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某伪造、卖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

时间:2019-04-19 19:35:35|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盈科(杭州)赵荻律师律师

王某某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浙0103刑初363号

公诉机关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某,男,1988年7月出生,浙江省台州市人,大专文化程度,自述四川省南充市喜善医疗美容医院医生助理,户籍所在地浙江省。因本案于2017年12月5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1月10日被逮捕。现押于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吴琼,浙江允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赵荻,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某,男,1949年7月出生,浙江省台州市人,小学肄业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浙江省,2018年1月10日被逮捕。现押于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朋礼松,浙江允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某某,男,1987年10月出生,浙江省杭州市人,中专文化程度,浙江星宝行汽车有限公司员工,户籍所在地杭州市。因本案于2017年12月12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1月10日被逮捕。现押于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章百益,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某某,男,1986年7月30日出生,浙江省杭州市人,大专文化程度,杭州名车汇旧机动车经纪有限公司员工,户籍所在地杭州市江干区。因本案于2017年12月7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1月10日被逮捕,同年2月14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金晓航,浙江楷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叶斌,浙江允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检察院以下检公诉刑诉[2018]4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某、王某某、郭某某犯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告人吴某某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于2018年7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次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同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吴冠军、检察官助理余晓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某、王某某、吴某某、郭某某及其委托的辩护人吴琼和赵荻、朋礼松、章百益、金晓航和叶斌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被告人王某某根据袁祝康(已起诉)提供的车辆信息,伪造印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住所地杭州市下城区文晖路312号)印章的临时行驶车号牌,然后出售给袁祝康以非法牟利。同年3月起,被告人王某某冒充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工作人员,先后两次让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镇前路251号赛格图文设计服务部经营者陈小仙为其印制空白的带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假临时行驶车号牌共计7万套,然后出售给袁祝康等人以非法牟利。期间,被告人郭某某驾驶车辆帮被告人王某某将印制好的假的临时行驶车号牌从苍南县龙港镇运至杭州,后由被告人王某某存放于其住处杭州市江干区三里亭苑,后王某某搬至江干区三华天运小区居住,将王某某从苍南县龙港镇运回的假的临时行驶车号牌运送至江干区三华天运小区6幢1单元602室内存放。

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被告人郭某某多次帮助被告人王某某将空白的带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假的临时行驶车号牌送货给袁祝康,合计570余套,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5500元。

2017年1月至12月,被告人王某某多次帮助被告人王某某将空白的带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假的临时行驶车号牌送货给袁祝康,合计100余套。

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20日,被告人吴某某向袁祝康提供车辆信息,并以每套人民币400元或500元的价格向袁祝康购买带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临时行驶车号牌66套,然后加价出售给他人以非法牟利。同年10月23日至12月3日,被告人吴某某向被告人王某某提供车辆信息,并以每套人民币350元的价格向王某某购买带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临时行驶车号牌32套,然后加价出售给他人以非法牟利。

2017年12月5日,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接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的电话通知,后通知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处理存放于江干区三华天运小区6幢1单元602室内的尚未出售的临时行驶车号牌。当日12时许,被告人郭某某驾驶浙A220R2奇瑞商务车至江干区三里亭苑1区16幢门口,然后伙同王某某将尚未出售的临时行驶车号牌等物品搬至浙A220R2奇瑞商务车内,后二人驾车将临时行驶车号牌等物品运送至杭州市临安区龙岗镇新溪村新溪坞6号包美芝、童权辉夫妇家中,由王某某将尚未出售的临时行驶车号牌全部焚毁。

同日,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市奉贤区正环路888弄109号301室内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停放于奉贤区正阳世纪城2期109-301楼下的浙AJ00Q0号特斯拉轿车内被查获空白的带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临时行驶车号牌共计162套。经抽样鉴定,该临时行驶车号牌上的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系伪造。次日,被告人郭某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投案。同年12月7日,被告人王某某在杭州市临安区龙岗镇新溪村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12月11日,被告人吴某某在杭州被公安机关抓获。

公诉机关为证明上述事实提供了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王某某、吴某某的供述和辩解,关联案件罪犯袁祝康的供述和辩解,证人陈小仙、童权辉、包美芝、童权平、郑跃萍等人的证言,微信聊天记录、微信转账记录、支付宝交易记录,监控视频,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调取证据清单、户籍证明、抓获经过等证据,认为被告人王某某、王某某、郭某某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应当以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共同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吴某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应当以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的帮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郭某某系自首。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王某某对指控罪名无异议,辩称其没有冒充车管所工作人员,印的第一批5万套临牌已退回,实际涉案临牌仅2万套,给吴某某的32套实际系袁祝康伪造,其未从中获利。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吴琼对指控事实的意见与被告人王某某一致,对指控罪名无异议,提出王某某伪造、出售的临牌底版不属于国家机关证件,仅就出售给袁祝康和吴某某的部分构成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的共同犯罪,且系从犯,如不构成共同犯罪,则系袁祝康的下家,主观恶性和行为社会危害性低于袁祝康;辩护人赵荻对指控罪名有异议,提出王某某并无伪造国家机关证件行为,其买卖的临牌与一般的国家机关证件有本质区别,且其系初犯,主观恶性不大,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某某辩称不知道王某某的临牌从哪里来的,直到第二次帮王某某送东西去给袁祝康时才知道是临牌,给童权辉的1000元是作为他儿子结婚的红包,和烧临牌没关系,其早就想把临牌烧了但一直没空,刚好当天有空就叫了郭某某去。其辩护人对指控罪名无异议,对指控事实有异议,提出涉案空白临牌只是存放在王某某处,其并无保管的意思,其共帮王某某送了两次空白临牌给袁祝康,但首次其不知晓是临牌,该部分不应计入犯罪数额,且所送的空白临牌不属于国家机关证件,所属行为层次低,作用小,系从犯,年近七十,当庭认罪,建议对其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吴某某对指控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对指控事实和罪名亦无异议,提出被告人吴某某买卖临牌的社会危害性较一般国家机关证件轻,且其系从犯,到案后认罪认罚,已退缴全部违法所得,建议对其从宽处理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郭某某对指控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并提交屈万新所作说明一份。其辩护人金晓航提出被告人郭某某陪同王某某往返温州龙港并非伪造临牌的实行行为,其直至某次帮王某某送包装破损的东西给袁祝康时才知道是临牌,不应就全案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犯罪承担责任,其事后销毁罪证的行为不具有可罚性;其辩护人叶斌提出被告人郭某某并非犯意提起者和主要参与者,系被动加入,也不涉及寻找下家、制订售价、经手犯罪所得等,其亦无获利分成,二辩护人均提出被告人郭某某系初犯、从犯,非法获利少,案发后投案自首,并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5年,被告人王某某根据袁祝康(已判决)提供的车辆信息,伪造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机动车临时行驶车号牌(以下简称临牌)。同年3月起,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受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委托,先后让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赛格图文设计服务部经营者陈小仙为其印制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空白临牌5万套、2万套左右。首批空白临牌在部分销售后因发现存在图案特殊标志问题退回处理。被告人郭某某驾驶车辆帮助被告人王某某将印制好的空白临牌从苍南县龙港镇运至杭州,后又帮助王某某联系将问题空白临牌退回龙港镇。前述空白临牌抵杭后,由被告人王某某搬运、先后存放于其住处杭州市江干区三里亭、三华天运小区。

2015年至2017年12月期间,被告人王某某将前述伪造的临牌和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空白临牌以人民币350元至1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袁祝康等人非法牟利逾人民币400000元。其中,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被告人郭某某多次帮助被告人王俊钩将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空白临牌送货给袁祝康,合计逾570套,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5500元。2017年1月至12月,被告人王某某多次帮助被告人王某某将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空白临牌送货给袁祝康,合计逾100套。

被告人吴某某于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22日期间向袁祝康提供车主和车辆信息,以每套约人民币400元或500元的价格向袁祝康购买临牌66套,支付费用共计28800元;于2017年10月23日至12月3日期间向被告人王某某提供车主和车辆信息,并以每套约人民币350元的价格向王某某购买临牌32套,支付费用共计11264元,后以每套600元至8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其自己的客户或同事以非法牟利。

2017年12月5日,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接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的电话后,通知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案发。当日,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将剩余存放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华天运住处的有“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空白临牌转移至浙A220R2奇瑞牌商务车内,并驾车至临安区龙岗镇新溪村。后由被告人王某某在该村农户家中将前述空白临牌全部焚毁。

同日,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被公安机关抓获,从其处查获并扣押用于联系的苹果手机1部(串号尾号为6192),从其车辆内查获并扣押有“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空白临牌162套(经抽样鉴定,上述印章系伪造);同年12月6日,被告人郭某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投案,从其处查获并扣押用于联系的苹果手机1部(串号尾号为3954);同年12月7日,被告人郭某某协助公安机关在临安区龙岗镇新溪村抓获被告人王某某;同年12月11日,被告人吴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从其处查获并扣押用于联系苹果手机1部(串号尾号为4148);公安机关还从临安区龙岗镇新溪村调取或扣押被告人王某某用于存放空白临牌的旅行箱、纸板箱等物。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和辩解,称其一开始从汽车城黄牛处拿临牌转卖给袁祝康,后袁祝康问其有没有空白临牌、需求很大。2015年,其和父亲王某某说了温州那边有专门做临牌的,王某某让其过去看一下,其带了以前自己申领的一套临牌去了温州龙港,找到一家打印店,跟对方说其是杭州车管所叫来制作临牌的。老板娘陈小姐说她可以做,其就让她按照其给的样子,正面为浙A开头的号牌、背面去掉具体内容,做2万套,约定每套4-5元。几周后,其告诉王某某临牌做好了,王某某去借了10万元转账到其银行卡里。其和姐夫郭某某租了一辆商务车去龙港,陈小姐把其们带到小区里,搬了五六个黄色纸板箱到其车上,其打开其中一箱看过,都是每50或100张浙A开头、号码连续、用透明薄膜包装好的空白临牌,一共1.5万套以上不到2万套,其当场付款7万余元。箱子运回杭州后,王某某搬进了三里亭苑车库,并要其尽快把这些临牌卖掉。其卖了一些给袁祝康后,袁祝康反映少防伪图案,其把剩下的临牌退回龙港,并让陈小姐重新制作一批新的,和郭某某又去付了7万多元运回六箱临牌,钱也是王某某借来的,临牌也交由他保管。2017年下半年,王某某把临牌都搬到了其出资、以郭某某名义承租、供王某某居住的三华天运的房子里。其两年多来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上海、山东等地,不常住杭州。袁祝康每次微信联系向其购买20至50套空白临牌,共三四千套,每套价格从350元降到100元,付款到其微信或支付宝。其在杭州就自己给袁祝康送过去,其余由王某某或郭某某清点数目后送去,王某某送了两三次,郭某某送了六七次,他们都知道送的就是临牌,有时其会给郭某某300元至500元的辛苦费。一个微信名叫“吴员外”的人每周3、4套、向其买了共20多套打印好的临牌,每套350元。卖的钱至少有五六十万,部分还了王某某的欠债,部分供他和自己花销。其和袁祝康除买卖临牌外还有其他借贷往来。2017年12月5日,其因临牌的事接到上海警方电话传唤后马上分别给王某某、郭某某打了电话,让他们去销毁剩下的临牌,后其又打电话核实,知道他们已经在去临安销毁临牌的路上。之后其就被抓获,浙AJ00Q0特斯拉轿车上搜到的空白临牌都是其的,就是从龙港那里买来的。

2.被告人郭某某的供述和辩解及辨认笔录,称2015年下半年,王某某租了一辆大众斯柯达汽车,要其和他轮流开车去温州龙港镇,他带了一张写着“委托书”字样的文件和一套打印好的临牌进了一个印刷店。其等了一会儿,也进去,看到王某某刷卡付了2万元,后二人就回了杭州。一个月后,王某某又叫其陪他去龙港,到了原来那个印刷店,女老板将其们带到一个农民房门口,搬了十个纸箱到其们车里。回杭州的路上,王某某说箱子里都是空白临牌。后其在王某某和王某某的住处、五菱面包车、范家公寓的仓库都见过这些空白临牌,用透明塑料薄膜包装,一面是浙A,另一面是个表格,没有内容,左下角有红色的章。王某某让其帮忙送了很多次临牌给袁祝康,每次约三四十套,有几次是他交给其牛皮纸信封或档案袋,有几次是其自己到他三里亭住处的行李箱里拿的。其把东西交给小袁后从未收过小袁的钱,但王某某事后有时会给其两三百元的跑腿费。有几次其去拿临牌没关门,王某某都会过来把房门关上,除了他没有别人看到其拿过临牌。2017年夏天,其一个客户需要临牌,其经王某某介绍发了客户和车辆信息给小袁,后客户就收到了小袁寄过去的临牌。9月,王某某以其名义租了三华天运小区的房子,平时由王某某住。12月5日,其本来在上班,接到王某某电话后去三华天运帮他搬了10个左右纸箱和5个行李箱到浙A220R2车上,其中有几个纸箱就是其和王某某去温州龙港女老板那里运回来,应该就是临牌。期间接到王某某电话说警察在调查他。其开车到临安龙岗后,王某某下车和农户交涉,对方说不行,后王某某去找了第二家,给其1000元让其把钱给农户,其问被他们看到要不要紧,王某某说不要紧。其下车把钱交给那人后就回了杭州。其辨认出接收临牌的袁祝康,陈小仙面熟,可能是在温州龙港接待王某某印刷临牌的女店主。

3.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和辩解及辨认笔录,称2017年5月左右,王某某送了三个大纸箱到其三里亭桂苑的住处,箱子里都是空白临牌,每两叠是100套共200张,每叠都用透明塑料薄膜包好,一叠的号码都是连续的,总共大概6500套,其知道是违法的。因为箱子太大放不进衣柜,其将临牌分装到自己买来的小纸箱和旅行箱里,封装好放入衣柜和床下面。其不知道王俊钩弄来这么多临牌干什么用、这些临牌是哪里来的。11月,王俊钩让其送了两次空白临牌去给同一个男子,每次约50套,其从家里数出来送过去,没有收钱。12月5日,其刚好有空,叫了女婿郭某某开车把其整理出来的六个纸箱、一个行李箱的临牌和几箱王某某的生活物品运到临安瓦片老板家,郭某某把其送到后就走了,其留下于当晚和次日早上在瓦片老板家里把所有临牌都烧了,一共烧了六千多套。其和郭某某没有给瓦片老板钱款过。三华天运小区的房子平时是其一个人居住。郭某某不知道临牌的事情,没见过他到家里来拿临牌,他也不知道12月5日开车送去临安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送去、送去干什么。12月7日,其找了一个出租车司机帮其把浙A220R2车开回杭州,刚从龙岗新溪农户家出来,就在村道上被抓了。其带领民警对其销毁临牌的地点进行了辨认,称无法辨认出袁祝康。

4.证人陈小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称2015年年初,王某某找到其位于温州苍南县龙港镇镇前路的赛格广告店,说他在杭州市公安局工作,领导让他负责印临牌,之前同事不干了,联系不上原来的店,问其能不能做,并给了一张所有人是王某某的临牌和拷入U盘的照片。其当场在电脑上做了模板,正面留浙A和有效期至年月日的字,日期及背面表格里的具体内容都是空的,打印了一张样品,里面红色的方形“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也是一次性和其他内容一起打印出来。王某某和其谈好每套1.4元,并付给其2万元定金,说回去后决定印多少。次日,王某某电联说要印5万套共10万张,其要求出具委托书,后收到一个传真,内容为委托其店设计并制作临牌5万份,盖有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的章。半月后,其将印好的货运到一个加工点切圆角、包装,每100张用一个透明薄膜包装,每2包对应号码的扎一个橡皮筋,装了十几个色纸板箱。后王某某带人开了一辆商务车把5万套都运走了,现金付给其5万元。十多天后,王某某说那批临牌少了密码(防伪特征)要作废,钱照给,要其重新印2万套,价格一样。一个月后,他带人换了一辆车把货运走了,付给其现金2.8万元。其辨认出王某某。

5.证人屈万新所作的说明,证实郭某某于2015年让其帮他小舅子拉了一车货给温州龙港的一家印刷店,一女子接货。

6.关联案件罪犯袁祝康的供述和辩解,称其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向王某某购买空白临牌,每套190至300元不等,自2016年过年后开始自己打印临牌,其不在杭州时就让邓俊美、黎俊华帮其打,打好的临牌其以400至500元的价格出售,从而赚取差价。至案发,共向王某某购买了800套左右空白临牌,通过支付宝、微信付款20万元左右。以前基本是王某某亲自把临牌送过来,整齐地按照号码顺序叠放在一起,用黑色或白色塑料袋包着放在书包里。几个月前开始,王某某让他姐夫郭某某和他爸爸送过来,郭某某送了四五次约200套,一般是用纸质档案袋装着,封口用绳子绕了绕,里面是一套一套按车牌顺序叠放在一起,交给其时还说他已经清点过了,数量不会错,让其回去再清点一下,把东西放放好,搞得很谨慎的样子,王某某爸爸送了三四次约100套,用黑色塑料袋装着,第一次交给其的临牌叠放的顺序很乱,有缺少,还湿了,王某某说他爸爸送的路上掉地上了。从其家中搜到的200套左右的浙A临牌都是从王某某处买来的。王某某告诉其周末不要接单,因为车管所周末不上班,要弄得像一点。其曾向王某某个人借款40万左右,王某某现金付给其,其通过支付宝、微信还款。

7.被告人吴某某的供述和辩解及辨认笔录,称其在4S店上班,因为客户需要全国范围都能使用的临牌,其们4S店不能办理,其就想办法帮客户去打临牌。其自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向袁祝康转账60笔(袁祝康每套要400或500元),自2017年10月至12月向微信“Jesse”转账28笔(“Jesse”每套要350元),向他们购买临牌,并将发票、保单信息等发给他们,其将这些临牌卖给汽车4S的同事、其的客户等人,收取每套600至800元的费用,从而赚取差价。临牌都是浙A开头,黄色花纹底版,全国通用,有效期30天。其辨认出袁祝康。

8.证人罗陈的证言,称2014年年中,王某某搬到三里亭东苑和其、其丈夫王某某一起住,后来其们又搬到桂苑,最后又搬去三里亭一区。王某某很少回来。2017年11月,王某某把他和王某某的东西都搬走,和其分居。几次搬家王俊钩的东西都是王某某帮他把东西打包后叫搬家公司搬的。

9.证人王蓉的证言,称2015年开始,其弟弟王某某和父亲王某某不再做蔬菜生意。2016年,其老公郭某某帮忙开车和王某某去了两趟温州龙港,事后听郭某某说王某某是去那里印临牌去的,还带了一张他自己伪造的交警的委托书。后来王某某有时不在杭州,会让郭某某帮忙给小袁送临牌。2017年12月5日,王某某叫郭某某去临安送点东西,事后郭某某说他猜送的是临牌,送去临安是要去销毁。

10.证人重权平、郑跃萍的证言,称2017年12月5日中午,老王给童权平打电话说要来其家玩,不久就到了,一个驾驶员开车过来。老王说在其家灶头里烧东西,并打开车门撕开车里一个黄色纸板箱给童权平看,童权平看到是临牌,不同意,老王就开始给别人打电话,后来让驾驶员开车带他去了包美芝家里。第二天早上,郑跃萍去包美芝家看到老王一个人在烧临牌,都是一刀刀用透明塑料纸包装的全新的临牌,屁股后面已经扔了七八个空纸板箱,旁边柴油桶里装满了烧出来的纸灰。其问老王怎么这么多,违不违法,老王说是他叫女婿打印的,打印太多了。其看到几张没烧完的临牌,上面印着几个数字和字母,有个地方有个红章,都是浙江牌照。郑跃萍辨认出老王即王某某。

11.证人童权辉、包美芝的证言,称2017年12月5日17时许,以前认识的一个杭州朋友老王突然到其们位于临安新溪的家里,他女婿开车进来。老王说厂里印多了,不好随便扔,想用其家里的土灶烧,童权辉不同意,老王的女婿塞给童权辉1000元,说借地方烧东西一定要给钱,然后就管自己走了。老王从当天18时开始烧,22时还在烧,一箱烧完再去车上搬另一箱下来,第二天早上7点又在烧了,直到12点才烧完,共烧了满满12个纸箱和2个旅行箱的临牌,都是全新的浙A牌照、表格里面空着、中间靠下有个红色方形印章写着“杭州市公安局”字样。包美芝去看过,大箱里有5排,每排4大捆,每捆里有2小包,1包100张,估计一箱有4000张。

12.证人曾玉叶的证言,称2017年12月5日,王某某来电话说他和他女婿有十几个小箱的临牌复印纸,要其问问其舅舅家能不能烧,其联系了阿姨包美芝,说王某某要来烧临牌的纸,会给她1000元。晚上20时许,其打电话给王某某,他说已经在跟其姨夫童权辉一起烧了。

13.证人刘世春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称2017年12月7日,其开出租车接到一60多岁的男客人的单子,把他从昌化汽车站送到龙岗镇新溪村,到了以后一个女的领着那个客户找到了一辆蓝色商务车,这个客户说给其350元让其把那辆车开到杭州去。其开出100米左右,下车回去拿驾驶证,回来时看见另一个女的从蓝色商务车上拿走一个拉杆箱和蛇皮袋状的拎包。其上车开出几百米就被民警拦下了。其辨认出男客人就是王某某。

14.证人顾菁的证言,称其和男朋友王某某在2014年认识,王某某说他在四川工作,每个月回上海一两次,平时一个月和其呆一周左右。2017年12月5日,王某某被抓后,其给王某某的姐夫郭某某打了个电话,说了王某某被抓的事。

15.勘验笔录、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等,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王某某处查获苹果手机1部(串号尾号为6192)等物,在王某某停放于上海住处的浙AJ00Q0号特斯拉小型轿车内发现有“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印章的浙A空白机动车临牌162套324张;从郭某某处扣押苹果手机1部(串号尾号为3954);在童权辉、包美芝家中发现空的纸板箱10只、装满炉灰的纸板箱2只,在摊在地上的一堆炉灰中、靠近销毁处的墙上、墙外侧发现未燃尽的临牌残片若干,残片中可见“浙A”、“机动车所有”、红色“江省杭州公安局交”等字样,从包美芝处取得红色、花色旅行箱各1只;在童权平、郑跃萍家发现花色旅行箱1只、纸板箱1只,内有100余枚图章、1台打印机等;从吴某某处扣押苹果手机1部(串号尾号为4148),部分予以扣押。

16.电子证物检查笔录、微信聊天记录及说明,证实公安机关从袁祝康的手机中提取到2017年8月至12月期间其与王某某的微信聊天记录,内有袁祝康向王某某购买临牌,王某某称“上网就上网,不上网就不上网”并分别予以定价、“上网的是慢一点,没办法,不像咱们不上网的”、交代“以后材料不全的要加20元PS费”、要求袁祝康发给身份证、驾驶证照片、收货地址等信息,二人商议国庆、春节前后打印的临牌如何确定有效期起止日;2017年9月28日王某某告知袁祝康已让其姐夫送货55套,10月8日袁祝康向王某某表示“晚上给其102,钱先欠着”,10月13日王某某告知已让姐夫送货53套,11月6日王某某告知已让其爸送货58套,11月8日告知其爸送了51套,11月9日袁祝康埋怨临牌拿来怎么不对牢、打错好几个,王某某解释“我爸说掉地上了,又捡起来的”,11月26日袁祝康要51,王某某回复其爸五分钟就到,后袁祝康回复拿到了;其间,王某某还多次委托袁祝康为其打印临牌并发给车主和车辆信息、提出避开某些尾号等要求,钱款的结算部分直接转账,部分以多发相应数量的空白临牌的方式折抵。公安机关还提取到郭某某于2017年9月20日向袁祝康发送身份证及临牌照片、收货地址、询问价格,于9月25日、30日约定碰头时间和地点,10月26日袁祝康让郭某某来拿临牌、询问送货地址、联系电话等的聊天记录。

17.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支付宝交易记录、微信转账记录、转账清单,证实被告人王某某于2015年1月至4月消费轨迹主要在杭州,2015年5月至2017年12月期间消费轨迹主要在上海,偶尔在杭州、北京、广州、深圳、武汉、重庆等地。王某某自2015年8月14日至2017年9月27日共向袁祝康支付宝转账68980元,袁祝康自2015年1月7日至2017年11月9日共向王某某支付宝转账713600元。经被告人郭某某辨认,其于2016年1月21日至2017年10月25日期间共收到帮助送空白临牌给袁祝康后王某某转账的红包19次共计5500元。被告人吴某某于2016年1月13日至2017年10月22日共向袁祝康转账60次,共计28800元,于2017年10月23日至12月3日共向王某某转账28次,共计11264元。

18.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授权委托书,证实公安机关从陈小仙处调取王某某传真给其的授权委托书一份,载:本单位现委托温州市苍南县龙港赛格图文设计服务部设计并制作临时行驶车号牌伍万份,要求成品跟模版一致,并按约定的时间完成,特此证明,落款为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时间为2015年3月。

19.物证鉴定样本提取笔录、鉴定书,证实公安机关对从被告人王某某特斯拉轿车、袁祝康住宅和马自达、奔驰车内查获的临牌进行抽样提取6套、3套,经杭州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前述抽样的临牌上的“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的印文与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牌证科提供的临牌上的印文均不同一。

20.三华天运小区监控视频,证实2017年12月5日13时许,王某某、郭某某数次出入该小区门厅,搬运纸箱、旅行箱、大塑料袋等物放入蓝色商务车后离开。

此外,还有户籍证明、抓获经过、情况说明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上述证据能互为印证,来源合法,与本案事实相关,本院均予以确认。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审理期间,被告人郭某某向本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5500元,被告人吴某某的家属自愿为吴某某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32000元。

关于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所提空白临牌不属于国家机关证件的意见。经审理认为,含有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盖章、号牌、车辆信息、车主信息等要素的临时行驶车号牌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证明车辆拥有合法证件,可以依法上路行使的国家机关证件,可视为车辆的临时号牌与临时行驶证,牌证合一。被告人王某某伪造的空白临牌内缺少车辆信息、车主信息,尚不具有行驶证属性,但其明知袁祝康向其购买空白临牌后会打印入相应信息并出售给他人上路使用,仍谎称接受有关部门委托印刷上万套空白临牌,并在近三年时间里持续向袁祝康大量出售,通过微信指导袁祝康定价、确定临牌有效期起止日等,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共同犯罪。

关于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王某某系后期偶然才知道是临牌的意见。经查,涉案空白临牌系内以透明塑料薄膜包装,达上万套之巨,均存放于被告人王某某的住处,期间不定时拿取出售给袁祝康等人,且王某某还曾多次搬家进行过转移。其还供述因王某某原来的箱子太大,其将里面的东西拿出分装入自己购买的纸箱,放入衣柜和床下。结合被告人王某某供述其去温州印刷临牌曾事先与王某某商议、费用系由王某某借款筹集;被告人郭某某供述王某某曾看到其去房间里拿临牌、还特别关照拿完临牌后关上房门;袁祝康供述王某某、郭某某、王某某送给其的临牌包装方式均不同,以及被告人王某某和袁祝康的微信聊天记录等均能证实被告人王某某对空白临牌系明知,而提供保管、运送帮助,构成王某某等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共同犯罪。

关于被告人郭某某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郭某某不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意见。经查,被告人郭某某从事机动车销售业务,其供述第一次王某某租了一辆车,让其陪同从杭州到温州龙港镇,见到王某某在某印刷店里刷卡支付2万元、桌上放着一张临牌和委托书,第二次又专程开车和王俊钩去前述印刷店带了十个纸箱回杭州,上述异常行为结合被告人王某某其打开过一箱进行了检查的供述,证人陈小仙有关王某某带人两次来把空白临牌运走的证言,证人王蓉有关郭某某从温州回来说王某某带了他自己伪造的交警的委托书去印临牌的证言,袁祝康有关郭某某送东西给其时说东西他已经清点过、让其把东西放好、搞得很谨慎的样子的供述,认定被告人郭某某系明知王某某伪造空白临牌而提供运送帮助,此后频繁、多次帮助王某某送空白临牌给袁祝康共约570套,并收取王某某发的红包,构成王某某等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共同犯罪。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伙同他人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部分系共同犯罪。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明知被告人王某某等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提供保管、运送帮助,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吴某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某、吴某某的罪名成立;但在案无充分证据证实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参与后续王某某、袁祝康买卖国家机关证件行为、并达到犯罪数额标准,故指控二人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罪名有误,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王某某在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均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郭某某经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后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系自首,其又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有立功表现,均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结合本案事实,对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分别予以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王某某当庭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吴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郭某某、吴某某已退缴违法所得,均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郭某某、吴某某的认罪悔罪表现及司法行政机关的调查评估意见,对其均适用缓刑。辩护人提出的与上述相应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其他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与法律相悖,不予采纳。综上,结合本案的事实、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某犯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5日起至2023年12月4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王某某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21年3月7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郭某某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吴某某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郭某某、吴某某各自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5500元、320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责令被告人王某某退缴违法所得;未随案移送的从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吴某某处扣押的苹果手机各1部,查获的旅行箱、纸板箱均由公安机关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张闪闪

人民陪审员 徐敬慧

人民陪审员 黄霞

二○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杨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