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与李启尚、郭九菊金融借款

时间:2019-01-16 21:11:51|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钟贤立律师

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东一法松民二初字第570号

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住所地为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新城市中心区鸿福路106号南峰中心首层、十三层至十六层。

负责人彭周福,系该分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麦雄锋,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钟贤立,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启尚,男,1975年6月1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新化县,。

被告郭九菊,女,1979年9月4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南召县,。

被告东莞市长安上名模具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为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沙头建安路长盛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李启尚。

被告东莞市华富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为广东省东莞市桥头镇朗厦村华厦工业区华厦山庄2栋。

法定代表人李扬钦。

被告东莞市东利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为广东省东莞市桥头镇长青路东三街22号。

法定代表人薛波。

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以下简称中信银行)诉被告李启尚、郭九菊、东莞市长安上名模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名公司)、被告东莞市华富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富公司)、东莞市东利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利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中信银行委托代理人钟贤立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启尚、郭九菊、上名公司、华富公司、东利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中信银行诉称,2014年1月24日,中信银行与李启尚、郭九菊、上名公司签订《中信银行个人借款合同》,约定中信银行向李启尚提供3000000元的贷款,贷款期限为2014年1月24日至2015年1月24日,贷款年利率为7.8%,还款方式为:按月结息到期一次还款付息法,付息日为每月20日;合同还对贷款用途、违约责任及其他权利义务等作出约定。郭九菊、上名公司对上述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2013年11月26日,中信银行与华富公司签订《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合同约定:由华富公司提供100300000元单位定期存单作质押,为主合同债务人在自2013年12月2日至2023年12月2日期间的主债权最高额十亿元的范围内提供质押担保。2014年10月27日中信银行与华富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将质押的财产修改为伍仟伍佰壹拾万元单位定期存单。但该定期存单于开庭时已经不存在。2014年12月18日,中信银行与华富公司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被告华富公司自愿为主合同债务人在自2014年12月19日至2019年12月19日期间在贰亿柒仟伍佰万元的最高额限度内的债务提供连带担保,担保范围包括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损失赔偿金以及为实现债权、担保权利等发生的一切费用,并约定合同生效前已由乙方与主合同债务人签订的本合同附件《转入最高额保证担保的债权清单》所列的合同项下乙方享有的债权亦转入本合同最高额保证担保的债权范围之内。2014年1月24日,中信银行与被告华富公司签署《债务人确认函》,双方确认将被告李启尚的贷款列入上述担保合同的担保范围。同日,中信银行向被告李启尚发放了贷款3000000元。中信银行为被告李启尚发放贷款后,被告李启尚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如期还款。郭九菊系李启尚配偶,上述债务是在双方婚姻存续期间发生,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郭九菊应与李启尚共同偿还中信银行上述债务。为追索上述债权,中信银行与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委托律师代为提起诉讼,支出律师费35000元。中信银行认为李启尚的行为已严重侵犯其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一、李启尚、郭九菊立即共同偿还贷款本金3000000元及相应利息(利息以借款本金为基数,按贷款合同约定贷款利率计收,逾期贷款罚息利率按合同利率150%计收,并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利息、复利计至全部借款本息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5年3月4日为79549.8元);二、李启尚、郭九菊立即共同支付中信银行律师费35000元;三、确认中信银行对华富公司提供的单位定期存单下的存款本息(定期存单号:3549132、3549265)享有质权,中信银行有权对存单金额优先受偿;四、上名公司、华富公司对李启尚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五、本案诉讼费由四被告共同承担。

之后,中信银行增加诉讼请求:1.确认中信银行对东利公司提供的单位定期的存款本息(定期存单号:3549532)享有质权,中信银行有权对存单金额优先受偿;2.东利公司对李启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由为:2015年6月26日,中信银行与东利公司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及《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东利公司自愿为李启尚案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且东利公司自愿提供相应单位定期存单质押给申请人,为李启尚案涉债务提供质押担保。

庭审中,中信银行表示放弃第三项诉讼请求,理由为该定期存单已不存在。

被告李启尚、郭九菊、上名公司、华富公司、东利公司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

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4日,中信银行与李启尚、郭九菊、上名公司签订《中信银行个人借款合同》,合同约定:中信银行向李启尚提供3000000元的贷款用于支付上游货款,贷款期限为2014年1月24日至2015年1月24日;贷款年利率为7.8%,在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30%,基准利率调整,贷款利率每三个月调整一次;还款方式为按月结息到期一次还款付息法,付息日为每月20日;借款人逾期或未按约定的金额足额归还贷款,贷款人有权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规定对逾期贷款加收罚息,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包括罚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未逾期贷款罚息利率为合同利率的150%;贷款人因实现债权而发生的各项费用包括律师费等由借款人承担;郭九菊、上名公司为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责任期间至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同日,中信银行向李启尚发放了贷款。

2014年12月18日,中信银行与华富公司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约定华富公司为中信银行与主合同债务人在2014年12月19日至2019年12月19日发生的多笔债权的履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的债权最高本金限额为275000000元,保证范围包括主债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及为实现债权的费用含律师费等,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合同约定主合同债务人详见债务人确认函,合同附件为《转入最高额保证担保的债权清单》,共计债权90笔,总金额261600000元,包括李启尚的借款3000000元。

2015年6月26日,中信银行与东利公司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约定华富公司为中信银行与主合同债务人在2015年6月26日至2025年6月26日发生的多笔债权的履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的债权最高本金限额为250000000元,保证范围包括主债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及为实现债权的费用含律师费等,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合同约定主合同债务人详见债务人确认函,合同附件为《转入最高额保证担保的债权清单》,共计债权84笔,包括李启尚的借款3000000元。

2015年6月26日,中信银行与东利公司签订《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合同约定华富公司为中信银行与主合同债务人在2015年6月26日至2025年6月26日发生的多笔债权的履行提供最高额质押担保,担保的债权最高本金限额为250000000元,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及为实现债权的费用含律师费等,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合同约定:主合同债务人详见债务人确认函,合同附件为《转入最高额权利质押担保的债权清单》,共计债权84笔,包括李启尚的借款3000000元。质押物为定期存单,单位定期存单号为3549531、3549532。两存单本息部分用于代偿担保债务后,其余转化为八张单位定期存单,存单号分别为:3549606、3829032、3549607、3549533、3829028、3829029、3829031、3829033。

贷款发放后,李启尚多次未按合同约定还款,截止2015年8月31日,尚欠本金3000000元、利息40717.17元、罚息198250元、复利2916.39元。

为本案诉讼,中信银行支出律师费35000元。

以上事实,有中信银行提交的《中信银行个人借款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单位定期存单、借款借据、欠款明细、特种转账凭证、民事委托代理合同、律师费转账凭证,以及本院庭审笔录等附卷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李启尚、郭九菊、上名公司、华富公司、东利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答辩意见,视为自愿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对中信银行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中信银行个人借款合同》是中信银行和李启尚、郭九菊、上名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当按照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贷款发放后,李启尚未能按照合同的约定按时付息,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贷款已到期,中信银行要求李启尚偿还贷款本金3000000元及利息、罚息和复利,符合合同约定,截止2015年8月31日,利息40717.17元、罚息198250元、复利2916.39元,后续罚息以300000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195%计算,从2015年9月1日计至本金清偿之日止,后续复利以利息40717.17元为基数,按罚息利率,从2015年9月1日计至利息清偿之日止。同时,按照合同约定,李启尚应承担中信银行为诉讼支出的律师费35000元。

关于权利质押。根据《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的约定,东利公司以其所有的单位定期存单为案涉借款提供质押担保,且中信银行持有该存单,中信银行对东利公司所有的单位定期存单本息(存单号为3549532,后存单变更为3549606、3829032、3549607、3549533、3829028、3829029、3829031、3829033)在质押范围内(最高本金限额为250000000元及相应的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享有优先受偿权。

关于保证。根据《中信银行个人借款合同》的约定,郭九菊、上名公司为案涉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中信银行要求郭九菊、上名公司对案涉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院予以支持。根据《最高额保证合同》的约定,华富公司、东利公司为案涉借款连带责任保证,华富公司、东利公司应在最高本金限额275000000元、250000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四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启尚应于本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偿还本金3000000元及利息、罚息和复利,截止2015年8月31日,利息40717.17元、罚息198250元、复利2916.39元,后续罚息以300000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195%计算,从2015年9月1日计至本金清偿之日止,后续复利以利息40717.17元为基数,按罚息利率,从2015年9月1日计至利息清偿之日止;

二、被告李启尚应于本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支付律师费35000元;

三、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就第一项、第二项债权对被告东莞市东利贸易有限公司所有的单位定期存单本息(存单号为3549606、3829032、3549607、3549533、3829028、3829029、3829031、3829033)在质押范围内(最高本金限额为250000000元)享有优先受偿权;

四、被告郭九菊、东莞市长安上名模具科技有限公司对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的第一项、第二项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被告东莞市华富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东莞市东利贸易有限公司对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第一项、第二项债权在最高本金限额275000000元、250000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1716.39元、保全费500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李启尚、郭九菊、东莞市长安上名模具科技有限公司、东莞市华富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东莞市东利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玲冰

代理审判员  邱桂珍

代理审判员  陈丽莎

二〇一六年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蔡琼女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零五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利息。对支付利息的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借款期间不满一年的,应当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借款期间一年以上的,应当在每届满一年时支付,剩余期间不满一年的,应当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

第二百零六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零七条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以汇票、支票、本票、债券、存款单、仓单、提单出质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质权自权利凭证交付质权人时设立;没有权利凭证的,质权自有关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十四条保证人与债权人可以就单个主合同分别订立保证合同,也可以协议在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就一定期间连续发生的借款合同或者某项商品交易合同订立一个保证合同。

第十八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二十一条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人应当对全部债务承担责任。

第二十七条保证人依照本法第十四条规定就连续发生的债权作保证,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人可以随时书面通知债权人终止保证合同,但保证人对于通知到债权人前所发生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