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时间:2019-03-05 10:31:15| 专长:工程建筑| 来源:喻映辉律师

邹某、邹某1诉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禄劝某某自治县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5)盘法民二初字第75号

案  由: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5年11月09日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盘法民二初字第75号

原告:邹某,女,汉族,四川省富顺县人,无固定职业,住昆明市盘龙区北京路。

原告:邹某1,男,汉族,四川省富顺县人,无固定职业,住昆明市盘龙区仿江南水乡。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陶应强、喻映辉,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

地址:昆明市环城东路。

法定代表人:薛某某,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韦成佐,云南华熙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

地址:昆明市环城东路。

法定代表人:洪某,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某,男,汉族,湖北省武汉市人,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工作,住昆明市金沙小区金春苑。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禄劝某某自治县人民政府

地址: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

法定代表人:李某某,县长。

委托代理人:李某某1,男,汉族,禄劝县人,住禄劝县屏山镇鼎诚佳园。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崔如华,云南展耀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邹某、邹某1诉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十四局公司)、禄劝某某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某某县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6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邹某1及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陶应强,被告水利水电电力工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韦成佐,被告水利水电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某,被告某某县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李某某1、崔如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邹敬全于2012年7月21日因病过世,原告邹某、邹某1系邹敬全子女。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是被告水利水电电力工程公司的上级主管机关。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于1998年7月27日向被告某某县政府承包了该县封过水库保家坪引水隧道工程,承包后又将该工程以其下属单位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名义将该工程发包给邹敬全具体施工,并与邹敬全于2000年9月26日签订了《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砼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由邹敬全对该工程包工包料,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按工程造价的23%提取费用,其余工程款款项属邹敬全,并约定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扣除23%的管理费和5%的质保金后将款项及时支付邹敬全,5%的质保金在工程验收后一年内支付,任何一方违约需承担工程总价20%的违约金。合同签订后,邹敬全即组织人力、物力施工,工程于2002年2月28日完工,2004年4月3日通过验收,但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扣除管理费、税费后总计欠邹敬全工程款人民币1563088.43元至今未付。邹敬全向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催款,但其均以某某县政府和工程指挥部未拨款为由拒付邹敬全工程款。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是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上级主管机关,应当对其下属单位的付款行为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某某县政府作为业主和发包方,应当在欠付二被告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原告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现为维护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款人民币1563088.43元,违约金312617.69元,并支付从2002年7月23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对上述付款行为承担连带支付责任;3、某某县政府在欠付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及某某十四局公司的工程款范围内对上述第1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支付责任;4、由三被告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辩称:1、合同中工程的承包方系施工队,且有施工队的签章,原告以自然人身份起诉,不具备主体资格;2、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实际欠款为1242092元而非1563088.43元,1563088.43元款项中应当扣除合同管理费23%。扣除后的余额当中还必须扣除3.2%的税费38514元。

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辩称:1、原告作为自然人无诉权,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合同相对方应为施工队;2、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系两个独立的法人机构,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责任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无关。

被告某某县政府辩称:1、原告作为自然人无诉权,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2、被告某某县政府系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本案所涉工程的承包方为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对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将工程转包给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后又转包给原告之父邹敬全的事实被告某某县政府不知情,故被告某某县政府与二原告之父邹敬全无合同关系,合同也因系违法转包而无效;3、根据结算,被告某某县政府实际欠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的款项为1143945.35元。

庭审中,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

一、亲属关系证明、身份证复印件、不参加诉讼申明书、死亡证明书,欲证明两原告系邹敬全的继承人,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二、工商登记卡片、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章程、工商资料,欲证明:1、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及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主体资格;2、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隶属、依托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是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上级主管机关;

三、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封过水库配套工程保家坪引水隧洞施工合同,欲证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于1998年7月27日向某某县政府承包了该县封过水库保家坪引水隧道工程,合同约定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驻工地代表马云彬为项目经理,任昌卯为项目副经理;

四、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砼施工承包合同,欲证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承包禄劝县水务局的工程后又将该工程以其下属单位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名义发包给二原告之父邹敬全施工,双方于2000年9月26日签订了合同,合同约定由邹敬全对该工程包工包料,被告按工程造价的23%提取费用,其余工程款项属邹敬全,并约定被告扣除23%的管理费和5%的质保金后将款项及时支付给邹敬全,5%的质保金在工程验收后一年内支付。违约方需承担工程总价20%的违约金;

五、禄劝县封过水库配套工程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总结算书,欲证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于2002年7月23日就邹敬全施工完成的工程量与被告某某县政府进行结算后确认:完成工程总投资额为14682082.68元,尚欠尾款2093547.07元(其中质保金283500元),该工程实际施工人为邹敬全,所欠工程尾款实际为邹敬全的;

六、证明、《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复函、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发文登记表,欲证明:1、工程竣工验收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扣除全部管理费、税费后截止至2009年3月总计欠邹敬全工程款1563088.43元未付;2、邹敬全每年都向被告催款未果;

七、情况说明,欲证明项目负责人马云彬证实:禄劝封过水库指挥部欠被告的尾款1563088.43元,该款实为欠邹敬全的,23%管理费用已扣除;同时证实邹敬全每年都陪同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去某某县政府及水务局索要欠款;

八、施工队工程结算书,欲证明被告所欠原告工程款金额与马云彬出具的情况说明中金额吻合。

经质证,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真实性无异议,但关联性不认可,本案中合同是与富顺县某施工队所签订,有加盖公章,邹敬全为自然人身份,故亲属关系证明不能证明原告有合法的诉讼主体资格;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二、三、四、五、六、七予以认可,但1563088.43元的工程欠款是结算欠款,该款应当扣除税费和管理费,余下的款项才能支付;对证据八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该结算书是与施工队签订的而非邹敬全,邹敬全无诉权。

经质证,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质证意见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一致;对证据二真实性认可,但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某某十四局公司与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为两个独立法人,原告无权要求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对证据三、五无异议;对证据四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证据证实工程系发包给富顺县某施工队而非邹敬全;对证据六中证明、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因无证据原件,不予认可,对证据六中《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复函三性予以认可,但不能证明邹敬全曾主张过权利,对发文登记表无异议;对证据七无异议;对证据八关联性不认可,该结算书是与施工队签订的而非邹敬全,邹敬全无诉权。

经质证,被告某某县政府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二原告为仅有的权利人;对证据二无异议,但不能证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及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为上下级关系;对证据三无异议,但不能证明马云彬为工程项目经理,也不代表其有具体的职务权利;对证据四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合同权利归属于邹敬全;对证据五不认可,工程指挥部和工程财务专用章非订立合同所使用的合同印章,不具效力,且结算书数额与审计报告数额相矛盾;对证据六中证明、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因无证据原件,不予认可,对《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复函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内容不予认可,该数额非确切的欠付数额;对证据七不予认可,证人应出庭作证,且证明内容的金额也未经结算;对证据八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无签章,也印证了原告无诉讼主体资格。

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为证明其答辩意见,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一、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封过水库配套工程保家坪引水隧洞施工合同,欲证明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和某某县政府关于电力工程的承包关系,不直接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和富顺县某施工队发生关系,原告所主张的工程款是属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

二、禄劝县封过水库配套工程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总结算书,欲证明结算的工程款与原告无关,结算工程款属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

三、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的复函、发文登记表,欲证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向某某县政府请求支付工程款,不是为他人追索工程款,不能证明原告的诉讼时效。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但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管理原告,即有义务代原告进行追偿,工程款属于原告,且上述款项已扣除了管理费,应支付原告。

经质证,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对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经质证,被告某某县政府对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提交的证据二不认可,工程指挥部和工程财务专用章非订立合同所使用的合同印章,不具效力,且结算书数额与审计报告数额相矛盾;对其余证据中所涉及金额均不予认可,与审计意见矛盾。

被告某某县政府为证明其答辩意见,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一、财务决算报告,欲证明2002年3月22日隧洞工程结算款为14507634.23元,已付工程款12833230.24元,欠工程款1674403.99元;

二、审计意见书,欲证明2002年4月1日审计意见书载明已支付承包方工程款12833230.24元(含水泥款424500元),尚欠承包方工程款1674403.99元;

三、收据及转账支票存根,欲证明2002年12月12日至2005年2月4日期间共支付承包方工程款530458.64元;

四、县政府常务会议纪要,欲证明2014年11月19日禄劝县水务局筹措资金297315.40元来偿还某某十四局公司的工程款,已通知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项目经理马云彬来领取,但马云彬一直未来领取。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某某县政府提交的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对于证据二,认为其审计结果是否有变化与原告无关,证据四也可以印证马云彬的身份,并证明系因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怠于领取工程款,导致原告利益受损。

经质证,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及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对被告某某县政府提交的证据一不认可,该证据系被告某某县政府单方制作;对证据二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该审计意见系单方做出,金额应以双方签订的结算书为准;对证据三中涉及水泥款扣款问题,因与结算报告不一致,应以结算报告为准;对证据四真实性、合法性认可,但关联性不予认可,会议系内部单方行为,未经其他合同当事人确认。

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未提交证据。

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虽证据六中证明、关于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无证据原件,但其内容与原告提交的其余证据相互印证,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提交的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被告某某县政府提交的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证据一、二、四为其单方内部文件,非第三方审计核算报告,也无原告及其余被告签字确认,不能证明是与其余被告及原告之间对工程款的金额确认。对原、被告提交证据欲证明目的,本院将待后进行综合评判。

综上所述,本院确认以下案件事实: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四工程局改制更名后为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为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主管单位。禄劝县世界银行贷款扶贫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及禄劝县世行贷款封过水库配套工程指挥部系某某县政府成立的临时机构。1998年7月27日,禄劝县世界银行贷款扶贫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甲方)与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四工程局(乙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乙方承包禄劝县封过水库保家坪引水隧道工程,承包范围包括输水隧洞洞挖,锚喷支护及钢筋混泥土衬砌,回填灌浆及必要的固结灌浆,进口洞脸的临时支护和永久混凝土衬砌,施工场内公路及临时设施的设计、施工;工程价款为11342049(遗漏项目和涉及变更增减工程价款以投标单价据实结算);工期自1998年8月15日至2000年10月31日;乙方驻工地代表为马云彬(项目经理)、任昌卬(项目副经理)。2000年9月26日,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保家坪项目经理部(甲方)与富顺县五桥工程队版纳施工队(乙方)签订《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砼施工承包合同》,约定甲方将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的混凝土工程钢筋制安工程顶部灌浆工程全部承包给乙方,甲方只负责报量、测量和资料管理;乙方包工包料,包现场管理;在经业主、监理确认工程量后,甲方以此给乙方核量进度款,业主拨给甲方后,甲方每次提取23%的管理、5%的质保金后一周内将款划到乙方帐号,甲方将移交给乙方的材料款从进度中扣除,5%的质保金在工程验收后一年内全部付清;施工工期自2000年10月1日至2001年9月30日,乙方每提前一天甲方奖励1000元,推迟一天甲方罚款1000元;若任一方违约,则承担工程总价款20%的罚款。上述合同除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保家坪项目经理部与富顺县五桥工程队版纳施工队字样签章外,甲方负责人由马云彬签字,乙方负责人由邹敬全签字。2002年7月23日,禄劝县封过水库配套工程指挥部(甲方)与水电十四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保家坪项目经理部(乙方)签订《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封过水库配套工程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总结算书》,明确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已于2002年2月28日施工完毕,2002年3月7日上交工程竣工资料,2002年4月3日经过有关部门初步验收;甲方欠乙方结算尾款为2093547.07元,其中质保金为283500元。2004年8月28日,根据甲方经办人马云彬、任昌卬,乙方经办人邹敬全签字确认的《禄劝项目工程四川富顺版纳施工队工程总结算书》确定尚欠尾款1656201.68元。2007年1月19日禄劝县水务局及禄劝县世行贷款封过水库配套工程指挥部向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保家坪项目经理部复函,称应付工程款14682082.68元,已付13118994.25元,尚欠1563088.43元。2013年1月23日,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向禄劝县水务局发出要求尽快支付工程欠款的函。原告至今未收到欠付款项。

另查明,邹维新与邱有芳育有一子二女,分别是邹敬全、邹敬书、邹进英。2007年5月12日,邹敬全父亲邹维新死亡,2012年7月21日,邹敬全去世,2014年10月26日邹敬全母亲邱有芳死亡。邹敬全与郑家淑于2012年3月15日离婚,婚姻存续期间育有一子一女,分别是邹某1、邹某。邹敬书、邹进英、郑家淑放弃对邹敬全所享有债权的继承权。二原告系邹敬全财产继承人,认为三被告拖欠工程款至今未支付,故诉至法院,主张其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有如下争议焦点:一、二原告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二、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是否有权扣除23%管理费及税费?三、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及被告某某县政府是否应当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本院认为:富顺县五桥工程队版纳施工队非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法人组织,亦非经核准登记领取营业执照的企业,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民事诉讼主体,邹敬全作为施工队负责人,虽在合同签订是以施工队名义签订,但本案实质是与邹敬全建立了合同关系,即邹敬全作为合同相对方有权以自然人身份主张施工队所享有的权利义务,原告邹某、邹某1作为邹敬全的法定继承人,有权主张邹敬全所享有债权。故三被告提出二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的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发包人可以与总承包人订立建设工程合同,也可以分别与勘察人、设计人、施工人订立勘察、设计、施工承包合同。发包人不得将应当由一个承包人完成的建设工程肢解成若干部分发包给几个承包人。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可以将自己承包的部分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第三人就其完成的工作成果与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向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包给第三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后以分包名义分别转包给第三人。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需由承包人自行完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本案中,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将工程违法转包给不具有建设工程施工资质的个人施工队施工队,故其与原告订立的《保家坪引水隧洞工程砼施工承包合同》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为无效,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之规定,本案中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认可原告已完成合同约定的工程内容,且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保家坪项目经理部负责人马云彬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欠邹敬全1563088.43元,上述金额已扣除23%的管理费。由于马云彬的职务身份,出具该情况说明应视为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公司行为,并对欠款的金额进行了认可,原告有权据此向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主张欠款。对于具体欠款数额,被告水电十四局工程公司辩称1563088.43元还应扣除23%管理费及3.2%税费,本院认为,对于管理费,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辩称与其自己出具情况说明内容不符,被告亦无其他证据反驳及推翻自己的自认金额,故本院对其该答辩意见不予采纳;对于3.2%的税费,双方合同中未对税费由谁缴纳进行约定,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无权扣除相关费用,故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该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第三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虽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为两个独立的法人,但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水电十四局系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主管单位,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在未与发包方被告某某县政府签订合同即未取得工程承包施工权的情况下,以自己名义将工程转包,对此,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未作出合理解释,本院认为应视为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授权认可了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行为,默认将其与被告某某县政府约定的合同权利义务一并转由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概括承受,被告某某县政府与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结算书及复函可证实被告某某县政府对上述行为亦知情并认可,故作为主管单位,原告有权主张被告某某十四局公司对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的欠款承担连带支付责任。对于被告某某县政府是否应承担连带支付责任及责任范围,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中,被告某某县政府系发包方,其向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出具的复函认可欠付款为1563088.43元,故被告某某县政府应在未付款范围内承担连带支付责任。对于被告某某县政府辩称其欠付款非1563088.43元而是1143945.35元的答辩意见,本院认为,被告某某县政府无证据证实其主张的欠款金额,亦无证据推翻其出具的复函中对欠款金额的确定,故本院对其该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对于原告主张的违约金及资金占用利息的诉请,本院认为,三被告欠付工程款确造成了原告资金占用利息损失,原告主张三被告承担利息损失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具体起算时间,本院认为,工程已于2002年4月竣工验收,各被告之间于2002年7月23日进行了结算,2004年8月28日,被告某某十四局电力工程公司与原告进行了结算,原告有权主张自2004年8月28日起算的资金占用利息。对于违约金,原告未举证证明其因被告违约造成的损失,且资金占用利息已弥补原告损失,故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请不予支持。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九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十七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邹某、邹某1支付款项1563088.43元及该款自2004年8月28日起至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二、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禄劝某某自治县人民政府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三、驳回原告邹某、邹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1681元,由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禄劝某某自治县人民政府承担15681元,由原告邹某、邹某1承担6000元;公告费260元,由被告中国某某第十四工程局电力工程开发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审判长 施晶晶

人民陪审员 唐 祥

人民陪审员 代琼秀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九日

书记员 李 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