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x产局、沈阳市xx材料公司第五供应站、沈阳xx地产有限

时间:2019-03-12 15:47:47| 专长:拆迁安置| 来源:郑忠博律师|沈阳盈科律师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4)沈中行终字第4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市xx局,地址沈阳市沈河区。

法定代表人:纪凯,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xx,单位法律顾问。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沈阳市xx材料第五供应站,地址沈阳市皇姑区。

法定代表人:王xx,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冰,辽宁成功金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xx,男,汉族,1954年8月29日出生,住址沈阳市和平区,该单位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阳xx地产有限公司,地址沈阳市皇姑区。

法定代表人:赵xx,男,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xx、xxx,辽宁恒信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沈阳x加工厂(以下简称x加工厂),地址沈阳市皇姑区。

法定代表人:姚x,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郑忠博,男,汉族,1973年8月5日出生,住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该厂工作人员。

上诉人沈阳市xx局、沈阳市xx材料公司第五供应站诉被上诉人沈阳xx地产有限公司房屋拆迁裁决一案,不服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2014)皇行初字第1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6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上诉人沈阳市xx局的委托代理人王继文,上诉人沈阳市xx材料第五供应站的委托代理人刘冰、赵福山,被上诉人沈阳xx地产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于晨、朱晓光,原审第三人xx加工厂的委托代理人郑忠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84年9月27日,沈阳市xx材厂(现xx加工厂)与沈阳市xx材料公司(现建材五站)签订合建宿舍及营业室的协议,约定xx材厂在建材公司长江门市部院内新建住宅(旧址:皇姑区长江街三段二号;新址:皇姑区长江街108号)。一层网点仍为建材公司营业室,二层以上为住宅,双方按立体分割方式合理分配。房屋建成后,固定资产归xx材厂所有,建材公司按使用面积交纳租金,一层营业室均按宿舍租金等级交纳;建材公司对一层营业室具有永久使用权等。2002年7月11日第三人xx加工厂取得了沈阳市皇姑区长江街108号(原皇姑区长江街三段二号)合建楼房(1-8层)的房屋所有权证,房证记载总xx面积为1348.80平方米,其中一层网点为538平方米(xx面积)。2005年4月8日,原告取得沈阳市xx局颁发的拆许字(2005)第16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对沈阳市皇姑区长江街西侧地区实施拆迁。争议房屋皇姑区长江街108号xx面积为538平方米的一层网点为第三人xx加工厂所有的国有资产,在拆迁范围内。2006年8月11日,原告与争议房屋的承租使用人建材五站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未与被拆迁人(房屋产权人)xx加工厂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2009年4月xx加工厂向被告申请裁决,请求裁决给予货币补偿200万。2009年7月xx加工厂委托辽宁佳兴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争议房屋进行了评估,以2005年4月8日为评估时点,对该网点房屋评估单价为6307.00元/平方米,评估总值为3393166.00元。被告于2010年5月5日依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国务院第305号令)及《沈阳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市政府第31号令)等拆迁政策作出沈房拆裁(2009)第151号行政裁决书,裁决由原告给予第三人xx加工厂拆迁补偿1357266.00元(房屋市场评估总值3393166元×40%)。原告对此不服,诉讼至法院。原审法院于2010年11月3日作出(2010)皇行初字第69号行政判决,原告对该一审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在二审上诉期间,原告于2011年对与建材五站所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提出民事诉讼,请求解除协议。法院于2012年3月19日作出(2011)皇民二初字2141号民事判决,认为拆迁补偿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协议合法有效。宣判后原告提出上诉,本院于2012年7月10日作出(2012)沈中民二终字2029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另查,第三人xx加工厂对争议的xx面积538平方米的一层网点享有所有权,第三人建材五站享有永久承租使用权,建材五站按双方协议履行给付租金义务至1993年。2003年7月xx加工厂以建材五站从1993年至2003年9月拖欠租金及采暖费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原审法院于2003年11月作出(2003)皇民一房初字189号民事判决,判决一、被告沈阳市建材总公司(现建材五站)给付原告沈阳xx加工厂房租金从1993年至2003年9月共计81324.2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执行(2003年10月以后包括10月份发生租金仍按双方原协议执行)。二、被告沈阳市建材总公司给付原告沈阳xx加工厂采暖费从1993年至1997年共计44016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执行。三、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未上诉,本判决生效。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一款:“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经当事人申请,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裁决……”的规定,被告具有作出行政裁决的法定职权。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四条:“拆迁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安置;被拆迁人应当在搬迁期限内完成搬迁。本条例所称拆迁人,是指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单位。本条例所称被拆迁人,是指被拆迁房屋的所有人。”的规定,第三人xx加工厂系本案争议动迁房屋的所有权人,即被拆迁人,原告应依法给予拆迁补偿安置。原告所称第三人xx加工厂已同意放弃拆迁补偿的主张,因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放弃的事实,且第三人xx加工厂的房屋系国有资产,其单位也不具有对国有资产的处分权,故对原告这一主张不予支持。关于xx加工厂与建材五站的房屋租赁是否属于执行政府租金标准的公有房屋问题。从公有房屋的形式要件看,争议房屋系xx加工厂所有并管理的非住宅房屋,应当属于企业自管的公有房屋。但从房屋使用属性看,出租人与承租人是联建关系,联建当初的目的非常明确,拆除建材五站旧有的门市重建,重建后的门市继续由建材五站使用,并且永久使用;使用对象特定,与常规所指的公有房屋有所不同。考虑本案实际情况,按公有房屋处理与现状存在差别,故认定本案争议房屋不属公有房屋。从租赁双方协议及实际缴纳的租金情况看,本案属以协议方式执行政府租金标准的情形。因此,被告依据《沈阳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沈阳市政府31号令)第四十一条(二)规定作出裁决系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关于原告提出被告裁决超期程序违法问题,被告庭审中说明理由,因本案案情复杂,涉案主体较多,调查需要的时间长,不能在法定期限内审理完毕。法院认为,被告申辩理由正当,且从保护当事人利益出发,被告未在期限内作出裁决不影响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因此,逾期裁决问题系程序瑕疵。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二)项2目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沈阳市xx局于2010年5月5日作出的沈房拆裁(2009)第151号行政裁决书;二、被告沈阳市xx局于判决生效后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本案诉讼费五十元由被告承担。

上诉人沈阳市xx局上诉称,一、本案中涉诉被拆迁房屋系第三人xx加厂所有,该单位系国有企业,根据《沈阳市公有房屋租赁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该房屋应属于企业自管公房。因此,原审判决认定该房屋不是公有房屋错误;二、xx加工厂与建材五站之间是按照政府规定的租金标准交纳和收取的租金,即双方是在执行政府租金标准,并不是按照市场价格形成的租赁关系,市xx局依据《沈阳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作出裁决是正确的。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

上诉人沈阳市xx材料第五供应站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沈阳市xx材料公司第五供应站与沈阳xx加工厂双方之间系租赁关系错误;二、根据《城市公有房屋管理规定》第三条及沈阳市的规定,涉案房屋属于公房;三、民事判决及租金记录能够证明xx加工厂与建材五站之间执行的是政府租金标准,原审判决未予以认定错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诉讼请求,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沈阳xx地产有限公司答辩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二、沈阳市xx局所依据的《沈阳房屋租赁管理规定》,是其单位自行作出的法规性文件,不能作为其诉讼依据。建材五站上诉依据的是已经废止的法律规定。故二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所适用的法律依据是错误的和无效的;三、原审判决认定xx加工厂与建材五站之间属房屋租赁,双方在租赁协议中对租金标准作了约定,是参照政府租金标准,与执行政府租金标准是两个概念。综上,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

原审第三人沈阳xx加工厂述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予以维持。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材料有:1、房屋拆迁许可证;2、拆迁公告;3、裁决申请书及说明;4、营业执照副本及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5、授权委托书及代理人身份证明;6、房屋所有权证;7、国有土地使用证;8、1984年9月27日协议书;9、(2003)皇民一房初字189号民事判决书;10、房款明细及收据存根;11、皇姑区政府协调会记录;12、借条;13、土地转让协议;14、拆迁补偿协议及建材五站的说明;15、评估委托合同、估价报告及评估单位资质证明;16、询问笔录;17、送达回证。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xx地产2009年5月13日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

原审第三人沈阳xx加工厂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关于致xx地产的函;2、关于长江宿舍楼动迁的说明。

上述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原审法院对证据作如下确认:对原审被告提供的1-2、4-7、15-17号证予以采信。3号证能够证明申请裁决当时xx加工厂选择的是货币补偿。8-10号证认为能证明本案争议房屋的产权人为xx加工厂,承租使用人为建材五站;承租人实际交租是按政府规定的租金标准交纳的。11-13号证能够证明被告所要证明的作用。14号证能够证明原告与房屋承租使用人建材五站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对原审原告提供的证据认为证明不了xx加工厂放弃拆迁补偿的事实;对原审第三人xx加工厂提供的1-2号证,认为该证与被告的11号证相互印证,能够证明第三人xx加工厂一直向原告主张拆迁补偿的权利,并未放弃补偿要求。

经庭审质证,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证正确。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上诉人沈阳市xx局具有作出被诉裁决的法定职权,原审认定正确。本案中上诉人沈阳市xx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已经依照公有房屋相关法律规定的要件对涉案房屋是否属于公有房屋进行了审查,其依据《沈阳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作出被诉裁决,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二)项之规定,应予撤销。原审判决结论正确,二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涉案房屋是否属于公有房屋问题,直接影响各方当事人实体权益。上诉人沈阳市xx局作为房屋拆迁裁决及房屋登记主管部门,在重新作出裁决时,应在查清事实基础上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此作出认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二上诉人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高子丁

审 判 员  巴根那

代理审判员  刘雨婷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刘 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