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家驰宏矿业、云南博献矿业探矿权转让合同

时间:2018-12-26 19:38:19|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杨绍云律师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云民终7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巧家驰宏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巧家县过境公路(金桥宾馆)

法定代表人:胡万宏,该公司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哲,云南博凡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学权,该公司职工,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云南博献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东郊昙小路云南有色地质研究所地质楼*楼**号。

法定代表人:曾大勇,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绍云、李荣昌,云南云子宇靖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巧家驰宏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宏公司)与被上诉人云南博献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献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昭中民初字第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驰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哲、王学权,被上诉人博献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绍云、李荣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驰宏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博献公司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博献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1:博献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严重违约,驰宏公司不应当支付剩余价款。其矿区交付时间及交付标的均不符合合同约定;2:本案探矿权存在争议,博献公司应当赔偿驰宏公司违约金及损失。

博献公司辩称:原审判决本案涉案矿权不存在权属争议,博献公司已按照合同约定完全履行合同义务,驰宏公司应当支付剩余合同款项。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博献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判决驰宏公司支付博献公司探矿权转让款25644185.94元;2、判决驰宏公司支付博献公司从2011年2月22日至2015年9月23日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费7531911.11元;3、判决驰宏公司支付博献公司违约金1200万元;4、本案诉讼费用由驰宏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1月26日,博献公司与驰宏公司签订《巧家县白马厂铅锌矿普查探矿权转让协议》,约定将拥有的《巧家县白马厂铅锌矿普查探矿权》勘察许可证规定的全部勘察区一次性转让给被告,矿权面积为74.61平方公里,证号为T53120090302025847,有限期限自2009年3月2日至2011年3月2日,转让价款12200万元,双方对付款时间、双方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等事项做了明确约定。合同签订后,博献公司于2011年5月23日移交北部矿区,2015年2月6日移交南部矿区。驰宏公司于2011年1月31日支付转让款3600万元,5月24日支付转让款3500万元,7月28日支付转让款2000万元,2015年6月4日支付转让款5355814.06元,合计支付转让款96355814.06元,尚欠款项25644185.94元。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探矿权人转让前为博献公司,博献公司依约办理了探矿权转让手续,驰宏公司已经取得合法有效的探矿权证,探矿权权属没有争议。双方签订的协议中,约定了双方办理完资产、技术资料和现场移交等手续,且公示期满之后,驰宏公司在七个工作日内将转让价款的65.49%即7990万元打入博献公司账户,待矿权手续变更至驰宏公司名下后,七个工作日内付清转让价款剩余的5%,即610万元打入博献公司账户。2011年6月20日,涉诉探矿权证探矿权人已经变更为驰宏公司。按照合同约定,驰宏公司需在双方办理完资产、技术资料和现场移交等手续后,付清第二阶段款项的情形下,方才进行探矿权人的变更,驰宏公司作为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12月22日受理的巧家县博晶矿业有限公司与博献公司关于白马厂铅锌矿探矿权转让纠纷中的第三人,明知博献公司与博晶公司存在纠纷,在博献公司未完全交付矿区的情形下,坚持办理完毕探矿权转让手续,已经对博献公司延迟交付矿区的行为予以认可。因在资产的移交与探矿权证的变更、付款方式上,双方在履行过程中已经做了实质性变更,且对变更没有形成书面协议,按照市场交易习惯,驰宏公司已经取得全部矿区,应支付全部款项。因双方变更履行过程中对利息及违约金没有补充约定,故对博献公司主张的利息与违约金,不予支持。驰宏公司认为博献公司有违约行为,应返还转让价款及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其已经另行提起诉讼,本案中不予评述。综上原审法院判决:一、由驰宏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支付博献公司转让款25644185.94元;二、驳回博献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7680.5元,由博献公司承担115732元,由驰宏公司承担151948元。

本院二审期间,驰宏公司向本院提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回证》、《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回证》各一份,欲证明驰宏公司于2011年9月23日才知晓涉案矿权存在权属争议的事实。博献公司认可本案的真实性。承办人认为,双方当事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对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归纳双方当事人诉辩主张,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驰宏公司应否支付博献公司转让款25644185.94元?

针对争议焦点,驰宏公司认为,博献公司在签约过程中隐瞒了涉案矿权存在权属争议、博献公司迟延交付矿区、并且交付标的不符合合同约定,据此驰宏公司不应当向博献公司支付尾款。博献公司则认为,本案涉案矿权属于博献公司,不存在权属争议,且其已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驰宏公司应当按照合同向其支付约定款项。

本院认为,第一,关于本案矿权是否存在争议的问题。双方于2011年1月26日签订《巧家县白马铅锌普查探矿权转让协议》时,虽涉案矿权存在诉讼,但涉及本案矿权的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昆民四初字第5号案件中,巧家县博晶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晶公司)在该案中未主张矿权,而是主张“解除博晶公司、博献公司双方于2009年11月29日签订的《探矿权转让协议书》及2010年5月26日签订的《关于探矿权转让协议书的补充协议》”,并由博献公司返还其投资款并支付其违约金。故博献公司对本案涉案矿权拥有完整的所有权,涉案探矿权不存在权属争议。另外,双方合同第六条2乙方(博献公司)的陈述与保证约定:“……若存在未了的或可能提起的影响其履行本合同义务的诉讼、仲裁、行政程序或行政处罚,而不影响该探矿权证转让事宜,由乙方自行承担法律责任,不影响本合同履行”,故博晶公司与博献公司诉讼案件的存在不影响本合同履行,仅是由博献公司自行承担该诉讼的后果,驰宏公司据此主张其不应支付合同尾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第二,关于本案博献公司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的问题。本院认为,首先,驰宏公司对于博献公司未完整按照合同履约之一即迟延交付南部矿区。对此,本院认为,因驰宏公司已就博献公司的违约行为另案起诉主张权利,对违约问题本案不予审理,本案合同合法有效,驰宏公司应当按约支付转让价款,驰宏公司据此在本案中抗辩其不应向博献公司支付剩余转让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次,驰宏公司主张博献公司交付的矿权面积缩减。对此,本院认为,2011年6月20日,涉诉探矿权证探矿权人已经变更为驰宏公司,在矿权变更时的矿区面积与合同约定相符。并且,在庭审中,双方当事人认可,在矿证延续过程中,按照法律强制性规定,每次延续均会强制将矿区面积缩减25%。经一、二审查明,在博献公司将涉案探矿权证权利人变更为驰宏公司后,驰宏公司于2012年8月9日、2013年9月17日、2015年12月25日共计办理了三次延续,同时,在2012年8月9日升级时矿区面积仅缩减了0.98平方公里(74.61-73.63),故驰宏公司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矿区面积缩减系博献公司造成,与博献公司行为有直接相关。驰宏公司在本案中据此主张不支付剩余转让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驰宏公司的上诉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得当,应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7680.50元,由巧家驰宏矿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娟

代理审判员  汤莉婷

代理审判员  陈少飞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杨 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