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健生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于健生律师
(山东德州)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0534-263****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德州市德城区德兴中大道856号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邻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yujianlawyer/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案例

于健生律师代理庆云县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时间:2016.09.13  作者:于健生律师  来源:中顾法律网

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鲁14行终14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绍清。

委托代理人王淑珍。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变更、放弃诉讼请求,调解,和解、提起上诉,代收法律文书

委托代理人付中江,山东鑫大公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变更、放弃诉讼请求,调解,和解、提起上诉,代收法律文书。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庆云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许健,县长。(未到庭)

出庭负责人胡晓琴,庆云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委托代理人于健生,山东天衢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变更、放弃诉讼请求,调解,和解、提起上诉,代收法律文书。

委托代理人刘丽红,庆云县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变更、放弃诉讼请求,调解,和解、提起上诉,代收法律文书。

刘绍清诉庆云县人民政府信息公开一案,刘绍清不服山东省庆云县人民法院(2016)鲁1423行初1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绍清的委托代理人王淑珍、付中江,被上诉人庆云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胡晓琴及委托代理人于健生、刘丽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在2015年9月份向被告及其相关部门提起书面申请,要求被告依法履行信息公开的行政职责,责令有关拆迁档案管理、存放部门向原告本人公开或向人民法院提供”2008年涉及庆云县华庆团块原回民饭店的拆迁档案”。被告收到申请书后,与庆云县房屋征收办公室取得联系,责成县房屋征收办公室协调相关方面向原告提供”2008年涉及庆云县华庆团块原回民饭店的拆迁档案资料”,后原告又在2015年12月份再次向被告提出书面申请。被告依据《山东省政府信息公开办法》第二十六条第九项”原告无正当理由重复向同一行政机关申请公开同一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已经作出答复的,不再重复受理”的规定,于2016年1月7日向原告告知不再重复受理。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刘绍清向被告庆云县人民政府申请公开”2008年涉及庆云县华庆团块原回民饭店的拆迁档案”,被告提出原告提供的产权调换协议书的当事人双方是肖福强和庆云县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没有一方主体是庆云县人民政府,而且根据该协议第十四条的规定,该协议签订之日起十五日内应当由庆云县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向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备案,拆迁完成后30天内向拆迁管理部门移交档案,当时的拆迁管理部门是庆云县住建局而非县政府,原告不应向被告申请公开信息。原告要求获取的”2008年涉及庆云县华庆团块原回民饭店的拆迁档案”,不是被告制作和保存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刘绍清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刘绍清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请求为:1、依法撤销庆云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鲁1423行初12号行政判决书并改判;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改判。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多处错误,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不是本案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显属错误。主要理由是,第一、被上诉人不是本案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在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没有以此作为答辩意见,原审法庭也没有以此作为争议焦点。第二、被上诉人不但没有答辩其不是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反而向原审法院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已履行相应的公开义务。第三、原审法院认定”2008年涉及庆云县华庆团块原回民饭店的拆迁档案”,不是被上诉人制作和保存的。事实上,上诉人始终也没有主张上述拆迁档案是被上诉人制作和保存的。上诉人认为,上述拆迁档案依照相关的法律规定,被上诉人的相关职能部门理应存档保存的,而被上诉人能够获取相关要求公开的信息,向上诉人公开。第四、上诉人在本次诉讼前,依法向被上诉人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被上诉人依法给予上诉人书面答复。据此,依照法律规定,被上诉人不但是本案的适格被告,而且是履行上诉人要求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主体。二是,原审法院判定上诉人承担”上述拆迁档案是被上诉人制作和保存”的举证责任,明显错误。上诉人认为,行政诉讼对于此案的举证责任不在于上诉人,原审法院要求上诉人承担该举证责任,明显错误。三是,依照法律规定和被上诉人给予上诉人的书面答复,上诉人要求公开的上述拆迁档案是存在的,是保存入档的。被上诉人不能以上述拆迁档案系其职能部门机关保存,就免除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明显错误。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改判。《最高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分为八种情形,原审法院不予区分本案被判决驳回的情形,不予引用本案具体情形涉及的条款,显然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因此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显属错误,应依法改判并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庆云县人民政府答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我方并非本案适格当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根据《山东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应当依法加强对房屋拆迁实施情况和拆迁补偿安置情况的监督检查,建立、健全拆迁档案管理制度和统计资料报告制度。拆迁人应及时整理并保管拆迁资料,并在完成拆迁后三十日内向房屋拆迁管理部门移交拆迁资料。据此,上诉人诉请的政府信息不是我方制作或保存,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案中,政府信息公开的义务主体应当为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而非我方,我方并非本案适格当事人。二、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确定我方的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在理解、适用法律上是错误的。上诉人诉称涉案拆迁发生于2008年4月25日之前,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自2008年5月1日起施行,上诉人诉请依照该条例确定上诉人的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在理解、适用法律上是错误的。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项、第(七)项、第(八)项规定:(一)不属于政府信息、政府信息不存在、依法属于不予公开范围或者依法不属于被告公开的;(七)无法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提供政府信息,且被告已通过安排申请人查阅相关资料、提供复制件或者其他适当形式提供的;(八)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本案中,尽管上诉人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不属于我方公开的职责范围,我方仍然协调相关职能部门为上诉人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

另在本院庭审过程中,当事人双方一致认可被上诉人庆云县人民政府不是上诉人刘绍清申请公开信息的制作与保存机关。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之规定: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因此无论是应当主动公开的信息还是依申请公开的信息,均应由制作或者获取并保存的机关予以公开,既然当事人双方一致认可被上诉人庆云县人民政府不是上诉人刘绍清申请公开信息的制作与保存机关,那么被上诉人就没有向上诉人公开其所申请的信息的义务,即使被上诉人有能力从其职能部门调取到相关信息,或者是在上诉人申请的过程中曾经给出”责成有关部门与你联系”的答复,也不能成为认定被上诉人具有公开义务的理由,据此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正确。但是原审法院在判决中引用法律条文未具体到款项,应予纠正,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项,在被上诉人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的前提下,对不属于应由被上诉人公开的信息,应当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条文欠具体,但不足以撤销,二审予以补足后,为减少当事人诉累,可以维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刘绍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如冰

审 判 员  王 鲲

代理审判员  宋冬梅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董 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