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滕聿江律师 > 滕聿江律师成功案例 > 曲怡然与华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

曲怡然与华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

来源: 滕聿江律师 时间:2018-08-21
正文
曲昱燃与韩忠鹏、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人民广场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11-24中国裁判文书网
 
吉林省安图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安民初字第312号
 
原告:曲昱燃,女,2010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学生,现住安图县。
 
法定代理人:张洪辉(系曲昱燃母亲),女,1976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现住安图县。
 
委托代理人:刘华成,安图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委托代理人:滕聿江,吉林林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韩忠鹏,男,1993年12月7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安图县。
 
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住所地长春市。
 
代表人:李高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高明洋,该公司职员。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人民广场支公司,住所地长春市。
 
代表人:董润奎,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翀,吉林中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曲昱燃与被告韩忠鹏、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以下简称“华安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人民广场支公司(以下简称“人民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2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自称为涉案车辆车主的案外人朱敬行涉嫌盗窃涉案车辆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本院于2015年7月20日裁定中止诉讼,2016年9月13日恢复诉讼。原告曲昱燃的法定代理人张洪辉及委托代理人刘华成、滕聿江,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人民广场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翀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曲昱燃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曲昱燃因交通事故花费医药费28223.85元、住宿费2090元、护理费25372.2元、营养费10500元、治疗期间陪护者误工费18493.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元3100元、交通费4494.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伤残赔偿金49801.72元、鉴定费2500元、保全费320元、保全车辆鉴定费1500元、保全车辆加油费120元,共计156515.47元,由华安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余下部分由人民保险公司和韩忠鹏赔偿。事实和理由:2015年4月29日17时30分许,韩忠鹏驾驶×××号丰田牌小型轿车(以下简称“涉诉车辆”),由安图县永庆乡驶往松江镇木条村途中,行至203小道94公里+400米处时,将横过道路的行人曲昱燃撞倒,造成曲昱燃头部外伤、腰1-2椎间盘水平椎管内病变、马尾神经损伤。曲昱燃先后在延边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治疗共计20天,在长春及北京进行门诊治疗。
 
韩忠鹏辩称,同意赔偿合理部分。
 
华安保险公司辩称,请求法院判令华安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此案被保险人为刘春雷,但发生事故时驾驶员为韩忠鹏,请法院核实实际车主,对未经实际车主允许的、非法驾驶不承担赔偿责任。韩忠鹏无证驾驶,属于交强险免责情形,华安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如法院认为华安保险公司需要承担保险责任,则华安保险公司保留对韩忠鹏追偿的权利。曲昱燃年仅6岁,无误工费;交通费过高,交通费应为入院及出院当天发生的合理费用,其他时间保险公司不予认可;精神抚慰金不应支持,只有伤者构成伤残情况下才能支持;依交强险条款,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
 
人民保险公司辩称,事故车辆在人民保险公司投保商业三者险,限额为30万元,但是韩忠鹏无证驾驶,属于第三者责任险免赔事由,所以人民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另外诉讼费及鉴定费也不在理赔范围内。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4即长春市儿童医院检查报告单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曲昱燃提供的证据8即门诊收费专用票据能够相互印证,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5即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住院病历及出院诊断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曲昱燃在延边医院住院和此次住院之间间隔5天,曲昱燃可能因其他事故造成的损伤,并对因果关系申请鉴定,本院认为,曲昱燃提供的证据3即延边医院出院证中出院后注意事项一栏明确记载痛觉降低到上级医院治疗,间隔5天到上级医院治疗亦属情理之中,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并不接受韩忠鹏的鉴定申请;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6即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第二次住院的出院诊断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无法确定曲昱燃是因为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脊髓损伤,本院认为,该证据主要临床诊断一栏记载为“脊髓损伤?”并非确定的诊断,故本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采信;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7即北京儿童医院门诊、北京天坛医院门诊医疗费收据就医卡有异议,主张没有医院的公章,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曲昱燃提供的证据8即门诊收费专用票据能够相互印证,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11、12即交通费票据、住宿费票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只赔偿合理部分,本院认为,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但对交通费酌情予以支持元1161.2,对住宿费酌情予以支持1370元;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13即保全车辆评估费票据、保全费票据、保全车辆加油费票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不同意赔偿,本院认为,保全费320元及保全车辆的评估费1500元,系次交通事故发生后曲昱燃保全涉诉车辆而产生,而考虑到曲昱燃将保全车辆从安图县明月镇开回永庆乡保管,本院对此费用酌情予以支持70元;韩忠鹏和人民保险公司对曲昱燃提供的证据14即曲金华的营业执照复印件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无法证明曲昱燃也在城镇居住,应该按照农村户口赔偿标准,本院认为,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适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性支出)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本案中,受害人曲昱燃虽然农村户口,但在永庆乡街里即城镇居住,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曲昱燃对人民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1即人民保险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人民保险公司在投保人投保时没有提示免责条款,本院认为,人民保险公司在责任免除部分以加粗字体等方式做出特别提示,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对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即安图县人民法院(2015)安民初第312-2号民事裁定书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李建权曾以其姐夫李伟的名义购买了涉诉车辆并登记于李伟名下。刘春雷为涉诉车辆在华安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限自2014年9月25日0时起至2015年9月2日24时止;史永春在人民保险公司为涉诉车辆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保险期限自2014年10月14日0时起至2015年10月13日24时止。朱敬行与李建权约定,朱敬行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为其父朱启强租赁涉诉车辆,其后,朱敬行又对李建权称其要购买涉诉车辆,李建权便以55000元的价格将涉诉车辆卖与朱敬行,车款继续从李建权收取朱敬行的车辆租金中扣除。朱敬行与韩忠鹏系朋友关系,朱敬行欠韩忠鹏35000元一直未还。2014年12月末,韩忠鹏在朱敬行的父亲朱启强家发现了涉诉车辆,便打电话与朱敬行协商达成一致,朱敬行将涉诉车辆以55000元的价格卖给韩忠鹏,扣除欠款35000元,韩忠鹏需向朱敬行给付剩余车款20000元,于2015年5月1日付清。韩忠鹏于当日将车从朱启强家中开走。
 
另查明,2015年4月29日17时30分许,韩忠鹏驾驶涉诉车辆由安图县永庆乡驶往松江镇木条村途中,行至203省道94公里+400米处时,将横过道路的行人曲昱燃撞倒,造成曲昱燃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安图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韩忠鹏无证驾车,发生事故后未保护现场、及时报警,曲昱燃横过道路未在监护人的带领下通行,韩忠鹏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曲昱燃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2015年4月30日至2015年5月7日,曲昱燃在延边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证中出院诊断一栏记载为头面部外伤、全身多处擦皮伤;出院后注意事项一栏记载痛觉降低到上级医院治疗,定期复查,有变化随诊。2015年5月8日,曲昱燃在长春市儿童医院进行MRI检查。2015年5月13日至2015年5月26日,曲昱燃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书中主要临床诊断一栏记载为头部外伤、腰1-2椎间盘水平椎管内病变、马尾神经损伤?;出院后注意事项一栏记载建议去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随诊。2015年6月10日,曲昱燃到北京天坛医院进行门诊检查。2015年6月11日,曲昱燃到北京儿童医院进行门诊检查。2015年11月10日至2015年11月21日,曲昱燃再次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书中主要临床诊断一栏记载为脊髓损伤?;出院后注意事项一栏记载建议上级医院进一步诊治,不适随诊。曲昱燃治疗伤情共支付医药费28223.85元,其中韩忠鹏支付1000元。经曲昱燃申请并由本院委托,2016年11月8日,吉林延平司法鉴定所对曲昱燃伤残等级、医疗终结时间、护理人数和时间、营养时间进行司法鉴定,鉴定意见为:曲昱燃双下肢痛温觉分离性缺失10级伤残、医疗终结时间为12个月、需一人护理210日、营养时间为210日。曲昱燃因此次鉴定花费鉴定费2500元。曲昱燃主张因本次交通事故花费医药费28223.85元、住宿费2090元、护理费25372.2元、营养费10500元、治疗期间陪护者误工费18493.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元3100元、交通费4494.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伤残赔偿金49801.72元、鉴定费2500元、保全费320元、保全车辆鉴定费1500元、保全车辆加油费120元,共计156515.47元,由华安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余下部分由人民保险公司和韩忠鹏赔偿。
 
再查明,曲昱燃为农业户口,但因其父母在永庆乡经营小吃部,曲昱燃至少自2012年4月16日起便已同其父母在永庆乡街里生活,发生交通事故时就读于永庆中心幼儿园。
 
本院认为,标的物的所有权自标的物交付时起转移。本案中,涉诉车辆虽登记于李伟名下,但车辆最初的所有权人为李建权,李建权与朱敬行达成了车辆买卖意思表示的一致且完成了交付,朱敬行成为涉诉车辆的所有权人。2014年12月末,朱敬行与韩忠鹏间便已达成涉诉车辆买卖意思表示的一致,朱敬行以指示交付的方式将涉诉车辆交付于韩忠鹏,从此时起,韩忠鹏已成为涉诉车辆的所有权人。韩忠鹏驾驶涉诉车辆将曲昱燃撞伤时,即2015年4月29日,涉诉车辆的所有权人为韩忠鹏,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害的,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根据机动车驾驶人的过错程度,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应予支持,保险公司有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的权利。本案中,虽然韩忠鹏无证驾驶车辆,但华安保险公司作为交强险的保险人仍应承担保险责任,承担责任后华安保险公司有在赔偿范围内向韩忠鹏追偿的权利。被保险人和人民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合同时,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以下简称“保险条款”)第六条约定“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对第三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七)1、无驾驶证或驾驶证有效期已届满;……”人民保险公司据此主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不予赔偿。该条款被约定在保险条款的责任免除部分,并以加粗字体等方式做出特别提示,不存歧义,故人民保险公司认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内不负赔偿责任的抗辩理由成立。对曲昱燃因本起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首先由华安保险公司作为涉案机动车辆的保险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依法向曲昱燃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本院确定由韩忠鹏承担70%的赔偿责任。
 
曲昱燃因此次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为:医药费28223.85元(包含韩忠鹏垫付的医药费1000元)、残疾赔偿金49801.72元(24900.86元/年×20年×10%=49801.72元)、护理费25372.2元(120.82元/天×210天=25372.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100元(100元/天×31天=3100元)、交通费1161.2元、住宿费1370元、鉴定费2500元、营养费10500元(50元/天×210天=10500元)、保全费320元、保全车辆评估费1500元、保全车辆加油费70元。考虑到伤残对曲昱燃生活的实际影响,必将给曲昱燃造成一定的精神损害,综合考虑侵害行为发生的原因、损害后果以及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因素,曲昱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0元的请求,本院酌情予以支持2000元。曲昱燃主张治疗期间陪护者的误工费,本院认为,医疗终结时间仅说明在此期间治疗的合理性,并不当然产生陪护者的误工费,本院对曲昱燃的该项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以上曲昱燃的合理损失应由华安保险公司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赔偿的有:医药费10000元、护理费25372.2元、交通费1161.2元、住宿费1370元、残疾赔偿金49801.7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共计89705.12元。
 
曲昱燃剩余的医药费18223.85元扣除韩忠鹏支付的1000元为17223.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100元、营养费10500元、鉴定费2500元、保全费320元、保全车辆评估费1500元、保全车辆加油费70元,共计35213.85元,由韩忠鹏按7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即韩忠鹏承担24649.7元(35213.85元×70%=24649.7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赔偿原告曲昱燃医药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9705.12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给付;
 
二、被告韩忠鹏赔偿原告曲昱燃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保全费、保全车辆评估费、保全车辆加油费共计24649.7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给付;
 
三、驳回原告曲昱燃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之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30元,由原告曲昱燃负担843元,由被告韩忠鹏负担258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丽
 
审 判 员  胡征光
 
代理审判员  陈 帅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张 娜
分享到
滕聿江
滕聿江

诚第2

  • 民事类
  • 经济类
  • 刑事行政法类

执业证号:12224201110805144

吉林 | 吉林林岗律师事务所

10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9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交通事故向法院起诉赔偿的项目

出轨致婚姻破裂

法院判决离婚的标准

共同出钱买房子的不一定是夫妻共同财

做一个合格的诉讼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