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某、郭某甲与李某某监护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3-20 10:11:35| 专长:婚姻家庭| 来源:毋红卫律师

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焦民二终字第0027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赵某,女,1954年12月26日生,住焦作市山阳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某甲,男,1956年6月4日生,系赵某之夫。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毋红卫,河南华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某,女,1985年5月6日生,住焦作市山阳区。

上诉人赵某、郭某甲与被上诉人李某某监护权纠纷一案,山阳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11日作出的(2014)山民二初字第00033号民事判决。赵某、郭某甲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赵某、郭某甲及委托代理人毋红卫、被上诉人李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李某某与被告赵某、郭某甲之子郭鹏系夫妻关系,郭鹏与原告李某某2009年6月25日婚一子郭某乙。2010年郭鹏去外地打工,同年5月,因原告与二被告在家发生矛盾,原告去外地找郭鹏并在外地与郭鹏共同生活,郭某乙一直由二被告照顾,2012年3、4月份,原告与郭鹏从外地回来后未再去外地打工,2012年5月起原告及郭鹏从二被告家搬出,不再与二被告在一起生活。2012年5月1日至2012年6月10日,郭某乙随原告和郭鹏共同生活四十天,之后,郭某乙便被带到二被告家,2012年7月原告曾去二被告家接孩子,因为原告接孩子的方式二被告与原告双方产生矛盾,原告未能带走郭某乙。后因二被告不让原告带走郭某乙,郭某乙一直随二被告生活。在郭某乙随二被告生活期间,因原告去幼儿园看郭某乙,二被告与原告几次发生矛盾。在原告看郭某乙时因双方的矛盾尖锐曾导致报警及110出警。2013年7月份以后因二被告不让原告见郭某乙,原告到山阳区妇联和新城办事处恩华社区反映问题,两个部门经过调解无效。在此期间,原告仅见过郭某乙不到十次。2014年2月14日郭鹏到二被告家带孩子玩时在未告诉二被告的情况下将郭某乙带走离开二被告家,2014年2月19日被告郭某甲到原告和郭鹏家的楼下,在原告和郭鹏不同意的情况下将郭某乙带走,且二被告至今不同意原告及郭鹏将郭某乙接走随原告和郭鹏共同生活。

原审法院认为,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在未成年人的父母没有监护能力的情况下,祖父母才能担任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原告作为郭某乙的母亲,在郭某乙不到一岁时与二被告发生矛盾将郭某乙丢给二被告去外地,对郭某乙未能履行应履行的监护责任,做法不当,二被告在此期间对郭某乙付出很多,对此原告应该知道感激,并妥善缓和与二被告的矛盾,但至今双方不能缓和矛盾,对此双方都有一定过错,但二被告不能因此剥夺原告的监护权,使原告长期与其儿子郭某乙脱离监护关系,否则构成对原告监护权的侵犯。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犯原告监护权的行为,将郭某乙交由原告抚养,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鉴于原被告之间存在特定的家庭关系,二被告对郭某乙付出了较多的抚养义务,且原告与二被告之子的婚姻关系尚可,为不使双方产生更大的矛盾,对原告要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判决,一、被告赵某、郭某甲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应停止侵犯原告李某某监护权的行为,将郭某乙交由原告李某某抚养;二、驳回原告李某某的其它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00元,由原告承担50元,由二被告共同承担承担50元。

上诉人赵某、郭某甲上诉称,1、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被上诉人嫌弃孩子郭某乙,不想自己在家带孩子,无故将孩子丢在家中,当时孩子才11个月,后孩子一直由被上诉人照顾。2012年7月是上诉人主动打电话要被上诉人来家里接孩子,因为之前孩子有病住院,上诉人也多次给被上诉人打电话让其来医院看孩子,被上诉人只去医院一次,上诉人与其一起回家照看孩子。孩子出院后,上诉人主动打电话让被上诉人来家里接孩子,但被上诉人来家后,孩子见到被上诉人哭得十分厉害,后来得知是因为,被上诉人带孩子生活的四十多天内,对孩子经常进行打骂,精神极度不正常,导致孩子见到被上诉人就十分恐惧,哭闹不休,孩子已经得了忧郁症,幼儿园老师建议对孩子进行关爱和心理疏导。因此是孩子不跟被上诉人走,不是上诉人不让被上诉人带走。第二天2012年7月21日,被上诉人又到上诉人家门口大吵大闹了四、五个小时要求与郭鹏离婚,离婚条件是以后不要孩子。郭鹏同意离婚但在与被上诉人去民政局的路上又打一架,未离成婚。2012年7月22日,被上诉人的母亲打电话让被上诉人去她们家,说被上诉人精神病发作,在家闹了一夜。当天上诉人去被上诉人家时,听其邻居说,被上诉人高中时就有精神病,因此休学在家。以后,被上诉人多次以孩子名义闹事,但被上诉人并不是真正想抚养孩子,而是因为其精神不正常,无故找事闹事。2、被上诉人患有精神病,属于无行为能力人,没有监护孩子的能力和资格。一身庭审中,上诉人提出申请,要求对被上诉人进行精神病鉴定,但法院违法不接受上诉人的鉴定申请,导致误判。根据庭审的事实,被上诉人的许多行为都表示其行为的不正常,因此,对被上诉人进行司法鉴定尤为重要。如果把孩子判给一个精神病患者,会给孩子造成多大的伤害。现上诉再次要求二审法院对被上诉人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3、孩子郭某乙从11个月开始就跟上诉人一起生活,被上诉人因自己私利一直对孩子不管不问,孩子与上诉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不愿与上诉人分开。相反,孩子对被上诉人没有任何感情,因为被上诉人多次打骂孩子及几次精神病发作,导致孩子对被上诉人产生恐惧心理,孩子不愿随其生活。请求:撤销原判,依法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李某某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正确。

根据当事人的上诉请求和答辩理由,本院归纳的争议焦点为:一审判决赵某、郭某甲停止侵犯李某某监护权的行为、将郭某乙交由李某某抚养是否正确。

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赵某、郭某甲认为,上诉人并未侵犯被上诉人监护权,郭某乙在11个月时被父母亲丢在家中,由上诉人抚养至两三周岁,父母不能尽到监护义务的,有监护义务的有权进行抚养。被上诉人的监护能力不能,最高院民法通则若干问题11条规定。被上诉人在一审中仅仅提供房产证明没有提供收入证明,被上诉人不能证明其经济条件达到抚养郭某乙,被上诉人没有尽到监护职责。被上诉人李某某认为,我们没有离婚,孩子是我们的。父母是孩子的监护人。

经本院审理查明事实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作为郭某乙的母亲,李某某是郭某乙的监护人,原审判决将郭某乙交由李某某抚养正确。赵某、郭某甲要求对郭某乙行使监护权,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不予支持。赵某、郭某甲及李某某,应当摒弃前嫌,多为孩子着想,以保障未成年人健康快乐成长。故赵某、郭某甲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赵某、郭某甲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军

审 判 员  席东彦

代理审判员  王 芳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崔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