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张强律师 > 张强律师成功案例 > 妨害公务案无罪辩护(二)

妨害公务案无罪辩护(二)

来源: 张强律师 时间:2018-09-12
正文
关于邓某某妨害公务案
 
辩护意见
 
(二审)
 
审判长、审判员:
 
受邓某某家属的委托,我依法担任邓某某涉嫌妨害公务一案二审审理阶段辩护人。辩护人对本案基本意见是:一审判决邓某某构成妨害公务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具体理由如下:
 
一、民警陈述存在重大瑕疵,不能作为定罪依据
 
从询问过程看,杜光华询问时间是11时16分-12时05分、叶德全是11时23分-13时、傅金德是11时26分-13时。
 
其中杜光华询问时长49分钟、叶德全97分钟、傅金德94分钟,三人询问笔录内容大致相当(叶德全是4页,最后一页几乎没有具体内容,第2页绝大部分内容是复制前页内容,其余两人都是3页),叶德全和傅金德询问时长达到了杜光华的两倍,不合常理。
 
叶德全和傅金德不可能一直接受询问至13时,合理的推测是,两人在12时10分到20分之间,应当可以结束询问,辩护人认为三人由于是同事关系且都在场见证了案发时的情况,对于这一重大的瑕疵,如不能作出合理解释,该三份证据都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
 
另一方面,三人陈述高度一致,不符合常情常理。我们仅看三人对于“白衣胖子”(邓某某)行为的陈述,三人都陈述为,白衣胖子过来,打了叶德全头部,并把叶德全警帽打飞。当时三人在全力制服刘福东,局面较为混乱,三人能清晰无误的目击到白衣胖子殴打叶德全过程,不合常理,而具有更好的观看视角的证人沈秋敏却没有目击到这一事实。根据《刑诉法解释》规定,对证言证言的审查应当着重审查案件事实是否是其真实的感知,结合上述意见,三人不可能对邓某某拳击行为作出高度一直的陈述,三人陈述不能确定其真实性。
 
二、辨认笔录不具有合法性,也不能排除指认可能,不能作为定罪依据
 
从合法性上说,辨认人的辨认活动没有个别进行。根据《刑诉法解释》和《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的规定,辨认人辨认活动应当个别进行的,所谓个别进行应当不仅包括不同辨认人辨认同一辨认对象,也包括同一辨认人辨认不同的辨认对象。
 
从辨认的照片上看,提供给三名民警进行辨认的照片是一样的,都是36名不同男性照片,而三名被告人的序号也都是一样,其中2号刘福东、17号邓某某、26号刘胤文。侦查机关没有将辨认对象序号打乱,为指认辨认对象提供了便利。
 
综合三人询问和辨认时间,从辨认时间上看,辅警杜光华在2016年9月9日12时17分-12点25分进行的辨认,而叶德全警官和辅警傅金德辨认时间分别是当天的13时05分-25分和13时05分-20分。
 
如前所述,叶德全和傅金德正常来说应当在12时20分前结束询问,他们结束询问的时间点应当和杜光华结束询问的时间点差不多,那么这个时间点到叶、傅两人做辨认时(也就是12时20分左右到13时05分),这一大段的时间里,三人同在新虹派出所,杜光华指认辨认照片可能非常大。
 
综上所述,该辨认笔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三、执法记录仪发生“故障”不能排除办案机关隐匿证据的可能
 
在闵行公安局案件审理队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执法记录仪因故障,未能收集到案发时的录像。众所周知,执法记录仪所摄录的录像是证明当时案发情况最为重要的证据,本案案发于2016年9月8日晚,9月9日三人即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办案机关应当第一时间收集执法记录录像,以固定证据。而该《情况说明》一直到11月10号才由审理队出具,且记录仪故障的说法不能令人信服,不能排除办案机关隐匿证据的可能。
 
四、综合审查全案证据,一审判决邓某某构成妨害公务罪的证据不能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刑诉法第五十三条第二款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1、没有证据证明邓某某殴打民警。一审定罪的直接证据只有民警陈述,由于民警陈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本案已无充分证据证明邓某某实施殴打民警的证据。
 
2、本案证据不能相互印证。证人沈秋敏证言没有提到白衣胖子殴打叶德全警官,也没有辨认出邓某某,更没有看见叶德全警官警帽被打落在地上。证人当时是围观群众,其观看案发时情况的视角远远好于民警,并且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不可能说三位民警在混乱的情况下都目击的事实,而证人没有看到。因此,三位民警关于邓某某拳击叶德全的陈述,不能得到证人证言的印证,同时,监控摄像头拍摄的案发情况也看不出邓某某有殴打行为,该陈述没有其它证据加以印证。由于三人是同事关系,在本案中也属于被害人,询问笔录本身又存在巨大瑕疵,不能以三人陈述“互相印证”来证明待证事实。
 
3、综合全案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首先,执法记录仪无故发生故障使得本案最重要的直接证据缺失,不能排除办案机关隐匿证据的可能,既然办案机关刻意隐匿证据,那么必然是录像记录的情况不同于民警陈述,所以,不能排除办案机关隐匿的是邓某某无罪证据。
 
其次,当时情况较为混乱,几位民民警倒地制服刘福东,而刘福东也一直在挣扎过程中,在邓某某到案发处之前,“黄衣男子”已经脚踹杜光华,致其肋骨骨折,可想而知,在混乱中,民警精神也处于高度紧张中,邓某某到案发现场时,扒拉民警,很可能导致民警错抓、错捕,结合全案证据,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对于邓某某的定罪事实,即拳击叶德全头部的行为,在案证据存在严重瑕疵,不能互相印证,没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谢谢!
 
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张强
分享到
张强
张强

诚第1

  • 取保候审
  • 刑事辩护
  • 刑事自诉

执业证号:13101201510812956

上海 | 上海申申律师事务所

4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