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开庭后,当事人委托后,通过重新鉴定,将刑期从五

时间:2019-09-05 10:07:13|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幸仁涛律师

  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赣0703刑初385号
  公诉机关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雷润连,女,1981年11月25日出生于**川省长宁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浙江省临海市,现住赣州市南康区。因涉嫌犯组织卖淫罪,于2018年3月20日被南康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赣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祥龙,江西冠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葛荣响,男,1995年8月4出生于江苏省沐阳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江苏省沐阳县,现住赣州市南康区。因涉嫌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于2018年3月20日被南康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7日因涉嫌犯介绍卖淫罪被逮捕。现羁押于赣州市南康区看守所。
  辩护人梁伦亮、曾鹏飞,江西大榕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曾程,男,1991年1月17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江西省兴国县。因涉嫌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于2018年5月28日被南康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因涉嫌犯介绍卖淫罪被逮捕。现羁押于赣州市南康区看守所。
  被告人余贤兵,男,1987年10月4出生于湖北省通山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北省阳新县。因涉嫌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于2018年8月4日被南康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3日因涉嫌犯介绍卖淫罪被逮捕。现羁押于赣州市南康区看守所。
  辩护人幸仁涛、赖婷婷,江西冠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检察院以赣康检刑诉(2018)第33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雷润连犯组织卖淫罪,曾程、葛荣响、余贤兵犯介绍卖淫罪,于2018年11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叶挺德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雷润连、葛荣响、曾程、余贤兵,辩护人刘祥龙、梁伦亮、赖婷婷到庭参加诉讼。期间,南康区人民检察院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延期审理一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自2017年1月以来,被告人雷润连组织工作人员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另案处理)及卖淫女邓某、梁某、周某、朱某1、刘某1、李某1、田某、刘某2、刘某3等人以500元至1500元不等的价格在赣州市南康区内卖淫,具体卖淫流程为由雷润连、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通过微信、电话、短信等方式联系嫖客并且谈好卖淫价格、卖淫地点及嫖资收取方式,之后再由雷润连安排卖淫女提供性交等卖淫服务。其中雷润连为该卖淫团伙的老板,负责该卖淫团伙的日常管理,招聘、管理、监督卖淫女卖淫,葛荣响、曾程、余贤兵、黄某负责介绍嫖客嫖娼,雷润连自己也会自行介绍嫖客嫖娼。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及邓某、梁某等卖淫女均无保底工资,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每次抽取100元至500元不等的卖淫所得作为提成,邓某、梁某等卖淫女每次抽取卖淫所得的一半左右作为提成,雷润连在每次卖淫结束以后,立马给葛荣响、曾程、余贤兵、黄某及卖淫女分配提成。
  经鉴定,自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19日,被告人雷润连组织他人卖淫,次数达4344次,非法获利89.9766万元;被告人曾程介绍卖淫次数达465次,非法获利15.1159万元;被告人葛荣响介绍卖淫次数达449次,非法获利10.6344万元;被告人余贤兵介绍卖淫次数达250次,非法获利6.5878万元。
  公诉机关为证明上述事实,向法庭提供并出示了下列证据:1.物证;2.书证: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归案情况说明、微信交易记录、常住人口信息等;3.被告人雷润连、曾程、葛荣响、余贤兵和同案人黄某的供述与辩解;4.证人李某1、周某、刘某1、蓝某、钟某1等人的证言;5.现场勘查检验笔录;6.鉴定意见;7.辨认笔录等。
  公诉机关意见,被告人雷润连组织他人卖淫,其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葛荣响、曾程、余贤兵介绍卖淫以获得提成,其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之规定,应当以介绍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被告人曾程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自首情节。建议判处被告人雷润连组织卖淫罪有期徒刑九年左右,并处罚金30万元;被告人葛荣响、曾程介绍卖淫罪有期徒刑六年左右,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人余贤兵介绍卖淫罪有期徒刑五年左右,并处罚金5万元。
  被告人雷润连辩解称,她没有组织他人卖淫,她认协助组织卖淫罪,获利最多五十万元,次数没有指控的那么多,她检举揭发了黄某,具有立功表现,退赃了90万元。
  辩护人刘祥龙提出,被告人雷润连不构成组织卖淫罪,构成介绍卖淫罪,雷润连安排卖淫女提供服务不是管控性质的安排,其行为是介绍撮合卖淫。雷润连没有控制葛荣响等中间介绍人及控制卖淫女。两份鉴定意见书不真实,被告人雷润连非法获利不超过50万元,具有主观恶性小、退赃、自愿认罪的情节,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葛荣响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辩解称他的获利金额没有指控的那么多。
  辩护人梁伦亮提出,对指控葛荣响非法所得的金额有异议,其非法所得应为7.41万元。被告人葛荣响愿意退赃并缴纳罚金,有坦白情节,认罪悔罪态度良好,社会危害性小,建议判处被告人葛荣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曾程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辩解称正常银行流水不应计入非法获利,他获利只有六七万元。
  被告人余贤兵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辩解称他介绍卖淫大约100多次,非法获利两三万元。
  辩护人赖婷婷提出,对两份鉴定意见有异议,被告人余贤兵作为介绍人从自己提成中支付的房费、与雷润连的借贷数额应当扣除。被告人余贤兵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当庭自愿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愿意退缴非法所得、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社会危害性小、不具有人身危险性,请求从轻、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自2017年1月以来,被告人雷润连组织工作人员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另案处理)及卖淫女邓某、梁某、周某、朱某1、刘某1、李某1、田某、刘某2、刘某3(2002年3月6日出生)等人以500元至1500元不等的价格在赣州市南康区内卖淫,具体卖淫流程为由雷润连、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通过微信、电话、短信等方式联系嫖客并且谈好卖淫价格、卖淫地点及嫖资收取方式,之后再由雷润连安排卖淫女提供性交等卖淫服务。其中雷润连为该卖淫团伙的老板,负责该卖淫团伙的日常管理,招聘、管理、监督卖淫女卖淫,葛荣响、曾程、余贤兵、黄某负责介绍嫖客嫖娼,雷润连自己也会自行介绍嫖客嫖娼。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及邓某、梁某等卖淫女均无保底工资,曾程、葛荣响,余贤兵、黄某每次抽取100元至500元不等的卖淫所得作为提成,邓某、梁某等卖淫女每次抽取卖淫所得的一半左右作为提成,雷润连在每次卖淫结束以后,立马给葛荣响、曾程、余贤兵、黄某及卖淫女分配提成。
  经鉴定,自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19日,被告人雷润连组织他人卖淫,次数达4344次,非法获利89.9766万元;被告人曾程介绍卖淫次数达465次,非法获利15.1159万元;被告人葛荣响介绍卖淫次数达449次,非法获利10.6344万元;被告人余贤兵介绍卖淫次数达250次,非法获利6.5878万元。
  本案审理过程中,四被告人均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均提出申请重新鉴定。经江西省赣州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鉴定意见为:自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19日,被告人雷润连组织他人卖淫,次数达4113次,违法所得82.7509万元;被告人曾程介绍卖淫次数达464次,违法所得14.4196万元;被告人葛荣响介绍卖淫次数达452次,非法获利10.6582万元;被告人余贤兵介绍卖淫次数达252次,非法获利3.8927万元。
  另查明,被告人雷润连、葛荣响均于2018年3月19日在南康区东山街道新利大酒店被抓获。被告人曾程于2018年5月24日到江西省兴国县梅窖派出所投案自首。被告人余贤兵于2018年7月31日在西安北站二楼候车室被抓获。被告人雷润连于2018年6月6日退缴非法所得90万元。被告人雷润连归案后向公安机关供述了同案人黄某涉嫌犯罪,经查证属实。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随案移送的物证:雷润连的苹果手机两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扣押决定书、缴款书、没收违法所得意见书,微信交易记录账单,情况说明,行政处罚决定书,出所登记表,常住人口信息,前科材料等书证;证人李某1、周某、刘某1、邓某、田某、梁某、刘某2、朱某1、蓝某、钟某1、刘某3、张某、朱某2、何某、许某、朱某3、曹某1、钟某2、袁某、潘某、李某2、林某、曹某2、刘某4的证言;被告人雷润连、葛荣响、曾程、余贤兵及同案人黄某的供述与辩解;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照片;赣州东升会计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江西赣州司法鉴定中心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雷润连组织他人卖淫,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葛荣响、曾程介绍他人卖淫,非法所得5万元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介绍卖淫罪,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余贤兵介绍他人卖淫以获得提成,其行为构成介绍卖淫罪,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雷润连组织未成年人刘某3卖淫,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曾程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雷润连提出,其检举揭发了同案犯涉嫌犯罪,经查证属实,具有立功表现,经查,被告人雷润连供述同案犯的犯罪事实是其如实供述的内容,不能认定具有立功表现,被告人的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葛荣响、曾程、余贤兵当庭认罪,可以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雷润连退缴全部非法所得,可以酌定从轻处罚。作案工具及四被告人的非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被告人雷润连提出其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辩护人刘祥龙提出雷润连构成介绍卖淫罪,经查,证人周某、邓某、田某、张某的证言,被告人雷润连的供述与被告人葛荣响、曾程、余贤兵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均证明被告人雷润连招聘并管理卖淫女,安排卖淫女卖淫,组织卖淫活动,收取嫖资后负责发放卖淫女和介绍人提成,其与协助及居间介绍具有本质区别,被告人雷润连的该行为符合组织、招募他人进行卖淫活动的构成要件,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的该辩解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四被告人及三辩护人均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及重新鉴定的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数额有异议,经查,该重新鉴定意见由具有鉴定资质的结构和人员依合法程序作出,且被告人及辩护人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该鉴定意见,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该辩解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偏重,本院适当予以调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百五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雷润连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一百七十万元;
  二、被告人葛荣响犯介绍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二万元;
  三、被告人曾程犯介绍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四、被告人余贤兵犯介绍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八万元;
  五、作案工具金色苹果6S一部、金色苹果6plus手机一部及被告人雷润连的非法所得82.7509万元(已追缴未随案移送)、曾程的非法所得14.4196万元、葛荣响的非法所得10.6582万元、余贤兵的非法所得3.8927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黄春新
  人民陪审员  张魁隆
  人民陪审员  刘玉荣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七日
  代理书记员  蒋 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