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故意伤害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3-13 11:34:09| 专长:刑事自诉| 来源:喻映辉律师

张某故意伤害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云0112刑初897号

案  由: 故意伤害罪

裁判日期: 2017年01月10日

公诉机关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男,1966年11月14日出生,傣族,云南省建水县人,家住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

委托代理人喻映辉,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男,1977年5月26日出生,汉族,云南省建水县人,家住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

委托代理人喻映辉,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女,1970年6月27日出生,彝族,云南省建水县人,家住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

委托代理人喻映辉,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人张某,男,1985年12月6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贵州省盘县人,家住贵州省盘县。2016年3月16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

辩护人兼委托代理人王雄伟,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以西检公诉刑诉[2016]82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犯故意伤害罪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徐某某1、白某某以要求被告人张某赔偿其经济损失为由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一并受理后,于2016年11月14日、2016年12月21日、2017年1月4日依法组成合议庭在本院4、7号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俊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白某某、徐某某1及三原告人的委托代理人喻映辉,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兼委托代理人王雄伟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白某某、徐某某1、被告人张某均未申请回避。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9月5日23时左右,被告人张某、常某某(另案)、司马某(在逃)、“麻一”(在逃)等人驾乘常某某的车牌号为云A×;×;×;×;6号微型车到昆明市西山区书林街吃烧烤,次日凌晨2时左右,几人吃完烧烤,“麻一”付钱准备离开。上车时“麻一”提出烧烤摊收费太贵,随后被告人张某与司马某、“麻一”从常某某车上各自取了一根木棍,同时让被告人常某某将车掉头并将车牌蒙蔽在路边等候。被告人张某、司马某、“麻一”返回烧烤摊对王某某、白某某、徐某某1进行殴打,后乘坐常某某驾驶的车辆逃离现场。经鉴定,王某某的伤情为重伤二级,徐某某1的伤情为轻伤一级,白某某的伤情为轻伤二级。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的行为已触犯我国刑律,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建议对被告人张某判处有期徒刑八至十年。

被告人张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表示无异议。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出示的辨认笔录、现场辨认笔录、作案工具辨认笔录、提取笔录、扣押清单等证据中见证人系公安机关的保安,其不能作为见证人,这些证据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构成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虽视频中有人将木棍扔向烧烤摊,但没有造成人员损伤,被告人张某不构成犯罪。本案中“麻一”因认为烧烤收费太高回去询问,不能排除被害人存在过错,而使被告人产生了不理智行为的可能性。被告人张某情节显著轻微,在本案中地位、作用小,系从犯。被告人张某被抓后没有隐瞒其犯罪行为,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

公诉机关向法庭及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出示并宣读了如下指控证据材料:

1、抓获经过证实:2015年9月6日,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金碧派出所接受被害人白某某报称:2015年9月6日2时30分许,自己和家人王某某、徐某某1在昆明市儿童医院旁自己开的烧烤摊处,被先前在自家经营的烧烤摊吃过烧烤的几个人用木棒打伤。后经鉴定:白某某的伤情为轻伤二级,徐某某1的伤情为轻伤一级,王某某的伤情为重伤二级。经民警侦查发现,案发后三名涉嫌殴打他人的人员乘坐一辆接应的微型车逃匿,该微型车车主常某某有重大嫌疑。2015年9月11日10时许,民警通过侦查获得线索,在昆明市官渡区广卫村委会高楼房村,将负责开车接应的常某某抓获,随后,民警将常某某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调查。在抓获常某某时,常某某没有反抗,在将其带回派出所的过程中,使用了手铐,未对常某某的人身及随身物品造成损坏。2016年3月16日,民警接到线索称:2015年9月6日在昆明市西山区书林街儿童医院旁的烧烤摊,将被害人王某某、白某某、徐某某1三人打伤的被告人张某近期可能在昆明市嵩明县小龙高速公路的施工工地一带活动。接到线索后,民警及时赶往昆明市嵩明县小龙高速公路的施工工地,经过在施工工地反复的走访调查后,民警在昆明市嵩明县小龙高速公路四标段的施工工地旁发现了被告人张某,随后民警将被告人张某抓获,带回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处理。在抓获被告人张某时使用了手铐,但未对被告人张某的人身及随身物品造成损坏。

2、被告人张某的供述证实:2015年9月10日左右的一天晚上21时许,龚某某邀约我到书林街儿童医院门口吃烧烤,我和常某某、龚某某、马某、“二姐夫”、“小张”一起坐着常某某的车来到书林街,停好车以后在书林街儿童医院门口一烧烤摊吃烧烤,还有三个我不认识的男子也和我们一起吃,吃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还喝了好多酒。中途的时候“小张”离开了,其余的人是吃完后走的。当时我和一名不知道姓名的胖子先走了,其余的人在结账,但是我和这名胖子还没有走出去100米,就听到烧烤摊上有打架的动静,于是我和胖子返回到烧烤摊。到了烧烤摊以后,我们的人和烧烤摊的老板已经开始在打架了,我也动手打了对方,我看见动手的还有龚某某和马某,我不知道是哪边的人先动手的。因为酒喝多了的原因,其余还有哪些人在场、哪些人动了手我都没有注意。其中龚某某拿了一根常某某车里放置的木板,打了三名烧烤摊的老板(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具体打了几下我不知道,打到了这三人的头部、肋部、背部、脚这些部位,马某也是拿了一根常某某车里放置的木板,打了三名烧烤摊的老板,具体打了几下我不知道,打到了这三人的头部、肋部、背部、脚这些部位,把这三人都打翻在地。我到打架现场以后看到龚某某被打倒在地上,我先扶他起来,然后掀翻了烧烤摊,双方的人动手互相厮打起来以后,我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板,朝卖烧烤的女子肩部打了两下、背部打了一下。对方被打后也还了手,其中一名男子用炒菜的勺子打了我肋部一下,另外一名男子用东西(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打了我肩部一下。我们这一方的人还有哪些被打了我没有看清楚。我们出手比较重,对方还手比较轻,最后将对方三人打倒在地上。后我将木板丢向了烧烤摊,我、龚某某、马某、“二姐夫”就坐着常某某的车回到了高楼房村。在回去的路上,我因为酒喝的有点多,隐约听龚某某说是吃烧烤太贵,回去要看菜单,对方说了一句:“吃不起就不要吃!”(当时我没有在场,我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我们的人就打了对方。后来我回了贵州,10多天前我去了嵩明小龙高速公路的工地上去上班。吃烧烤时点了烤鱼、韭菜、五花肉、生蚝、豆腐这些(我只能大概回忆),吃了多少钱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是谁提出收费太高的。我们是用木板打被害人的,木板是从常某某车里拿出来的,是常某某的东西,他放在车上用来拉货时固定石材,长50厘米,宽10厘米,具体拿了几根,是谁拿下来的我不清楚,我拿来打人砸摊子的木板是地上捡的。现在打人的工具在哪里我不知道。我们打完离开的时候对方的人还来追我们的车,其中一名男子手上还拿了刀子,但没有追上我们,也没有用刀子对我们造成伤害。吃完烧烤后常某某应该知道我们要打人,因为我们都是一起的,打人时常某某也在场。他知道这个事情,就等着我们,具体为什么要等我们我不知道。一开始常某某的车停在什么位置我不清楚,但我们走的时候常某某已经把车开到了我们吃烧烤的对面。我当天晚上穿灰色的休闲服、白色polo衫、灰色休闲裤、拖鞋。龚某某30岁左右,贵州盘县人,当天穿灰色西服,马某25岁左右,真实姓名不知道,当天穿一件黑色休闲服,“二姐夫”、“小张”以及其余四名男子的情况、当天的衣着特征我都不太清楚。

3、同案人常某某的供述证实:2015年9月初的一天(具体哪天记不得了)晚上7、8点左右的时候,我开车去送货回到我住的高楼房村,在村子里面喝了一点杨梅泡酒,期间我回了一趟家,看看我的小娃娃。之后我又来张某家馆子里陪他们玩,后来有一个年龄大一点的男子带了个小娃娃过来玩。一直到了晚上11点过,“麻一”叫我们出来吃烧烤,我说我不来了,明天要拉货,然后“麻一”说给我150元钱送他们出来,他给了我钱我就答应了。我说我找不到路,“麻一”说他给我指路。然后我开着我的号牌为云A×;×;×;×;6的微型车拉了“麻一”、“马总”、张某还有带小娃娃的那个男的和他的小娃娃,连我在内一共六个人,开车来到书林街儿童医院门口吃烧烤。期间“麻一”打电话叫来两个男的和我们一起吃烧烤,那两个男的我不认识,我们在吃烧烤的时候那个小娃娃一直在我车上睡觉。差不多到凌晨两点左右我们吃完烧烤,“麻一”去付了钱。我们两个朋友先走了,我去儿童医院旁边开车,那个年龄大一点的跟着我上了车,他上车后一直抱着他的小娃娃,张某、“马总”、“麻一”他们三个人走在后面。我把车开出来到书林街上时,他们三个人走到我车旁边,“麻一”说他吃了那么多地方的烧烤,没有哪家的有这家的那样贵。后来“麻一”说走,转去问问。然后张某、“马总”、“麻一”他们三个人拉开我的车门,从我的车上拿了两根木条(我拉货的时候用来抵砖的)藏在他们背上,准备去找卖烧烤那家问问,我车上放着四、五根木条,但是我只看见他们拿了两根去打架。“麻一”走的时候叫我把车牌蒙上,把头调过来,他们三个人是从我停车那里走过去的。他们走后我就下车用我车上开单的纸把车牌蒙上,然后掉了头,把车开到那个烧烤店对面的路边等他们,我和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带小娃娃的男的没有下车。我把车开过去刚停下,伸头出来就看见他们打起来了,他们三个人打了对方开烧烤店的三个人。对方被打的是些哪样人我没有注意看,也没有看清张某、“马总”、“麻一”他们三人用木条打着对方哪个,对方的人也还手了,他们大概打了两三分钟,张某、“马总”、“麻一”他们三个人就走过来上了我的车。我看见对方的人有的躺在地上,有的从地上爬起来站着。他们三个人上车后,我听见“麻一”说赶快走,不要慌,我就开车拉着他们回高楼房村了。打完架后木条被他们扔在了打架现场。没有听说我们这边有哪个受伤,我看见对方有人躺在地上,但我没有下车去看。我们没有商量去打架,他们说是收费贵了去问问,他们说了些哪样我不清楚,只是我调头过去刚停下车来他们就打起来了,我没有参与打架,只是在旁边看。我们是一起来的,不好得跑,我就等着他们了。我看见他们用木条打了对方的人,具体哪个用木条打着对方的什么人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打到后面,对方一个人抱着他们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其他两个人上去把那个人拉开,他们打完后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是哪个)用木条甩去烧烤店里打了里面的东西。张某体型瘦,身高有4000px多一点,短头发,贵州盘县人,当天晚上他上身穿灰色的休闲服,下身穿黑色的裤子。“马总”的真实名字我不知道,他30岁不到,身高有4000px左右,体型胖,头发短,也是盘县人,当晚他穿的衣服特征我记不清了。“麻一”的真实名字我不知道,有30岁左右,体型有点胖,头发中长,也是盘县人,当天晚上他上身穿一件深蓝色休闲服,下身穿白色的裤子。我现在不知道张某、“马总”、“麻一”在哪,张某在高楼房村开了一个馆子,前几天还开着,昨天我才看见他的铺子没有开门。我和“马总”、“麻一”只是认识,没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我在昆明是开微型车拉货的。

4、被害人白某某的报案报告及陈述证实:2015年9月6日凌晨我家在昆明市儿童医院旁卖烧烤,0时25分左右,有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男人上来问我有没有桌子,我说有的,我问他们有几个人,那个男人说有十多个人,然后我找了两三张桌子给他们,他们十多个人坐了下来。接着两、三个小伙子过来点了烧烤,我把他们的烧烤烤好后送给他们吃,我老公王某某和徐某某1在一旁给我帮忙。那伙人大概到2时30分吃好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过来付钱,他问我多少钱,我说291元,给290元就行了,旁边卖生蚝的过来说她的是165元,叫我一起收了,我就告诉那个男人一共455元。那个男人说太贵了,我就说分开给嘛,那个男人就拿了500元钱给我,我收了300元钱,补给他10元,剩下的200元钱我拿给卖生蚝的,卖生蚝的补了他35元。那个男人又说我家卖的烧烤太贵了,他就叫着吃烧烤的人走了。过了十多分钟,我们准备收摊的时候,刚刚付钱的那个男人带着两个人返回了烧烤摊,那个付钱的男人问我烧烤是不是收得太贵了,我说有单子在这里,然后付钱的那个男人从他背后拿出来一根木棍就朝我的肩膀打了几下,他们另外两个男的就去打卖生蚝的那个女的,打了一下,卖生蚝的那个女人就跑了。我一下就被打倒了,另外那两个男的拿了木棍去打我老公王某某,还有徐某某1,我从地下抬起头时,看见付钱的那个男人和一个瘦点的男人拿着木棍围着我老公王某某打,另外那个男人在打徐某某1,我赶忙上去拉着他们,那两个男人就围着我打,打得我在地上都晕了。过了一会儿,我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我老公躺在地上,徐某某1也躺在地上,还满身是血,这时我侄儿子徐某某2回来到了烧烤摊,看到情况以后,我报了警,还打了120。随后,警察来了,120也来了,120把我、我老公、还有徐某某1送到了医院。打我们的一共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付钱的那个男人,他还带着两个男的。付钱的那个男人身高4250px,有点胖,平头,穿着一件格子衣服,另外两个男的都有点瘦,身高也是170左右。当时三个人都拿着木棍,木棍是他们自己带来的。我被打伤了,医生检查说是肩胛骨被打断了,头部、手上都缝了好几针。我老公王某某颅骨被打碎了,颅内出血,做了开颅手术。徐某某1的肩胛骨也被打断了。

5、被害人徐某某1的陈述证实:2015年9月6日凌晨0时30分左右,我和白某某、王某某一起在儿童医院旁边卖烧烤,白某某说有人来吃宵夜,让我去摆桌子,我摆好桌子,有十个人左右坐了下来,来了两个人点烧烤,烧好烧烤我把烧烤送给他们吃。吃到2时40分左右,一个伙子来付钱,白某某告诉他,他们的烧烤290元,旁边卖生蚝的说她的160元左右,付钱的那个男人说太贵了,我们说我们家和旁边的价格都是一样的,然后那个男人付了钱走了。过了几分钟以后,我正在旁边洗碗,我看见有两三个男人手里拿着木棍在打我姐夫王某某和白某某,我敢忙冲上去问他们要干什么。我伸手抱住了一个男子的脚,接着一个男人上来用木棍打我的头和肩膀,打了我好多下,把我打得趴在了地上,然后那几个人就走了。我爬起来以后,刚好有一个男人把打我们的棍子扔了过来,砸到了我们的烧烤摊,那几个男人就上了一辆面包车,坐着面包车跑了。后来警察和120来了,我就被送到了医院。打我们可能是他们说我们这里的烧烤太贵了,他们有两三个人,是用木棍打我们的。我的头部、肩膀都被打伤了,左颞骨、额骨、鼻骨骨折,左侧肩胛骨粉碎性骨折。我姐夫王某某被他们打得颅内出血,还做了手术。白某某是肋骨、左肩胛骨骨折。

6、被害人王某某的陈述证实:我只记得当天在昆明市儿童医院门口摆烧烤摊,快要卖完时,我说收摊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在医院里面医生告诉我是被人打伤的,但是我什么都记不起来,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我现在也想不起来当时的情况,我家人说我的伤情是重伤,我现在记忆有问题,头是昏的,眼睛看东西是花的。

7、证人孙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9月6日凌晨2点多,我和朋友路过书林街儿童医院大门烧烤摊的时候,听到前面一片吵杂的声音,就在旁边驻足观看。看到一位年轻人手持一根大约一米五左右的棍状物体,肆无忌惮的对几位烧烤摊旁的人进行凶残的殴打,我下意识感觉到要马上报警,就叫我的同伴报警,并掏出我的手机录制了一段视频(视频是打斗后期的场景),一直录到犯罪人员上车后,我停止了录制。前往案发现场,看到三位伤者或躺或坐在地上,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受伤要害基本都是在头上,每个伤者都流着血,我们又准备报120,旁边的商贩说已经在报了,我们就买了一些矿泉水给伤者。直到出警警车到来,我们反映了情况,留下电话后才离开。我看见时已经快打完了,只看见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在用棍棒打人,他用棍棒朝被打的人头部打,打倒一个又打另一个人,共被他打倒3、4个人。打完后就将棍棒丢在现场,上了旁边的一辆微型车,当时车旁边还有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一起和他上车走了,是一辆银灰色的微型车,车牌没有注意看。

8、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鉴定意见通知书、鉴定人赵庆凤对被害人王某某的重伤鉴定出庭进行了说明,证实:经鉴定,被害人白某某2015年9月6日外伤致:左侧肩胛骨骨折;左手第五掌骨近端完全性骨折并左手背尺侧软组织裂伤(创口长30px);额面部软组织裂伤(创口长50px);左侧第4肋骨骨折。被害人白某某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二级。经鉴定,被害人徐某某12015年9月6日外伤致:颅脑损伤(左颞骨、额骨、鼻骨骨折;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额部头皮血肿);左侧肩胛骨粉碎性骨折;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面部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擦挫伤。被害人徐某某1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一级。经鉴定,被害人王某某2015年9月6日外伤致:颅脑损伤(双侧硬膜外、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右额颞顶叶脑挫裂伤;额骨右侧、顶骨、枕骨及双侧颞骨骨折);左尺骨骨折并左前臂软组织损伤;面部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擦挫伤。被害人王某某损伤程度鉴定为重伤二级。

9、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照片及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2015年9月6日3时28分至4时50分,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民警对现场进行了勘验检查。中心现场位于昆明市西山区书林街与鱼课司街交叉口,在书林街与鱼课司街交叉口西南侧为两个烧烤摊,由西向东分别为“老五小吃坊”和“王记烧烤”,在烧烤摊东侧地面上见桌子、凳子及电动车等物品,其中在烧烤摊东侧地面上北距鱼课司街南侧边缘15厘米处地面上见70厘米×;27厘米大小范围的血泊血(转移提取血泊血一份,编号为1);在烧烤摊东侧地面北距鱼课司街南侧边缘向东延长线60厘米,东距书林街西侧人行道东侧边缘向北延长线71厘米处地面上见92厘米×;79厘米大小范围的血泊血和点状血迹(转移提取血泊血一份,编号为2);在烧烤摊北侧地面上南距鱼课司街南侧边缘127厘米,东距书林街西侧人行道东侧边缘向北延长线240厘米处地面上见85厘米×;20厘米大小范围的血泊血(转移提取血泊血一份,编号为3);在烧烤摊东侧地面上北距鱼课司街南侧边缘向东延长线180厘米,西距书林街西侧人行道东侧边缘40厘米处地面上见一根82厘米×;3厘米×;6.5厘米大小弯折的木棒(原物提取木棒一根,编号为4);在烧烤摊东北侧地面上南距鱼课司街南侧边缘向东延长线105厘米,西距书林街西侧人行道东侧边缘15厘米处地面上见两根分别为94.5厘米×;3厘米×;6.5厘米和62厘米×;3厘米×;6.5厘米大小的木棒(原物提取木棒两根,分别编号为5-1、5-2)。在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中仅记载了黄良鹏、李科学为见证人,但并无二见证人签字,在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中黄某某、李某某作为见证人予以签字。

10、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害人徐某某1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进行辨认,经辨认,被害人徐某某1未从被辨认照片中辨认出嫌疑人。被害人白某某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进行辨认,经辨认,被害人白某某未从被辨认照片中辨认出嫌疑人。被害人王某某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进行辨认,经辨认,被害人王某某说自己只负责烧烤,不面对客人,对被辨认照片中的人都不认识。同案人常某某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进行辨认,经辨认,常某某辨认出第一组被辨认照片中的5号男子(即司马某)是“马总”,17号男子(即张某某)是“小张”,当时“马总”在昆明市儿童医院门口参与了打人后乘坐微型车一起逃离现场;常某某辨认出第二组被辨认照片中的5号男子是张某,是打人的三人之一。被告人张某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进行辨认,经辨认,被告人张某辨认出被辨认照片中的5号男子是常某某,当天他开着车拉着自己和朋友一起到书林街吃宵夜,打完架以后,常某某又开车将自己和朋友一起拉回了高楼房村;31号男子(即司马某)是“马总”,也就是马某,马某当时和自己一起用木棍打了烧烤摊的人。

11、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同案人常某某于2015年9月11日15时5分至10分,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对殴打他人的地点昆明市西山区书林街儿童医院旁进行了辨认并拍照。被告人张某于2016年3月16日21时30分至40分,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对殴打他人的地点昆明市西山区书林街儿童医院旁烧烤摊进行了辨认并拍照。

12、作案工具辨认笔录及照片:同案人常某某于2015年9月11日15时45分至55分,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对被告人张某等三人从其车上拿去打人的木条进行了辨认并拍照。被告人张某于2016年3月16日21时15分至20分,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对其作案时使用的作案工具木棍进行了辨认并拍照。

13、提取笔录及照片、扣押决定书和扣押、发还清单证实:2015年9月6日,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民警对在案发现场查获的木条三根进行了提取,并进行扣押。2015年9月11日,在见证人晏某某(金碧派出所保安)的见证下,民警对常某某所有的车牌号为云A×;×;×;×;6的面包车及该车驾驶证一本予以扣押,后于2016年1月19日将车牌号为云A×;×;×;×;6的面包车及该车驾驶证一本发还常某某。

14、侦查人员周昆林、李艳松出庭就辨认笔录及照片、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作案工具辨认笔录及照片、提取笔录及照片、扣押决定书和扣押、发还清单中的见证人情况进行说明。证实:进行辨认和指认的过程中需要见证人,当时找不到其他见证人,就让派出所的保安做了见证人,进行辨认和指认时,除由派出所保安作为见证人外,保障了被告人张某的各项权利,现场勘验是由刑侦大队技术人员做的,并由刑侦大队技术人员提取的作案工具。

15、监控视频证实:2015年9月6日2时52分41秒三名男子出现在监控视频内。2时53分23秒一辆银色微型车出现在监控视频内。2时53分26秒三名男子中穿黑色上衣白色裤子的男子走到路边的烧烤摊前,该男子持有一根木棍藏于身后,另外两名男子跟随着该男子向烧烤摊走去,跟随在后面的两名男子手中亦持有木棍。2时53分35秒跟随在后面的两名男子也走到了烧烤摊前。2时53分42秒,银色微型车开到了烧烤摊的斜对面停下,车上人员将微型车的车门打开。2时54分18秒,穿黑色上衣白色裤子和穿灰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子突然用手中的木棍对烧烤摊主进行殴打,另外一名男子持木棍站在旁边。2时54分34秒,持木棍站在一旁的男子也参与了对烧烤摊主的殴打,打斗过程中穿灰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子手中的木棍掉在了地上。2时54分41秒,最后动手的男子打人后将其手中的木棍扔掉,其未再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并向微型车方向走去。2时54分59秒,三名男子均停止了对烧烤摊主的殴打,被打的三人均被打倒在地,穿黑色上衣白色裤子和穿灰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子也向微型车走去。2时55分5秒最后动手的男子上了停在路边的微型车。2时55分7秒,穿灰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子拿过旁边穿黑色上衣白色裤子的男子手中的木棍并将木棍扔向了烧烤摊,打到了烧烤摊上的灯。2时55分30秒,穿黑色上衣白色裤子的男子和穿灰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子上了停在路边的银色微型车,车辆开走。

16、户口证明证实:被告人张某作案时已年满十八岁,系成年人。

经质证,被告人张某对证据均无异议,并表示证据15监控视频中殴打被害人的三人中有一人是自己。辩护人对证据1、2、3、16没有异议,对其余证据均有异议。但其对证据2认为被告人张某不是最先就到达现场的人,对事发原因不知情,被告人张某是看到“麻一”被打后,才从地上捡起木棍,打了对方女人的肩膀,没有打其他人,造成的后果轻微。对证据3认为常某某的供述与被告人张某的供述相互吻合,可以看出是“麻一”付的钱也是“麻一”要回去的,没有与其他人商量,不是共同犯罪,常某某的供述证实有一人没有拿木条,就是被告人张某,这与被告人张某的供述一致,常某某也没有看到张某有伤害他人的行为。对证据4、5、6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其认为白某某的陈述没有反映事情的经过,被告人张某只打过一个女的,随后把木棍扔向了烧烤摊,“麻一”回去询问价格属正常行为,有可能“麻一”是被被害人刺激而发生不理智的行为;徐某某1是在9月20日才做的笔录,并称打自己的有2、3人,说明他对整件事情的记忆已模糊。对证据7不予认可,认为证人只看见了一名年轻人持木棍打人,不排除一人打了很多人,手机拍摄是在打斗之后,不能拍摄到打人的过程。对证据8中王某某的伤情鉴定意见书经鉴定人出庭对王某某的伤情鉴定作出说明后,辩护人表示无异议。对证据9中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有异议,认为其中见证人并没有签字,经公诉机关出示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后,辩护人表示无异议。对证据10、11、12、13、14均有异议,其认为见证人为金碧派出所的保安,不能作为见证人。对证据15有异议,其认为视频是片段,不完整,尽管视频中有一人是被告人张某,但其向烧烤摊扔木棒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8中王某某的伤情鉴定意见书辩护人虽提出了异议,但经法庭通知鉴定人出庭对鉴定意见进行说明后,辩护人对鉴定意见书不再有异议,且该鉴定意见书的作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9中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虽无见证人签字,但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中有见证人签字,且辩护人不再持有异议,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10、11、12、13中的见证人为金碧派出所的保安,证据14,侦查人员出庭对此作出了说明,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七条的规定,行使勘验、检查、搜查、扣押等刑事诉讼职权的公安、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或者其聘用的人员不得担任刑事诉讼活动的见证人,派出所的保安作为公安机关的聘用人员,其不能作为见证人,侦查人员虽出庭作出了说明,但不符合法律规定,系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故本院对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10、11、12、13、14不予采信。公诉机关出示的其余证据内容客观真实,能够形成证据锁链相互印证,采证程序合法有效,可以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根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依据公诉机关的指控,提出以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张某赔偿医疗费人民币76403.33元、误工费人民币33595元、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交通费人民币1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3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35000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营养费人民币7260元,残疾赔偿金人民币15823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以上费用共计人民币327896.33元。

被告人张某针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的诉讼请求答辩称: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鉴定费、后期治疗费都不应得到支持,其他有证据的合理合法的费用其愿意赔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针对其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王某某身份证复印件,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的主体资格。

2、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乾盛司鉴字临床[2015]第(1051999)号、乾盛司鉴字临床[2015]第(1052865)号)、鉴定费发票,欲证明经鉴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的伤情为重伤二级,伤残等级为八级,后期医疗费用评估为人民币35000元,并支付了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

3、诊断证明书、出院通知、出院小结、住院费用清单、发票、门诊票据、收据,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被打伤后,于2015年9月6日至9月29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23天,经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右额颞骨挫伤;右额颞顶凹陷粉碎性骨折,右额颞顶颅内血肿;左侧中颅窝骨折;右额部头皮挫伤;左尺骨骨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共支付医疗费人民币76403.33元。

4、智力测试诊断证明书,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受伤部位为颅脑,其智商等级为临界状态。

5、营养费收据,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支出营养费人民币7260元。

6、护理费收条,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支付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

上述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提交的民事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张某对证据1、3没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后期治疗费和鉴定费不应赔偿。对证据4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5不予认可。对证据6不予认可,认为应当以院方出具的护理证明为准。

本院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出具的证据1、3形式合法,且被告人张某并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出具的证据2,系相关鉴定部门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形式合法,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出具的证据4系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形式合法,故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出具的证据5系购买人血白蛋白的收据,形式合法,故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出具的证据6为案外人出具的收条,不能确定其真实性,故本院不予确认。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依据公诉机关的指控,提出以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张某赔偿医疗费人民币54675.39元、误工费人民币33595元、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交通费人民币1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3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14000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营养费人民币2000元,残疾赔偿金人民币10549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000元,以上费用共计人民币222162.39元。

被告人张某针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的诉讼请求答辩称: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鉴定费不应赔偿,其他有证据且合理合法的费用其愿意赔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针对其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徐某某1身份证复印件,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的主体资格。

2、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乾盛司鉴字临床[2015]第(1051998)号、乾盛司鉴字临床[2015]第(1052866)号、乾盛司鉴字临床[2015]第(1051033)号)、鉴定费发票,欲证明经鉴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的伤情为轻伤一级,伤残等级为九级,后期医疗费用评估为人民币14000元,并支付了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

3、诊断证明书、出院通知、出院小结、住院费用清单、发票、门诊票据、收据,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被打伤后,于2015年9月6日至9月29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23天,经诊断为:左颞骨、额骨、鼻骨骨折;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额部皮下血肿;左侧肩胛骨粉碎性骨折;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共支付医疗费人民币54675.39元。

4、护理费收条,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支付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

上述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提交的民事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张某对证据1、3没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后期治疗费、残疾赔偿金和鉴定费不在赔偿范围内。对证据4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出具的证据1、3形式合法,且被告人张某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出具的证据2,系相关鉴定部门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形式合法,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出具的证据4,系案外人出具的收据,不能确定其真实性,故本院不予确认。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依据公诉机关的指控,提出以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张某赔偿医疗费人民币25114.56元、误工费人民币33595元、护理费人民币1500元、交通费人民币1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5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12000元、鉴定费人民币600元,营养费人民币1000元,直接财产损失人民币4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4000元,以上费用共计人民币84309.56元。

被告人张某针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的诉讼请求答辩称:对后期治疗费、营养费不予认可,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在赔偿范围内,交通费由法庭酌情判定予以赔偿,财产损失若没有证据,则不予认可,其他以证据为准。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针对其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白某某身份证复印件,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的主体资格。

2、商铺摊位出租合同、收据、租房协议、身份证复印件、证明,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在受伤前与王某某、徐某某1在昆明合伙经营烧烤生意,其收入来源均来自城镇,残疾赔偿金应按照城镇户口的标准来计算。

3、鉴定意见通知书、鉴定费发票,欲证明经鉴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的伤情为轻二级,其支付了鉴定费人民币600元。

4、诊断证明书、出院通知、出院小结、住院费用清单、发票、门诊票据、DR检查报告单,欲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被打伤后,于2015年9月6日至9月21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15天,经诊断为:左侧肩胛骨骨折;左侧第4肋骨骨折;头颅外伤;左第5掌骨骨折;左尺骨茎突骨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共支付医疗费人民币25114.56元。

上述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提交的民事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张某对证据1、3、4没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只能证明白某某与对方签订了合同,不能证明另外两名被害人也在城镇生活,收入来源于城镇。

本院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出具的证据1、3、4形式合法,且被告人张某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出具的证据2系其与案外人签订的合同及案外人出具的收据、证明,不能确定其真实性,故本院不予确认。

经庭审查明:2015年9月5日23时左右,被告人张某与常某某(另案)、司马某(在逃)、“麻一”(在逃)等人驾乘常某某的车牌号为云AK3F26的微型车到昆明市西山区书林街吃烧烤。到次日凌晨2时左右,几人吃完烧烤,由“麻一”付完钱后离开。上车时“麻一”提出烧烤摊收费太贵,要回去问一问烧烤摊主。随后从常某某车上取了木棍,同时让常某某将车掉头并将车牌蒙蔽在路边等候。被告人张某与司马某、“麻一”各持一根木棍返回烧烤摊,用木棍对被害人王某某、白某某、徐某某1进行殴打,将三被害人打倒在地。随后被告人张某与司马某、“麻一”乘坐常某某驾驶的车辆逃离现场。经鉴定,被害人王某某因此次受伤致:颅脑损伤(双侧硬膜外、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右额颞顶叶脑挫裂伤;额骨右侧、顶骨、枕骨及双侧颞骨骨折);左尺骨骨折并左前臂软组织损伤;面部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擦挫伤;其伤情为重伤二级。经鉴定,被害人徐某某1因此次受伤致:颅脑损伤(左颞骨、额骨、鼻骨骨折;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额部头皮血肿);左侧肩胛骨粉碎性骨折;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面部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擦挫伤;其伤情为轻伤一级。经鉴定,被害人白某某因此次受伤致:左侧肩胛骨骨折;左手第五掌骨近端完全性骨折并左手背尺侧软组织裂伤(创口长30px);额面部软组织裂伤(创口长50px);左侧第4肋骨骨折;其伤情为轻伤二级。被害人王某某受伤后于2015年9月6日至9月29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23天,支付医疗费人民币76403.33元,并为购买人造白蛋白支出费用人民币7260元。其出院时医生建议出院1月后返院复查CT,积极治疗左尺骨骨折,必要时手术治疗,出院2月后返院行颅内修补术,在医生指导下进行功能锻炼,密切观察病情变化,不适随诊。经鉴定,被害人王某某系八级伤残,需后期治疗费人民币35000元,被害人王某某共计支付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被害人徐某某1受伤后于2015年9月6日至9月29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23天,支付医疗费人民币54675.39元。其出院时医生建议:院外继续抗感染及对症治疗;术后15天根据伤口愈合情况决定是否拆线;病情变化随诊,出院1周后返院复查;积极治疗鼻骨骨折,必要手术治疗;术后1月、3月、6月复查X片根据骨折愈合情况决定是否取出固定物。经鉴定,被害人徐某某1系九级伤残,需后期治疗费人民币14000元,被害人徐某某1共计支付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被害人白某某受伤后于2015年9月6日至9月21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15天,支付医疗费人民币25114.56元。其出院时医生建议:注意休息;院外予抗炎等治疗;术后15天根据伤口愈合情况决定是否拆线;出院后1月复查X片决定是否拆除石膏;病情变化随诊。被害人白某某支付鉴定费人民币600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的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其所侵犯的是他人的身体健康权,即自然人以保持其肢体、器官和其他组织的完整性为内容的人格权。本罪系行为人实施了非法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且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已造成了他人人身一定程度的损害。本案中被告人张某伙同他人,在吃完烧烤后又返回烧烤摊,并用木棍将烧烤摊主打伤,其具有伤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并造成了被害人王某某重伤二级,被害人徐某某1轻伤一级,被害人白某某轻伤二级的损害结果,被告人张某的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就辩护人所提公诉机关出示的部分证据中见证人系公安机关的保安,其不能作为见证人,不能作为定案证据的辩护意见。公诉机关出示的部分证据确因见证人为派出所聘用的保安,形式不合法,应予以排除,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就辩护人所提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构成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虽视频中有人将木棍扔向烧烤摊,但没有造成人员损伤,被告人张某并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首先,监控视频中已明确显示系三人各持一木棍一起到烧烤摊与被害人理论,后三人均用各自所持木棍对被害人进行了殴打,三人系共同犯罪;其次,被告人张某在庭审中也明确表示其是监控视频中殴打被害人的三人之一;最后,公诉机关出示的其他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证明被告人张某对被害人殴打的事实。综上,被告人张某犯故意伤害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就辩护人所提本案中因“麻一”认为烧烤收费太高回去询问,不能排除存在因被害人过错,而使被告人产生了不理智行为的可能性的辩护意见。就被害人是否存在过错仅是辩护人的推断,且烧烤摊收费高并非被告人张某等人持木棍对烧烤摊主殴打的理由,故对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就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张某情节显著轻微,在本案中低位、作用小,系从犯的辩护意见。被告人张某等人持木棍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并造成一人重伤、二人轻伤的后果,被告人张某的犯罪情节应属严重。同时,被告人张某虽是伙同“麻一”、司马某共同对三被害人进行殴打,结合监控视频所证实的情况及在其他同案人员未到案的情况下,不宜区分主从犯,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张某除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还应承担因其犯罪行为而造成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徐某某1、白某某的民事赔偿责任。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提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或者提供相应证据的本院予以支持:经审查,对医疗费人民币76403.3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3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35000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营养费人民币726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提交了相应证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误工费、护理费,虽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没有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但其确实住院进行了治疗,本院根据上一年度住宿和餐饮在岗职工平均工资,酌情支持其住院23日及出院后二个月共计83日的误工费即人民币7650元。对于护理费,本院根据其住院天数,每天酌情支持其护理费人民币100元即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对于交通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虽未提交证据加以证明,本院根据其受伤住院治疗的情况酌情支持人民币800元。对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的赔偿项目,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因此次受伤,共计造成损失人民币133513.33元。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提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或者提供相应证据的本院予以支持:经审查,对医疗费人民币54675.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3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14000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提交了相应证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误工费护理费,虽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没有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但其确实住院进行了治疗,本院根据上一年度住宿和餐饮在岗职工平均工资,酌情支持其住院23日及出院后1个月共计53日的误工费即人民币4900元。对于护理费,本院根据其住院天数,每天酌情支持其护理费人民币100元即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对于营养费、交通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虽未提交证据加以证明,本院根据其受伤住院治疗情况及住院天数,每天酌情支持其营养费费人民币50元即营养费人民币1150元。对于交通费,本院根据其受伤住院治疗的情况酌情支持人民币800元。对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的赔偿项目,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因此次受伤,共计造成损失人民币81925.39元。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提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或者提供相应证据的本院予以支持:经审查,对医疗费人民币25114.5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500元,鉴定费人民币60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提交了相应证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后期治疗费、直接财产损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没有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不能证明该损失确实存在,故不予支持。对误工费、护理费,虽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没有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但其确实住院进行了治疗,本院根据上一年度住宿和餐饮在岗职工平均工资,酌情支持其住院15日及出院后1个月共计45日的误工费即人民币4150元。对于护理费,本院根据其住院天数,每天酌情支持其护理费人民币100元即护理费人民币1500元。对于营养费、交通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虽未提交证据加以证明,本院根据其受伤住院治疗情况及住院天数,每天酌情支持其营养费费人民币50元即护理费人民币750元。对于交通费,本院根据其受伤住院治疗的情况酌情支持人民币500元。对精神损害抚慰费,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的赔偿项目,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因此次受伤,共计造成损失人民币34114.56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三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16日起至2022年3月15日止)。

二、被告人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33513.33元,其中医疗费人民币76403.3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3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35000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误工费人民币7650元,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营养费人民币7260元,交通费人民币80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

三、被告人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某1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81925.39元,其中医疗费人民币54675.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300元,后期治疗费人民币14000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误工费人民币4900元,护理费人民币2300元,营养费人民币1150元,交通费人民币80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

四、被告人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4114.56元,其中医疗费人民币25114.5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500元,鉴定费人民币600元,误工费人民币4150元,护理费人民币1500元,营养费人民币750元,交通费人民币50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邓 睿

人民陪审员 刘晓芳

人民陪审员 张爱华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日

书记员 唐紫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