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案件事实突破格式条款的告知义务

时间:2019-06-20 22:23:16|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张社会律师

案由:张**是皖F729**号重型自卸车的实际车主,该车登记在濉溪县**运输有限公司名下,并在天安保险**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险和车上人员责任险。2015年1月24日,其驾驶该车在萧县青龙镇**料场内倒车时观察疏忽、操作失当致使车辆侧翻,造成其本人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公安交通管理大队认定其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请求判令天安保险**支公司赔偿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车辆维修费、施救费等共计13264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中:天安保险**支公司答辩称:其对涉案事实和责任划分没有异议,但张**投保的车辆在事故中是处于“车身翻斗处于未放下状态”,依据保险合同特别约定,其不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医药费应扣除非医保用药部分、后续治疗费并未实际发生、误工费和交通费无事实依据、护理费和精神抚慰金偏高,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车辆维修费、施救费、诉讼费、鉴定费等不在保险责任范围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张**与天安保险**支公司之间订立的财产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为有效合同。本案被保险车辆为重型自卸车,保险单特别约定“被保险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因车身翻斗处于未放下等非正常状态而导致的一切损失,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天安保险**支公司提供的事故现场照片显示,本案被保险车辆翻斗为升起状态,符合保险合同特别约定的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天安保险**支公司对该事故造成的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对张**要求天安保险**支公司赔偿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车辆维修费、施救费等共计132640元的主张,不予支持。

张**上诉称:事故车辆发生事故时翻斗并未升起,涉案交通事故是因其观察疏忽,操作不当造成的;一审判决以事故后的车辆状态,认定天安保险淮北支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天安保险**支公司二审答辩称:事故时车辆翻斗处于升起状态,按照保险条款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张**与天安保险**公司签订的财产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有效。天安保险**支公司本案中提供的照片虽然反映事故车辆的翻斗处于升起状态,但该照片反映的是涉案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的情形,不能证明涉案车辆发生事故时车辆翻斗亦处于升起状态。涉案交通事故发生后,天安保险**支公司对张裕发及时制作了关于涉案事故相关的询问笔录,但天安保险**支公司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内不提供该询问笔录,致使对天安保险**支公司提供照片中涉案车辆翻斗升起的真实原因无法认定,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应由天安保险**支公司承担。涉案交通事故发生后,安徽省萧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对事故发生的原因认定为“张**倒车时观察疏忽,操作失当致使车辆侧翻”。既未认定涉案车辆侧翻系因车辆翻斗处于升起所致,也未认定发生事故时涉案车辆翻斗处于升起状态。因此,天安保险**支公司的保险责任不应免除,对涉案交通事故给张**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意见:车辆登记车主系单位,投保单中基本都会有单位的盖章,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证明未尽到告知义务按照常规的思路很难突破,可以改变思路从事实着手,从根源上避免免责情形的吻合,即可避免免责条款的适用,无需证明条款是否尽到告知说明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