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兆红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万兆红律师
(山东泰安)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新泰市杏山路210号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wanzhaohong/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观点

转包合同无效,工程造价是鉴定价格?

时间:2017.01.10  作者:  来源:

 案情简介: 2003年10月14日,建安十分公司与开发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建安十分公司承建涉案工程。建安十分公司将工程转包给工程处,工程处又将工程交由韩还师负责施工。嗣后,工程处就工程款支付的问题以建安公司、建安十分公司为被告、开发公司为第三人提起诉讼。诉中因工程处没有施工资质,其所签内部合同被确认无效,但鉴定结论的工程价款高于合法有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约定的结算方式,此时,双方当事人又无法协商一致达成新的结算合意,结算依据应如何确定。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工程的工程价款应该如何确定。综合本案案情,结合相关法律规定,本案应当参照《工程施工协议书》的约定结算工程价款。首先,建安十分公司与工程处签订的《工程施工协议书》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2003年10月14日,建安十分公司与开发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建将军小区12#住宅楼工程,其随后将工程转包给工程处,工程处又将工程交由韩还师负责施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建安十分公司与工程处将工程非法转包的行为违反上述规定,《工程施工协议书》为无效协议。对此建安十分公司以及工程处均有过错,均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次,本案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有法律依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可以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该规定确立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而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情形下,可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的折价补偿原则。从本案建设工程实际履行情况来看,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如果采取鉴定结论2的结算方式,会造成无效合同比有效合同的工程价款还高,这不仅超出了当事人签订合同时的预期,也会导致合同当事人反而因无效合同获得额外利益。因此,除非双方当事人另行协商一致达成新的结算合意,否则,均应当参照合同约定进行结算。再次,本案工程项目未有重大设计变更,因此不存在据实结算的基础。第一,2003年11月3日,开发公司及设计单位山东恒信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就出具了《关于高墙王将军住宅小区9#、12#楼施工图设计的变更说明》,载明“12#楼套用10#住宅楼图纸”,实际施工人韩还师于2003年11月8日与工程处签订《工程施工协议》,且其本人在上述变更说明上写明于“2003年11月25日收到”,而涉案工程于2003年11月30日才开工。由此说明,12#楼套用的是10#图纸施工,且工程处、韩还师对此是明知的。第二,开发公司于2012年12月6日出具的《证明》以及其在一审庭审中的陈述,均证明12#楼与10#楼设计相同共用一套图纸,并无从12#楼设计图纸变更为10#楼设计图纸的颠覆性变更。第三,工程处虽然主张原合同施工图纸作了重大设计变更,但一直未提交证据证明。另外,建安十分公司与开发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第一条“工程内容”已经明确为“阁楼独立户”,而工程处与建安十分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协议书》又约定工程承包范围等所规定的条款均执行建安十分公司与开发公司所签订的施工合同。由此可知,所谓“阁楼改为独立户”在双方合同中早已约定,不能视为重大设计变更。第四,本院再审期间,调查了恒信建筑设计公司,该公司亦证实12#楼套用10#住宅楼图纸,12#楼阁楼从面积的改造上看,根本不构成重大设计变更。通过上述证据足以认定,涉案工程项目未进行重大设计变更,据实结算工程价款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最后,本案参照合同结算工程价款较为公平。建安十分公司、工程处只是名义施工人而非实际施工人,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是韩还师。建安十分公司与开发公司结算后扣除总造价9%作为其收益,其余款项均支付给工程处;工程处将相应款项支付给韩还师。建安十分公司与工程处只是收取固定利益,不承担任何经营风险。经山东正义会计师事务所审核,认定涉案工程总造价为5322404.47元,建安十分公司与开发公司对此均予认可。如果本案采纳鉴定结论2的工程造价为7521255.36元,则作为转包方的建安十分公司不仅不能获得固定收益,反而要补差额200余万元。故此,按照鉴定结论1结算工程款较为符合本案客观情况,且无显失公平之处,应予采纳。此外,工程处申请再审称收料单中徐禄德的签字系伪造,且徐禄德并非是工程处工作人员。但是,工程处虽主张相关单据系伪造,却从未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并且,在苑功亮诉徐禄德、建安十分公司、工程处买卖钢材货款纠纷一案中,济南中院作出的(2005)济民二终字第212号民事判决认定,徐禄德给苑功亮出具的欠条落款为徐禄德,并加盖有工程处三处的公章。因此,工程处主张徐禄德不是其工作人员缺乏事实依据,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同时原一审判决有关建安十分公司已付款数额的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凿,工程处并无新的证据予以推翻,故对工程处提出的其它主张均不予支持。实务观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条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没有施工资质进行施工作业违反了该司法解释第1条规定而导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只要施工质量合格,就可以依据上述解释第2条规定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诉讼过程中,往往因工程造价无法确定而申请工程造价鉴定,那么,如果该工程造价鉴定结果高于原合同约定的价格,应否得到法院支持?我们认为,因施工资质欠缺,法院一般不会支持管理费、税费及其他利润的收取,这样一来实际得到的工程款是要比合同约定的款额低的。所以,转包合同无效,工程造价鉴定结果一般不得高于原合同约定的价格。上述判例中也明确,从本案建设工程实际履行情况来看,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如果采取鉴定结论的结算方式,会造成无效合同比有效合同的工程价款还高,这不仅超出了当事人签订合同时的预期,也会导致合同当事人反而因无效合同获得额外利益。这不仅有违建筑法的立法精神,而且不利于整个建筑工程行业的规范管理。因此,转包合同无效,工程造价鉴定结果一般不得高于原合同约定的价格,除非双方当事人另行协商一致达成新的结算合意,否则,均应当参照合同约定进行结算。案例索引:  (2013)民提字第59号济南市历城区建筑安装工程公司、济南市历下区城乡基础建设工程处与济南市历城区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第十分公司、济南市历城区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