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茂波交通肇事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1-16 21:04:14|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邢律师律师

张茂波交通肇事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辽0213刑初300号

公诉机关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系被害人徐某某丈夫),男,1952年7月18日出生,住大连市金州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乙(系被害人徐某某长女),女,1980年7月20日出生,住大连市金州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丙(系被害人徐某某长子),男,1980年7月21日出生,住大连市金州区。

上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代理人张德升,辽宁德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茂波,男,1977年8月25日出生,住辽宁省庄河市。

辩护人邢玮,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大连分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男,1977年5月29日出生,住大连市金州区。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住所地大连市中山区人民路24号,负责人杨万武。

诉讼代理人刘萍、啜姗,辽宁竞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检察院以金检公诉刑诉(2016)3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茂波犯交通肇事罪,于2016年10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马某乙、马某丙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邹磊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丙及诉讼代理人张德升、被告人张茂波及其辩护人邢玮、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诉讼代理人啜姗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5月8日13时50分许,被告人张茂波驾驶辽B6Ax**号“长安”牌小型面包车沿柳姜线由南向北行驶至15km处,将前方徐某某驾驶的自行车撞倒,造成车辆损坏,徐某某当场死亡。经鉴定,徐某某周身损伤系交通事故伤,属颅脑损伤合并心脏、下腔静脉破裂大失血死亡。经认定,张茂波驾驶机动车辆操作不当,未安全驾驶,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徐某某不负此事故责任。案发后,张茂波电话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茂波驾驶机动车操作不当,未安全驾驶的行为,造成致1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故提起公诉,请求本院依法惩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马某乙、马某丙要求被告人张茂波、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人民币71778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丧葬费3469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37728元、误工费2940元、交通费1000元,以上经济损失共计994146元,其中已收到丧葬费32000元。

被告人张茂波对被指控的犯罪事实不否认;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合理的经济损失同意赔偿,其已支付丧葬费32000元;其于2013年从董立峰处购买案涉车辆,虽未办理过户手续,但一直自行使用。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2、被告人无前科劣迹;3、被告人当庭悔罪表现好,综上,建议从轻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辩称自己已于2013年将案涉车辆转让给被告人张茂波并已实际交付,且对该车没有任何管理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同意按照法律规定及保险合同约定,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合理的经济损失。

经审理查明,2016年5月8日13时50分许,被告人张茂波驾驶辽B6Ax**号“长安”牌小型面包车沿“柳姜线”公路由南向北行驶至15km处,将前方骑行自行车的被害人徐某某(殁年61周岁)撞倒,徐某某当场死亡。经鉴定,徐某某周身损伤系交通事故伤,属颅脑损伤合并心脏、下腔静脉破裂大失血死亡。经认定,张茂波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徐某某不负此事故责任。案发后,被告人张茂波电话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交通肇事的事实。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合理的经济损失经核算为:1、死亡赔偿金681891元(比照2015年度大连市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5889元计算,35889元×19年);2、丧葬费2695元(大连市2015年丧葬费标准为34695元,被告人已给付32000元);3、近亲属处理丧事期间误工费2940元(35889元÷365天×10天×3人=2950元,附民原告人的诉讼请求可认定为合理);4、近亲属处理丧事期间交通费300元(虽无票据,但本院酌情予以考虑,被告人张茂波亦认可),以上各项费用共计687826元。

再查明,案涉车辆由被告人张茂波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名义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商业保险金额300000元)。

上述事实,有经过当庭举证、质证的被告人张茂波供述笔录、证人于某某证言笔录在案为凭,亦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现场照片、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车速鉴定意见书、车辆技术检验报告、血液乙醇检验报告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辆保险单、案件来源、抓捕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存案佐证。被告人张茂波对此供认。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茂波驾驶机动车辆操作不当,未安全驾驶,造成1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破坏了交通运输安全和交通运输管理秩序,公诉机关指控其犯交通肇事罪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张茂波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酌情予以采纳。被告人张茂波因其犯罪行为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马某乙、马某丙要求的合理经济损失,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人张茂波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一致声称,案发前董已将案涉车辆出卖给张并实际交付,且案发时案涉车辆由张实际使用,故张和董的辩称具有一定合理性,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庭审时并未能提供董立峰系实际车主及有过错的相关证据,故认定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董立峰承担赔偿责任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单位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作为案涉车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人,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和保险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请求,经查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其提出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赔偿请求,经查认为,被害人徐某某的近亲属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马某乙、马某丙,三人均是成年人,且庭审时均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三人具有丧失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的情形,故该项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五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茂波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二、被告人张茂波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马某乙、马某丙经济损失人民币四十一万元,被告人张茂波另外再赔偿上述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二十七万七千八百二十六元,以上费用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某甲、马某乙、马某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             丽

人民陪审员 王             辉

人民陪审员 林      卫      东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洋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六)赔偿损失;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五十条当事人之间已经以买卖等方式转让并交付机动车但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因受到犯罪侵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第一款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有侵权人予以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