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直效有限公司与直效空气净化设备(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案

时间:2020-03-24 16:14:25| 专长:涉外类| 来源:张志良律师

  本院认为,上诉人日本直效公司系境外主体,本案系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就法律适用,双方虽未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但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一致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法律关系适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根据当事人诉辩及本案查明的事实,双方实际对涉案三笔进口业务的发生及金额并无争议,上海直效公司的抗辩意见主要在于其中两笔业务的合同对象及诉讼时效问题。
  首先,关于合同主体。本案中,福启达公司于2015年6月5日、2015年6月16日先后出具了《债权转移通知书》及其补充文件,除了确认业务发生及欠付金额外,明确陈述将其对上海直效公司享有的全部债权转让给日本直效公司,上海直效公司亦获此通知。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之规定,上述债权转让已发生效力,且在日本直效公司不予同意的情况下,福启达公司的债权转让不得撤销。至此,日本直效公司取得上述债权,上海直效公司涉案三笔业务对应的债权人均为日本直效公司。
  其次,关于诉讼时效。本案系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因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和技术进出口合同争议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期限为4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计算”之规定,本案应当适用4年的诉讼时效期间。日本直效公司与上海直效公司未明确约定付款期限,即便按照一审认定从上海直效公司收到最后一笔货物的时间即2011年4月起算,至2014年7月7日日本直效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亦未超过4年的时效期限。一审法院对本案诉讼时效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结合以上分析,上海直效公司对日本直效公司负有到期债务,应予以清偿。就支付币种,因双方业务发生时使用日元结算,一审中日本直效公司的诉讼请求为按日元支付,故本院确认支付币种为日币。就债务金额,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本案三笔业务发生总额为23,124,500日元,减去已付款5,200,000日元及垫付税款1,153,244日元(人民币61,728.89元,按照2015年12月23日人民币对日元汇率,即1元人民币=18.6824日元折合),计算得出欠付总额为16,771,256日元。该金额经换算后未超过双方在2014年6月20日会议记录上及上海直效公司2011年度审计报告记载的应付货款人民币金额,故本院予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