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某某故意杀人、私藏枪支弹药罪

时间:2019-03-12 11:39:39| 专长:刑事行政法类| 来源:张东亚律师

黄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故意杀人罪

1995年7月28日,杨某丙冒用其姐姐杨某乙(被害人)的名义同被告人郭维勇登记结婚,2007年杨某丙把被害人杨某乙带至西溪南,让郭维勇照顾。在西溪南期间,郭维勇给被害人杨某乙提供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并经常任意打骂杨某乙。

2013年3月29日晚,被告人郭维勇酒后睡在床上听见有人敲窗,开灯后看见是杨某乙,就让杨某乙走,杨某乙不走,郭维勇嫌烦让杨某乙去北门。杨某乙到北门后继续敲门,郭维勇起床到北门处,看见杨某乙上身穿着一件外衣从门缝里往里挤,意图进入家中。郭维勇就从南门(前门)出去走到北门的水泥地上,看见杨某乙还在往门里挤,就让杨某乙走,杨某乙不走。郭维勇便用木棍及木板击打杨某乙头部和肩部,用脚踢杨某乙腰部,把杨某乙踢倒在地,后在水泥地上同杨某乙发生了性关系。事后郭维勇又让杨某乙走,杨某乙仍不走,郭维勇便继续对杨某乙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砖块等击打杨某乙。后郭维勇发现杨某乙被打得已无知觉,便将杨某乙移至北门前一排废弃猪圈的南边第一间内掩藏。经黄山市徽州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鉴定,杨某乙系被他人持钝器打击头面部、躯干部、四肢等处致全身多发性损伤引起创伤性休克而死亡。

二、私藏弹药罪

被告人郭维勇在新疆服兵役期间,利用工作上的便利私自截下子弹558发,2003年将子弹带至西溪南,并将其中的505发子弹藏在自己房间床下的一只纸箱中,53发子弹用玻璃瓶装好埋藏在其住宅北门前一排废弃猪圈的南边第二间(厨房)的地下。

被告人郭维勇的辩护人提出郭维勇致杨某乙死亡的犯罪行为应定性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辩护意见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郭维勇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杀人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郭维勇能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郭维勇对自己私藏弹药的事实能如实供述,且其中的部分系其主动供述,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部分弹药系被告人主动供述,量刑时应予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采纳。根据被告人郭维勇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郭维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私藏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