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3-03 19:17:54|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张玉虎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陕西省****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长安北路。

法定代表人:肖xx,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xx,男,该公司员工,现住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丹,陕西学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大成南里二区。

法定代表人:李x,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x,女,该公司员工,现住陕西省三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玉虎,陕西克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陕西省外省经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省经贸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兴东升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2018)陕0113民初11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外省经贸公司上诉请求:l.撤销(2018)陕0113民初1148号民事判决,改判外省经贸公司支付宏兴东升公司20095.55元;2.宏兴东升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1.涉案车库装饰面层维修系宏兴东升公司瑕疵施工导致,2号楼地下车库外墙因宏兴东升公司的施工瑕疵发生渗漏水致使车库装饰面层发生破损,该损害后果与宏兴东升公司的施工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外省经贸公司提供的结算单、车库墙面维修清单足以证明该事实,而一审法院对此不认可明显与事实不符。且外省经贸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以及维修人员的身份证明足以证明外省经贸公司业已实际支付该笔费用,因此该笔维修费用应在质保金中予以扣除。2.外省经贸公司修复2号地下车库坡道漏水维修费用为30000元。外省经贸公司的工人王xx对涉案工程2号地库坡道漏水部位进行维修,依据王xx出具的地下车库坡道防水维修书和证明,外省经贸公司应向其支付维修费用30000元,虽然在一审时,外省经贸公司已向王振伟支付10000元,但剩余20000元后期仍需支付,且王xx系宏兴东升公司的工人,因宏兴东升公司接到外省经贸公司的维修通知不到场维修以致发生上述费用,该费用理应在质保金中扣除,而一审法院仅以外省经贸公司并未实际支付而对此不予认可,明显与事实不符,待外省经贸公司后期支付后再起诉宏兴东升公司履行相应的维修义务,无疑增加当事人的诉累,因此,30000元维修费用应在质保金中全部扣除,且该笔费用属于质保范围内。二、一审法院判决有悖合同约定。依据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九项之约定“在保修期内如因材料或施工出现质量问题,在接到外省经贸公司通知后48小时内到达现场,及时进行维修,然而在工程完工后,宏兴东升公司施工的工程出现了多处部位漏水,外省经贸公司先后采用电话通知、短信告知、致函等方式通知宏兴东升公司进行维修,但宏兴东升公司仅对部分漏水的部位进行了维修,后外省经贸公司联系宏兴东升公司,但宏兴东升公司不接电话、不回信息,外省经贸公司无奈另请人维修先后产生了39904.45元维修费用。宏兴东升公司所完成的工程质量存在严重质量瑕疵,根据合同约定,该工程尚处在质保期内,宏兴东升公司应承担维修义务,外省经贸公司实际产生的维修费用39904.45元应在质保金中扣除。

宏兴东升公司答辩称,外省经贸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按期给付质保金,给付质保金与此后的质量保证责任是不同的法律关系。涉案工程漏水并不一定是材料、施工的问题,宏兴东升公司对一审判令其承担10000元责任并不认可,只是为了及时化解矛盾而未提起上诉。王振伟与宏兴东升公司只是短期劳务关系,涉案工程结束后,王振伟的行为不再能代表宏兴东升公司,其个人与外省经贸公司之间的维修事宜与宏兴东升公司无关。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宏兴东升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外省经贸公司向宏兴东升支付质保金6万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外省经贸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2年8月17日,外省经贸公司建设工程第八项目部与宏兴东升公司陕西分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对曲江岳家寨安置小区2#、5#、6#、7#、8#楼防水工程施工进行了约定,承包范围包工包料,工程款的支付方式和时间约定为:每栋楼工程完成至正负零后付到70%,防水单项工程施工完3天内验收,(如不验收,视为合格)。防水单项工程验收完建设单位结算后一个月内付剩余的25%资金,另5%质保金施工结束满一年给予付清。屋面、厨房、卫生间的质保金数额及支付时间也如上约定。保修期限为5年。在保修期内如因材料或施工出现质量问题,在接到甲方通知后48小时内到达现场,及时进行维修,做好服务工作,定期回访,做到保质、保量。外省经贸公司于2016年8月施工完毕。

双方于2016年11月8日签订了《防水工程结算单》,结算总价为1244548.62元,按合同约定质保金60000元。

外省经贸公司于2017年11月1日给宏兴东升公司的员工孙x发送了短信,在短信中描述在2016年通知了宏兴东升公司2#楼地下车库发现漏水情况,宏兴东升公司的工人王xx看过现场后称不是防水的问题,后王xx拒绝维修,经和王协商,向其支付维修费用,王进行了维修。宏兴东升公司虽认可短信,但认为短信不能证明出现漏水系宏兴东升公司施工导致。外省经贸公司提供与陈xx于2017年12月22日就涉案工程2#地下车库外墙发生渗漏水后对车库装饰面层维修工作的结算单,维修工程款为9904.45元。外省经贸公司还提供王振伟2017年4月18日出具的《地下车库坡道防水维修书》,载明:岳家寨小区二标段2#地下室车库坡道内墙漏水维修费用,每个坡道按15000元计取,两个坡道维修费共计30000元,本人采用新型注浆维修漏水部位,大约分4到6次完成维修工作,维修完成后6个月不漏水为合格,质保五年,在质保期内若维修部位出现漏水,本人承诺无条件前来维修。外省经贸公司认为上述两项款项共计39904.45元应由宏兴东升公司承担。经一审法院向王xx调查,其称:涉案工程系由其施工完成,在宏兴东升公司接到外省经贸公司要求维修漏水的通知后,宏兴东升公司委派其去进行查看,王经查看认为漏水责任宏兴东升公司、外省经贸公司各一半,因为防水施工不具备条件,防水材料有问题;宏兴东升公司认为不是自身问题,要求王不要处理;外省经贸公司与其协商要求维修,王要求外省经贸公司另外支付30000元费用,外省经贸公司支付10000元,王将上述漏水维修完成。宏兴东升公司对王的陈述不予认可,认为其提供的材料不存在质量问题,且质保金已过支付期限,外省经贸公司应予支付。宏兴东升公司认可涉案工程实际分包给王振伟施工。

一审法院认为,宏兴东升公司与外省经贸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系合法有效成立的合同,双方均应依照该合同履行各自义务。宏兴东升公司施工完成后,外省经贸公司剩余质保金未付,根据合同约定的支付时间,质保金已到支付条件,外省经贸公司应予支付。外省经贸公司辩称因宏兴东升公司的施工造成漏水,应由宏兴东升公司承担相应损失。根据外省经贸公司提交的短信、《地下车库坡道防水维修书》以及一审法院对王振伟的调查,可以证明漏水以及维修事实的存在。王振伟称漏水存在施工材料的问题,因发生漏水的时间在质保期内,故宏兴东升公司应对外省经贸公司因漏水产生的损失承担相应责任。外省经贸公司与王振伟均认可已支付王振伟维修费10000元,该费用应由宏兴东升公司承担。外省经贸公司要求还应向王xx支付的剩余20000元,因该费用未实际支付,故该损失未实际发生,宏兴东升公司不应承担。外省经贸公司要求宏兴东升公司承担对车库装饰面层维修工作的维修费用9904.45元,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损失的发生与漏水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且其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已向维修人支付了上述维修费用,故该笔9904.45元不应由宏兴东升公司承担。综上所述,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遂判决:一、陕西省****业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质保金50000元;二、驳回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陕西省****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1050元,由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承担250元。因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已预交,故陕西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将该款与上述款项一并支付北京宏****水施工有限公司。

经本院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

二审中,外省经贸公司提交了以下证据:1.关于岳家寨小区5号楼及2号楼地下车库防水维修的函及件及快递单,证明在2018年7月16日,外省经贸公司向宏兴东升公司发函要求其前来维修涉案工程出现的渗漏水问题,宏兴东升公司收到函件并未前往工地维修;2.陈xx证人证言,以期证明外省经贸公司已经支付了维修费用9904.45元。陈xx称,岳家寨小区6号楼地下车库内墙渗水,其对墙面进行了刮腻子、刷漆,外省经贸公司向其支付了9000余元,尚余500元质保金未支付。外省经贸公司称,因漏水导致墙皮脱落,陈宗鸿进行二次刷漆。宏兴东升公司质证认为,其没有收到证据1的函件,且函件内容即使真实也不足以证明宏兴东升公司施工材料、施工质量有问题,其次证人证言没有客观凭据予以证实,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应付的质保金数额如何确定。外省经贸公司对其应承担支付质保金的义务并无异议,唯称应扣除宏兴东升公司施工质量瑕疵导致的维修费用及相关损失29904.45元。首先,外省经贸公司仅向王振伟支付了维修费10000万元,剩余20000元尚未实际支付,一审法院以该费用尚未发生为由,对此不予支持并无不当。其次,关于外省经贸公司向陈宗鸿支付的9904.45元,二审中陈宗鸿称该费用是其对6号楼进行施工的费用,然而外省经贸公司提供的单据是针对2号楼出具的,也就是说外省经贸公司提供的证人证言及书证之间存在矛盾,不能认定该费用与宏兴东升公司所做工程有关,且该费用实际是漏水导致墙皮脱落二次刷漆的费用,也就是因为质量问题而发生的损失,应另行提起诉讼主张,外省经贸公司并未反诉,外省经贸公司对该部分款项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外省经贸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48元,由陕西省外省经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