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带人事故

时间:2019-01-09 00:06:58|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王鑫律师

洛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洛开民初字第449号

原告张某甲。

法定代理人李丽霞。

委托代理人王鑫,河南大进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翟快博,男,汉族,1994年3月3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梁超,洛阳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翟向前,男,汉族,1965年7月22日出生。系被告翟快博父亲。

委托代理人翟浩飞,河南达兴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李某甲。

被告张金环,女,汉族,1969年7月5日出生。系被告李某甲母亲。

被告李年良,男,汉族,1969年2月17日出生。系被告李某甲父亲,被告张金环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

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洛阳市西工区凯旋西路63号。

代表人蔡庄锋,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吉高智,公司工作人员。特别授权。

原告张某甲诉被告翟快博、翟向前、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华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理人李丽霞及其委托代理王鑫,被告翟快博及其委托代理人梁超,被告翟向前及其委托代理人翟浩飞,被告李某甲法定代理人及被告张某乙委托代理人即被告李某乙,被告华安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吉高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某甲诉称,2015年1月3日被告翟快博驾驶被告翟向前所有的豫C×××××号轻型普通货车,沿S318省道高新区延秋段由东向西行驶,遇被告李某甲驾驶无号牌轻便摩托车载原告及乘客杨晓蕾由西向东行驶至该处,两车前部相接触,造成被告李某甲、原告张某甲及乘客杨晓蕾受伤,两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后,原告被送至洛阳北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医院住院治疗,住院31天。2015年1月14日,洛阳市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对该事故认定,被告翟快博负事故主要责任,被告李某甲负事故次责任,原告不负事故责任。肇事豫C×××××号货车在被告华安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现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翟快博、翟向前、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赔偿原告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等共计94728.55元;2、被告华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对原告上述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翟快博、翟向前共同辩称,肇事货车投保有交强险,应该不区分赔偿范围。被告李某甲系未成年人,发生事故时有超载的责任,超出保险赔偿范围的部分,应当减轻我方相应的责任。住院期间给原告垫付了1420元,应当扣除。

被告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共同辩称,对于此次事故的发生,我们有一定的责任,但是原告的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义务,应自行承担一部分责任。

被告华安保险公司辩称,在被告翟快博有驾驶证的情况下,我们愿意在合理范围内赔偿。不承担诉讼费、鉴定费。

原告张某甲就其诉称提交如下证据,第一组证据,诊断证明书、出院证、门诊收据、住院病例、住院费收据、住院费用明细清单、证明医疗费共计10970.75元;第二组证据,洛阳市第五中学出具的证明,补课老师出具的证人证言及补课费收据。证明原告因伤造成的补课费损失;第三组证据,陪护证明,陪护人李丽霞、李香玲的停发工资证明、个人收入证明;第四组证据,交通费票据,证明交通费1200元;第五组证据,鉴定费发票,证明鉴定费700元;第六组证据,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伤残等级十级;第七组证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回执、事故发生地段证明,证明被告翟快博、李某甲分别负事故的主次责任;第八组证据,交强险保单、被告翟快博驾驶证复印件、被告翟向前行车证复印件,证明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第九组证据,被告李某甲及其监护人身份信息证明,证明被告李某甲系未成年人,其监护人即被告李某乙、张某乙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翟快博、翟向前对原告张某甲证据共同质证意见如下,第一组证据,诊断证明书、病例,真实性无异议,对2015年4月15日的收费票据、2015年8月12日CT费用票据不予认可。这两项费用与病例不一致,且发生在出院后5个月,关联性有异议。原告住院期间陪护是1人;第二组证据真实性有异议,证人没出庭,证人证言不予认可。补课收据等无法查证,不予认可;第三组证据真实性有异议,陪护证明与病例记载不一致,病例记载是陪护1人,原告受伤部位未进行手术,对护理人李丽霞的误工损失证明有异议,其请假时间与住院时间、交通事故发生时间不一致。对护理人李香玲的证明,没有提供该公司营业执照,劳动合同等证明,不能证明公司真实情况,及陪护人与公司的关系;第四组证据不予认可,交通费过高,请法院酌定;第五、六组证据无异议;第七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证明方向有异议。原告的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应减轻各被告的赔偿责任;第八、九组证据无异议。

被告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对原告张某甲证据质证意见同被告翟快博、翟向前质证意见。

被告华安保险公司对原告张某甲证据质证意见同被告翟快博、翟向前质证意见。补充质证意见:1、保险公司不承担鉴定费;2、交通费票据真实性有异议,请法院酌情处理。

被告翟快博、翟向前就其辩称提交收据四张,共计1420元。证明其向原告垫付1420元费用。

原告张某甲对被告翟快博、翟向前证据质证意见,只收到1300元。其他费用,被告可以自己去医院办理退费。

被告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华安保险公司对被告翟快博、翟向前提交证据无异议。

被告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华安保险公司无证据提交。

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3日,被告翟快博驾驶被告翟向前所有的豫C×××××号轻型普通货车沿S318省道由东向西行驶,遇被告李某甲无照驾驶无号牌二轮轻便摩托车载原告及案外人杨晓蕾沿S318省道由西向东行驶,豫C×××××号货车前部与摩托车前部相接触,致两车受损,原告与乘客杨晓蕾,及被告李某甲受伤。2015年1月14日,经洛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作出公交认字(2015)第020150103174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翟快博负事故主要责任,被告李某甲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及乘客杨晓蕾不负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当天,原告至洛阳北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开放性颅脑损伤,颌面部多发挫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等。原告住院31天,住院期间需陪护2人,支出医疗费9204.75元,被告已垫付1300元。2015年8月25日,河南科技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河科大司鉴中心(2015)临鉴字第215号《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伤残等级十级。原告支出鉴定费700元。原告系非农业户口居民。

本案肇事豫C×××××号货车在被告华安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本次交通事故被告李某甲亦同时向我院另案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

本院认为,洛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依法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翟快博负事故主要责任,被告李某甲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不负事故责任。该事故认定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且本案是由道路交通事故引起的侵权之诉,该事故认定书可以做为本案划分被告过错责任的依据。因被告李某甲在事故发生时仅年满15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被告李某乙、张某乙作为被告李某甲的父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应承担由被告李某甲过错造成的侵权责任。被告李某甲、李某乙、张某乙认为原告监护人未尽到监护义务,应承担部分责任的辩称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华安保险公司在对原告损失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后,被告翟快博承担原告损失的70%,被告李某乙、张某乙共同承担原告损失的30%。

原告医疗费9204.75元,属于实际支出,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出院检查费用,因未提交相关医嘱,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翟快博提交的押金条和收据,证据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主张的伙食补助费930元(30元×31天),未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本院予以支持。营养费为310元(10元×31天),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原告的护理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因原告提交的护理人员误工损失证据不充分,本院参照2015年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收入标准计算护理费为4836.33元(28472÷365天×31天×2人)。原告主张出院后的护理费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的交通费。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原告的交通费酌定为620元。

原告的精神抚慰金,依据原告的具体伤情酌定为5000元。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48782.9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鉴定费700元,属于实际支出,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主张的补课费、邮寄费,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9204.7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30元、营养费310元、护理费4836.33元、交通费620元、残疾赔偿金48782.9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共计69683.98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因本次交通事故还有一名伤者需赔偿,根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原告张某甲与被告李某甲(另案处理)损失比例为1:2。被告华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内支付原告医疗费3334元,在伤残赔偿限额内支付给原告残疾赔偿金44885元(已扣除被告华安保险公司应向被告李某甲支付部分),以上共计48219元。原告剩余的损失21464.98元,由被告翟快博应承担其中的70%即15025.48元,扣除被告翟向前已垫付的1300元,被告翟快博应再向原告赔偿13725.48元。被告李某乙、张某乙赔偿给原告6439.5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

一、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支付给原告张某甲医疗费3334元,残疾赔偿金44885元,共计48219元。

二、被告翟快博赔偿原告张某甲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鉴定费,共计13725.48元。

三、被告李某乙、张某乙赔偿原告张某甲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鉴定费,共计6439.5元。

四、以上给付内容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五、驳回原告张某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947元,鉴定费700元,共计1647元,由被告翟快博承担1152元,被告李某乙、张某乙承担4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一式十份,上诉于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