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刘刚律师律师 > 刘刚律师律师成功案例 > 经典案例:撤销显失公平的百万合同

经典案例:撤销显失公平的百万合同

来源: 刘刚律师律师 时间:2018-10-19
正文

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1803民初729号

原告:鲁某,男,汉族,住湖北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刚,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谢某,女,汉族,住四川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四川融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鲁某诉被告谢静撤销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6年9月14日、2016年10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鲁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刚,被告谢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波,证人谭泽兵、董炯、吕正云、曹仁志、欧汝宽、魏存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鲁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撤销原告与被告之间于2015年10月10日签订的《债务分割协议书》;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被告谢静隐瞒自己近40岁的真实年龄和婚姻情况(丈夫下落不明但婚姻关系未解除)诱骗原告仅有25岁的儿子鲁某2与之谈恋爱,二人恋爱期间,原告虽多次对被告身份及年龄表示过怀疑,但因其子鲁某2涉世不深未提前调查了解同时加之被告刻意隐瞒,原告及鲁某2的母亲还是被被告所欺骗,最终同意了二人的结婚请求。结婚获得同意后,原告催促被告与鲁某2尽快拿结婚证,被告以各种理由推脱,原告也没有过分追究,被告与鲁某2遂于2014年举行了婚礼,但从始至终未到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二人在名山生活,被告于2014年12月22日生下了儿子鲁平川。结婚后被告的本性逐渐暴露,利用鲁某2的无知和善良骗取钱财并且多次对鲁某2进行辱骂、人格侮辱,最终导致鲁某2于2015年10月6日晚不明不白地死在名山。原告接到噩耗后,对此不肯相信,带着亲属于2015年10月7日赶到名山,见到鲁某2的遗体后,失去独子的痛苦使原告心如刀绞,就在原告处理鲁某2后事的时候,被告组织了名山数十人强行包围原告几天几夜,让原告睡不好、吃不好,原告方的人虽报警,但名山蒙阳派出所警察说当天有人报过警,所以未登记备案也没有采取实质行为进行制止,在这种情况下,2015年10月9日鲁某2遗体火化的时候,原告因脱不开身未能参加,直到2015年10月10日当天,鲁某2的骨灰要在湖北松滋下葬,原告想着送儿子一程,在人身自由受到约束及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被迫与被告谢静签订了显失公平的《债务分割协议书》以取得人身自由能赶回去参加儿子的葬礼。协议签订后,原告立即赶往湖北松滋,但最终也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使原告遗憾痛苦至今。被告自始至终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隐瞒年龄、婚姻等情况接近原告的儿子,骗取钱财。原告的儿子死亡后,又趁人之危迫使原告在违背真实意愿的情况下签订了显失公平的《债务分割协议书》,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依法向法院起诉,盼判如所请。

被告谢静辩称:1、原告陈述被告隐瞒已婚,而且婚姻关系存续的事实,骗取儿子鲁某2的感情,与其恋爱,这是不负责任的虚构,与事实不符。被告第一次婚姻是在2011年6月9日就通过民政部门办理了合法的离婚手续,对其进行了解除,是在雨城区婚姻登记处办理的离婚登记,被告从法律角度解除了第一次婚姻,才与原告儿子鲁某2进行恋爱和交往,所以不存在被告方欺骗鲁某2并隐瞒已婚事实的问题,且当时恋爱的时候,双方都没有婚姻关系,是自由恋爱,都是单身,符合法律规定;2、原告儿子鲁某2一直接受原告的安排,作为家庭企业生产经营的重要代言人、代理人常驻名山,这一点在另外一个案件中是已经查明的事实,原告鲁某是做茶叶生意的,其儿子鲁某2长期在名山为其收购茶叶,将茶叶直接发给远在湖北的原告鲁某,鲁某2在帮原告收购茶叶时还欠几百万的茶款,鲁某来处理鲁某2的后事的时候,还带了财务人员来,核实了还有105万元茶叶款没有支付,鲁某2既然死亡,这笔款自然应该由原告鲁某来支付,在此情况下,原告才与被告签订了一份债务分割协议,双方以协议方式对鲁某2欠的茶叶款债务进行了一个分割。鲁某2买的茶叶都发给了原告,因此原被告双方进行了核账对账,并由原告联系了四川正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曹仁志为他们起草了债务分割协议;3、债务分割协议是由曹仁志律师在其律师事务所代原告起草,由原被告确认无误后签字的,整个过程,在曹律师的办公室,没有其他第三人在场,只有被告谢静在场,且曹律师是原告方联系的律师,所以在整个协议的代起草及签订过程中,没有人受到任何形式的暴力威胁或言语威胁或其他方式威胁,不存在违背自身意愿签订,签订过程是在心平气和的气氛中,自愿签订的,因此原告要求撤销合同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确认该协议的真实性。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出示的《债务分割协议书》,被告认可真实性,且与本案具有直接关联性,予以采信;原告出示的书面证人证言及录音材料,属于证人证言范围,因证人未到庭作证,且其证言内容与本案无直接关联性,不作为本案的证据采信;原告申请出庭作证的五位证人,其证言内容,均不能直接证实《债务分割协议书》协商形成过程,且均不是签订该协议的在场人员,故与本案不具有直接关联性,不作为本案的证据采信;被告出示的结婚证,离婚证,原告对真实性没有异议,予以采信;被告申请出庭的证人,系《债务分割协议书》的起草人,与双方当事人均无利害关系,并证实该协议书系双方自愿签订,其证言能直接证明《债务分割协议书》的具体协商形成过程,与本案具有直接关联性,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0月10日,鲁某(甲方)与谢静(乙方)签订《债务分割协议书》一份,协议载明:乙方与甲方的儿子鲁某2谈恋爱非婚同居期间,于2014年12月22日在雅安市第二医院生育儿子,取名鲁平川。现因鲁某2意外死亡,留下许多债权债务,现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就债权债务分割问题达成以下协议条款:一、甲方自愿承担105万元债务,由甲方负责核实后偿还债权人,其余债务由乙方承担;二、外面的债权(应收款)由乙方收取,归乙方所有;三、谢静与鲁某2无其它共同财产分割,鲁某2也无其它遗产继承;四、此协议一式两份,双方签字生效,双方各持一份。上述协议系在四川正量律师事务所办公室签订,由该所曹仁志律师听取双方意见后起草,经双方确认后签字。

另查明:鲁某之子鲁某2于2015年10月6日死亡,2015年10月9日在雅安市雨城区殡仪馆火化。2011年6月9日,谢静与龙正元办理离婚登记手续。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原告以双方签订的《债务分割协议书》存在显失公平、胁迫为由,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但从《债务分割协议书》的内容来看,该协议书系处理原告鲁某之子鲁某2意外死亡后遗留的债权债务问题,对于该债权债务,由原、被告之间自行核实并协商处理,该协议书的当事人并未涉及第三方,并不直接涉及第三方的利益问题,仅是原、被告双方的债权债务分割问题,双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清楚签订该协议书后相应的法律后果。原告陈述协议书内容显失公平,系对该协议内容反悔,其没有正当理由,本院不予采纳该意见;原告陈述在签订协议书之前,受他人胁迫,与本案没有关联性,系另一案件中涉及的问题,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在签订协议书时,被告采取了胁迫等手段迫使原告签订,对原告的该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故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诉讼主张,对其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鲁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00元,由原告鲁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叶正刚

人民陪审员  郑万宇

人民陪审员  陈 琼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日

书 记 员  何 谐

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18民终145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鲁某1,男,汉族,住湖北省松滋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刚,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毕奎,湖北联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谢某,女,汉族,住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四川融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鲁某1因与被上诉人谢某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人民法院(2016)川1803民初7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鲁某1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错误地认为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的15个茶商的录音证据、14个证人出具的书面证人证言以及5位出庭作证的在场证人的证言与本案均不具有关联性,对这些证明本案事实的所有关键证据全部不予采纳,从而导致不能真实地还原案件的前后经过及前因后果,事实认定不清。本案中,关于胁迫行为的理解和认定上,一审法院存在诸多错误的地方,从而导致认定事实出现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进而作出错误的判决。

谢某辩称,因为上诉人在一审当中查明包括上诉人在一审申请的证人证实的,上诉人是长期从事茶叶采购的厂家,经手人又是其儿子鲁某2以及准媳妇谢某,双方虽然没有办理结婚手续,但是同居在一起,并且生了儿子。鲁某2是在名山作为经手人在采购茶叶,款项也是由上诉人打给鲁某2和谢某支付。本案诉争的105万元,是上诉人来处理儿子丧事后与谢某进行核实后确定的债务,是属于家庭经营,对外是鲁某2和谢某经手,这个钱是上诉人经营茶叶对外差的钱。当时结算债务的时候是把所有商家喊到场,并且把原始单据拿出来,是在茶叶市场双方心平气和核实出来的,不存在杜撰债务的问题,当谢某和上诉人以及名山的商家心平气和对账之后,上诉人不放心,由上诉人找的曹某1律师起草的债务分割协议书,有二个细节,曹某1律师也出庭作证,联系律师是上诉人找人联系的律师起草的协议,起草协议过程中,被上诉人没有对上诉人进行过人身攻击、语言威胁,该协议的签订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茶叶都是在湖北批发销售,被上诉人和鲁某2是在代表上诉人在名山的经办人而已。该协议真实合法有效。债务分割协��涉及的钱本身就要上诉人承担给付义务。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鲁某1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鲁某1与谢某之间于2015年10月10日签订的《债务分割协议书》。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0月10日,鲁某1(甲方)与谢某(乙方)签订《债务分割协议书》一份,协议载明:乙方与甲方的儿子鲁某2谈恋爱非婚同居期间,于2014年12月22日雅安市第二医院生育儿子,取名曹某2。现因鲁某2意外死亡,留下许多债权债务,现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就债权债务分割问题达成以下协议条款:一、甲方自愿承担105万元债务,由甲方负责核实后偿还债权人,其余债务由乙方承担;二、外面的债权(应收款)由乙方收取,归乙方所有;三、谢某与鲁某2无其它共同财产分割,鲁某2也无其它遗产继承;四、此协议一式两份,双方签字生效,双方各持一份。上述协议系在四川正量律师事务所办公室签订,由该所曹某1律师听取双方意见后起草,经双方确认后签字。

另查明:鲁某1之子鲁某2于2015年10月6日死亡,2015年10月9日在雅安市雨城区殡仪馆火化。2011年6月9日,谢某与龙正元办理离婚登记手续(离婚证字号L511802-2011-000522)。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中,鲁某1以双方签订的《债务分割协议书》存在显失公平、胁迫为由,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但从《债务分割协议书》的内容来看,该协议书系处理鲁某1之子鲁某2意外死亡后遗留的债权债务问题,对于该债权债务,由双方之间自行核实并协商处理,该协议书的当事人并未涉及第三方,并不直接涉及第三方的利益问题,仅是双方的债权债务分割问题,双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清��签订该协议书后相应的法律后果。鲁某1陈述协议书内容显失公平,系对该协议内容反悔,其没有正当理由,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该意见;鲁某1陈述在签订协议书之前,受他人胁迫,与本案没有关联性,系另一案件中涉及的问题,鲁某1也没有证据证明在签订协议书时,谢某采取了胁迫等手段迫使鲁某1签订,对鲁某1的该意见,一审法院亦不予采纳。故鲁某1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诉讼主张,对其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鲁某1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00元,由鲁某1负担。

二审中,鲁某1围绕上诉请求提交了证据。谢某发表质证意见认为,工商信息登记表、茶城在另案中提交的账本,不属于二审新的证据。对司法���的回函、司法局立案通知书以及司法局对鲁某1的调查笔录以及曹某2的声明,不能认定曹某1律师在一审出庭做了虚假陈述,曹某1律师出庭的陈述都是客观陈述,并且司法局对该事情没有一个结论,这些证据都不能证明上诉阐述的曹某1律师在一审中做了虚假陈述。关于声明,与本案无关,本案是争议的是在签订协议时有无存在上诉人所讲胁迫、违背自愿的事实。本院认为,鲁某1提交的《名山县正源茶庄》、《名山县正源茶厂》的工商登记信息、账本、《应付账款(谢某)》、《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账户明细查询》、《投诉处理告知书》、《名山区司法局行政投诉案件受理通知书》、《名山区司法局行政投诉案件调查(询问)笔录》、《郑重声明》等证据材料,与本案无直接关系,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对于证人证言中,能够证明有胁迫事实的证言,予以综合采信。

二审中查明:2015年10月7日,鲁某1到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办理其子鲁某2丧事。10月9日上午,名山区本地数十名茶叶经销商找到鲁某1,以鲁某2生前和谢某曾向这些商家购买过茶叶,尚未付清茶叶款为由,向鲁某1索要茶叶款。期间,谢某曾在现场。随后,数十名茶叶经销商以阻止鲁某1离开、休息的方式要求鲁某1解决此事,最终致鲁某1未能参与鲁某2遗体火化。直至10月10日,鲁某1在身体及精神遭受痛苦压力的情形下,与谢某签订《债务分割协议书》。同日,鲁某1向数十名茶叶经销商出具书面《茶叶欠款》的欠条。

另查明,鲁某1曾与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部分茶叶经销商有过交易。

一审查明的其它案件事实与二审查明的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鲁某1在到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处理其子鲁��2丧事期间,因为鲁某2生前与同居女友谢某经销茶叶尚有茶叶款未给付,数十名茶商便采取不许鲁某1离开、不能休息的方式,要求鲁某1允诺给付茶叶款,以致于鲁某1在承受丧子之痛的同时,未能在鲁某2的遗体火化之时,与其见上最后一面,有悖人伦。此状态从2015年10月9日上午九时许,持续到次日午时,倍受身体煎熬和精神打击的情况下,鲁某1被迫与谢某签订《债务分割协议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的规定,本院认定该《债务分割协议书》符合撤销的情形。

综上,鲁某1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应当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人民法院(2016)川1803民初729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上诉人鲁某1与被上诉人谢某于2015年10月10日签订的《债务分割协议书》。

一审案件受理费4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共计800元,由被上诉人谢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汤玉

审 判 员  邢毅

代理审判员  邓飞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赵楷

分享到

上一篇:撤销一审判决

下一篇:没有了

刘刚
刘刚律师

诚第3

  • 合同纠纷
  • 刑事辩护

执业证号:14201201310372543

武汉 | 湖北国涵律师事务所

9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85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