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滕聿江律师 > 滕聿江律师成功案例 > 袁玲玲与梁明增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袁玲玲与梁明增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来源: 滕聿江律师 时间:2018-08-26
正文

袁玲玲与梁明增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02-13中国裁判文书网

吉林省安图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吉2426民初729号

原告:袁玲玲,女,1977年8月11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延吉市。

委托代理人:徐中兴,吉林言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梁明增,男,1964年1月4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安图县。

委托代理人:滕聿江,吉林林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袁玲玲与被告梁明增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当事人原告袁玲玲的委托代理人徐中兴、被告梁明增及其委托代理人滕聿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袁玲玲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梁明增支付违约金1万元。事实和理由:袁玲玲与梁明增通过他人介绍相识,并于2011年6月8日签订了租赁合同,梁明增将厂房租给袁玲玲使用,租期五年,一方违约将承担违约金1万元。2013年,双方由于场地使用问题发生纠纷,梁明增此前交付的场地实际上有一部分无权归其支配,梁明增违约。梁明增2013年秋已收回厂房。双方对此问题一直协商未成。2015年,梁明增曾起诉袁玲玲要求支付剩余租金5000元。现袁玲玲以梁明增将自己无权支配的土地交付给袁玲玲使用为由,请求判令梁明增支付违约金1万元。

梁明增辩称,梁明增与袁玲玲签订的是房屋租赁合同,包括厂房的房屋、厂房内的机器设备、室内水池等设施,租期五年。厂房外的场地是无偿使用的,不在房屋租赁合同中。袁玲玲从租赁厂房到2013年春的生产过程中,没有处理好污水和沉淀的水泥渣滓,擅自挖了两个水坑当污水池,清理水池并挖出淤泥对方在水池周围。袁玲玲在清理淤泥过程中将水池挖至3米多深。由于袁玲玲在使用过程中,将清理挖出的泥土堆放在周围,被铁路部门制止后一直处于停产状态。铁路部门制止的原因是不让其挖深水坑堆放泥土、乱堆放垃圾,特别是挖深水池产生隐患,让其填平水坑,铁路部门从来没有不让袁玲玲生产。袁玲玲是单方解除合同,梁明增没有违约。袁玲玲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请法院驳回袁玲玲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即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延中民一终字第287号民事判决书,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造粒厂(又称颗粒厂)位于安图县石门镇茶条村石门街,离公路2米,厂房的房屋产权登记在梁明增名下。2011年初,梁明增、孔繁荣(系梁明增妻子)在石门镇茶条村西边便道10米远,造粒厂厂房门前11米处挖两个水池作为污水处理池使用,该污水处理池所占的土地系铁路部门的土地。2011年6月8日,孔繁荣与袁玲玲签订承包合同,双方约定孔繁荣将造粒厂承包给袁玲玲,年租金为一万元,每年支付当年的租金,承包期限为五年,并将430000个原材料编织袋以55000元价格转让给袁玲玲。签订合同后,袁玲玲开始经营造粒厂,使用并清理梁明增所挖的两个污水处理池。后袁玲玲为办理造粒厂营业执照,与梁明增再次签订租赁合同,合同内容中除未涉及原材料编织袋内容外,其余内容与孔繁荣签订的承包合同内容一致,并约定如有违约,一方将承担对方违约金1万元。但袁玲玲始终未办理营业执照。2012年9月11日,因袁玲玲拖欠租金,为梁明增出具了一份5000元的欠条。2013年春,有关部门通知梁明增和袁玲玲不得继续占用铁路部门土地,不得继续使用两个污水处理池,而污水处理池是造粒厂运营中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从而导致袁玲玲不能继续经营造粒厂,并开始拉走原材料。梁明增、孔繁荣担心日后不能要回袁玲玲拖欠的承包费而雇佣石门镇村民徐立国看管造粒厂,防止袁玲玲拉走全部原材料。2013年7月,袁玲玲拉走全部原材料表示不再继续经营。2015年10月12日,梁明增依据袁玲玲于2012年9月11日出具的欠条将袁玲玲诉至本院,要求袁玲玲偿还拖欠的租金5000元。2015年12月24日,本院做出(2015)安民初字第621号判决,判令袁玲玲立即给付梁明增房屋租金5000元。现袁玲玲以梁明增交付的土地无法使用而导致自己无法继续经营为由,主张由梁明增支付违约金1万元。

本院认为,污水处理池所占土地为铁路部门土地,有关部门已通知梁明增与袁玲玲不得继续占用该土地,因污水处理池是造粒厂经营必不可少的条件,故双方之间的合同目的实际上已不能实现,该过错应归因于梁明增,梁明增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袁玲玲应在合理期限内要求梁明增给付相应的违约金,在2013年袁玲玲从租赁的厂房搬离时起至2016年6月17日向本院起诉时止,袁玲玲无法证明其采取任何有效的方式向梁明增主张过该项权利,袁玲玲确已丧失诉讼时效,梁明增关于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成立,本院对袁玲玲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袁玲玲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5元,由原告袁玲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胡征光

代理审判员  陈 帅

人民陪审员  孟繁霞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张 娜

分享到
滕聿江
滕聿江

诚第1

  • 民事类
  • 经济类
  • 刑事行政法类

执业证号:12224201110805144

吉林 | 吉林林岗律师事务所

9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9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律师在线服务

夫妻共同财产股权转让

律师支招

律师咨询费

婚外情不是必然多分财产