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健生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于健生律师
(山东德州)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0534-263****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德州市德城区德兴中大道856号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邻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yujianlawyer/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案例

北京宝丰园公司与德州人社局行政确认判决

时间:2016.09.13  作者:于健生律师  来源:中顾法律网

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与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6-09-01  浏览:2次 点击下载文书  点击打印文书  


 

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鲁14行终13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所在地址齐河县华店创业园。

法定代表人侯庆兵,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田雨,山东平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所在地址德州市德城区东风东路1566新城综合楼。

法定代表人何连生,局长。

委托代理人于建生,山东天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书芹,山东天衢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文会。

委托代理人孙红雨,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想,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实习律师。

上诉人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不服山东省齐河县人民法院(2016)鲁1425行初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委托代理人田雨,被上诉人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责人王轶,委托代理人于建生、崔书芹,被上诉人文会及其委托代理人孙红雨、李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7月份,文会由文中成(音)找来,到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承建的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工地从事厂房吊板工作,工资由文中成发放,文中成系自然人,无用工主体资格。2013年9月11日9时30分左右,文会在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承建的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工地工作时,不慎摔伤,后被送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腰椎爆裂骨折并脊髓损伤。以上事实有(2014)夏商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书、(2014)德中民终字第1129号民事判决书予以确认证实。

2013年12月10日,第三人文会向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文会委托夏津第三法律服务所左文臣代理申请工伤事宜,同时提供文军、王景峰书面证言两份,2012年12月11日,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文会申请,并向文会送达工伤认定受理决定书。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邮寄送达工伤认定受理决定书和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在举证期限内向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其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不予认定第三人文会为工伤的单位意见及单位营业执照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同时委托山东平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田雨代理工伤认定事宜。2013年12月27日,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因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对其与第三人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提出异议,遂中止工伤认定程序,并向文会和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送达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此后,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向夏津县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夏津县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夏劳人仲字第001号裁决,裁决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与文会存在劳动关系。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对仲裁不服向夏津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夏津县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4)夏商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与文会存在劳动关系。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不服判决向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德中民终字第112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2014)夏商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确认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与文会不存在劳动关系。在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后,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恢复工伤认定程序,依据文会提交的文军、王景峰书面证言、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钢结构合同评审表及与原告签订的工程合同书、对邱建的调查以及(2014)夏商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书、(2014)德中民终字第1129号民事判决书共同认定的事实,经研究审批,作出201506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文会受到的伤害为工伤。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据(2014)夏商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书、(2014)德中民终字第112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认定第三人文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事实清楚确凿。被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不能认定为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酗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规定,认定文会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从事本职工作时意外负伤,并且没有《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所述情形,属于工伤,适用法律正确。本案中,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将承建的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发包给没有用工主体资格的文中成(音)施工,文中成找来施工的第三人文会在工作中受到事故伤害,文会虽与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不存在直接的劳动关系,被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的规定,认定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应对第三人文会受到的工伤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并无不当。被告依据工伤认定程序,履行了法定程序义务,作出工伤认定程序合法。综上,被告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2015061号工伤认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

一、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焦点问题是,没有劳动关系能否认定工伤。1、在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如果能认定是工伤,那么,在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法律关系?反正,不是劳动关系。2、在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如果能认定是工伤,那么,《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中第三人以后应当缴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上诉人是否为第三人缴纳?缴纳上述保险的前提是存在劳动关系。3、在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如果能认定是工伤,就会出现”这个人不是我们单位的人,但他如果发生工伤我们也要赔”的滑稽逻辑。用人单位将来如何应付不存在劳动关系的工伤?4、在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如果能认定是工伤,那么,工伤认定程序中出现申请法院或仲裁确认劳动关系情况下,工伤认定程序就不用中止。而实践中是,在工伤认定的程序中,如果被申请人向法院提出确认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工伤认定程序应当中止,中止的原因就是工伤认定行政部门需要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如果法院判决存在劳动关系,工伤认定行政部门则继续根据事实认定是否是工伤,如果法院判决不存在劳动关系,则应直接驳回工伤认定请求,这就是工伤认定程序中止的原因。在本案中工伤认定的程序,被上诉人就曾中止过。5、上述第4所阐明的理由和法理,同样适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是”人民法院受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后,发现原告或者第三人在提起行政诉讼前已经就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申请劳动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诉讼的,应当中止行政案件的审理。”为什么应当中止行政案件的审理?中止行政案件审理的原因就是需要等待原告与第三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法定确认,如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存在劳动关系,则继续审理,否则,应驳回。也就是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与”工伤认定”二者存在逻辑上的关系。如果不存在劳动关系,行政部门能认定工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就没有存在的必要。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原文”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第三条主要是用来确定”谁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并不能根据该条”认定工伤”。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谁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与”认定工伤”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也是极容易混淆的两个概念。”谁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前提是工伤认定已有结果,主要解决谁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问题。因此,被上诉人的错误在于援引该条进行”认定工伤”。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是用来确定”谁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而第四条是关于”认定工伤”的内容,否则,第三条和第四条就可以合并。第四条原文”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伤原因导致的;……”在此,恳请贵院深入研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之间的逻辑关系。7、行政法规《工伤保险条例》(国务院第375号)第十八条明确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工伤认定申请表;(二)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三)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根据上述规定,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时,首先应当审核确定受伤职工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因为工伤认定中受伤职工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直接关系着该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以及工伤责任的最终承担者,所以劳动关系的确认是处理工伤争议的前提条件和基础。8、在第三人申请工伤认定的过程中,无论是工伤认定行政部门,还是人民法院,都提出担心,”如果不给第三人认定工伤,谁对第三人的伤害负责?”上诉人认为,对此《侵权行为法》规定十分清楚。

二、原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1、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文中成(音)”,这一认定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上诉人多次声明,不认识文中成(音),文中成与上诉人无关。原审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想当然的认定了上诉人与文中成(音)存在发包关系,存在严重的事实认定错误。2、原审法院没有对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的事实予以认定。被上诉人在工伤认定程序中,中止工伤认定被上诉人通知了上诉人,为什么恢复工伤认定程序就不通知上诉人?中止程序需要通知,恢复程序自然也需要通知,否则,上诉人一直认为程序是在中止状态。请求:1、撤销齐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鲁1425行初5号判决书;2、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201506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被上诉人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辩称,一、原审法院做出的生效判决认定事实清楚。2013年7月份,第三人由文中成(音)找来,到被答辩人承建的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工地从事厂房吊板工作。该吊板工程由被答辩人发包给不具有施工资质的文中成,文中成为第三人发放工资。经查实文中成系自然人,无用工主体资格。2013年9月11日9时30分左右,第三人文会在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工地工作时,不慎摔伤,后被送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腰椎爆裂骨折并脊髓损伤。以上事实有(2014)夏商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书、(2014)德中民终字第1129号民事判决书予以查明确认。

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此外,《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也规定了不能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一)故意犯罪的;(二)酗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因此文会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从事本职工作时意外负伤,并且没有《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所述情形,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认定工伤情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四)项主要是从有利于职工的角度出发,不以是否存在真实劳动关系为前提,这是对工伤保险条例将劳动关系作为工伤认定前提的一般规定之外的特殊情形处理,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并非必然与劳动者具有劳动关系。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在上述情形下,包工头以自己的名义招用劳动者,劳动者也明知其是为包工头打工,接受包工头管理,并从包工头处领取报酬。加之建筑施工、矿山行业用工管理相对松散、人员流动性大、施工工人施工受伤风险系数高,劳社部下发该通知主要解决从事建筑施工、矿山行业职工工伤待遇相关问题。无论第三人与被答辩人存不存在劳动关系,也不影响第三人的工伤认定。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根据上述规定,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应对第三人文会受到的伤害不属于工伤进行举证,如果不能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在我局对其下达限期举证通知书后,向我局提交了单位意见,但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第三人文会不属于工伤,因此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因此,原审法院做出的判决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原审法院做出的(2016)鲁1425行初5号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恳请贵院依法维持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文会庭审中口头答辩称,同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意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依法维持。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各方当事人一审提交证据随一审卷宗全部移交本院。本院综合上述证据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本案中,上诉人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将其承建的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发包给没有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文中成(音),文中成招用的被上诉人文会在工作中受到事故伤害,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被上诉人德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据各方提交证据材料及调查事实,作出2015061号工伤认定决定符合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对于”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支持社会保险部门关于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认定;第四条第(一)项规定,对于”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支持社会保险部门就此作出的工伤认定。一审法院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维持。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北京宝丰园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齐河分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鲲

代理审判员  郭喜珂

代理审判员  宋冬梅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袁 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