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怎么办?怎样才能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

时间:2020-04-20 18:28:18| 专长:| 来源:律师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私家车保有量越来越多,每年发生的的交通事故案件数量也在不断增长。交通事故发生以后,许多车主常常为各方责任问题争执不休,那么,如果我们对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不服怎么办?如果没有申请复核或者复核结果维持了事故责任认定,还有机会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吗?本律师就亲身承办案例结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解读。
  一、不服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怎么办?
  公安部发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51条规定:“当事人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有异议的,可以自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出书面复核申请。复核申请应当载明复核请求及其理由和主要证据。”那么,是否对所有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都可以申请复核呢?
  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分为两类:一类是按照简易程序制作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另一类是按照一般程序制作的,按照简易程序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会用括号特别标注“(简易程序)”字样。上述《程序规定》第15条规定:“对仅造成人员轻微伤或者具有本规定第八条第一款第二项至第八项规定情形之一的财产损失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处理,但是有交通肇事犯罪嫌疑的除外。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
  上述《程序规定》第52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复核申请不予受理,并书面通知当事人:……(三)适用简易程序处理的道路交通事故”。因此,如果事故责任认定书是按简易程序制作的,复核申请是不会被受理的。另外,本律师要提醒的是:即使是申请了复核,上一级交警部门复核结果改变原事故责任认定的情况也非常少(按照程序是责令原办案单位重新调查、认定),绝大部分都是维持原认定。
  二、怎样才能推翻原事故责任认定书?
  如果当事人对事故责任认定不服但没有及时申请复核,或者申请了复核但上一级交警部门仍然维持了原认定,建议及时咨询律师,并搜集、固定相关证据,在法院诉讼阶段来尽可能改变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在交通事故案件诉讼中仅仅只是一份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7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本律师结合亲身承办或参与的案例予以解读。
  案例一:2014年12月20日傍晚,江某驾驶“皖N*****”牵引车及“皖N****挂”半挂车,运载一台大型变压器行驶至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龙蟠镇时,因车载变压器超高,变压器挂上场镇公路上方由中国电信嘉陵分公司架设的电信光缆线,造成变压器、光电缆线受损的交通事故,同时由于光电缆线拉扯房屋,还造成贾某等八户居民的房屋受损,交警部门认定驾驶人江某负本次事故全部责任。后因未能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贾某等人将江某、太平洋保险六安支公司、中国电信嘉陵分公司等起诉至嘉陵区人民法院。
  本律师接受太平洋保险六安支公司委托后,积极准备应诉,仔细审查案件证据材料,发现一个关键性问题: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勘察,测量了事故车辆和装载变压器的高度,从地面至变压器顶部的高度为4.6米,确实超过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54条规定的4米标准。但有没有相关标准规定光电缆线的架设高度应该达到多少呢?经过多方检索,本律师查询到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通信线路工程设计规范》,其中强制性规定了“架空光电缆线在横跨公路时,最低缆线至路面的高度至少为5.5米”,江某驾驶的车辆高度4.6米就挂到了电信公司架设的光电缆线,说明当时光电缆线的高度是低于4.6米的。因此,本律师在诉讼中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中国电信嘉陵分公司架设的光电缆线高度不符合国家强制标准,应当承担本次事故50%的责任!一审法院未支持本观点,本律师代理太平洋保险公司上诉至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得到二审法院支持,改判中国电信嘉陵分公司承担了30%的事故责任,成功的为太平洋保险公司减少了大量损失。
  案例索引:(2017)川13民终3185号。
  案例二:南充市高坪区境内的X152线高坪至阙家段公路因常年超负荷使用,年久失修,道路坑洼不平。2014年10月3日,袁某甲乘坐袁某乙驾驶的“川R5***3”号大型普通客车从阙家往高坪方向行驶至兰天化工外时,因道路坑洼不平,导致车辆上下颠簸,造成车内乘客袁某甲跌倒受伤,交警部门认定驾驶人袁某乙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因未能就赔偿问题协商一致,袁某甲将袁某乙、南运集团高坪分公司、太平洋保险南充支公司起诉至高坪区人民法院。
  事务所接受太平洋保险公司委托后,认为南充市公路管理局直属二分局作为案涉道路的法定管护单位,没有尽到维护保养的职责,具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责任,于是在诉讼中申请追加公路二分局作为被告并承担责任。但一审法院并没有支持该意见,太平洋保险公司上诉至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认为:《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16条规定: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承担赔偿责任,除非其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本次事故的发生与道路坑洼不平,致车辆上下颠簸造成袁某甲受伤具有一定因果关系,公路二分局虽提出了多次向上级请示对案涉路段进行整治的抗辩意见,但一直未采取积极、彻底的整治措施,怠于管理和维护道路,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二审法院改判公路二分局承担了20%的赔偿责任。令人欣慰的是,该案判决以后,阙家至高坪段公路很快得到了彻底的改造,法院的公正判决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果。
  案例索引:(2015)南中法民终字第2155号。
  综上所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是处理交通事故、制作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唯一法定行政单位,其制作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具有较强的证明力,人民法院一般都会采信其证明力;但划分事故责任的交警也不能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比如案例一,处理事故的交警就不一定知道国家标准关于光电缆线的架设高度应该是多少,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就不一定是正确的。如果当事人确有证据证明责任划分错误,应当第一时间咨询律师,及时搜集、固定证据,通过法院诉讼来尽可能改变事故责任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