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担保人责任承担应当约定明确

时间:2019-09-05 10:51:25|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幸仁涛律师

  江西省全南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赣0729民初873号
  原告:潘沁茹,女,1976年6月4日生,汉族,住赣州市章贡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幸仁涛,江西凯莱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黄慧鹏,男,1974年6月10日生,汉族,住全南县。
  被告:廖小梅,女,1972年12月3日生,汉族,住全南县。
  被告:陈功元,男,1975年7月19日生,汉族,住赣州市赣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功成,男,1979年7月19日生,汉族,住赣州市赣县,系被告陈功元的弟弟,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原告潘沁茹与被告黄慧鹏、廖小梅、陈功元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4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潘沁茹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幸仁涛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黄慧鹏、廖小梅、陈功元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潘沁茹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一、二向原告归还借款本金25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6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分计算至还清借款本金之日止);2、被告三对被告一、二的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4月24日,被告一因投资需要向原告借款30元整,同时向原告出具借条一张,借条约定:1、借款金额为30万元整,月息2%,按季付息;2、借款期限自2014年4月24日至2015年4月23日,到期还本付息。同日,被告三也与原告签订了《保证合同》,合同约定被告三对被告一的上述30万元借款本息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签订之后原告将上述30万元借款本金支付给了被告一。2014年8月5日,被告一又向原告借款10万元整,并将借款的相应事实记录在原借条上,借款期限及利息同原借条。同时,被告一、被告三与原告也将上述担保金额加入到了原来签订的《保证合同》,签订之后原告将10万元本金支付给了被告一。上述40万元借款系被告一、被告二婚姻存续期间所借,依法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被告二也应当负责偿还。40万元借款到期后,被告一、被告二仅仅向原告偿还了15万元借款本金及2016年9月23日前的借款利息,剩余的25万元借款本金及之后的利息未归还,经原告多次催收,两被告也没有归还,已经构成违约;被告三作为该笔借款的担保人也没依约承担担保责任,同样构成违约,故原告诉至法院。
  被告黄慧鹏、廖小梅未作答辩。
  被告陈功元答辩称,一、答辩人请求法院判决确认潘沁茹出示的担保合同无效。理由是这不是答辩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被答辩人潘沁茹利用一个巧合而为的合同欺诈行为。事情的经过是潘沁茹、黄慧鹏和我都是赣州卫校的同学,黄慧鹏和我是同班,是我们的班长,也是当时学生会干部,潘沁茹是另外班的,和黄慧鹏同属学生会干部。黄慧鹏、潘沁茹两人关系非常好。2014年6月,黄慧鹏打电话找我要我为他借款作担保,我一口回绝。几日后,被答辩人潘沁茹又打电话来说,“男女关系之间的钱,你就做个见证人,不要到时候说不清楚”,因为知道他们原来的关系,就说“帮你们见证一下就可以”。几天后的下午三点左右,两人来到我工作单位(事先没有预约),恰好我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喝得很醉,由于习惯午睡加上喝了大量的白酒,意识模糊醉眼迷蒙的,潘沁茹拿出事前准备好的合同说,“请你帮忙做个见证”,在被告的“用心帮助”下,我努力签了姓名在他们手指预先合同处(从被答辩人出示的担保合同上的答辩人潦草的字迹也可以看出),当时因为意识模糊没有能力审看合同内容,就以为是被答辩人拿的合同是原来电话中所说好的仅仅是作为一个中间见证人签名,所以就同意签了一个名字。至于他们借多少钱,付多少利息,什么时候还了多少钱又再借了多少钱,我一概不知情。被答辩人潘沁茹和借款债务人黄慧鹏也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过。答辩人也是在收到法院的传票和诉讼副本才知道事情的原委。这个过程中,答辩人也没有什么经济利益和承诺的经济利益。如果当时知道是作为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答辩人不会同意签的。从事情的起因经过来看,答辩人当时严重醉酒散(丧)失审看合同内容的能力,信赖之前和被答辩人潘沁茹的约定,作为中间见证人签名,答辩人当时只有给主合同作为中间见证人的意思表示,并没有给主合同作出承担担保责任的意思表示。从合同的解释来看,被答辩人“设计”的这份担保合同中,在答辩人和被担保人之间存在重大误解,也不应该从客观解释规则来解释,一味简单粗暴地认为只要签了名,就一定成立了担保合同,是非常肤浅粗糙的法学素养,而应该综合考虑答辩人当时的客观处境,探求答辩人当时签名的内心真意。“法律不强人所难”,恳请法院能够主观解释。二、因为这份担保合同无效,至于后期未经答辩人同意追加的10万元借款的担保责任更是无从说起,故不予详细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原告提交的原告身份证复印件、被告黄慧鹏和陈功元身份证复印件、借条原件、银行转账凭证、常住人口信息,被告陈功元庭后到庭质证均无异议,因被告黄慧鹏、廖小梅未到庭进行质证,对原告的证据视为其放弃质证权利,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对原告提交的保证合同原件,被告陈功元认为系其喝了酒后签的,应不成立。本院认为,被告陈功元认可该保证合同上乙方保证人签名及手印系其本人所为,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合同存在合同不成立的情形,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4月24日,被告黄慧鹏需要用钱向原告借款300000元,并出具借条一份给原告,该借条的内容:“今借潘沁茹现金叁拾万圆整(¥:300000.00元),月息贰分,按季付息,每季付壹万捌仟圆整(¥:18000.00元),暂借一年(2014.4.24-2015.4.23),到期还本还息。备注:每季24日前准时还息,分四次付息”,被告黄慧鹏在今借人处签名及捺印,原告于次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了282000元(预扣了利息)给被告黄慧鹏指定账户。2014年8月5日,因被告黄慧鹏还需要用钱再次向原告借款100000元,并在上次借款300000元的借条上备注内容:“2014年8月5日增加借款金额拾万元整(¥:100000.00元),利息按季付息,利息同上面借条”,被告黄慧鹏在其上签名,原告于次两日转账支付了90000元(预扣了利息)给被告黄慧鹏账户。2014年4月24日,以原告作为甲方债权人和以被告陈功元作为乙方保证人签订了一份保证合同,该保证合同的主要内容:“……第二条保证人对担保之债的发生情况已完全知情,并完全出于自愿订立本合同。第三条本合同被保证债务人名称:黄慧鹏362130197406101311。第四条本合同被保证的主债权数额(大写):叁拾万元;(小写)300000.00元。(大小写金额不一致时,以大写为准,下同)[注:此处由被告黄慧鹏手写“2014年8月5日增加借款金额拾万元整(¥:100000.00元),黄慧鹏签名]。第五条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自2014年4月24日至2015年4月23日止,共计12个月。第六条保证期间:贰年。第七条本合同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第八条本保证合同担保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主合同项下的债权本金、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赔偿金、以及甲方为实现债权所产生的律师费等其他费用。……第十条甲方与借款人协议变更主合同的,除增加贷款金额外,无须乙方同意,乙方仍在原保证期间和保证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原告在甲方处签名并捺印,被告陈功元在乙方处签名并捺印。2015年6月,被告黄慧鹏归还了150000元给原告,被告黄慧鹏支付利息至2016年9月23日,剩余的借款本金及2016年9月24日起之后的利息,经原告多次催讨,被告均未支付,故原告诉至法院。
  另查明,在借款发生时被告黄慧鹏、廖小梅处于婚姻关系存续期内。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被告黄慧鹏两次向原告借款共计400000元,有被告黄慧鹏出具的借条、银行转账凭证等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原告与被告黄慧鹏之间的借贷法律关系明确。被告黄慧鹏在归还了150000元后仍积极归还剩余的借款给原告,但其却违反了双方书面约定和诚实信用原则,由于原告在2014年4月24日那笔300000元借款中预先扣除了18000元利息,实际借款给被告黄慧鹏的是282000元,及在2014年8月5日那笔100000元借款中原告亦预先扣除了10000元利息,实际借款给被告黄慧鹏的是90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之规定,本院认定原告借款372000元(282000元+90000元)给被告黄慧鹏,因被告黄慧鹏已归还了150000元给原告,故被告黄慧鹏还应归还借款222000元(372000元-150000元)给原告,因此,原告主张被告黄慧鹏归还借款250000元的请求,本院支持被告黄慧鹏归还借款本金222000元,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主张从2016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至还清借款本金之日止的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原、被告约定的月利率为2%,即年利率24%,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黄慧鹏在与被告廖小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原告借款,庭审中,被告廖小梅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二笔借款原告与被告黄慧鹏明确约定为被告黄慧鹏个人的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之规定,故被告廖小梅对被告黄慧鹏剩余借款222000元及其利息应当承担清偿责任。
  关于被告陈功元是否承担担保责任的问题,原告与被告陈功元就2014年4月24日那笔借款签订了保证合同,被告陈功元辩称系其喝醉了酒后签的,其是见证的意思表示,不是担保的意思表示,保证合同应不成立,本院认为,醉酒不能成为行为人免除民事责任或否定真实意思表示的理由,且被告陈功元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保证合同符合合同不成立的法律规定,故对被告陈功元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陈功元书面同意为原告2014年8月5日借给被告黄慧鹏的那笔借款提供担保,故本院仅认定被告陈功元为原告2014年4月24日借给被告黄慧鹏的那笔借款提供担保。该2014年4月24日那笔借款的借款期限为2014年4月24日至2015年4月23日,而2014年8月5日那笔借款未约定借款期限,被告黄慧鹏于2015年6月归还了借款本金150000元给原告,原告提出该150000元系归还了2014年8月5日的那笔借款后剩余才算是归还的2014年4月24日那笔借款,本院认为,因2014年8月5日那笔借款未约定借款期限,还款期限不明,债务履行期限亦不明,而2014年4月24日那笔借款约定了借款期限,被告黄慧鹏归还150000元时已超过了其还款期限,故该150000元应认定为归还的是2014年4月24日那笔借款,因此,2014年4月24日那笔借款还剩132000元(282000元-150000元)在被告陈功元的保证范围内。因保证合同约定被告黄慧鹏的债务履行期限为2014年4月24日至2015年4月23日,保证期间为贰年,保证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本金、利息等,故被告陈功元的保证期间自2015年4月24日起计算二年,其保证责任仍在担保时效内,因此,被告陈功元对该剩余借款本金132000元及其利息(利息从2016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至借款本金132000元还清之日止)仍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黄慧鹏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归还原告潘沁茹的借款222000元及其利息(利息从2016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止)。
  二、被告廖小梅对上述借款222000元及其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被告陈功元对其担保范围内的132000元借款及其利息(利息从2016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至借款本金132000元还清之日止)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潘沁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25元,由被告黄慧鹏、廖小梅、陈功元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龚丽丽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日
  书记员  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