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争议纠纷

时间:2019-03-05 10:48:58|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喻映辉律师

  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与马某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4)昆民二终字第539号

  案  由: 劳动争议

  裁判日期: 2014年07月29日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昆民二终字第53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

  住所:昆明市官渡区小板桥镇中街。

  法定代表人叶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黄鹤荣,男。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马某,女。

  委托代理人:程云、喻映辉、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马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2013)官民三初字第4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5月5日受理此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确认如下法律事实:2009年10月17日,被告进入原告公司工作,双方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2011年10月17日,劳动合同到期,原、被告双方于当日续签了劳动合同,合同终止日期为2014年10月16日。2013年5月4日,原告单方解除了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原、被告双方的劳动合同关系终止。2013年9月3日,昆明市官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作出官劳人仲字(2013)第372号裁决书,裁决原告向被告支付经济赔偿金28800元,向被告支付拖欠的工资4080元。后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以上事实,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违反公司财务制度而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但其提供的证据未能充分证明该事实,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第四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的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本案中,原告主张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的理由系被告违反原告公司的财务制度,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主张,本案中的被告也无《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的情形,故认定原告解除与被告劳动关系的行为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本案中,原告违法解除其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依法应当向被告支付相应的经济赔偿金28800元(3600元/月×4个月×2=28800元)。关于拖欠的工资4080元,因原告并未对该项裁决提起诉讼,视为其对该项裁决予以认可,依法对拖欠的工资4080元予以确认。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由原告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向被告马某支付赔偿金28800元、拖欠的工资4080元,总计32880元。

  一审判决宣判后,上诉人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上诉人无需支付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28800元,对支付拖欠的工资4080元无异议;如果需要支付,一审判决计算的工资基数错误,应以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前一年的月平均工资2692.47元计算;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上诉的主要事实和理由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本案中上诉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并未违反上述法律规定,不应承担双倍支付赔偿金的责任。二、一审判决关于赔偿金的计算方式错误。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工资明细计算,被上诉人在劳动合同解除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计算为2692.47元,并非3600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作出公正判决。

  被上诉人马某答辩称: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为两年,但在2013年5月4日上诉人单方解除了劳动合同,上诉人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应当支付双倍赔偿金。2、被上诉人的月工资是3600元,而且该金额没有包含2013年2月5日上诉人支付的奖金9900元,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奖金也是属于工资的一部分,故被上诉人的月平均工资还不止3600元。因此,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一审判决认定的法律事实,上诉人提出2013年5月4日,并非上诉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而是在上诉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后,被上诉人亦表示同意,双方属于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只是在补偿金问题上未达成一致意见。除此之外,双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法律事实无异议。对双方无争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针对上诉人提出的异议,上诉人重申其一审提交的《海伦堡地产文件》、《资金管理制度节选》、《收入管理操作指引》,欲证明上诉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是由于被上诉人在工作中的失误,导致上诉人3万元的损失,因此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作出处罚并提出解除劳动合同,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的该处罚决定也表示了同意,并签收了上诉人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但由于上诉人行政人员的疏漏,将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写成了“因公司组织架构调整”。

  本院认为,首先,上诉人主张因被上诉人的工作失误给公司造成了3万元的损失,但对此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其次,根据上诉人提交的《海伦堡地产文件》,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作出辞退处理,但是上诉人并未举证证明对被上诉人作出相关处罚的依据,上诉人亦无关于辞退等处罚措施的规章制度。再次,根据上诉人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其填写的解除原因与上诉人的主张亦不吻合,虽然上诉人辩称系行政人员的工作疏漏造成,但上诉人并无证据证明,故本院对上诉人的该辩解不予采信。综上,本院对上诉人提出的上述异议不予确认。

  二审中,经双方共同确认:上诉人2013年2月5日发放的9900元系被上诉人2012年的年终奖。

  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是否应向被上诉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以及赔偿金的金额应如何认定?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本案中,上诉人主张因被上诉人工作中的失误造成上诉人的经济损失,故提出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但是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上诉人并未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在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或者严重失职,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形。因此,上诉人解除双方之间劳动合同的行为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应依法向被上诉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关于赔偿金的支付标准问题。虽然被上诉人一再坚持认为其月工资为3600元,但未能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根据被上诉人一审提交的《银行卡明细账》所记载的工资支付明细,可以查明被上诉人在劳动合同解除前十二个月即2012年5月至2013年4月的工资金额。对于被上诉人提出的2013年2月5日发放的2012年年终奖9900元,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奖金亦属于工资的组成部分,该年终奖应计算到2012年的工资收入中。由于被上诉人在申请仲裁时主张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为24686元,根据上述标准计算的赔偿金已经超过了被上诉人主张的赔偿金金额,故本院按照被上诉人主张的金额予以改判。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计算有误,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事实及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2013)官民三初字第480号民事判决;

  二、由上诉人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被上诉人马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4686元、拖欠的工资4080元;

  三、驳回上诉人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20元,由上诉人昆明某房地产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一审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审判长 饶丽佳

  审判员 杨 艳

  代理审判员 邓林春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桂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