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危险作业案件中举证不利 谁承担法律后果

时间:2019-04-08 14:59:49| 专长:人身损害| 来源:杨秋律师

王某为船方工作人员,2016年该船在某船厂进行维修过程中由于闪爆造成王某受伤。对于闪爆的原因因出事时维修方并未报告给当地安监部门导致在诉讼中王某与船厂双方对该原因各执一词。在庭审中,面对法院要受害者王某方承担该闪爆原因的举证责任的不利情况下,我方从下列角度将举证责任分配有效扭转到对受害者有利一方,最终法院支持受害者王某的诉讼请求,从而有效维护了弱者这一方的合法权益。现将庭审时代理要点发表如下: 一、 关于爆燃原因的问题 《安全生产法》第八十条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报告本单位负责人。单位负责人接到事故报告后,应当迅速采取有效措施,组织抢救,防止事故扩大,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立即如实报告当地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不得隐瞒不报、谎报或者迟报,不得故意破坏事故现场、毁灭有关证据。本案中,闪爆事件发生后,原告本就烧得面目全非,生命都处于危机之中,根本不可能向安检部门报告。而对于被告,事故原因的第一手证据就掌握在他们手上,他们完全可以按照《安全生产法》第80条之规定向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如实报告,调查清楚事故的真正原因,可是被告却隐瞒不报,故意毁灭事故原因的相关证据,对于该证据被毁灭所产生的相应法律后果应由被告承担。如果证据被毁灭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处于弱势群体的原告承担,势必于情于理于法不合,并且进一步诱使生产经营单位隐瞒安全事故不报却能摆脱责任的违法行为的泛滥。并且对被告的违法行为,我们进一步保留向上级安检部门举报的权利。 二、 该案的法律适用问题和归责原则。 本案是特殊侵权案件,不是一般侵权案件,应适用高度危险作业致害的归责和构成要件。其构成要件为:一、须从事高度危险作业;二、须造成他人损害;三、三、高度危险作业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并且最高人民法院侵权责任法研究小组编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理解与适用>>一书(第478页)中明确到由于高度危险作业的特殊性,因此因果关系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在此种情况下,受害人仅能证明高度危险作业是损害后果发生的可能原因,因此,为切实保护受害人的利益,对于因果关系可以采用推定的方法,即由高度危险作业人证明作业活动与损害后果没有因果关系,如果作业人不能证明,则推定有因果关系存在。本案中,被告所从事的修理是在化学品船上动火作业,具有高度危险性,并且《安全生产管理协议》中危险作业审批制度第四条规定动火现场施工单位应派人监护,可是在动火现场施工单位并没有现场监护人员。《修造船防火防爆管理规定》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机舱内热工作业时,可燃气体浓度须保持在爆炸下限的1%以下,那被告又有何证据证明动火作业时被告将可燃气体浓度保持在爆炸下限的1%以下,并且被告的证人检测也只是在动火前。况且证人的检测是外行做内行的事,怎么是合格的。故根据《民法通则》第123条、《侵权责任法》第69条之规定,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