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某某与尹某某、江苏正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等生命权、健

时间:2019-04-24 16:47:43| 专长:人身损害| 来源:律师

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585民初第3063号

原告:郝某某,男,汉族,1955年2月11日生,住江苏省太仓市。

法定代理人:郝某(系原告女儿),女,汉族,1981年8月19日生,住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欧世和,江苏东恒(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凯,江苏东恒(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尹某某,男,汉族,1965年3月12日生,住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明,江苏娄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苏正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昆山市周市镇新镇路10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5005652962088。

法定代表人:黄道铭,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云,江苏瀛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小灵,江苏瀛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苏州市吴中区木渎同发餐饮管理服务部,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金枫南路1258号10幢719-13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2320506MA1N386F9X。

经营者:孙玉兵,男,汉族,1976年1月1日生,住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宜庭,男,该服务部现场经理。

原告郝某某诉被告尹某某、江苏正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通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5月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追加苏州市吴中区木渎同发餐饮管理服务部(以下简称同发餐饮部)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后转为普通程序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郝金明的法定代理人郝某,委托诉讼代理人欧世和、周凯,被告尹立海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明,被告正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云、崔小灵,被告同发餐饮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宜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郝某某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三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212117.72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10月10日7时27分许,被告尹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在太仓市城厢镇沿昆太路由东往西行驶至古浦路交叉路口东约100米路段时,车辆左前部与由南往北步行横过道路的原告发生碰撞,致原告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双方应负事故同等责任。尹立海在事故发生当天向交警陈述其在昆山一家叫正通电子厂的食堂里工作,其与同发餐饮部之间是雇佣劳动关系,理应共同承担责任;正通公司与同发餐饮部系合作关系,其在食堂方面未尽管理义务,理应与尹某某、同发餐饮部共同承担责任。原告因本起事故造成第一次住院期间的医疗费334829.5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95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12330元、交通费1000元、住宿费420元,合计353529.54元。故原告起诉要求三被告共同承担上述损失的60%,即212117.72元,其余损失待鉴定后另行主张。

被告尹某某辩称:尹某某与原告负事故的同等责任,且尹某某驾驶的是非机动车,原告要求被告承担60%的赔偿责任没有依据;被告第二次住院是由于自身摔倒受伤,相关费用不应由被告承担;原告有多年糖尿病史,与该病情有关的费用应予扣除;原告的部分医疗费用已向医保中心进行了报销,报销部分应在损失中予以扣除;原告的护理费应在伤残及三期鉴定完成后另行主张,且标准不应超过120元/天;原告主张住宿费属于扩大损失,原告及其家属无需在外住宿;尹某某是做蔬菜贩卖生意的,与其余被告不存在雇佣关系。

被告正通公司辩称:责任比例同意尹立海的意见;正通公司将食堂餐饮承包给同发餐饮部,尹某某与该餐饮部是蔬菜的买卖合同关系,与被告既非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也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要求正通公司承担责任没有事实依据。

被告同发餐饮部辩称:尹某某是同发餐饮部的食材供应商,双方不存在雇佣关系,原告要求同发餐饮部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依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10月10日7时27分左右,被告尹立海驾驶电动三轮车在太仓市城厢镇沿昆太路由东往西行驶至古浦路交叉路口东约100米处路段时,车辆左前部与由南向北步行横过道路的原告郝某某发生碰撞,至原告倒地受伤,电动三轮车损坏。

原告于受伤之日至太仓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次日转院至太仓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住院治疗。入院时,家属自述原告有糖尿病史20余年,平时注射胰岛素治疗。原告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当天急诊全麻下行左侧开颅术+颅骨切除术+颅内血肿清除术+颅内压检测,又于同年10月14日再次行左侧开颅术+颅内血肿清除术,并于2017年1月17日出院。上述期间,原告的医疗费用合计335306元,包括计入住院收费票据中的伙食费2107元、胰岛素及注射器费用2306.26元以及原告家属根据医嘱自购的人血白蛋白费用28800元;其中2016年11月11日至11月23日、12月9日至2017年1月17日期间,原告由护工进行护理,累计支付费用6810元。同年3月7日,原告因“床上跌下致头部外伤1小时”至太仓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左额叶脑挫伤、颅脑外伤术后、手术后颅骨缺损。入院后,原告于同年3月15日行左侧颅骨成形术,并于同年4月1日带药出院,出院医嘱脑外科2周后复诊。

事故发生后,尹立海为原告垫付费用4000元。原告明确本案主张的损失均为2017年1月17日前发生的费用,并要求垫付款4000元待伤残鉴定后再行结算,本案中不作处理。

事故发生后,太仓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经调查后于2016年11月21日作出太公交认字[2016]第1013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尹立海驾驶改装的电动三轮车上道路行驶,对路面动态情况疏于观察,是造成该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原因之一;郝金明步行横过道路时,未注意观察来往车辆,且未在确认安全后直行通过,是造成该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另一原因;尹立海、郝金明负该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

为主张尹立海在发生交通事故时系履行职务行为,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交警部门于事故发生当天对尹立海所作的询问笔录,尹立海在陈述其个人情况时称“现在昆山市一家叫正通电子厂的食堂里工作”。正通公司对此予以否认,并主张其将食堂餐饮业务承包给了同发餐饮部,为此向本院提供了其与同发餐饮部签订的3份《食堂承包供餐协议》及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期间向同发餐饮部支付餐费的12份付款凭证;同发餐饮部亦否认尹立海系其雇员,并主张尹立海系其餐饮部驻正通公司食堂的食材供应商,每次送100斤左右的食材,为此向本院提供了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期间向尹立海支付食材费的手机银行转账记录及2017年3月的部分送货单;尹立海确认送货单系其提供给同发餐饮部的,除向餐饮部送菜外,其还在新镇马路边摆摊贩卖。尹立海在交警部门还陈述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系其自行购买并加装了铁皮架子,事发时车的后斗内装有约300斤左右的菜。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门诊病历、医疗费票据、出院记录、住院费用清单、医疗保险结算单、护理费凭证、住宿订单、询问笔录、诊断证明书,正通公司提供的食堂承包供餐协议、付款凭证、工商变更登记信息,同发餐饮部提供的转账记录、送货单以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尹立海驾驶非机动车,其车辆前部与步行横过道路的原告发生碰撞,致使原告受伤,侵害了原告的健康权,尹立海应当按责赔偿原告相应损失。交警部门认定双方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双方均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因此,原告的损失,肇事一方应按责承担5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原告自负。

关于赔偿的项目与金额,原告明确目前暂主张受伤后至2017年1月17日住院期间的费用,于法不悖,本院予以确认。具体分析如下:

1.医疗费。本院根据原告提供的医疗费票据、住院费用清单及医疗保险结算单进行核算,上述期间原告累计支付335306元。对于被告主张扣除的部分,其中人血白蛋白系家属自购用于原告的治疗,且有相应的医嘱,不应予以扣除;住院期间伙食费2107元系重复计算,应予以扣除;原告有多年糖尿病史,家属亦确认其平时注射胰岛素治疗,故胰岛素及相关注射费用2306.26元不应作为原告在本起交通事故中的损失,应在医疗费中予以扣除;另外,侵权人不能因为受害人享受了社会保障而免责,故被告要求扣除医疗费中已经报销部分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对此不予采纳。据此,本院确认原告的医疗费损失合计330892.74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按50元/天的标准计算住院天数99天,合计4950元,并提供了相应出院记录予以佐证。原告的该项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3.护理费。上述期间,原告合计住院99天,其中部分期间内由护工进行护理,共计支付费用6810元,现原告按120元/天的标准主张其余46天的护理费5520元。结合原告的伤情及太仓地区的护工费用,原告的主张尚属合理,故本院确认其护理费损失合计12330元。

4.交通费、住宿费。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考虑到原告住院治疗的情况及其女儿住所在苏州的事实,其主张交通费1000元、住宿费420元可以视为合理支出,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综上,本院确定原告郝金明在2016年10月10日至2017年1月17日期间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330892.7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950元、护理费12330元、交通费1000元、住宿费420元,合计349592.74元。

关于责任的承担。原告主张尹立海在发生交通事故时系履行职务行为,并提供了交警部门的询问笔录。尹立海当时虽陈述其“现在昆山市一家叫正通电子厂的食堂里工作”,但并无相应证据佐证,当庭亦明确仅是向食堂提供食材;而正通公司及承包正通公司食堂供餐业务的同发餐饮部也不认可尹立海系其雇员,同发餐饮部还提供了送货单及款项转账记录等用于主张双方系买卖合同关系。现原告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主张,在被告均否认存在雇佣关系的情形下,原告要求同发餐饮部承担雇主责任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要求正通公司承担管理责任亦无相应的法律依据。因此,原告损失349592.74元应由侵权人尹立海按责承担174796.37元,其余损失原告自负。至于尹立海垫付的款项,考虑到原告在本案中仅主张了部分期间的损失,且后续仍需进行伤残鉴定,故本院采纳原告的意见,垫付款在本案中不进行结算。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尹立海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原告郝金明人民币174796.37元。

原告确认如下银行账户作为款项接收账户:户名郝金明,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太仓支行,账号62×××72。

二、驳回原告郝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61元,由原告郝金明负担187元,由被告尹某某负担1374元。该款原告已预交,本院不再退还,由被告尹立海在履行本判决时按照负担额一并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向该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苏福路支行,账号:10×××76)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 判 长  王颖瑛

人民陪审员  王艳苗

人民陪审员  朱亚萍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沈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