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王某某、贾某某侵权责任纠纷

时间:2019-07-24 21:04:47|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许晟博律师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辽02民终598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长兴街137-139号东单元13层C东号。
  法定代表人:解某,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淼,辽宁正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晟博,辽宁正良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某,男,1961年2月11日出生,汉族,住大连市中山区。
  委托代理人:周思,辽宁宏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贾某某,男,1970年3月26日出生,汉族,住大连市甘井子区。
  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贾某某、王某某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2017)辽0202民初63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淼许、晟博,被上诉人王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思,被上诉人贾某某经本院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且存在程序瑕疵。首先,一审法院以上诉人提交的署名为”贾某某”的《证明》系复印件为由,认定该份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与事实不符。事实上该份证据系(2016)辽0202民初4610号案件中由原告韩永德提交,该份证据原件在案件庭审过程中已经经过质证,后经主审法官核对复印件与原件无误后将原件退还,并将复印件装订成卷。现为查明本案事实,上诉人已经向大连市中山法院档案室调取了该份证据及对应的庭审笔录,调取的材料上也加盖了中山区法院档案室的专用印章,因此,不能以上诉人庭审中无法提供《证明》原件为由认定该份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其次,本案被告贾某某作为侵权行为的实际执行人,了解本次侵权行为发生的全过程,其是否到庭对查明实际侵权行为人事关重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七十四条规定,应当认贾某某定为”必须到庭的被告”。现贾某某并非下落不明,因此根据《民事诉讼法》109条”人民法院对必须到庭的被告,经两次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拘传”之规定,在贾某某拒不出庭的情况下,法院应再次向其进行送达或采取拘传的方式责令其出庭。但一审法院并没有对必须到庭的被告贾某某进行任何二次传唤或拘传,而是在贾某某未出庭的情况下缺席判决,认定上诉人所诉主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存在程序瑕疵,据以作出的判决也因此存在错误。
  王某某辩称,对于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不同意,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关于贾某某和王某某的关系,首先,俩人根本不认识,而且证据中没有阐述王某某的姓名,只是说受雇于姓”王”的干活,但这个姓王并不是王某某,至于为什么这个案件会牵连到被上诉人王某某,我做一下解释,因为,案件发生之后,据贾某某交代,是他把保暖工程的脚手架走路的钢板拆掉,拆掉后,另一审受害人韩永德(音译)踩伤受伤,这个位置正好是王某某窗户的位置,所以,受害人韩永德主观想象这个事情与王某某有关,其实与王某某是没有任何的关系,首先王某某没有任何侵权的行为,与侵权的结果也没有任何的因果关系。
  贾某某未出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
  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二被告向原告连带赔偿原告已付的122735元;2.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共同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2月16日,本院作出(2016)辽0202民初4610号民事判决,判决条款如下:一、被告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韩永德各项损失242316.61元;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该案审理查明的主要事实为:2015年5月5日,被告大连基业搭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案外人大连和平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外墙脚手架搭设分包合同书,合同约定基业搭设公司承包大连市中山区共建巷58-62等15栋楼外脚手架搭设工程施工,施工现场需脚手架搭设、防护、拆除分项工程。同时约定,脚手架的日常巡检和维护,从开始搭设脚手架至全部拆除完毕前,基业搭设公司必须每日进行巡检,确保脚手架持续符合安全标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基业搭设公司应每天记录巡检情况,每月汇总提交案外人大连和平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2015年6月1日,原告韩永德在大连市中山区明泽街106号楼从事外墙保温作业时从脚手架上踩空坠地摔伤。当天,原告在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住院治疗,2015年6月9日出院。出院当天原告又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2015年6月29日出院。在该案诉讼期间,经原告韩永德申请,本院委托大连科华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伤残等级、合理修治时间、护理时间及营养时间进行了鉴定。该判决的主要理由: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我国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韩永德从事大连市中山区明泽街106号楼外墙保温作业,而被告基业搭设公司承包该楼外脚手架搭设工程,现原告从脚手架上踩空坠地摔伤,被告基业搭设公司作为施工方,未尽到施工管理及安全保障的责任义务,其应当对原告造成的人身损害承担侵权责任。关于原告要求被告王某某共同赔偿医疗费、血费、鉴定当中的医疗费、交通费、轮椅费、伙食补助费、复印费、鉴定费、伤残补助金、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证明被告王某某为共同侵权人,原告要求被告王某某共同赔偿没有法律依据。大连基业搭设工程有限公司不服该判决,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6年7月20日,大连基业搭设工程有限公司更名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上诉案件审理过程中,韩永德自愿撤回对王某某的起诉。经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韩永德自愿达成如下调解协议:一、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调解书签收时一次性给付被上诉人韩永德各项损失赔偿款120000元;二、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韩永德间就本次纠纷的权利义务全部终结;三、一审案件受理费5470元(韩永德预交),由韩永德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5470元(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预交)减半收取2735元,由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退回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2735元。原告按调解书的条款履行义务后,起诉至本院,认为二被告擅自拆除脚手架桥板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故要求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已付给韩永行德的122735元。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提交了本院(2016)辽0202民初4610号案件庭审笔录复印件与署名为”贾某某”的《证明》复印件用以证明贾某某、王某某擅自拆除桥板用于王某某房屋装修是导致韩永德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原告履行赔偿款后有权利向二被告追偿,但王某某对原告所述的事实予以否认,称其并不认识贾某某,当时未雇佣过任何人进行过装修,原告提交的署名为”贾某某”的《证明》复印件系在(2016)辽0202民初4610号案件审理过程中由韩永德提供的,庭审时提交的只是复印件,并无原件,且在该案庭审过程中贾某某也未作为证人出庭,故该《证明》的真实性无法认定;该案的庭审笔录也无有效证据证明原告所主张的事实,原告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自己的主张,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贾某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出庭应诉,依法应缺席判决。综上所述,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诉讼费2750元,由原告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仅提交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2016)辽0202民初4610号案件诉讼中贾某某出具的《证明》,主张被上诉人贾某某、王某某擅自拆除桥板用于王某某房屋装修是导致韩永德受伤证据不充分。请求向被上诉人贾某某、王某某追偿其向韩永德的赔偿款没有事实根据。被上诉人贾某某未在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2016)辽0202民初4610号案件庭审中出庭作证,依法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且被上诉人贾某某亦不认可自己应该承担责任。该《证明》的内容也无法确认被上诉人王某某与韩永德受伤有直接关系。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综上所述,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50元,由大连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富喜胜
  审判员  毛国强
  审判员  王 虹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徐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