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中转让人证明转让金额有误,转让成立?

时间:2020-05-26 21:42:17| 专长:| 来源:王鑫律师

  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杨蕾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豫03民终601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登记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伊滨区科技大厦东塔楼8016室。
  法定代表人:尹陆海,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康振玺,系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鑫,河南大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蕾,女,1982年12月29日生,汉族,住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志光,河南永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五局城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杨蕾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洛阳市瀍河回族区人民法院(2019)豫0304民初9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0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十五局城建公司上诉请求:一、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查明事实后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二、本案诉讼费用等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与理由:1、杨蕾在一审提交的《对账确认书》中所加盖的所谓“上诉人印章”是虚假的印章,并不是上诉人公司印章。经上诉人原会计人员对《对账确认书》上印章进行比对,发现其上的印章与上诉人公司印章存在巨大差异。杨蕾及谷城县鑫山劳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山劳务公司)对该《对账确认书》上印章的来源并不能进行有效说明具体是谁加盖,更不能证明与上诉人印章一致。另外,鑫山劳务公司后来出具的说明,恰恰也印证了《对账确认书》上印章是虚假的,因为即使按照鑫山劳务公司的说法,该《对账确认书》所列金额也与事实是不符,《对账确认书》上公章显然是虚假的,上诉人的人员不会出具与事实如此严重不符的对账单的,即使有人出具,也是恶意串通行为。《对账确认书》上只有上诉人一方,没有另一方对账人的名称,不能确定另一方对账人是鑫山劳务公司,而且签章处没有经手人或负责人签名,收款人并非鑫山劳务公司而是个人。显然不具有正常对账单应有的要件。2、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欠鑫山劳务公司100691.2元钢筋劳务费与事实严重不符。100691.2元这个数据的来源是鑫山劳务公司出具的单方说明。事实上,鑫山劳务公司与上诉人并没有进行实际的对账确认欠款数额。据上诉人项目部人员核实,鑫山劳务公司并没有将合同约定范围的工程全部施工完毕,鑫山劳务公司对其所施工工程中出现的质量问题也没有进行维修。对鑫山劳务公司未施工工程和未维修工程进行核实后,上诉人根本不欠鑫山劳务公司任何款项。一审法院认定欠款10万多元与事实不符。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二审应予纠正或发回重审。
  杨蕾辩称,1、上诉人在一审中对于印章的真实性和对账确认书的真实性最终都是认可的。对于印章并没有申请鉴定。现上诉人以印章不是其所盖提出上诉是滥用诉权。2、关于一审判决的十万多元数字是上诉人自己向法庭提交的鑫山劳务公司的说明,作为上诉人的证据向一审法院进行了提交,一审法院依据该证据判决十万多元,现在上诉人又推翻自己在一审中所提供证据。3、上诉人关于债权转让纠纷总共有三个案件,上诉人在一审判决后,三个案件全部以相同的理由提出上诉,其中有两案件因为没有交纳上诉费,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按撤回上诉处理,另一案件的裁定书已经收到。综合这些事实可以表明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杨蕾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710601.2元及利息(按年利率6%,自2017年8月1日起计算至清偿之日);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原名称中铁十五局集团第七工程有限公司。2014年12月5日,十五局城建公司平顶山恒大名都二期工程项目经理部与鑫山劳务公司签订“劳务施工承包合同(钢筋)”,鑫山劳务公司出具委托书委托王宗桂为全权代理人。2014年12月8日,十五局城建公司平顶山恒大名都二期工程项目经理部与鑫山劳务公司签订“劳务施工承包合同(模板)”,承包“平顶山恒大名都二期14#楼、15#楼所有模板工程”,鑫山劳务公司出具委托书委托王天奎为全权代理人。2015年11月25日-2017年1月25日,被告付给鑫山劳务公司钢筋加工劳务费1257896.8元。2017年7月31日,被告十五局城建公司在案外人鑫山劳务公司发给的对账确认书确认栏“经核对,上述账目准确无误,我单位予以确认”下方加盖了财务专用章,该对账确认书主文部分写明,“贵公司与我公司签订的合同,我公司保质保量已于2016年底交付并撤场,2017年1月已和公司完成对账。贵司尚欠我方工程款及质保金共计710601.2元”;“截止2017年7月31日,贵公司尚未支付任何款项”。2019年5月27日,原告杨蕾向十五局城建公司邮寄加盖鑫山劳务公司印章落款2019年1月6日的“债权转让通知书”,该“债权转让通知书”写明“截止2017年7月31日,贵司尚欠我方工程款及质保金710601.2元。我司将上述对你的债权(含自2017年7月31日起所产生的逾期付款违约金)转让给了杨蕾(410303198212291523),请贵司向杨蕾清偿。”2019年5月27日,鑫山劳务公司以手机短信向十五局工作人员发出与上述内容相同的“债权转让通知书”。2019年8月19日,鑫山劳务公司出具说明:我公司与十五局城建公司平顶山恒大项目部签订了钢筋和模板租赁两份劳务合同,2016年7月29日已办理了钢筋部分的总结算。由我负责的钢筋加工总共完成劳务款1358588元,已收到款项1257896.8元,剩余100691.2元未付。在未对账的情况下,我把欠付的模板租赁款算到钢筋加工上面,并因欠付杨蕾借款,向杨蕾进行了错误金额的债权转让。目前十五局只欠付我钢筋劳务费100691.2元,并未欠付700000元。原告对该证明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对鑫山劳务公司2019年8月19日说明无异议,被告拖欠鑫山劳务公司工程款及质保金的数额应按该说明认定,即十五局城建公司拖欠鑫山劳务公司100691.2元。原告杨蕾受让鑫山劳务公司的该债权真实,被告应向原告清偿。被告长期不清偿欠款,也未出示质保金不应计算利息的证据,原告要求支付对账后按年利率6%计算的利息,应予支持。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第一款、第八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杨蕾100691.2元,并支付自2017年8月1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的利息。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5453元,被告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779元,原告杨蕾负担4674元。
  二审审理中,上诉人提交如下证据:1、鑫山劳务公司负责人周保山与上诉人该项目的项目经理康振玺短信聊天记录,拟证明2017年7月31日的对账单、对账确认书虚假,因为该聊天是2019年3月28日,作为被上诉人,认可双方账目没有结算清楚,不可能有此对账确认书。2、竣工验收备案证书复印件,拟证明涉案工程的竣工时间是2017年12月25日,双方合同约定质保期两年。也就是质保到期是2019年12月25日,质保金还没到期,对账单确认书也是不存在的。3、上诉人和恒大工程结算付款确认书复印件,拟证明鑫山劳务公司承包平顶山恒大名都二期建房13栋14栋钢筋加工计价是1323574元,扣减61834元,至本期末计价金额是1261740元,实付金额是1257897元。一审时上诉人已经提供了实付金额是1257896.8元的证据,已经证实了实付金额,总结算应当是欠3843元,结算日期是2019年1月29日。被上诉人质证意见是:三份证据都是在一审开庭之前形成的,都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关于短信记录,短信真实性不认可。竣工验收备案证书与双方对账之间不存在关联性。因为鑫山劳务公司承包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工程,而竣工验收备案则是全部工程竣工验收之后,经过住建委的审核,才发竣工验收备案证书,因此不能说竣工验收备案证书取得了才能证明这个工程才做完。证据3是上诉人自己的单方材料,不是有效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期间杨蕾向法庭提交一份《对账确认书》,其上的确认栏中写有“经核对,上述账目准确无误,我单位予以确认”,下方加盖显示为上诉人名称的财务专用章,日期2017年7月31日。该《对账确认书》主文部分写有“贵公司与我公司签订的合同,我公司保质保量已于2016年底交付并撤场,2017年1月已和公司完成对账。贵司尚欠我方工程款及质保金共计710601.2元”及“截止2017年7月31日,贵公司尚未支付任何款项”。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十五局城建公司在一审期间向法庭提交了鑫山劳务公司于2019年8月19日出具的说明,意味着十五局城建公司对该说明是认可的,那么其拖欠鑫山劳务公司的费用应按该说明认定,即十五局城建公司拖欠鑫山劳务公司钢筋劳务费100691.2元。上诉人对收到鑫山劳务公司的债权转让通知书亦予认可,杨蕾受让鑫山劳务公司的该债权真实,十五局城建公司应向杨蕾清偿。鉴于上诉人对鑫山劳务公司出具的说明认可,其再申请对《对账确认书》上加盖的印章进行司法鉴定,已无实际意义,故不予准许。综上,十五局城建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十五局城建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14元,由上诉人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苏晓明
  审判员  周艺军
  审判员  邱平平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刘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