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张某2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一审

时间:2019-04-19 19:31:13|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盈科(杭州)赵荻律师律师

张某、张某2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一审刑事判决书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浙0105刑初317号

公诉机关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网名“张飞”、“张飞-轰动全球”),男,1986年5月8日出生,汉族,天津市蓟县人,高中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天津市蓟县。因本案于2016年11月1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2日被逮捕。现关押于杭州市拱墅区看守所。

辩护人陈女,浙江朗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2(网名“嗷大喵”),男,1996年9月16日出生,汉族,甘肃省甘谷县人,中专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甘肃省甘谷县,因本案于2016年11月18日被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2日被逮捕。现关押于杭州市拱墅区看守所。

辩护人冯霄飞,浙江展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屈某(网名“夜猫”、“别瞅了再瞅没了”),男,1992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山西省运城市人,大专文化程度,职员,户籍所在地山西省运城市。因本案于2016年11月24日被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0日被逮捕。现关押于杭州市拱墅区看守所。

辩护人潘炳祝,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景某磊(网名“我是科密”),男,1997年3月2日出生,汉族,山西省运城市人,学生,户籍所在地山西省运城市稷山县。因本案于2016年11月25日被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0日被逮捕。2017年5月4日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马晓胜、赵荻,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以拱检未检刑诉(2017)1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张某2、屈某犯盗窃罪、被告人景某磊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7年6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许某、陈某1代理检察员常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陈女、被告人张某2及其辩护人冯霄飞、被告人屈某及辩护人潘炳祝、被告人景某磊及其辩护人马晓胜、赵荻到庭参加诉讼。因公诉机关补充侦查需要,本案于2017年9月21日延期审理,并于同月26日恢复审理。经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本案延长审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浙江开心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开心果公司)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祥园路38号,公司交易平台网址是××,网称“开心连连”,经营代充话费、各种卡充值、支付宝充值等业务。

2016年8月18日,被告人张某伙同侯某渊欲购买盗窃“开心连连”网络交易平台的线索和方法(统称线报),后被告人张某纠集被告人张某2、贾某1亮(另案处理)、赵某明(另案处理)共同出资10000元,侯某渊出资2888元,共以12888元的价格购得线报。

(一)被告人张某、张某2共同盗窃罪部分

被告人张某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86××××4822、185××××6262、156××××3821三个账号,使用Fiddler软件拦截、修改网络传输数据,窃取开心果公司4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39815.6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40000元。被告人张某2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2××××0583、180××××2471两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14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12945.2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13000元话费。贾某1亮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2××××1814、183××××7567、131××××1495三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24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23406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23500元话费。赵某明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1××××9415、184××××0716、17080284832、130××××7951、17898146979、17751249757六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107839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81159.4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81500元话费。

(二)被告人张某、屈某盗窃部分

侯某渊利用与被告人张某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6××××0144、156××××3758、131××××4732三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了52000元余额,并使用了51784.45元余额用于为自己和他人充值手机话费。后,被告人张某向其索要2888元的红包。

被告人张某将线报传递给被告人屈某、孙某、张某1文(另案处理)、刘宽阔(网名小狐,另案处理)等人。

被告人屈某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6××××5084、132××××4130、156××××9524三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共窃取了3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29880.3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30000元,并以7折的价格将26500元话费卖给宋某(另案处理)得赃款18796元。后被告人屈某为了感谢被告人张某,通过支付宝转账给张某1288元。

刘宽阔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8××××2874、158××××2674、138××××7874、131××××9134、135××××4403五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共窃取了54999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52488.5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并以7折的价格将部分话费卖给宋某,得赃款29694元。刘宽阔为感谢被告人张某,通过支付宝转账给张某2888元。

孙某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88××××6194账号,操作了2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19820.1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流量。

张某1文利用被告人张某告诉其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0××××6594、186××××2071、180××××9068三个账号共操作22000元,使用了6981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等。

(三)被告人张某2个人盗窃部分

被告人张某2将该线报传递给魏某、吴某强(另案处理)。魏某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80××××8244、180××××2340、132××××9739、180××××1149、17755143435、132××××9649、180××××8404七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了11067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62485.2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油卡62800元。

吴某强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6××××5434、132××××1473的账号,使用同样的方法窃取了3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11198.45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油卡。

(四)被告人景某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部分

被告人张某将盗窃所得的余额以话费充值的形式以7折的低价出售给被告人景某磊,被告人景某磊明知系犯罪所得仍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被告人张某收购38000元话费,并通过支付宝向张某支付了24550元。

综上,被告人张某共窃取开心果公司现金余额364838元,并通过话费充值等形式已使用318280.55元;被告人张某2共窃取开心果公司现金余额326509元,并通过话费充值等形式已使用231009.85元;被告人屈某窃取开心果公司现金余额30000元,并通过话费充值的形式已使用29880.3元;被告人景某磊明知系犯罪所得仍向被告人张某收购话费38000元。

案发后,被害公司通过冲正追回了部分损失,被告人屈某向被害公司退赔了30000元,被告人张某在审查起诉期间向被害公司退赔38000元。

为证实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宣读、出示了被害公司代表朱某的陈述、电子勘验数据及鉴定意见书、支付宝交易截屏、户籍证明、抓获经过、被告人张某、张某2、屈某、景某磊的供述及相关人员但林某1、周某、赵某明、贾某1亮、魏某、吴某强等人的供述等证据,认为被告人张某、张某2、屈某的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景某磊的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张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提出:(1)其只是将线报传递给了贾某1亮,其不认识张某2及赵某明,也不知道贾某1亮与他人共同出资购买的情况;(2)其将线报传递给了屈某、张某1文、刘宽阔(网名“小狐”),没有传递给孙某。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提出:(1)张某与张某2、赵某明不构成共同犯罪,不应将二人的盗窃金额计入张某的盗窃金额;(2)张某未向孙某传递线报,因此孙的盗窃金额不应计入张某的盗窃金额;(3)起诉书指控的金额与鉴定意见书反映的金额不一致;(4)取消充值的金额未脱离被害单位的控制,应从盗窃金额中予以扣除,认为被告人张某构成自首,退出非法所得,给被害单位造成的损失较小,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张某2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提出:其没有将线报传递给魏某及吴某强。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提出:(1)被告人张某2与贾某1亮属于共同犯罪,且属于从犯,但是与张某、赵某明不属于共同犯罪,因此该二人盗窃金额不应计入张某2的盗窃金额;(2)被告人张某2没有将线报传递给魏某及吴某强,因此该二人盗窃金额不应计入张某2盗窃金额,认为被告人张某2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退出自己的非法所得,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屈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并当庭表示认罪。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提出:被告人屈某盗窃既遂的金额应以其出售给宋某的18976元为准,认为被告人屈某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景某磊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并当庭表示认罪。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提出被告人景某磊犯罪时年纪尚小,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愿意退出非法所得,请求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浙江开心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开心果公司)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祥园路38号,公司交易平台网址是××,网称“开心连连”,经营代充话费、各种卡充值、支付宝充值等业务。

2016年8月18日,被告人张某伙同侯某渊(已判刑)欲向熊某购买盗窃“开心连连”网络交易平台的线索和方法(统称线报),后被告人张某与被告人张某2、贾某1亮(另案处理)、赵某明(另案处理)共同出资10000元,侯某渊出资2888元共以12888元的价格向熊某购得线报。

(一)被告人张某、张某2共同盗窃部分

被告人张某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86××××4822、185××××6262、156××××3821三个账号,使用Fiddler软件拦截、修改网络传输数据,窃取开心果公司4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39815.6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40000元。被告人张某2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2××××0583、180××××2471两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14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12945.2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13000元话费。贾某1亮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2××××1814、183××××7567、131××××1495三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24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23406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23500元话费。赵某明利用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1××××9415、17080284832二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了6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53773.65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54000元话费。

(二)被告人张某、屈某盗窃部分

侯某渊利用与被告人张某共同购买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6××××0144、156××××3758、131××××4732三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了52000元余额,并使用了51784.45元余额用于为自己和他人充值手机话费。

被告人张某将线报传递给被告人屈某、张某1文(网名“初心”,另案处理)、刘宽阔(网名“小狐”,已判刑)等人。

被告人屈某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6××××5084、132××××4130、156××××9524三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共窃取了3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29880.3元余额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30000元,并以7折的价格将26500元话费卖给宋某(已判刑)得款18796元。

刘宽阔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8××××2874、158××××2674、138××××7874、131××××9134、135××××4403五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共窃取了54999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52488.5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并以7折的价格将部分话费卖给宋某,得赃款29694元。

张某1文利用被告人张某告诉其的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30××××6594、186××××2071、180××××9068三个账号共操作22000元,使用了6981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等。

(三)被告人张某2个人盗窃部分

被告人张某2将该线报传递给魏某(已判刑)及吴某强(另案处理)。魏某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80××××8244、180××××2340、132××××9739、180××××1149、17755143435、132××××9649、180××××8404七个账号,使用同样方法窃取了11067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62485.2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油卡62800元。

吴某强利用该线报在“开心连连”平台注册了156××××5434、132××××1473的账号,使用同样的方法窃取了30000元余额,使用了其中的11198.45元为自己和他人充值话费、油卡。

(四)被告人景某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部分

被告人张某将盗窃所得的余额以话费充值的形式以7折的低价出售给被告人景某磊,被告人景某磊明知系犯罪所得仍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被告人张某收购38000元话费,并通过支付宝向张某支付了22550元。

综上,被告人张某共窃取开心果公司现金余额296999元,并通过话费充值等形式已使用271074.7元;被告人张某2共窃取开心果公司现金余额278670元,并通过话费充值等形式已使用203624.1元;被告人屈某窃取开心果公司现金余额30000元,并通过话费充值的形式已使用29880.3元;被告人景某磊明知系犯罪所得仍向被告人张某收购话费38000元。

案发后,被害公司通过冲正追回了部分损失,被告人屈某向被害公司退赔了30000元,被告人张某向被害公司退赔38000元。2016年11月17日,公安机关在北京抓获了被告人张某。同月18日,公安机关在云南省昆明市将被告人张某2抓获。同月24日,公安机关在陕西省西安市抓获被告人屈某。同月25日,公安机关在山西省太原市将被告人景某磊抓获。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张某2主动向被害单位退赔12945.2元,被告人景某磊主动退出非法所得15450元。

另查明,侯某渊已退赔被害单位36900元,刘宽阔已退赔被害单位52700元,张某1文已退赔被害单位6500元,魏某已退赔被害单位28300元,吴某强已退赔被害单位8300元。

由公诉机关出举,证实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公司代表朱某的陈述,证明:2016年8月18日16时许,其公司因为交易平台存在漏洞,被他人通过暴力破解和伪造交易传输数据,增加平台账户余额(公司实际没有收到资金),造成公司损失280多万元。

2、电子勘验数据及鉴定意见,证明:被害单位被虚假注册的账号的情况及被盗取的具体金额。

3、退款说明及谅解书,证明相关人员及被告人退赃及获得谅解的情况。

4、户籍证明,证实四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5、抓获经过,证实四被告人的归案情况。

6、相关人员贾某1亮的供述及辩解,证明其供称:2016年8月份的一天,其和赵某明、张某2一起在成都市郫县德源镇赵租的房子里。其在“渣渣”的QQ空间里看到了关于“开心连连”的线报,就联系了“渣渣”(即熊某)要购买线报,但是对方没有回复。之后,其三人就收到了张某(网名“张某2-轰动全球”)发来的消息称他可以向“渣渣”购买线报,但要大家一起出钱,价格为12888元。然后,其就和赵某明、张某2一起出了6800元,并通过其支付宝转给了张某。之后张某向“渣渣”购买了线报,并将线报提供给了其三人。接着,其三人就按照线报上的操作流程进行盗窃。其注册了132××××1814、183××××7567、131××××1495三个账号,操作了23000多元,并出售给了他人,获取了17000多元好处。当天,其还将线报卖给了但林某1、周某、林某2涛。

7、相关人员赵某明的供述,证明其供称:2016年8月份的一天,其和张某2、张某、陈某2等人在出租房里。张某得知了一个线报,并和其等人商量了一下,大家都表示可以买下来操作,并将线报买了下来。之后,张某将线报转发给了其余几人,大家用各自的电脑进行了操作,共盗窃了10多万。其注册了131××××9415、17080284832二个账号,盗窃了4万多。事后,其三人分别转给张某2000多元,作为买线报的钱。

8、相关人员魏某的供述,证明其供称:2016年8月18日下午,其收到QQ好友“嗷大喵”给其发的盗窃“开心连连”网站的方法。其就按照说明进行了操作,注册了几个手机号,进行了盗窃,窃得10多万元,用了6万多元。其之前交了2888元进入了一个群,群主是“嗷大喵”及“初雪”,其网名为“花漾”,群里还有“周机智”、“幽灵涛”、“北巷”等人。当天的线报“嗷大喵”也在群里发过。

9、相关人员吴某强的供述,证明其供称:其网名叫“北巷”,其加入了“嗷大喵”及“初雪”组建的一个群,群里还有“花漾”、“周机智”、“幽灵涛”等人。2016年8月18日,群主“嗷大喵”在群里发了“开心连连”的线报,并且在群里教授“FD”软件使用方法,其从群里得到了线报,之后进行了操作。其是拜“嗷大喵”为师才进入了该群,对方收了其2888元。其供述得到了接受证据清单及支付宝交易截屏的印证。

10、被告人张某的供述,证明其供称:2016年8月18日下午,其收到了网名“会演”发过来的信息说“渣渣”以12800元的价格在出“开心连连”的线报,他没有钱,让其做担保。其就联系了“渣渣”表示愿意担保,并让他将线报先发给“会演”,“渣渣”就把线报发给了“会演”,其支付了1万元给“渣渣”。“会演”操作了一下线报后,将线报发给了其,其也注册了186××××4822、185××××6262、156××××3821三个账号,并进行了操作,盗窃了3万多元话费,卖给了他人获利22500元。事后,其将线报告诉了网名为“初雪”(即贾某1亮)、“初心”(即张某1文)、“小狐”(即刘宽阔)、“夜猫”等网友,对方给其支付宝发了红包。其供述与相关人员熊某、侯某渊、张某1文、刘宽阔的供述一致。

11、被告人张某2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其供称:2016年8月份,其在一个QQ群里,看到一个叫“渣渣”的网友在卖线报,张某想买线报,但是钱不够。于是张某就向贾某2要钱,贾的钱也不够,贾就联系了其。于是,其与贾某2、赵某明、张某(均经辨认)等人一起出钱以12800元的价格向“渣渣”购买了线报。其与张某、赵某明在赵租住的地方进行了操作其使用了132××××0583、180××××2471两个账号盗窃1万余元话费,以6到9折的价格出售了。

12、被告人屈某的供述,证明其供称:2016年8月18日,网友“张某2”发给其可以破解“开心连连”网站漏洞的方法,其就注册了156××××5084、132××××4130、156××××9524三个账号进行了操作,修改了30000元,将其中的26500元以18796元的价格卖给了“北铭”(即宋某)

13、被告人景某磊的供述,证明其供称:其通过网友“初雪”(即贾某1亮)认识了“张某2”(即张某)。2016年8月18日下午,“张某2”联系其以7折价格卖给其38000元的话费,其支付给对方24550元,因为有4个号码没有充值成功,“张某2”退给其2000元。其从“张某2”处收话费时,知道这些话费是来路不正常的。

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无疑,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各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本院评判如下:

(1)关于被告人张某与贾某1亮、赵某明、被告人张某2是否构成共同盗窃的问题,经查,被告人张某2及贾某1亮、赵某明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张某2及相关人员贾某1亮、赵某明看到“开心连连”线报后欲共同购买该线报实施盗窃。同时,被告人张某也想购买该线报,遂联系了贾某1亮、张某2等人。因此,张某2、赵某明、贾某1亮一方对联系出售线报的对方张某在交易线报之前均明知对方利用线报进行盗窃,且双方共同出钱向第三方购买。其两方行为明显构成盗窃之前的共谋,按照法律规定,应认定为共同犯罪。被告人张某及相关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不予采纳。

(2)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将线报传递给孙某,由孙某进行了盗窃的问题,经查,公诉机关指控该部分的证据不足,该部分金额应从张某盗窃金额中予以扣减,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予以采纳。

(3)关于盗窃金额问题,经查,司法鉴定意见书及相关电子勘验数据,证实:案发后即由具有鉴定资质的专业机构对被害单位的数据进行了提取,并形成了相应的电子勘验数据。经核实,公诉机关指控的各号码对应的操作金额、使用余额及充值金额的结果与电子勘验数据一致。被告人张某辩护人的该点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4)关于被告人张某是否构成自首的问题,经查,被告人张某在本案中的到案缺乏主动性,因此,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5)关于被害单位在案发后通过取消充值的金额是否应计入盗窃金额的问题,经查,从电子勘验数据看,辩护人提出的“取消充值”在被告人实施盗窃的过程中并未出现,仅是在被告人向相关号码充值之后,公司通过冲正的手段自行减少了损失。该部分金额对于被告人的盗窃行为而言,已然属于既遂金额。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6)关于张某2向魏某、吴某强传递线报的问题,经查,相关人员魏某、吴某强的供述均证实:2016年8月18日,张某2在一个QQ群里发了关于“开心连连”平台的线报。二人供述稳定、相互印证,并得到了支付宝交易截屏的证实。被告人张某2及其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不予采纳。

(7)关于被窃物品的价值问题,经查,被害单位代表的陈述及被告人张某等人的供述,证实:被害单位系以客户付款然后为客户进行相关充值为业务,被害单位的充值数据实际代表了使用价值,具有现实对价,而且,被告人窃得的部分数据也出售给了他人。因此,足以认定被告人盗窃的物品系有价值之物。相关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8)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赵某明盗窃金额的问题,经查,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明利用184××××0716、130××××7951、17898146979、17751249757四个号码进行盗窃的证据不足,该部分金额不予认定,并从张某及张某2的盗窃金额中予以扣减。辩护人的该点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张某2、屈某单独或伙同他人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中张某、张某2的盗窃金额属数额巨大,屈某的盗窃金额属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景某磊明知系犯罪所得,仍予以收购,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所控罪名成立。本案系简单共同犯罪,参与的各被告人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被告人张某2辩护人的该点意见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屈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其余三被告人态度尚好,予以从轻处罚。四被告人均退出各自非法所得,被害单位损失的大部分予以追回,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根据被告人景某磊的犯罪情节及认罪、悔罪表现,决定对其适用缓刑。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0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17日起至2021年11月16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张某2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8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18日起至2020年11月1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屈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24日起至2018年3月23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四、被告人景某磊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五、由被告人景某磊退出的非法所得15450元发还给被害单位;其余非法所得58247.15元,责令被告人张某、张某2予以退赔。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徐建勇

人民陪审员 田伟伟

人民陪审员 周超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孙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