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时间:2020-10-29 13:51:43|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肖艳律师

一、案情简介:

公诉机关临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朱**,女,汉族,1982年9月6日出生于河南省项城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河南省项城市,住河南省项城市。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9年5月9日被郑州市铁路公安处抓获,次日被临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经临泉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临泉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辩护人肖艳,安徽皖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辩护人意见

1、本案属于单位犯罪,而非自然人犯罪。从形式上看,吸收投资款是以天津国康伟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的,集资人收到的是盖有“天津国康伟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印章的《天津国康伟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激励协议书》;从实质上看,朱**的行为是为了国康伟业公司吸收存款;从吸收投资实施的程序上看,国康伟业内部组织管理体系严密,许远东作为法人和老总统领公司,国康伟业设有总经理、副总经理、一区负责人、二区负责人等职位负责公司管理工作,而朱**作为国康伟业在临泉县的一个负责人,受公司安排成立“临泉县国康健康服务中心”,作为国康伟业在临泉县的一个点,受国康伟业的管理与监督,客户投资与公司联系签订合同,将钱款的60%汇至公司的账户,留存40%作为国康伟业临泉体验馆的经营,投资者的返利由国康伟业直接返给投资者本人,并未经过朱**,共返利28万余元;本案不属于“虽然以单位名义实施但是不属于单位犯罪而应以自然人犯罪论”的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999年6月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有三种情形,虽然与单位相关但不以单位犯罪论而是以自然人犯罪论:第一,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单位实施犯罪的;第二,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第三,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由实施犯罪的个人私分的。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具有上述任何情形,所以不属于自然人犯罪;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已于2018年12月20日受理天津国康伟业生物科技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受理,2019年2月28日作出立案决定书,既然国康伟业作为单位犯罪已经被立案受理,那么临泉县人民检察院仅对朱**起诉,显然不合理。2、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048557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已查明的被害人报案的数额为200余万元,朱**经手的款项也为200余万元,除去朱**投资的部分,按照60%比例也转给国康伟业。如果公诉机关将朱**自己投资的部分也计算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那么本案也只能以单位犯罪判决,否则将出现自己非法吸收自己存款构成犯罪的悖论。3、朱**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轻,属于从犯。朱**只是国康伟业在临泉县的一个店面负责;国康伟业的高层负责理财产品的开发、宣传资料的制作、客户优惠政策的制定等,朱**仅听从高层领导的安排,以发送传单等形式吸收客户存款,其没有参与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预谋,更没有参与具体的组织策划作用。4、朱**已经退赔了自己提成的部分,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5、朱**有悔罪表现,并自愿认罪,具有坦白情节。6、朱**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不大。建议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三、 案件判决:

一、被告人朱**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9年5月9日起至2023年5月8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二、本案所涉赃款未退还部分1927649.80元,责令被告人朱**继续退赔,发还被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