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借款,无借条,仅有转账记录及微信聊天记录,认定借贷关系,依法获支持

时间:2020-07-06 16:07:40|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张观祥律师律师

  原告周多幸与被告陈锦晖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多幸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观祥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锦晖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周多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陈锦晖偿还借款本金80711.78元及利息(按年利率6%,自2019年7月18日起计至借款还清之日止)。事实和理由:周多幸与陈锦晖系同学关系。2019年3月初,陈锦晖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多次向周多幸借款,要求周多幸从网贷公司借款,再转借给陈锦晖,并由陈锦晖承担网贷公司的利息。自2019年3月7日起至2019年4月17日止,周多幸陆续从分期乐、借呗、花呗等小额网贷公司借款共计80602元,再转借给陈锦晖。另,周多幸通过微信转账方式向陈锦晖出借4988元。截至2019年4月28日,陈锦晖向周多幸借款共计85590元,各小额网络贷款公司的利息共计9662.78元,本息共计95252.78元。2019年4月14日至2019年6月18日期间,陈锦晖陆续向周多幸偿还借款本息共计14541元,尚欠借款本金共计80711.78元。后经多次催讨未果,周多幸遂提起诉讼。
  陈锦晖未作答辩。
  周多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微信以及支付宝转账记录、各网贷平台账单、微信聊天记录。陈锦晖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放弃诉讼权利。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均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周多幸的陈述和经审理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自2019年3月7日起至2019年4月17日止,周多幸通过从分期乐、借呗、花呗等小额网贷公司借款共计80602元,并直接转给陈锦晖。另,周多幸于2019年4月17日、4月28日、6月18日通过微信转账方式向陈锦晖支付2500元、1050元、1438元,以上共计85590元。期间,周多幸多次向陈锦晖催款。自2019年4月14日起至2019年6月18日止,陈锦晖陆续向周多幸转账共计14541元。现周多幸以陈锦晖未依约还款为由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公民间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陈锦晖虽未向周多幸出具借条等债权凭证,但结合周多幸提交的微信以及支付宝转账流水、微信聊天记录,可以证明陈锦晖向周多幸借款的事实,且陈锦晖在收到起诉状等诉讼材料后,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对周多幸主张的借款事实提出任何异议,可以认定周多幸与陈锦晖之间形成借贷关系。周多幸主张陈锦晖承担各网贷平台的利息,但其未提交证据证明网贷平台利息计算标准以及其已实际支出的利息金额,故其主张的借款平台利息9662.78元,本院不予支持。双方未约定借款期限,陈锦晖仅还款14541元,该14541元应认定为偿还借款本金,故其应偿还尚欠周多幸借款本金71049元(85590元-),并自周多幸提起本案诉讼,即2019年8月1日起按年利率6%计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周多幸主张的超过部分借款本息,本院不予支持。陈锦晖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裁判。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锦晖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偿还原告周多幸借款本金71049元以及逾期利息(按年利率6%,自2019年8月1日起计至借款还清之日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