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正唱与张保绒、凤阳县豪龙采石场承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

时间:2019-09-11 15:00:02|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章柏杨律师

  原告邢正唱与被告张保绒、凤阳县豪龙采石场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8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邢正唱、被告凤阳县豪龙采石场委托诉讼代理人章柏杨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保绒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依法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邢正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张保绒、凤阳县豪龙采石场立即支付大棚款163000元及利息(利息自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本金付清日止)。事实与理由:邢正唱从事塑钢门窗、大棚制作,钢构、移门制作和销售等业务。2015年1月,张保绒找到邢正唱,约定让邢正唱做凤阳县豪龙采石场大棚工程。2015年6月份工程结束验收后,经结算,大棚工程款共计163000元。张保绒在2015年12月20日向邢正唱出具欠条一张,至今分文未付。
  凤阳县豪龙采石场辩称,邢正唱对凤阳县豪龙采石场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邢正唱与张保绒之间的承揽合同,与凤阳县豪龙采石场无关。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理,凤阳县豪龙采石场并非其合同的一方当事人。邢正唱和张保绒无权在其双方合同中约定凤阳县豪龙采石场承担债务。张保绒不履行其对邢正唱的承揽合同付款义务,应由张保绒向邢正唱承担违约责任。综上,邢正唱起诉凤阳县豪龙采石场没有合法的依据,不应得到支持。
  张保绒未提出答辩意见,也未提交证据。
  邢正唱围绕诉讼请求,提交欠条一份,证明张保绒、凤阳县豪龙采石场欠邢正唱大棚款163000元。凤阳县豪龙采石场质证认为,该证据真实性无法确认,该欠条并没有凤阳县豪龙采石场加盖公章,也没有负责人签字,对邢正唱认为凤阳县豪龙采石场负有支付大棚款的义务不予认可。本院认定如下:经审查,凤阳县豪龙采石场认为其不应承担付款责任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支持。邢正唱提交的该证据,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张保绒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答辩和对证据质证的权利。该证据能够证明张保绒欠邢正唱大棚款163000元。
  一审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张保绒因邢正唱为凤阳县豪龙采石场建大棚,于2015年12月20日出具欠条一份,载明:今欠到邢正唱大棚款壹拾陆万叁仟元整(163000元)。因张保绒未付款,邢正唱起诉来院,要求判如所请。
  一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邢正唱提交的由张保绒出具的欠条及邢正唱在庭审中的陈述,能够证明邢正唱与张保绒之间承揽合同关系成立及张保绒欠款163000元的事实。张保绒理应及时履行付款义务,其久拖不付,显属违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邢正唱要求张保绒支付大棚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因邢正唱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凤阳县豪龙采石场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其要求凤阳县豪龙采石场给付大棚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五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审裁判结果
  一、被告张保绒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原告邢正唱大棚款163000元及利息,利息自2017年7月28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大棚款实际付清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邢正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560元,减半收取1780元,由被告张保绒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员桂斌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
  代理书记员吴鸿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