告人李杰、杨有为、高喜平的供述,鉴定报告,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公安机关侦破报告,情况说明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杰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杨有为多次帮助他人贩卖毒品,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高喜平多次贩卖毒品,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高喜平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高喜平系毒品再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之规定,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李杰归案后,协助公安人员抓捕同案犯,是立功,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杰认为第一起基本事实存在,但辩称其是代为购买,没有赢利,不是贩卖。对指控第二起犯罪的基本事实不持异议,但辩称给高某丙毒品没有赢利。对于第三四起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杰辩护人的意见是,第一起指控中,被告人李杰未从中获利,仅起到中间介绍作用,同时被告人李杰并不知晓王伟伟购买毒品的用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对被告人李杰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起诉指控向王伟伟贩卖冰毒200克,麻古20粒证据不足。对于毒品数量及金额,被告人李杰的供述与王伟伟证言矛盾,被告人李杰供述的价格远高于购买毒品的王伟伟所称的价格,除此以外再无任何证据证实当时的情形,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起诉书指控第二起,被告人李杰2013年4月下旬以每克285元的价格贩卖给吸毒人员高某丙35克冰毒,证据不足。李杰仅是为了取回被扣车辆而将毒品交给高某丙保管,不属于出卖行为,认定李杰贩卖毒品35克的证据不足。对指控第三四起的意见是,从繁峙购买50克冰毒、麻古100粒的行为应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且有未遂情节。被告人李杰有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杨有为和高喜平的立功表现,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李杰因为涉嫌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主动交待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构成自首。被告人李杰主观恶性小,认罪态度好,依法应从轻处罚。
被告人杨有为对于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杨有为辩护人的意见是: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第四次帮助贩卖毒品中有未遂情节,可以比照即遂从轻或减轻处罚。杨有为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其认罪态度好,有一定悔罪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较小,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高喜平否认指控的事实。辩称从未卖过毒品,当时在太原双塔寺村口逃跑是以为李杰抢车。
被告人高喜平辩护人的意见是:公诉机关指控高喜平通过杨有为贩卖给李杰30克毒品,仅有同案被告人的供述,且供述中矛盾重重,没有毒品、毒资来源、贩卖时间、来往太原证据,以及通讯记录等证据相印证,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李杰到繁峙县是因为李杰欠高喜平两万元钱,高向李要钱,李说有个车,值五万元,愿以三万元抵押给高,高同意,李才于5月12日开车来繁峙县送车,指控李杰开车到繁峙县向高喜平购买毒品证据不足,且本案杨有为供述时间相互矛盾,无法排除合理怀疑,应宣告被告人高喜平无罪。并当庭提交了李杰给高喜平打的借条,证明因为李杰欠高喜平钱,将自己开的骐达牌轿车抵押给高喜平,待还钱后归还车辆。
经审理查明:
一、2013年4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李杰在太原市长治路天天渔港酒店620房间内,将以每克260元的价格购买的200克冰毒,以每粒40元的价格购买的25粒麻古。以相同价格贩卖给王伟伟(另案处理)。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李杰供称:2013年4月中旬的一天“伟儿”(指王伟伟)找到我想让我帮他买200克冰毒和100颗麻古,当时我和“伟儿”住在太原市长治路天天渔港酒店620房间,我给“老鬼”打电话,“老鬼”让我们就在酒店等他。第二天早上五六点“老鬼”给我打电话说他在酒店613房间,让我一个人过去。我一个人去了613房间,当时房间里还有一个姓魏的男的,我进了房间以后,姓魏的给了我200克冰毒,老鬼给了我25颗麻古,我拿上毒品就让他们等着,说伟儿带着钱,给他们拿钱去。我离开613房间到620房间给了“伟儿”毒品,伟儿说钱没带在身上,让我在房间等着,说回去就给我打到卡上。后来一直没打过来。“伟儿”电话也一直不接,“老鬼”和姓魏的一直在613房间等到下午五六点钟伟儿还没给我打过钱来,他们就回了阳泉。
冰毒280元/克,共计56000元,麻古80元/颗,共计2000元,总计58000元。我没有挣钱,只是帮“伟儿”介绍一下。并供称知道“伟儿”也在卖毒品,具体卖给什么人我不清楚。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经辨认人李杰辨认,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7号张红田就是卖给其毒品的上线“老鬼”。在另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11号王伟伟就是购买他毒品的下家“伟儿”。在另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9号齐某就是其贩卖毒品的下家“三儿”。
2、同案人员王伟伟证言证称:在2013年4月中旬的一天,李杰给我打电话说他有点东西让我给他处理点,让我去天天渔港,在620房间找到李杰后他拿出冰毒让我吸点好不好,我吸完后觉得不错,走的时候他给了我1克让人看看好不好,回到清徐我找到董某甲(已死亡)问他要不要,要多少?董某甲说要100克,我就当着董某甲的面给李杰打电话说要100克,约好第二天在天天渔港见面拿东西。第二天在620房间见面后李杰让我等着,我一直等到凌晨5点左右,他出去一下回来给我200克冰毒和20粒麻古,并告诉我说冰毒260元1克,麻古是40元1粒,我拿着冰毒和麻古就离开了天天渔港酒店,当时我没有给李杰钱,说钱不够,李杰就说卖完以后再把钱转到他卡上。我在当天下午以每克320元的价格就把100克冰毒卖给了董某甲,后又联系了齐某,齐某说要60克冰毒,我就去了他家里以每克300元的价格卖给齐某60克,齐某一直没给我钱。李杰卖给我的是260元1克,我获利8400元。其余的40克冰毒和20粒麻古我自己吸食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经辨认人王伟伟辨认,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8号李杰就是卖给其毒品的上线。在另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9号齐某就是其贩卖毒品的下线。在另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4号董某甲就是其贩卖毒品的下线。
3、证人齐某称:王伟伟没有向我卖过毒品,从王伟伟处拿过几次毒品但是没给钱。
4、董某甲尸检鉴定证实,董某甲已于2013年4月23日因斗殴死亡。
5、杏花岭区公安分局司法鉴定中心对李杰、王伟伟的尿检鉴定记载,被告人李杰为阴性,王伟伟呈阳性。
6、太原市天天渔港出具的被告人李杰在2013年4月5日至4月25日期间登记住宿的书证证实被告人李杰入住该酒店房间的情况。印证李杰笔录中所供述贩卖毒品时所开的房间号的情况。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能够相互认证,本院予以确认。
二、2013年4月下旬的一天,在太原市清徐县紫林路新紫金大酒店停车场,被告人李杰给吸毒人员高某丙35克冰毒,4月24日高某丙将毒资10000元汇至被告人李杰的工商银行卡内,剩余毒品个人吸食。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李杰供称:我偷偷开车薛某的奥迪车去阳泉找老鬼买冰毒,结果被扣了,我找到张某丙后,张某丙让我把他的晋A×××××天籁轿车开去阳泉找老鬼把奥迪车换回来。大约在4月27日下午19时许,我一个人开着天籁车来到华通商务酒店找到老鬼,老鬼说要开走天籁车把奥迪车换回来,到了第二天凌晨三四点回来,“老鬼”跟我说:“人家说现在必须还钱才能拿车,现在把天籁车也扣下了。”然后老鬼给了我40克冰毒。这40克冰毒平均分在四个白色的小塑料袋里,是以每克260元的价格卖给我的。因为我的车押在那里,我没有给他付现金。我自己留了大约3、4克,其余毒品我在从阳泉回来的大约三四天后的一天晚上大约10点左右在清徐县紫林路新紫金大酒店停车场都给了高某丙。我跟高某丙说,我这些冰毒是以260元的价格购买的,让他看着给,高某丙通过网银转账给我的工商银行卡里打了1万元,说剩下的完了再给我。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辨认人李杰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8号高某丙就是购买冰毒的下家。
2、证人高某丙证称:2013年4月下旬,在清徐县新紫金大酒店停车场找到李杰,购买了49克多冰毒。当时没给他钱,事后通过网银给他的工商银行卡汇款1万元毒资。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辨认人高某丙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6号李杰就是卖给他冰毒的上线。
3、李杰的理财资金账户历史明细详单证实:在2013年4月24日,高某丙给李杰工商银行卡汇款1万元的情况。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能够相互认证,本院予以确认。
三、2013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被告人杨有为在太原市迎泽区双塔村双塔寺南巷其租住处帮助贩毒人员高喜平以每克270元的价格分三次贩卖给被告人李杰30克冰毒。被告人杨有为从中获利700元,赃款已挥霍。
四、2013年5月12日,被告人李杰驾驶骐达牌轿车在山西省繁峙县以每克270元的价格向高喜平购买约50克冰毒,以每粒50元的价格购买100粒麻古带至太原市。被告人李杰因毒品质量问题要求换货,同年5月13日,高喜平将与被告人李杰调换的50克冰毒送到被告人杨有为租住处。5月14日被告人李杰被抓获后,协助公安人员在本市迎泽区双塔村双塔寺门口将准备与其调货的被告人杨有为抓获,当场收缴被告人杨有为随身携带的疑似冰毒一袋(净重45.41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从被告人李杰处收缴疑似冰毒物一袋(净重46.04克,未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氯胺酮及海洛因成分)、疑似麻古67粒(重6.5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李杰供称:4月下旬,我听说高喜平从监狱里放出来了,我知道高喜平以前贩毒,我就给他打电话,说想买5克冰毒,当天下午高喜平就来到太原市学府街晋商国际酒店房间找到我,给了我5克冰毒,这5克冰毒没给钱。
我觉得他的冰毒还不错,还想要20克,他告诉我一个手机号,让我去太原市双塔村双塔寺门口打这个电话,就会有人给我把毒品送出来。第二天晚上10点左右,我一个人打出租车到了太原市双塔村双塔寺门口给高喜平给我的手机号打电话说,老高让我上来拿东西,不一会儿,一个男的就找到我,给了我一包冰毒,我用随身携带的电子秤称了一下,是17.5克,我给老高打电话说,我只带了3500元,剩下的钱,完了再给他,他同意了,我就把钱给了那个男的。
又过了五六天,在太原市双塔村双塔寺门口处,我又给高喜平打电话,跟他要8克冰毒,高喜平还让我去找那个男的,当天晚上8点左右我一个人去太原市双塔村双塔寺门口给那个男的打电话,他就给我送出一包8克冰毒,是用一个白色塑料袋装着的,这次我跟高喜平说好了先不给钱。我以每克270元的价格购买高喜平的冰毒,一部分自己吸食,还有一部分给了朋友张某丙,给了张某丙大约七八克。
2013年5月14日被抓的前一天,高喜平给我打电话说有好东西,让我去繁峙县,我当天下午就开着骐达轿车(晋A×××××)到了繁峙找到高喜平,见面后高喜平送给我一大包冰毒约50克和一小包麻古100粒,问我要钱,我说没带钱,高喜平就提出两年前欠的2万元什么时候还,我说过几天到太原一起算,后来他就让我把车放下,到太原拿钱的时候还车,我就同意了。我拿上50克冰毒和100粒麻古当天下午就回到太原,联系清徐的朋友给高喜平凑钱,到晚上回到长风桥东的恒实小区我朋友王某丙家抽的时候,发现高喜平给我冰毒不能抽,就给高喜平打电话,说明情况后,高喜平说可能是他拿错了,让我找杨有为换,随后我就给杨有为打电话,杨有为说在外地往太原走,回太原联系,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杨有为联系说回到太原了,我准备换去,被几个人带到车上,到了公安机关。我写过一张欠条,但欠条不是我写的,欠条内容我不记得了,大概意思就是欠的钱什么时候还,我只是在欠条上签了个名字。
我从高喜平那里购买过4次冰毒,第一次是17.5克、第二次是4.5克、第三次是8克、第四次是50克,三次是我和高喜平联系好后去双塔南巷杨有为那里拿毒品,一次是直接跟高喜平拿的。第四次买毒品时还从高喜平那里买过100粒麻古。冰毒是每克270元购买的,毒品我都吸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经辨认人李杰辨认,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6号高喜平就是卖给他毒品的上线。在另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9号杨有为就是高喜平安排其联系并交给其毒品的人。
2、被告人杨有为供述:2013年4月底,我跟老乡高喜平开始贩毒,具体分工是高喜平跟买家联系好后通知我将冰毒交给我,由我出面给买家送毒品,一共贩卖过4次,好处费得了700元,钱都吃喝花了,我本人吸毒,共吸了两次。
第四次是在5月14日准备交易时被抓获了。第一次交易的时间大约是2013年4月27、28日左右,高喜平在双塔南巷找到我家,在家里递给我一小包冰毒,说有人联系拿冰毒,其他的他会联系好就离开了。当天晚上我接到李杰电话,李杰到我家里拿走17.5克冰毒,给了3500元,事后高喜平给了我500元;第二次交易的时间是5月三四号左右,高喜平再次来到我家给了我一小包冰毒留下就走了,当天晚上李杰过来拿的大约有三四克冰毒,这次没给钱,我给李杰送出去的,高喜平事后给我200元钱;第三次是5月八九日左右,也是高喜平到我家找到我,给我留了一小包冰毒就走了,说是李杰过来拿,当晚李杰给我打电话,我拿着六七克冰毒在双塔南巷口递给李杰,这次也没给钱;第四次是5月13日下午三点多,高喜平到家里找到我,让我把一包冰毒递给李杰,14日早上李杰打电话说要拿冰毒,随后就被抓了,这次大约50克。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经辨认人杨有为辨认,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4号李杰就是购买高喜平毒品的下线。在另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6号高喜平就是出卖毒品的人。
3、被告人高喜平的供述:我认识杨有为,他是我们村的,杨有为通过我认识的李杰,大约在今年5月12日,李杰因为之前和我借2万元钱的事到繁峙县给我押了一辆车,还打了一张28000元的欠条。杨有为给我打过两个电话,问我李杰是不是在我这里押了一辆车,其他没说什么,两天后杨有为第二次打电话给我说:“李杰给了他2万元”。我也不知道李杰为什么要把钱交给杨有为,当天晚上6点左右我开着车到双塔烈士陵园门口,我看到有人拦我的车,我害怕李杰来抢我的车,就赶紧开车跑,在跑的过程中有一辆车撞了我的车,我也没停一直跑,然后我就开车回到繁峙。我从2013年4月26日被释放后至李杰让我来过太原,再没来过太原,我也没向李杰贩卖过毒品。
5月4日李杰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帮他朋友买1包毒品,大约0.7克,我联系的杨有为,让李杰找杨有为买冰毒,我给杨有为说李杰是我的朋友,杨有为同意以每包400元的价格给李杰。几天后我跟李杰要他欠我的2万元钱,他说他有一辆09年的尼桑车先押到我这,但他跟我再借3万元,后来李杰开着一辆尼桑车到繁峙县找到我,我一看是05年的就不同意借给他3万元钱,也不让李杰把车开走,李杰又提出让我帮他找点冰毒,我从一个朋友那里找了40克渣子拿给李杰,李杰一试说不是冰毒,就没拿这些渣子。
4、鉴定书:
(1)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理化检验报告(并)公(司)鉴(理化)字(2013)101号记载,2013年5月14日,侦查人员查获被告人李杰身上的毒品疑似物1袋和麻古67粒,毒品疑似物编号为1号检材;麻古疑似物编号为2号检材。
检验意见:1号白色晶体检材中未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氯胺酮及海洛因成分,2号检材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
(2)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理化检验报告(并)公(司)鉴(理化)字(2013)100号记载,2013年5月14日,侦查人员查获被告人杨有为身上的冰毒疑似物1袋,经检验,从检材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5、杨有为、高喜平的尿检鉴定结果记载二人尿检结果均呈阴性。
6、报案材料证明,公安机关情况说明证明该案系因薛某于2013年5月3日,其存放在我市府西街269号路边上的车牌号晋A×××××黑色奥迪车被盗报案至公安机关,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13年5月14日将李杰抓获后,从李杰身上发现冰毒疑似物,其交代说身上携带的冰毒和麻古是从高喜平处购买,因质量问题准备去和杨有为更换,已经约好凌晨6点左右在双塔寺村口更换,随后民警根据李杰交代,在李杰的配合下前往双塔寺村口守候杨有为,李杰在民警的监控下给杨有为打电话约他出来更换50克冰毒,并由李杰在车上指认杨有为,待杨有为走出胡同口,进入民警布置的抓获范围内时,李杰指认无误后,将杨有为抓获。后李杰和杨有为经民警说服教育,同意配合民警对高喜平进行抓捕。李杰在民警授意下给高喜平打电话谎称朋友着急要车,现已准备好二万元现金,要求高喜平驾车来太原。高喜平在电话中称不相信李杰,要求李杰将二万元现金交给杨有为,然后杨有为在民警授意下给高喜平打电话,谎称李杰已经将二万元现金交给他。后高答应驾车来太原,并约定在双塔寺村杨有为出租屋见面。于是民警提前在双塔寺村口蹲守,准备对高喜平抓捕。当晚21时许,发现高喜平驾驶晋A×××××骐达轿车出现在双塔寺村口,但高不下车也不熄火。民警靠近并准备实施抓捕时被高发现,高喜平随后驾驶晋A×××××骐达冲出包围圈逃跑,抓获未果。太原市三桥责任区刑警队将涉嫌贩卖毒品的高喜平上网追逃。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能够相互认证,本院予以确认。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其他相关证据有:
1、立案决定书、案件登记表、各被告人的强制措施相关手续及报案材料证实,案件依法进行的流转过程及侦查机关办理该案在程序上、强制措施等方面符合法律规定。
2、抓获经过、情况说明证实繁峙县公安局于2013年11月16日在三家村抓获一名太原市三桥刑警队网上在逃人员高喜平。三桥刑警队民警于11月18日前往繁峙县公安局核实高喜平身份后,11月19日将高喜平接回三桥责任区刑警队并进行第一次讯问,当天下午将其送太原市看守所羁押。
3、高喜平户籍证明、判决书、释放证明等证明高喜平于2012年10月7日,因贩卖毒品罪被山西省代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3年4月26日刑满释放。
4、高喜平健康检查表、入监体检表证实高喜平入监时身体状况符合收监条件。
5、搜查证、搜查笔录证明公安人员依法对被告人李杰、杨有为的人身、住所进行搜查,搜查笔录记载,2013年5月15日1时、1时25分对二人搜查时,从被告人李杰身上查获冰毒一包约50克及麻古67粒及少量粉末,从杨有为身上发现冰毒一包约50克。
6、扣押清单及收缴毒品凭证证实,扣押被告人李杰持有的冰毒一包,净重为46.04克;麻古67粒净重为6.54克;扣押被告人杨有为的冰毒一包净重为45.41克。
7、被告人李杰、杨有为、王伟伟基本情况调查表证实,李杰、杨有为无犯罪前科。
8、被告人李杰、杨有为健康检查表、入监体检表证实各被告人入监时身体状况符合收监条件。
9、被告人户籍材料证明各被告人身份情况。
10、各被告人同步录音录像、光盘及说明证实,侦查机关依法讯问笔录的情况。
11、侦查机关情况说明证实,侦查人员在抓获李杰后,发现其随身携带的冰毒和麻古是劣质的,准备跟杨有为接头更换着50克冰毒,后在民警控制下与杨有为接头并抓获被告人杨有为,杨有为所持有的50克冰毒是在公安人员控制下交付的,
12、案件侦破报告证实公安机关侦破情况。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能够相互认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杰明知是毒品而进行贩卖、运输,其行为构成运输、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杨有为、高喜平明知是毒品而进行贩卖,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李杰贩卖、运输毒品共计286.58克,被告人高喜平贩卖毒品共计81.95克,被告人杨有为贩卖毒品共计75.41克。被告人高喜平、杨有为是共同犯罪。被告人高喜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杨有为在共同犯罪中处于次要、从属地位,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李杰协助公安机关抓捕被告人杨有为,是立功,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杰、杨有为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高喜平,是立功,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高喜平在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并被执行完毕后,在五年内再犯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高喜平因犯贩卖毒品罪已被判处刑罚,又犯贩卖毒品罪,是毒品再犯,应当从重处罚。
关于被告人李杰辩护人“被告人李杰未从中获利,仅起到中间介绍作用,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起诉指控向王伟伟贩卖冰毒200克,麻古20粒证据不足。对于毒品数量及金额,被告人李杰的供述与王伟伟证言矛盾,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杰供述与同案王伟伟的证言可相互印证其明知王伟伟贩毒,仍积极联系上线为王伟伟购买200克冰毒的事实,其行为应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李杰虽未在贩毒中获利,但并不影响贩毒行为的认定。故被告人李杰及其辩护人的意见均不予支持。
起诉书关于被告人李杰以每克285元价格贩卖给高某丙35克冰毒的指控,经查,关于本起交易毒品的数量,被告人李杰的供述与吸毒人员高某丙的证言不一致,起诉书依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确定35克冰毒为毒品交易数量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关于毒品交易的价格,现有证据可以证实被告人李杰给高某丙35克冰毒后,高某丙向李杰银行卡内打入10000元的事实,至于本起毒品交易的具体价格不影响贩毒事实的认定,但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李杰以每克285元价格贩卖毒品无其他证据证明,不予认定。
关于被告人李杰的辩护人“李杰仅是为了取回被扣车辆才将毒品交给高某丙保管,不属于出卖行为,认定李杰贩卖行为的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杰的供述与证人高某丙的证言均相互印证,被告人李杰交付高某丙35克冰毒与高某丙向李杰银行账户内支付1万元确系毒资,其行为应认定为贩卖毒品。至于交易目的不影响贩毒事实的认定,故该辩护意见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人李杰辩护人“从繁峙购买50克冰毒、麻古100粒的行为应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且有未遂情节”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杰多次贩卖毒品,其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应依法认定为贩毒的数量,辩护人关于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性的意见于法无据,不予支持;该50克毒品被公安机关查获后,经鉴定,未检出甲基苯丙胺,对于现有证据证实其从繁峙购买假毒品的情况并不知情,故可认定为犯罪未遂,故辩护人该意见酌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李杰的辩护人“被告人李杰因为涉嫌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主动交待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构成自首。被告人李杰主观恶性小,认罪态度好,依法应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杰因涉嫌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当场从其身上发现随身携带的毒品,在事实面前其交待了贩卖毒品的事实,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自首情节,故该辩护意见不予支持。被告人李杰能够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认罪态度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相关意见予以采信。
关于被告人杨有为辩护人“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第四次帮助贩卖毒品中有未遂情节,可以比照即遂从轻或减轻处罚。杨有为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其认罪态度好,有一定悔罪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较小,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杨有为受高喜平的指使,帮助高喜平贩卖毒品,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从属地位,系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有为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高喜平,是立功,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相符,予以采信,并在量刑时综合予以裁量。
关于被告人高喜平辩护人“公诉机关指控高喜平通过杨有为贩卖给李杰30克毒品证据不足,仅有同案被告人的供述,且供述中矛盾重重,没有毒品、毒资来源,没有被告人供述、贩卖时间、来往太原证据、通讯记录等证据相印证,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的意见,经查,公安机关抓获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在抓获李杰后,通过李杰抓获杨有为,二人在公安机关多次供述均指认高喜平贩卖毒品,且可排除存在诱供、串供情形,庭审中被告人杨有为、李杰当庭供述可以证实高喜平通过杨有为三次向李杰贩卖30克冰毒的事实,故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信;关于辩护人“公诉机关指控李杰2013年被告人高喜平在山西省繁峙县以每克270元的价格贩卖给李杰50克冰毒、以每粒50元的价格贩卖给李杰100粒麻古。后李杰因冰毒质量问题要求换货。同年5月13日,被告人高喜平将与杰调换的50克冰毒送到杨有为租住处证据不足,不能认定”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杰归案后,即明确供述了被查获假毒品系向高喜平购买,并准备找高喜平安排的杨有为换货,并带领公安人员抓获杨有为。杨有为归案后,亦明确供述高喜平向李杰贩卖毒品的事实。当公安人员通过杨有为联系高喜平在约定地点实施抓捕时,高喜平驾车逃跑,对此,高喜平辩称“以为是李杰带人抢车”,经查,杨有为在公安机关安排下是以“李杰已将欠高的2万元还了,要求下来送车的理由”约高喜平来太原的,故高喜平驾车到达约定地点就是还车,不存在李杰抢车的事实,其驾车逃跑的原因应系明知公安员对其实施抓捕而为,故其相关辩解理由不符合常理,不予认定。被告人杨有为当庭供述能够合理解释其在公安机关所交待贩卖毒品的时间矛盾之处,可以排除合理怀疑,故辩护人无罪的意见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杰犯运输、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15日起至2028年5月14日止。)
二、被告人高喜平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1月16日起至2028年11月15日止。)
三、被告人杨有为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二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15日起至2020年5月14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胡伯韬
审 判 员  侯宝柱
代理审判员  朱万君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栗 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