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徐增升律师 > 徐增升律师成功案例 > 晋亚杰、戴效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晋亚杰、戴效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徐增升律师 时间:2018-12-26
正文

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09民终304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晋亚杰,住河南省西华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素丽,河南箕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戴效云。系王某之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予金。系王某、张某之子。

上述两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增升,山东鸿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晋亚杰因与被上诉人戴效云、王予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肥城市人民法院(2016)鲁0983民初15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晋亚杰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受害人张爱莲无证驾驶无牌三轮车,非法载人,且在事故发生时未佩戴安全头盔,行驶过程中采取措施不当,造成本次事故的发生,应承担全部责任。上诉人正常行驶,而张爱莲在快车道行驶,与上诉人车辆相对行驶走到跟前时,突然逆行拐弯撞到上诉人驾驶的车辆上。从当时的录像中可以明显看出,本次事故发生的全部过程,系因张爱莲违反交通规则引起,上诉人无责任。二、一审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程序违法,偏袒原告。事故发生的全部原因系张爱莲违反交通规则,上诉人为了同情受害方可以承担百分之十的责任,而原审判令上诉人承担百分之四十的责任明显违法。

戴效云、王予金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判决结果公正,不存在偏袒一方的行为,请求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戴效云、王予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关于张某、王某交通事故死亡的损失合计290521.14元;诉讼费用均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3月18日16时许,张某驾驶电动三轮车沿肥梁路由西向东行至王庄镇演马村路口,遇情况采取措施不当,与对行被告晋亚杰驾驶的豫P×××××号轻型仓删式货车碰撞肇事,致张某死亡、王某受伤,两车损坏。王某经抢救无效,于2016年3月28日死亡。2016年4月6日,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肥公交认字[2016]第4009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晋亚杰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王某无责任。庭审中被告晋亚杰对事故事实和责任划分有异议,认为张某驾驶电动车非法载人未佩戴安全头盔,行驶过程中采取措施不当,是主动性过错行为,应当承担全部责任。被告晋亚杰针对以上主张未能提交足以反驳的证据,亦未在指定时间内向上一级公安交通管理机关提出复核申请。事故发生后,张某被送往肥城市人民医院抢救,经抢救无效死亡。原告因此支出医疗费188.5元。2016年3月21日,肥城市公安局出具肥公尸检字(2016)第36号尸检报告,据尸检情况,结合案情及现场等综合分析认为,死者张某符合交通事故头面部受到较大钝性外力作用致其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事发当天,王某入肥城矿业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伤情被诊断为:颅内损伤、脑疝、脑挫伤、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颞骨骨折左侧、额骨骨折、眶骨骨折、股骨骨折左侧。王某于2016年3月26日出院,共住院8天,花费住院费83903.08元。王某于2016年3月26日至2016年3月28日入肥城市王庄镇卫生院住院治疗,该院出具诊断证明载明:患者王某主因“脑外伤、多发骨折”在我院住院治疗,因救治无效于2016年3月28日死亡。原告在该卫生院支付医疗费用花费230.7元。综上,原告共支付王某医疗费84133.78元。庭审中,被告晋亚杰认为王某的医疗费过高,但未能提交足以反驳的证据,亦未在本院指定的时间内对医疗费花费合理性申请鉴定。2016年4月9日,肥城市公安局出具肥公尸检字(2016)第37号尸检报告,据尸检情况,结合案情及现场等综合分析认为,死者王某符合交通事故头部受到较大钝性外力作用致其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死者张某生于1966年12月3日,王某生于1963年1月13日,二人系夫妻关系,均为农村户口。张某父亲张兴河,母亲王桂英,父母二人均已去世。原告王予金系张某、王某之子。原告戴效云系王某之母,于1934年11月16日出生,育有子女四人,分别为死者王某、王建山、王建国、王秀苹。庭审中原告提交电动三轮发票一张,主张支出施救费、拖车费240元。另外,原告主张电动车损失费3000元,但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庭审中,原告主张因张某死亡产生的误工费、交通费共计819元,因王某死亡产生的误工费、交通费共计1319元。综上,原告王予金因其亲属张某死亡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包括:1、医疗费188.5元;2、丧葬费26230(52460元/年÷12个月×6个月);3、死亡赔偿金258600元(12930元/年×20年);4、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800元;5、施救费、拖车费240元;以上共计286058.5元。二原告因其亲属王某死亡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包括:1、医疗费84133.78元;2、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300元(30元/天×10天);3、误工费354.25元(12930元/年÷365天×10天);4、护理费700元(70元/天×10天);5、丧葬费26230元(52460元/年÷12个月×6个月);6、死亡赔偿金269535元{死亡赔偿金258600元(12930元/年×20年)+戴效云被扶养人生活费10935元(8748元/年×5年÷4人)};7、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1300元。以上共计382553.03元。另查明,豫P×××××号轻型仓删式货车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投保有为期一年的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被告晋亚杰已支付原告5000元。再查明,2016年4月14日,原告戴效云、王予金以晋亚杰、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为被告诉至本院,要求各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庭前,原告戴效云、王予金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就交强险限额内的损失自行达成协议,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优先赔偿原告王予金因其亲属张某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122000元。原告戴效云、王予金申请撤回对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的起诉。一审法院认为,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交通管理机关依据法定程序作出的,是证明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基本证据,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对该事故认定书确定的案件事实及因果关系被告没有充分的证据进行反驳且没有提出足以推翻其结论的理由。对事故认定书确定的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划分,本院予以采纳。即原告亲属张某驾驶电动三轮车与被告晋亚杰驾驶的轻型仓栅式货车碰撞肇事,致张某死亡、王某受伤,两车损坏。王某经抢救无效,于2016年3月28日死亡。张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晋亚杰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王某无责任,事实清楚,责任明确。因本次事故发生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故对于原告交强险外的损失,被告晋亚杰应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

关于医疗费,原告分别提交了肥城市人民医院、肥城矿业中心医院、肥城市王庄镇卫生院的诊断证明、门诊收费票据等证据进行证实,被告晋亚杰认为王某的医疗费过高,但未能提交足以反驳的证据,亦未在本院指定的时间内对医疗费申请鉴定。本院依原告提交的医疗费单据计算相关损失。关于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关于死亡赔偿金,张某与王某均系农村户口,故原告要求按农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处理事故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本院分别酌定为800元和1300元。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戴效云已满81周岁,已丧失劳动能力,本院按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为四人扶养。关于护理费,原告主张王某的护理人数为两人,按农村标准计算,但从原告提交的证据中不足以证实其主张,故本院参照护工标准按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计算。原告主张电动三轮车损失费3000元,因其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对该费用不予支持。关于精神抚慰金,因本次事故晋亚杰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未达到给付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条件,对原告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庭前,原告戴效云、王予金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就交强险限额内的损失私下达成协议,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优先赔偿原告王予金因其亲属张某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122000元。该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且系当事人对自己权利的自行处分,本院予以确认。故原告王予金因其亲属张某死亡造成的损失共计286058.5元,超出交强险的部分由被告晋亚杰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65623.4元{(286058.5元122000元)×40%}。原告戴效云、王予金因其亲属王某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382553.03元,由被告晋亚杰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153021.21元(382553.03元×40%),被告晋亚杰已支付原告5000元,还需赔偿148021.21元(153021.21元5000元)。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晋亚杰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王予金因其亲属张某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65623.4元;二、被告晋亚杰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戴效云、原告王予金因其亲属王某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148021.21元;三、驳回原告戴效云、原告王予金的其他诉讼请求。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829元,由被告晋亚杰承担2285元,原告张某、王予金承担544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本案中,公安交警部门根据勘查笔录、事故现场图、视听资料等证据依法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上诉人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上诉人虽有异议,但并未提供任何证据推翻该交通事故认定书,亦未在指定时间内向上一级公安交通管理机关提出复核申请,故本院对公安交警部门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确认。一审法院在次要责任范围内判令上诉人承担4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因公安交警部门已将事故监控录像作为认定本案交通事故责任的证据,因此,对于上诉人要求法院调取事故发生时监控录像的调取证据申请,本院不予准许。一审法院根据本案的案情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并未违反法律规定,上诉人关于本案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晋亚杰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29元,由晋亚杰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梁丽梅

审判员  徐献武

审判员  王 芳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记员  韩钰笛

分享到
徐增升
徐增升

诚第1

  • 婚姻家庭
  • 交通事故
  • 刑事辩护

执业证号:13709201010498174

泰安 | 山东鸿祥律师事务所

10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35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