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记在夫妻名下的房屋,为何不属于夫妻财产

时间:2019-05-24 08:17:11| 专长:婚姻家庭| 来源:张振宇律师

案例简介:

2005年9月28日芳某与周某登记结婚,2007年10月29日被告芳某在未告知周某的情况下,独自前往平湖市城市改造指挥部签订农房拆迁安置调换产权购房合同,将婚前周某家庭拆迁所分得的二套房子,受益人签署为芳某与周某。并根据此合同又独自前往房管部门将上述二套房屋登记在周某和被告芳某名下(此处比较神奇,事后本律师陪同当事人前往不动产登记中心,该单位负责人称只看农房拆迁安置调换产权购房合同,不看拆迁受益人,只要按着合同上的人名进行登记不动产,一个人来办理也可以,只要不登记在她一人名下)。2018年,芳某与周某离婚后,芳某要求分割上述二套房屋,理由为上述房屋系周某赠与给芳某的,现在分割上述房屋显然合情合理。芳某以离婚后财产纠纷为由诉至法院。周某接到诉讼后,咨询过多位律师主要观点为二个:一种认为:芳某有权获得房屋所有权,该产权基于周某的赠与行为而产生。一种认为:登记机关登记程序违法,应当中止该案,待另行提起的行政诉讼结果出来后再行处理。然上述观点多结果预期较悲观,最后周某委托本律师处理

争议焦点:

1、拆迁办和房屋登记机关所为是否合法?(行为显然不合法,但是因为当事人的一些观念问题未进行行政诉讼,然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其实是物权的一个权属问题,形式登记与实际所有人是否一致)

2、周某在事后得知房屋登记情况下,未做任何反对,是否能够认定其行为属于赠与行为?

3、如果认定上述行为属于赠与行为,那么周某有无处分权利?

庭审展现事实:

芳某声称:当时办理产权证的时候,周某陪其一同前往的,只是在签字时由其一人代签。周某在旁看着。但是周某父亲和儿子确实不知情。

本律师提出二个理由:其一:现有书面证据不能证明周某存在赠与房屋的意思表示,不存在赠与行为。其二,退一步讲,若存在赠与行为,该房屋为家庭共同共有,周某个人处分房屋的行为无效,不发生物权变动效力。

案情发展:

法官以该案存在第三人为由中止审理,我方在申请第三人参加庭审无果之后,另案起诉,法院以房屋为家庭共同共有,周某个人处分房屋的行为无效。判决该房屋归周某和其父亲、儿子三人共同共有。

法律点评:

那么我们常规认识下夫妻一方将婚前财产登记在另一方名下,到底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简单分析此行为属于赠与行为,离婚时受赠一方配偶要求分割赠财产也无可厚非。

当然具体的法律事务中存在太多的另案。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像一般性法律适用个案可能也会导致个案的不正义,那么此时我们就要适用原则性规定。上述案例中经过我们的分析就找到了突破口,从赠与效力角度,再到处分权角度。着力强调该房屋属于家庭共同共有,同时引导法官认同这一观点。那么共同共有财产自然属于不可分割份额之物。任何一个共同共有人都没有权利去处分自己共同共有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