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都峰铝业有限公司与吴占杰民间借贷纠纷

时间:2019-03-12 17:10:31|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肖磊律师

郑州市都峰铝业有限公司与吴占杰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郑州市上街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豫0106民初1220号

原告:郑州市某铝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巩义市米河镇小里河村。

法定代表人:白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女,该公司职员。

被告:吴某,男,1966年7月17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巩义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北京市盈科(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郑州市都峰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都峰公司)与被告吴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接受河南省巩义市人民法院移送后于2018年5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因案情复杂,本院于2018年7月26日裁定转为普通程序,后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都峰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郅某、被告吴某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都峰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偿还借款1044750元及利息;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诉讼过程中,都峰公司明确其主张的利息计算方式为:本金1044750元,自2018年4月26日起至实际偿还完毕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事实与理由:2007年10月25日至2013年4月5日被告分别六次向原告借款,原告均以给付被告现金支票的方式共出借给被告1044750元。历年来原告不断向被告催要借款,被告一直未还。

吴某辩称,一、被告与原告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1.原告称其自2007年10月25日至2013年4月5日分六次向被告交付的现金支票共1044750元系其向被告出借的款项,与事实不符。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双方就借贷法律关系达成合意:二是出借人实际向借款人交付了出借款项。本案中,被告与原告之间的关系明显不符合民间借贷的构成要件。原告主张被告向其借款1044750万元,按照司法解释的规定和日常生活常理,如此大额的民间借贷,原告作为出借人应当向法院提供能够证明双方之间发生民间借贷关系的相应债权凭证,如借据、借条、借款合同等,上述债权凭证是证明双方之间民间借贷关系成立的确切证据或者基础依据。本案中,原告向法院起诉主张其与被告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证据是六张现金支票,该支票仅能证明双方之间发生的付款行为,但基于何种原因行为或者基础法律关系发生的付款行为,现金支票上并无明确记载,也就是说,付款行为是合同履行行为,而非合同成立行为;同时,被告吴占杰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之间存在多笔经济往来,故原告仅凭该现金支票无法直接证明双方之间成立了民间借贷关系,同时其也未提供其他充分证据对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加以印证和补强。2.原告诉称事实与常理不符。①.原告提交的现金支票上的数额有整有零,明显与常理不符。在民间借贷关系中,出借人出借的款项一般是整数,即使偶尔出现有整有零的情况,出借总额也是整数,本案中的几张现金支票均非整数,且总额亦非整数,明显不是借款;②.原告提交的现金支票时间相隔较长,若涉案款项系借款,在上笔借款未还清的情况下又出借新的款项,且借款人未出具任何书面文件,亦不符合常理;③.原告在最后一张现金支票交付后经过长达9年的时间才向被告主张权利,同样不符合常理;④.原告提交的现金支票载明的用途为“备用金”,与其主张涉案款项是借款相矛盾。因此,被告与原告并未就借款一事达成合意,且原告仅以现金支票不能证明其履行的是出借义务,故被告与原告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二、本案系虚假诉讼。1.原告起诉所依据的现金支票,是原告向被告的还款。原告基于现金支票主张双方存在借贷关系,明显与事实不符。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与被告系多年的朋友关系,自2004年至2015年期间双方存在多笔经济往来,且张汶明实际上有三家公司,分别是原告、郑州市顺熙工贸有限公司、承包的郑铁水泥厂。每当张汶明经营公司资金紧张时,就从被告处借款,也通过被告向案外人李书恩借款,借款形式有:现金、承兑汇票、银行转账等,待借款到期后,主要用现金支票等方式进行还款。被告提交的账本记录了2007年10月10日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从原告处借走了50万元的承兑汇票,2008年8月份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再次从被告处借走了60万元的承兑汇票,2008年12月24日被告委托其妻子黄爱先向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以转账形式出借20万元,而原告用本案的现金支票和现金进行了还款。当时,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拿走承兑汇票时,其按照巩义市个人与个人、个人与公司之间收支承兑汇票的惯例,在承兑汇票的复印件上签了名字。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间借款或者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被告提供了相应证据证明涉案的现金支票是原告对被告的还款,完成了基础举证责任,原告仍应就其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后续举证责任,原告提供的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双方之间具有成立民间借贷关系的合意。因此,法院应当依据民事诉讼法关于举证责任分配原则的规定以原告举证不能、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而且,在被告诉张文菊、周喜军民间借贷案以及被告诉张文超、吴玉霞民间借贷纠纷案中,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的哥哥张文超和姐姐张文菊均陈述张汶明与被告之间存在多笔经济往来,张汶明为了公司经营,也收到过被告给付的承兑汇票。并且,原告以及其法定代表人张汶明在同一时间段向巩义市人民法院提交了三份起诉状,将对被告的还款均谎称为借款。这些亦可证明本案涉嫌虚假诉讼,法院应当对原告进行罚款;2.原告对现金支票说法前后矛盾。被告诉张文菊、周喜军民间借贷一案[案号:2017豫0181民初2465号],在巩义市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审理时,张文菊提交了原告出具的《证明》,证明张文菊系原告的出纳,并提交了本案的现金支票,证明2007年、2008年的现金支票系原告向被告出借的款项,其余的现金支票系原告向被告的还款;且张文菊在庭审中陈述原告之前的法定代表人张汶明系其弟弟。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询问时,张文菊再次提交了原告出具的《证明》,原告再次陈述涉案现金支票中既有借款又有还款。但在本案中,原告又称所有的现金支票均系其向被告出借的款项。针对同几张现金支票,原告前后存在两种不同的说法,而且互相矛盾,这正是原告无法自圆其说的表现。三、本案已过诉讼时效。本案中。原告提交的六份现金支票时间分别为2007年10月25日、2008年8月13日、2009年9月4日、2009年11月9日、2012年11月15日、2013年4月5日,而原告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8年,且按照原告的诉请,每一张现金支票应该属于一份单独的债权,每一张现金支票的诉讼时效都应该单独计算,涉案六张现金支票均已超过诉讼时效;即使按照连续债权计算,最后一份现金支票的时间也已超过诉讼时效。因此,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综上所述,被告与原告之间缺乏借贷合意,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另本案属于虚假诉讼,且本案已过诉讼时效。原告的诉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被告恳请贵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对其处以罚款。

根据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本院认定事实如下:都峰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张某与吴某是朋友关系,二人相识多年,双方自2007年就有资金往来,且较为频繁。自2007年至2013年,吴某曾共计收到都峰公司开出的农村信用合作社现金支票6张(票号分别为:

另查明,都峰公司2004年12月13日经核准成立,原法定代表人为张汶明,都峰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7年6月23日变更为白曼丽。都峰公司自认原法定代表人为张汶明与吴占杰系朋友关系,资金来往比较频繁。

本案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菊曾为都峰公司的出纳,吴占杰从都峰公司取走上述现金支票期间,都峰公司现金付出凭单显示出纳(或保管)为张文菊。其中2007年10月25日现金付出凭单记载“米河信用社现金支票34850#借给吴占杰189500元”、2008年8月13日现金付出凭单记载“吴占杰借现金支票3096#220000元”、2009年9月4日现金付出凭单记载“米河信用社5684#现金支票付给吴占杰391500元”、2009年11月9日现金付出凭单记载“米河信用社现金支票2706#付给吴占杰100000元”、2012年11月15日现金付出凭单记载“6289#现金支票付吴占杰113750元”、2013年4月5日现金付出凭单记载“吴占杰取走米河信用社现金支票5749#30000元”。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原告都峰公司提交现金支票主张其以现金支票方式向被告吴占杰出借款项共计104475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的规定,出借人即原告都峰公司除提交现金支票外,还应提交能够证明双方之间发生民间借贷关系的相应债权凭证。原告都峰公司提交的现金支票仅能证明其与被告吴占杰之间发生过资金往来,另提交的现金付出凭单属内部财务记账,系自书证据,且部分记载内容显示向被告吴占杰支付款项。原告都峰公司基于何种原因行为或基础法律关系而发生资金往来并无证据支持,其亦未提交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或补强。现原告都峰公司仅凭现金支票无法直接证明双方之间借贷关系的成立,其诉请被告吴占杰偿还其借款1044750元,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吴占杰辩解原告都峰公司仅凭该现金支票无法直接证明双方之间成立了民间借贷关系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郑州市都峰铝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202元,由原告郑州市都峰铝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韩锋

审判员 禹红岩

人民陪审员 朱金萍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四日

书记员 许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