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某管业有限公司与中铁工程局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买卖合

时间:2019-03-10 20:34:16|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周晖律师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吉民再8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天津某某管业有限公司。住所:天津市。

法定代表人:王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晖,天津天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中铁某某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四川省成都市。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由某某,吉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天津某某管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管业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中铁建某某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吉01民终29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3月16日作出(2018)吉民申3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盛象公司委托代理人周晖,被申请人中铁公司委托代理人由龙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管业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原判没有找到引起管道塌陷的原因。我公司在一审中提出过鉴定,但原审法院未采纳,损害事实客观存在,但中铁公司对违约行为与损害事实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原判未明确孙某某是证人还是专家证言,如果他作为证人出庭,其参与过本案事故处理,证言不应采信。如果孙某某作为专家出庭,其不是管道专家。因此原判仅凭孙某某证言认定违约与损害事实有因果关系是武断判决。(二)中铁公司曾就涉案的事故问题组织包括施工监理、建设局等六家单位进行协调,中铁公司作为委托人向国家建筑材料工业建筑维护材料及管道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申请鉴定,我公司对该鉴定未提出异议。原审法院认为该鉴定的鉴定人未出庭质证不予采信,属于程序性错误,一审法院启动鉴定程序不合法。(三)2011年,行业埋地用钢带增强聚乙烯PE波纹管的最小防腐层标准进行了修改,大于等于3.0mm即符合标准。我公司提供的管材标准经检验为3.8mm,我公司向修订该标准的行业专家进行了征询,专家意见认为防腐层厚度的降低并不会造成塌陷,防腐层的作用仅是解决管道延年问题。(四)中铁公司委托的吉林省质量服务中心的鉴定仅仅是鉴定了防腐层厚底一项指标,其并未对因防腐层厚度不符合标准造成管材质量问题进行鉴定。中铁公司赶工程工期,在当地气温零下十几度的条件下施工,冻土回填增加了管道承受力,加大了管道竖向的变形量致使塌方。(五)原审在未分清责任,也未对损害赔偿进行质证的条件下,判令我公司承担990万元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另外,我公司在一审和二审阶段书面申请对涉案工程进行施工鉴定均未获批准。

中铁公司辩称:我公司认为盛象公司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一)盛象公司在一审中提出的鉴定均是在举证期限届满之后,而我公司是在举证期限内提出的书面鉴定申请。(二)我公司一审申请孙某某作为专业技术人员出庭,孙某某在庭审过程中向法庭出示了其具有专业技术资格的证件和证书。(三)以我公司名义委托的鉴定是对涉案管材60多项指标当中的七项化学材料成分的检验,且庭审中我公司并未将该检验报告作为证据提交,是管业公司申请法院责令我公司向法庭提交了该份证据。我公司同时提出鉴定人到庭接受质询。该鉴定机关拒不到庭接受质询,一审法院认为该证据不作为证据使用符合程序。(四)管业公司寻求所谓的个别专家依据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委的钢管管道聚乙烯的防腐层标准与案涉的管材标准进行类比,是没有依据的。2011年案涉管材的国家标准降低防腐层的原因之一是增加了聚乙烯的含量。(五)吉林省质量服务中心的鉴定报告结论是最小防腐层厚度不合格。(六)管业公司主张我公司冬季施工造成塌陷,但没有证据证明。我公司邀请管业公司原东北区负责人王某出庭作证能够证明该问题。(七)就损失赔偿数额问题,法庭依据法定程序组织庭审质证,是管业公司的代理人拒绝质证,在原庭审笔录有明确记载。

本院再审认为,管业公司原审即申请对管道塌陷原因进行鉴定,原审未予允许不当。原审中,经中铁公司申请,长春市二道区人民法院委托,吉林省质量技术服务中心对涉诉产品DN1400mmHDPE管材最小防腐层的厚度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涉诉产品DN1400mmHDPE管材最小防腐层厚度为3.8mm,按照CT/T225-2006《埋地排水用钢带增强聚乙烯(PE)螺旋波纹管》标准检验中最小防腐层厚度不合格。2011年7月11日管线塌陷问题分析调度会上,长春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总工孙某某指出裂管原因很多,包括管材两肋之间热板带是否出现问题、波谷部分承受力是否达标、钢带和基管之间是否存在问题、施工时是否按操作规程等,可见管道塌陷原因不只与管材质量有关,虽然涉案管材防腐层厚度不合格,但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排除其他因素造成裂管引起管道塌陷。综上,原判未对涉案管道塌陷原因进行鉴定,致使本案基本事实不清。在塌陷原因不明情况下将全部责任判令盛象公司承担有失公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吉01民终2972号民事判决和长春市二道区人民法院(2015)二民二初字第601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长春市二道区人民法院重审。

审 判 长  李世秀

代理审判员  王 宏

代理审判员  阴 月

二〇一八年五月四日

书 记 员  张 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